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十一章 碎阳点点

作者: 花生客
更新时间:2020-01-14 字数:3496


冯谦莫被一群酒店的高管前拥后护的往行政大厅里走,一抬头就看到旁边的楼梯上走下来的章玘容,俩人一上一下打了个照面,神色同时微微一变。一个立时沉了脸,眼神倨傲漠然;一个双眼发直,满脸惊诧愕然。
章玘容见老总及各部门总监众星捧月般跟在厉家表弟身旁,忙下意识的往一旁让开,垂头躬腰等着这一**平日难得一见的大领导路过。
冯谦莫故意放慢了脚步从她面前走过,越过三级台阶后停步侧身,居高临下的扫了她一眼。这一停顿不过三秒,冯家太子爷没出一声更没动一个指头,但这微妙的停顿已在众人心上盖了个戳,至于怎么理解看各自领悟了。
下午,财务部经理先找了她谈话,旁敲侧击的聊了一通,章玘容一开始还云里雾里不明白,但没一会儿便心里有数了。看着眼前平时并不好相处的上司故作亲和的面孔,她的回话更加简短和克制了。
快下班时,人事总监亲自打来电话,通知她临时工作调动,即日起担任集团副总裁的助理。
章玘容放下电话后愣了五分钟,无法可解的疲累汹涌的扑面而来。
下班回家,去离度假酒店不远的镇上买菜时多花了点时间,不仅买了肉还买了条鱼,按以往来说,今天晚餐超标准了。
进了宅门,未见人先闻声,章玘容回房换衣服时,侧头看了一下卧房,里面的一大一小正趴在床上叠罗汉,光听那笑闹声便知玩得很尽兴。
“一棠,妈妈回来了。”她喊了一声,还没走到书房门口,‘哒哒’的脚步声就冲了过来。
腰上一紧,小家伙像个小猴子一样挂在了她身上。
她扭身搂住,看着那张笑脸笑道:“玩得这么开心?”
“叔叔带我去吃冰淇淋了,很好吃。”
她摸了摸他的脸,柔声道:“那妈妈给你烧红烧肉吃,好不好?”
小孩子欢呼一声,跳到地上往回跑,边跑边乐:“有红烧肉吃喽,叔叔,我妈妈烧得肉肉可好吃了。”
厉胥琛站在门口一把接住小炮弹,转头看了她一眼,说:“肚子都滚圆了,小心当作小猪嵬卖掉。”
章玘容笑了一声便回了房间,心思恍惚地没发现某人如影随形的视线。
等她换了衣服出来,厅里已多了一人。她看着在外高高在上,在这伏小做低的冯谦莫,那样的张扬肆意与记忆里的另一张脸重叠,心上被尖利一抓,刹那间,挂在脸上的云淡风轻、浮在眼里的安然若素,全部崩裂碎成粉末,洋洋洒洒的被吹散,让她忽觉双脚踏空,猛得失重急坠。
她惊惧的垂头闭眼,弯下腰曲着膝,双手紧握成拳,整个人绷紧轻颤,窒息一般无声垂死挣扎,如以往无数次深陷恐慌时,独自咬牙硬撑住,不跌倒、不哭泣、不软弱。
因为身后已没有人能托住自己,面前也没有手会伸向她。
原本扬着眉挑衅的看着她的冯谦莫,被她忽然之间这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吓了一跳,见她扶着门快要瘫软下去,想也没想就冲过去一把将人捞了起来,双臂一托将失力无依的人搂进了怀里。
“喂喂,没事吧?我有这么可怕吗,看一眼就吓晕了?”
阳光的味道……呵,想啊想,等啊等,然后就错乱了吗?
眼泪夺眶而出,根本止不住。
冯谦莫忽觉胸口一片温热,诧异的低头看着以额抵着他胸口的人。“不……不会吧?你……”
“你干什么?”
一大一小站在厅门口,一个冷脸一个好奇的看着过于亲密的两人。
冯谦莫惊的差点想将人扔出去,意外的是她比他反应更快,一个转身就进了书房,反手就将门关严实了。
冯谦莫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那堵门,试了几次才扯着别扭的笑脸转过身来。
“哥,别杀我,一定要听我解释。”
厉胥琛以极缓慢的近乎折磨人的速度一寸寸的打量他,好一会儿才哼笑一声,低声道:“既是临终遗言,那就听听。”
冯谦莫冷汗‘唰’的流了下来,知道自己是硬生生的在表哥的小本本上重重记了一笔。
新闻里天天有人喊,摔了千万别扶别扶,你怎么就这么手*呢?
房门又开了,章玘容全无异样的走了出来,微微笑道:“我去烧饭,很快就可以吃了。”
然后她牵了章一棠的手,有说有笑的走了出去。
冯谦莫一步一挪的走到表哥跟前,扭扭捏捏的说:“哥,你想吃什么?我让人送过来。”
厉胥琛面无表情的盯着他,沉声道:“我这有饭吃,以后少往我这跑。”
冯谦莫扁了嘴,可怜巴巴的差点哭出来。这才多久,就喜新厌旧了?
第二天,章玘容准时到隆苑一号报到。
她进门时,冯谦莫正睡眼惺松的从楼上下来,眯着一只眼看了她一眼,懒洋洋的说:“早餐。”
章玘容应了一声进了厨房,熟练的热了牛奶、煎了鸡蛋、下了面条、切了西柚,然后稳稳的端到冯谦莫面前。
冯太子头发微乱,不穿正装的时候其实显得有些孩子气,有气无力的吃完早餐,摇摇晃晃的上楼换了衣服下来,却没有出门上班的打算,身子一歪坐在了沙发上,仰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人开始看。
“你不跟我哥告状?”
