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脱贫攻坚,愚公精神光芒镀金的鸿篇巨制(组诗)

作者: 程东斌
更新时间:2020-11-17 字数:1995

文/程东斌


土地里的一粒种子


握住一把星光,就握住了夜空
星光是夜空的种子。握住一把雨滴,就握住了
雨季,雨滴是雨季的种子
握住一把种子,就握住了美丽的田园
刻有密码的掌心,破译了种子内心的辽阔与风暴

愚公的心中有山,山移走了,心就宽了
心跳便获取律令,诏告了千年
作为愚公子孙的侯三元,心中有大片的沃土
层叠的纸张,需要辽阔的籽粒,撰写新时代的篇章
与种子一起行走的人,从青春年少到雪落头顶
矢志不渝地躬耕于田垄
久而久之,他就成了土地里的一粒种子

良种的落地之音,叩击一颗草木之心,声音细小
小到一枚银针挑动灯花的滋滋之音
有时宏大,大到一场甘霖普降大地。种子发芽
拱破土层的战栗与收获了泛着光晕的籽粒,这令人
欣慰的两种图景,合页了故土的一部田园史

种子很小,小到当代愚公肌肤上的雀斑,续命于
他的血与肉。种子很大,科技的光芒可以
将其镂空成一座道场
在里面念经的侯三元,一入定,梵音四起
捧在手里的种子,逸出金银互碰的声响,沽取了
一方百姓富庶的生活以及土地高蹈的画境
每一粒种子,都布满箴言与家训,无论翻山越岭
还是漂洋过海,都抱紧了愚公的一粒心跳


一条天路


太行与王屋的绵延与咬合中,口风泄露了千年
跌宕陡峭的写意,掌控着巨大的寂静
山巅上的日出,被云海取出印戳,却无法安放于
水洪池村遁世的卷帙。集体坐禅的村民
观澜阳光镀金一则寓言的帛卷,仰望满天的星子
誊写着诗意的危崖与山河的画境

蒲团下没有石阶,山巅下没有天梯
村民心中泛滥的潮水,找不到放逐的河道
在山巅上溺水,契合了在念经人手执的经卷中
泼入无法退却的月光。有一个人,在听山
听一阵阵铁器碰撞岩石的声音
声音铿锵,那则往事就不再是传说或寓言
愚公一直都在,住在群山之中,住在济源的血脉里

一条天路在苗田才的脑海中,蜿蜒、盘桓
他在一次梦中与愚公相遇,并接过他手中的铁镐
凿一条天路,贯通南北与古今
贯通梦幻与现实。一位当代愚公对着王屋太行
掷下诺言的时候
群山无言,只递过来云海般的歉意

十年磨一剑,磨着,磨着,剑锋现出闪电
十年修一条天路,修着,修着,愚公与村民便唤醒了
一条蛰伏于群山中的巨龙。嘴含青山的苗田才
用力咬下一块,脚下就多了
一寸通达的道路,劈山凿洞溅起的火星
需要多少人的汗水和眼泪,扑灭、冷却

需要多少人掏出心中的雷电,来劈开大山的心门
一块碎石,一枚词语。一条隧道,一种隐喻
铁器的锲入与飞崩的写意,铸就的雄浑诗篇
以一条天路的样子,镌刻在群山之巅
时光的愁肠,在天路上散尽云雾
为济源立传的愚公,用一条天路加冕了王屋太行
天路的养护,交给鸟鸣与白云
滋养愚公精神的,一直是济源人的一颗初心


愚公精神的焰火助燃炼金的熔炉


愚公故里,深谙炼金术的人,几十年来
移走了心中一座又一座的大山
持之以恒的动力,源自愚公子孙脉管里澎湃的血液
源自敢为天下先的古老基因
在杨安国精神与灵魂的蓝图上,氤氲成
一种密码。解难题,攻壁垒,破谜团

济源的炉火与他胸腔里的烈焰,常常用火苗
交谈,谈金石的隐喻,谈豫光的未来
移走大山的人,又将大山投入熔炉,冶炼
炼出铅,炼出金银,炼出有色金属的涅槃之美
往熔炉添加殚精竭虑的星光
添加助燃的智慧与汗水,添加一个人的执着与胆气
熔炉越烧越旺。光芒的晴空中,凤鸣阵阵

一只矿灯的光束,引领探索者去挖掘宝藏
深一脚、浅一脚的持灯人,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之路
光亮照见的乌金,与自己咫尺天涯
灯光再亮,不能洞穿黑暗的壁垒。转过身,即天空海阔
探出愚公般的双手,握住一场电光火石的嬗变

资源的桎梏,资金的短缺,促使企业转型
在新时代愚公的奋斗史中,没有越不过的高山
与凿不开的巨石。捧着几十年炼金的历史
捧着愚公精神熔铸的金钵,翻山越岭去化缘,并成功地
联姻了中国金字塔般的有色金属公司
豫光一飞冲天,百炼成金的愚公精神,刻骨铭心

一个人的炼金术,一个企业的发展史
熔合成高超的技法,在铅、锌、铜互补大循环中
吃干榨尽物料每一寸的光与热,循环经济产业链
契合了环保理念,庇佑了一方水土的生态肌体
能啃食金石的人,都有一颗愚公的心
在群山磨砺,与明月照影


开凿生命之渠的当代愚公


虚怀若谷的人,以肋骨作尺,在刀砍斧斫的群山里
测量,在汹涌的险滩中,勘探
星光与愚公精神的光芒,一起嵌入神尺的刻度
量悬崖峭壁,量一条生命之渠济世的福祉
量河流的血脉以及当代愚公的铮铮风骨

沿着一条水渠行走或攀登,犹如在
丁怀谦风雨跌宕的生命里穿行。拓印在太行王屋的脚印
入石三分,佐证了引沁济蟒的一部恢弘巨著
老愚公移山,新愚公引水
济源一壶山水的镜像中,古往今来的愚公们
在对话、握手,并交出一纸契约或答卷

在渠首,沁河转身旋出的深潭,滋养着
一锤定音的铿锵。无坝引水,引出激流新的写意
引出一条生命之渠的滥觞
对着唬魂潭喊一个人的名字,震彻群山的尖利声
复述着一群战天斗地之人的殚精竭虑与呐喊
短洞连接明渠,声音盘桓,如诉如泣

穿越太行山,肉身凿洞,丹心引渠。登悬崖
涉险滩。愚公不愚,山河悲悯
横空出世的生命之渠,流淌源源不绝的碧水与谢意
生命之渠,水的长诗,不止署上愚公的名字
还收缴了济源一颗不再干渴的心以及搏动的清音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