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广西期刊抗疫诗歌巡礼

作者: 谭为宜
更新时间:2020-09-07 字数:2657

    “疫情就是敌情,中华儿女同仇敌忾”,当全国人民在党中央的统一指挥下,迅速投入到了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时候,广西文艺界反应迅速,当代广西杂志社和广西民族报社联袂打造了“以诗抗疫”专题创作活动,全面展示诗人们的抗疫情怀;广西文学杂志社也相继刊登了区内外诗人的抗疫诗作。用广西文联副主席、诗人石才夫的诗句进行描述,那就是他们“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星火”,而这闪烁的星火将爆发出燎原的能量。

    一
    从作品的内容上看,主要集中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歌颂抗疫战士
    在这样一场特殊的战争中,战斗在第一线的广大医务工作者就是这场战争中“最可爱的人”,“冷风寒雨中/白衣天使在逆行/他们毅然冲锋/用生命去拯救生命”。是他们在与凶残、狰狞的“敌人”作面对面的搏杀,是他们从死神手中抢救可贵的生命。
    著名医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第一时间出现在武汉市,诗人怀着崇敬的心情写道,“钟南山老帅/用他的血脉和刚毅的目光/为生命的步履/铺平了道路”。
     诗作中尤其对那些主动请缨奔赴武汉的医务工作者,表示了由衷的敬意和赞美。“一张张生死状/一张张请战书/鲜红的拇指印跳动着/我们对生的希望以及/他们赴死的决心”;有的诗作捕捉了感人的瞬间,“尽管口罩已经遮挡了/你的大半张脸/只露出那闪烁的一双慧眼/早已让我泪流满面”。这类作品占全部诗作的大部分。
    (二)鼓舞抗疫的斗志
     这一次疫情的来势汹汹是罕见的,而中国人对疫情的快速反应也是那么的及时、妥帖,赢得了国际社会的赞誉,诗人写道:“在守望中等待春天,不只等待,/还有信念,必胜的信念。/春天不远,只须耐心地等待。/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寒冬终将过去,/胜利不会缺席。”“勇士们封了城/援军在源源不断开进/我们的小区、村落、街道正在深挖潜伏的敌人/我双手捧起阳光,敏锐的指尖/感觉春天就要来临”。“烧灭阴暗、险毒和邪恶/让光明回归光明/让英雄不被冷落/让这个春天成为难以磨灭的记忆”。
   (三)展示人性关怀
    情感的相通,使我们有了更多的共鸣,譬如,“‘我可以上,但请别告诉我妈妈!'/一封封请战书,一枚枚鲜红手印章”,不仅写出了出征将士的悲壮,也写出了他们作为凡夫俗子的一片柔情,这样的英雄才更加可爱。
最能表现出“中华大家庭,和谐一家亲”的,是全国各地专门设立了安置暂时不能返鄂人员的临时接待处,在广西南宁就有鄂籍游客安置点4处,诗人亲切地写道:“白天鹅,黑天鹅,红嘴鸥/来吧,湖北九头鸟/南方有嘉木,南方有水草/南湖亦得东湖好”。
    而诗歌中的大爱还体现出一种国际视野,“构筑起抗击疫情的铜墙铁壁/展开一场保卫人类的空前大决战”,中国人民在大灾疫面前挺身而出的,是进行着“保卫人类的空前大决战”。而“越来越多的国际友人加入攻坚克难的行列”,“从菲律宾马尼拉出发,.../从日本东京出发,.../从德国吕贝克出发,.../目的地只有一个,湖北武汉”。