章玘容回道:“告什么状?”
冯谦莫嗤笑一声:“果然,你经理对你评价挺高的,只要是交待的工作,一定完成的很出色。所以,只是工作是吗?”
她看着他问:“不是工作吗?”
他似笑非笑的点头:“嗯,好好干,补贴不会少你的。”顿了一下,语气里带了些**的说:“当然,你要想多拿点也可以,只要你愿意。”
她礼貌一笑,说:“我不愿意。”
他靠在沙发背上,一脸无所谓的说:“那咱们慢慢来,不急。”
冯谦莫其实事挺多,尽管看上去游手好闲的德行,但一天下来各种视频会议、电话会议,传真、邮件、电话等等一直就没停过,章玘容一开始理不清,手忙脚乱的直发慌,只能集中全部精力去记去听去看,过了大半天后才渐渐的开始顺手。
两人直到一点后才吃中饭,这次冯太子没让她动手,直接叫了餐过来。
一闲下来,这人的各种毛病就又开始发作了。
“我长得好看还是我哥好看?”
章玘容刚收拾干净桌子,一听这话,抬头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他。“什么?”
他仰了仰脸,翻了翻眼皮说:“我跟我哥谁好看?”
她真想喷他一句‘你有病啊’,但想想眼前这位怎么说也是金字塔尖上的,忍了忍,说:“都是人中龙凤,长得都好。”
他不满意,幼稚的再问:“那你喜欢哪款?”
章玘容咬了咬牙,继续态度端正的说:“这跟我逛街买东西一样,反正买不起,好不好看,喜不喜欢都没关系。”
他眉一挑,说:“白送你,你挑哪款?”
她站直了回道:“冯总,我给你倒杯水吧,多喝水好。”
冯谦莫怒了,喝道:“给我站住,你糊弄谁呢?”
她回身看他,笑了笑说:“冯总,我要是说我喜欢你哥,你立刻得气得跳脚,我说我要喜欢你吧,你又得各种嫌弃我,所以说,我回不回答有什么意思呢?”
冯谦莫眼睛亮了亮,意外道:“哟,还挺有脾气的?我还真以为你就一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呢。不过,你比一般小媳妇要聪明。”
她叹了口气,说:“继续工作还是再休息会?”
冯谦莫撇了撇嘴,说:“工作。我哥那样的大神都忙得脚不沾地,我有什么理由偷懒?哎,命苦啊。”
章玘容无声的抿嘴笑了笑,看着他的眼神带了一点无奈。
下午过了下班时间,两人还闷头埋在文件当中。
“这份邮件现在就发出去……”冯谦莫抬头看她,问:“全英文的,有问题吗?”他记得她只有高中学历。
她伸手接过资料,没什么波澜的回道:“没问题。”
冯谦莫低头然后又抬头,忍不住问:“你真的只是高中毕业?”就这一天的工作量,繁杂不说,很多还特别专业性,但她不仅有条有理的完成了,而且还挺有效率,这真的让他不得不惊奇。
“社会大学更能培养人。”
冯谦莫很怀疑,但她明显不想多说,他也就忽略过去了。
晚上回到家已经过了十点,章一棠窝在厉胥琛床上都睡熟了。
“对不起,我抱他回去。”
厉胥琛不动声色的看着她满是疲累的脸,低声说:“别动了,让他睡着吧。”
章玘容愣了愣,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然后在床边坐了下来。“开学就好了……”
他听着她喃喃自语,问道:“他还这么小,你就让他住校?”
她抬头看他,笑容带着一丝苦味:“不住校,谁照顾他呢?”
“没有其他家人了?”
她低着头看着孩子,轻声复述:“没有其他家人了。”
厉胥琛顺口就想问孩子父亲,但还未出声,她抢先说道:“我还是带他回房睡吧,半夜醒了他会怕的。”
他看着她俯身弯腰时勒出的窄窄腰线,细薄的都怕稍一用力就绷断了。可就是这样一副纤瘦柔弱的身板,在清苦艰辛的生活中,坚韧绵柔的一步步往前走,同行的很多人已跪伏在地、**腐烂,而那双墨玉般的眼瞳中却见不到一丝污浊。
这天,厉胥琛醒得早,起床第一件事便往窗外看,一眼就看到那人正穿过庭院走进厨房。
章玘容熬了白粥,炒了两个清口小菜,还煎了鸡蛋和火腿肠,刚盛了一碗粥要吃时,厉胥琛一身清爽的走了进来。
“这么早?”
他点点头,说:“饿了。”
她直接将手上还未动过的碗筷递了过去,他眉眼不动的接过,坐下就开始吃。
“粥很香。”
章玘容又盛了一碗,笑道:“嗯,大清早的,什么花香果香都比不过粥的糯香。”
他不出声,却连吃了三碗。
她出门上班时,刚张口欲言,他已很贤惠的说:“我很空,一棠不用担心。”
她抿了抿唇,想忍住但还是没能忍住的笑了出来,如花绽放一样的笑颜,如月新勾的弯弯眉眼,清亮透澈的似有光芒漫射而出,一缕一缕一丝一丝的缠缚上来,动弹不得也不想动弹。
不过刹那芳华,她已转身离去,他却原地生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