麦林网>> 资讯 >> 田耳摘得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中篇小说主奖 作品《一天》探讨生存真...

田耳摘得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中篇小说主奖 作品《一天》探讨生存真相

“田耳是个戴着面具讲故事的人,也是个讲故事的魔术师,他总在寻求变化,从而赢得喝彩。他对自己笔下的文字和文学趣味有敏捷的预感和判断。”5月28日上午,由《青年作家》杂志社、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主办的“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在成都新华宾馆举办了隆重的颁奖典礼。田耳小说《一天》摘得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中篇小说主奖。

田耳,本名田永,是湖南凤凰县人。他从2000年开始发表小说作品,迄今已在《人民文学》《收获》《联合文学》《中国作家》《钟山》《花城》《作家》《芙蓉》《天涯》等文学期刊发表小说六十余篇,计两百万字。作品多次被各种选刊、年选转载。

颁奖词中写道,“田耳是个戴着面具讲故事的人,也是个讲故事的魔术师,他总在寻求变化,从而赢得喝彩。他对自己笔下的文字和文学趣味有敏捷的预感和判断。这是田耳区别于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作家的特殊禀赋。但无论如何,他对底层的关注始终如一,对底层幽暗地带的挖掘是他所擅长的。”

田耳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幽默地说,“感谢华语青年作家奖的组委会评委,前几天接到消息,获得这个奖,最兴奋的在于“青年”两个字。因为这几年我去学校开讲座的,很多人打电话直接叫我“田耳爷爷” 一边被叫爷爷,一边获得青年作家奖,还是很让人开心的。”

“我觉得写作给了我一个名正言顺的以思考为主要内容的生活方式。其次,我一直在写是因为我没有写出能终结自己写作的满意的作品。我内心不是太关注著作等身的大作家 ,我最喜欢的最仰慕的是那些已经写出了终结自己写作生涯作品的作家。我希望写出自己唯一的作品,我一直在写,获奖让我确信自己还一直走在要走的路上。我希望作品能够还原生活本身,写出一种粗粝的气象,毛边的质感。我感觉自己的这部作品完成度比较高,但是写得有些太老实,这个奖项让我肯定了自我的判断。这次获奖是我对自己青年时代煞有介事的告别,虽然我的内心,自认为是中年,希望以后不要油腻。”田耳说。

《一天》这篇小说涉及到当下社会的热点问题,医闹索赔。一对双胞胎,妹妹八年前在家跌落,送医不治。时过八年,姐姐又在校坠楼,社会世情变迁,家属郁积的情绪,似乎都显示着这场“闹”注定要上演。田耳用粗粝之笔,以一个与死者是亲属却又相对隔离的“城里人”的角度,叙写这起坠亡事件的“善后”。

在谈起《一天》的创作心路时,田耳目前是冷静与客观的。但是这个“双胞胎”的悲剧故事,他很早就想过要写,却一直“无法提笔”。

其一是因为此事严格来说不算虚构,而是他亲身经历,“更像是新闻式的写作方式吧,都是真实的。”失去至亲的那几年田耳是悲痛的,他无法提笔直面这场生死。二则是因为彼时情绪波动,他担心作品里面有太多自己的主观,难免与他写作初衷相违背。所以事隔多年,待自己平静之后再行写作,生死之事已不再是《一天》的重点。

田耳自述,对“生存的真相”的探讨,是《一天》超越生死之外的更深刻的主题。故事里不管是学校方、医院方还是家属方,“每个人都在以有限的力量去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无疑,小说《一天》确是一篇关于日常生活的博弈。

“现在的人已经不再恸哭了。”田耳感叹道, “我在故事中写了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这是中国人的常态。我们都生活在其中,纠葛在一块。”


封面新闻
2018-05-28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