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枣树

更新时间:2020-07-29 字数:2026

        村口有一棵大枣树,秋高气爽的时候,硕果累累,枣子红红地挂在树上,像一个个小灯笼,风一吹,灯笼噗噗往下掉,阿德躺在树下,张开嘴,等着枣子落进嘴里,咬一口,酥脆多汁,香甜可口,真是满足的要死。可是村里的小孩子很讨厌,总是会来偷他的枣子,于是他在树下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将枣树包围在里面,他守在树下,向世界宣告这是他的枣树,他的枣子。
        村里的小孩子们朝他做了个鬼脸,脚踩着他画的圈,很是气愤,说:“这是村里的枣树,村里的枣子,才不是你的。”
        阿德瞪着小孩踩着的那个地方,十分生气,拿起旁边的棍子朝小孩挥去,一边挥一边大喊:“这就是我的枣子!!”
         小孩子们被吓得四处逃散,边跑边唱:“阿德,阿德,又傻又疯,躺在树下,没人送终!!”
         阿德听着这歌习以为常,也不生气,躺在树下捡起旁边的枣子塞进嘴里,心满意足。傻又怎么样,疯又怎么样,那都是别人的事,只要枣子在就行,只要不饿肚子就行,他闭上眼,想起十年前栽这棵枣树的时候,母亲还在,她说:“我老了,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你要勤快些,像其他人一样出去干活才行,要不然我走了你可怎么活啊。”
         听着母亲的话,他有些惭愧,想了一晚,第二天就去隔壁李叔家买了一些树苗,到自家的地里种下,可是刚种了一棵,他就累得不行,精疲力尽地回家了,将剩下的那些树苗丢在角落,最终活活枯死了。
         他告诉自己,他生来就是少爷的命,农活配不上他,母亲劝他外出打工,他跟着同乡的伙伴出去了6天就回来了,其中在来回的路上就用了4天,原来,打工也配不上他,没有什么能配得上他,除了舒服地躺着。这样想着,之后就算母亲再劝他打工、干活的时候,他也不愧疚了。
        没多久母亲走了,他舒服地把自家的屋子、田地全部卖了,有些卖给了村里人,有些卖给了公家,于是栽有枣树的那块地成了进村的公路,自家的屋改姓了李,不过这都无所谓,公家的地就是他的地,等于没卖,他没亏;李叔的屋就是他的屋,毕竟他睡的棚子有一面是贴着那屋的,他没亏;李叔的老婆就是他的母亲,常常会像母亲一样送饭给他,他没亏。十年来,什么都没变,除了那棵枣树越长越大,结的果越来越多。他很自豪,这是他种出来的,是他劳动的证明,如今硕果累累,总不算无为一生。
         守着它,就像守着生活,宁静而安详。
         突然,旁边的村道上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他听得出来那是行李箱在沙石路上摩擦的声音,睁开眼,是老王家的小女儿拉着行李箱气呼呼地往村外走,在她身后,老王正一瘸一拐地追了出来,喊:“站住,你给我站住,你敢走出村外看我不打死你。”
         小女儿不知是没听到还是不怕死,脚步不仅没停反而还加快了,老王气得不行,脸都涨红了,远远看去,像极了老龙王身边的龟丞相,身子一扭一扭地,搞笑极了,阿德坐了起来,一副看戏的姿势。
          老王的媳妇也追了出来,喊了一声:“囡囡!”
         小女儿停了脚步,转过身,喊了句:“妈,我不嫁!”
         老王听了,气地拍了一下大腿,追上她后气喘吁吁地说:“这么好的人家你不嫁你想干什么,啊?!!他家可有好几亩的甘蔗地呢,又有钱又离我们近呢,前两年想把你姐嫁过去人家都不要,你倒好,好不容易人家看上了你倒不愿意了。”
         “那你就把姐姐嫁过去啊。”
         啪的一声,老王给了小女儿一巴掌,那一巴掌打的啊,阿德都避开了眼。
         小女儿呜呜地哭了起来,老王还没气消,正想再打却被媳妇拦住了,气喘吁吁地说:“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女儿就不再回来了。”
           “不回就不回,我就当没这个女儿。”老王背过身去,看着地面叹气。
          老王媳妇拉着女儿的手,说:“囡囡,女儿大了都是要嫁人的啊。”
          小女儿说:“我才21岁,我不想这么早嫁人,而且就算要嫁,我也不要嫁给那家。”
         “那家有什么不好,不愁吃不愁喝。”
         “我自己出去打工也可以不愁吃不愁喝,妈,我想出去。”
           老王没转身,顿顿地说了句:“我们是农民,不干农活干什么?出去打工就好了?要是那么好你干嘛还辞职回来啊?”
          小女儿没理他,继续对着母亲说:“妈,就让我出去吧,再让我出去闯一次,我不想像你一样,像姐姐们一样,一辈子都在农村干农活。”
         老王媳妇没说话,但表情看得出来,是同意了,老王也没说话,低着头看着路面,起起伏伏的碎石像他的心。
         过一会儿,老王媳妇才开了口,说:“我和你爸也是怕你辛苦,你不是说你高中**在外面被人看不起,被人欺负嘛。”
         小女儿脸红了,委屈,但更多的是不好意思,就像心里的糗事被人暴露出来,自尊碎了一地。咬着嘴唇说了句:“这次我会比上次好的。”说完就拉着行李箱咚咚咚的往前走,这次没有人开口阻拦。
        小女儿经过阿德的时候礼貌性地喊了一声:“德叔。”
         阿德愣住了,这个称呼就像历史文物一样,突然重见天日难免让人心情澎湃,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本想回一声,可是小女儿已经走远了。
        老王媳妇走到老王面前,说:“她有那颗心就再让她出去试试,你看村里的年轻人不大都出去了嘛,以后这里人是越来越少的。”
        老王点了点头,朝前走了。
         一颗枣子掉在了阿德的身上,他没有捡起来,脑海中突然想起一句话:“阿德,阿德,又傻又疯,躺在树下,没人送终!!”
          有些害怕,也许有一天,他真的没人送终。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