    二
    诗歌中不难检视出仓促和急就,但就整体而言,这些诗作还是极大程度上地表现了作者倾注的情感,认真的态度,以及扎实的创作功底。
    (一)恰切的意象营造
    抗疫诗歌中的意象,出现得较多的有“春天”、“母亲”、“阳光”、“光明”、“火把”、“花朵”等,这些极具象征意义的意象在特定的时空中出现,十分贴切,疫情大爆发时,正是寒冷的冬末,自然规律就是“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这严寒肃杀的冬天就象征着残酷的疫魔,而人们期盼的春天就象征着抗疫的胜利,它正一步步向我们走近。“母亲”是慈爱的、无私的、无微不至的,我们在“母亲”的庇护下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阳光”代表了温暖,与寒冷相抗衡,正与我们的抗疫战斗相类。“火把”也象征了“光明”,冬夜是最难熬的,漫长、漆黑而又寒冷,但我们的白衣战士就是“光明”的使者,他们高擎着“光明”的“火把”把寒夜照亮,送来温暖,从这个意义上,他们就是全人类的希望。
除夕夜的一阵冰雹,催生了这样的诗句:“妈妈家的天台上/唯一的一颗辣椒朝天而红/好像昨夜  没有冰雹来过一样”,那么坚韧,那么自信,那么泼辣。
   (二)丰富的联想和想象
    一些标题的构思就让人浮想联翩,就拿彭洋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来说吧,读者自然会由此联想到俄罗斯著名作家的同名小说,及该作品拍成的电影和电视剧,诗人的想象架起了读者联想的桥梁,从标题看,静悄悄的黎明有太多的暗喻,在黎明前的黑夜里暗藏着凶险的敌人,而我们的勇士们将以必胜的信念和忘我的精神与敌人搏斗;静悄悄的黎明会让敌人胆寒,而我们终将迎来胜利的黎明,静谧而幸福的黎明。
    再来看诗的开头,石才夫的《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星火》起笔是“祖先结绳记事/记下一个古老中国/他们钻木取火/点亮巍巍群山,浩浩江河/他们尝百草,铸青铜/留下一个钢筋铁骨/堂堂正正的大中国”,由结绳记事的历史原点,叙述大中华的文明渊源;再由钻木取火的古朴,延伸出点亮巍巍群山、浩浩江河的辉煌;最后归结到尝百草、铸青铜,才“留下一个钢筋铁骨、堂堂正正的大中国”,看似信手拈来,其实步步推进,迈入正题。
    再如黄神彪《心的祈祷》,“我在封村的日子里/食无味地重读十日谈/忽儿想起一个伟人的送瘟神/我把口罩遮住心的**”,从薄伽丘的《十日谈》,到毛泽东的《送瘟神》,再到眼下的抗疫,都与抗疫有关,联想跳跃,古今中外。
   (三)生动鲜明的对比和反衬
    这样的诗句几乎比比皆是,“昨夜我能如此安心入睡/是因为有人为我视死如归”,这个因果句表达了感恩之情,在修辞手法的运用上既是对比,也是反衬,从中更能看出“视死如归”者的难能可贵。“你们逆风而上的步伐,/惊起了水边南归的候鸟”,人们形象地将顶风前往疫情严重地区的医务工作者称之为“逆行者”,就在于他们“违背”了生物界“趋利避害”的规律,从而令人赞叹和敬佩。“又是一年除夕,/团圆的饭菜冒着热气/想起远方的你/厚厚的防护服下/包裹着深深的孤寂”,作者用除夕团圆的气氛,来与厚厚的防护服下包裹着的深深的孤寂进行两相比照,落差很大,对比强烈,使眼前的形象巍然耸立,“须仰视才可看到”。
   (四)激昂的语言
    来看这样的诗句,“这是一位八旬的老人/他用花白的额纹/对危险和不测/作出果断的交锋”(王忠民《老帅出征》),这简直就像木刻版画般的手法,寥寥数笔,便从年纪、外貌、情态和作为,生动地刻画了一个人物。
    再看一段结尾吧,“让我们一起高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依然、注定、永远是/美丽的祖国”(石才夫《我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星火》),在抒情豪放的语句中,插入短促、坚定、渐强的三个短句,仿佛加了休止的音符,或如沉重的铜鼓,更显得斩钉截铁,不可动摇。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