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二十一章 不平静的平安夜(1)

作者: 尹丽晶
更新时间:2019-11-30 字数:2008

        韩羽和耿绍杰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杜展飞邪魅一笑,直接挂断,在萧楠耳边吩咐几句,直奔他的专属电梯。
  修长挺拔的身影徐徐上升,嘴角却一直挂着笑意。
  他没办法不开心。
  动用那么多人寻找的野猫,她今夜却自投罗网,在他地盘还想逃跑吗?想得太美了!
  花蕊正努力地寻找出口。既然程枫没事了她得赶紧逃命才是,万一落入仇人手中,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可是大世界实在太大了,这对地形不熟还要走隐蔽路线的人来说,简直是闯入一个大型的迷宫。
  绕来绕去还是回到原点,本以为走楼梯可以直接到达底层,哪成想最终到达的竟是游泳馆,里面有很多人,真正游泳的很少,男女坐在一起聊天的却很多。
  这里倒是可以通往外面,可花蕊根本进不去,因为门是刷会员卡的。
  再次叹了口气,花蕊只好顺着另一侧的楼梯走上去,又穿过昏暗的两侧都是豪华门的寂静走廊,尽量躲过那些服务生,绕过滚梯,穿过书吧和棋牌室等地方,终于发现普通区的牌子。
  惊喜地发现此处的电梯正打开门,而且显示灯的箭头向下,于是欣喜若狂地跟着众人挤进去,即便电梯发出超重的提示也置之不理。还好,有一位绅士男人主动走出去,电梯的门这才慢慢合拢。
  花蕊的眼睛一直盯着显示楼层的灯,心急如焚。人出人进,她竟从最前面被挤到最里面。不但大汗淋漓,手心里也出汗了。最难受的是,凡是挨着她的女人都呈现出厌恶的表情,但是男人嘛却是用**的眼神打量她。
  花蕊心知肚明,又是化妆惹的祸。
  终于到达一楼,她不顾众人的不满硬是先挤出去,加快步伐还是感觉太慢,这一刻她恨不能脚底生出风火轮来,赶紧逃离恶魔的领地。
  不好,两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挡住她的去路。
  单眼皮的男子先开口:“小姐请留步,我们杜总有事找你,跟我们走一趟吧。”他面无表情,言语极具威严,坚定而不容抗拒。
  花蕊强挤出一个极不自然的笑容,摆手道:“我不认识什么杜总呀,你们认错人了吧?”说罢就想开溜。
  哪成想那两个家伙连语言都省了,不由分说分别架着她的胳膊,像是对待犯人般将她拖进长廊尽头的电梯中。
  花蕊装作很冷静的样子,质问两位要将她带到哪里?还威胁说再不放开她会大声喊救命!
  可是那两人并不做声,甚至看都不看花蕊一眼,他们面朝前方面无表情,仿佛是冷血杀手似的。花蕊最终安静下来,心里却更是惊慌,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发有力,蹦蹦蹦,好像要跳出来了。
  电梯内只有他们三人,所以很快就来到九楼。两位男子顺利地将花蕊押到总经理的办公室门前,也不敲门直接将‘犯人’推了进去,动作霸道而粗鲁。
  室内一片漆黑,就连门外的感应灯也熄灭了,仿佛有意制造恐怖的氛围。魅惑的味道在黑暗里漂浮,越来越近,让她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花蕊怕极了,心跳加快呼吸加深,突然忍不住惊叫:“啊!”她转身欲跑,却不幸地撞到了‘软墙’。
  “花了那么久的时间逃跑,被捉住的时间却只有几秒,你真够蠢的。”声音随着骤然亮起的灯光传来,冰冷至极。
  突来的强光让花蕊本能地用手遮挡,适应数十秒才放下。
  只见杜展飞对面而立,俊美至极的脸上没有一丝热度,嘴角挂着冷笑,眼神极为锐利,整体的效果就像他左耳上的钻石,魅惑耀眼却发出让人不敢久视的寒光,杀伤力极强。
  “你的、那位朋友,怎么样了?”花蕊急忙回避他的眼神,就连声音也在发颤。
  杜展飞语气嘲弄:“你有所不知,心怀仇恨的人不会轻易去死,要死也得将仇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他的言语让花蕊联想到电影里的犯人受刑罚场面,只是犯人的脸变成了她的。
  昏暗的地下室中,老虎凳,皮鞭,辣椒水等刑具一一俱全,而熊熊燃烧的炉火中,一把铁钳终于烧红。杜展飞阴险一笑,将烧红的铁钳取出,在他那两位朋友狰狞的笑容中一步步走向五花大绑的她。
  她极度恐惧,偏偏动弹不得,眼见刑具向她的锁骨靠近,再靠近,然后不顾她的挣扎她的惊叫毅然烙上。一股烟,焦糊的味道,撕心裂肺的哀嚎,瞬间,她嫩白的肌肤烧焦了。
  一只手在表情痛苦的花蕊眼前晃动,她这才醒悟这一切原来还未发生,可是她竟然吓出一身冷汗。
  “你在冒汗?是我的办公室太热还是你穿的太多?”杜展飞的手指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竟然碰到她的锁骨。
  花蕊惊叫着后退几步,双手护着锁骨,惊恐戒备的眼神盯着对方,仿佛弱小的动物碰到了恶狼。
  杜展飞看在眼中,立刻恢复冷傲的表情。“就你这种货色,我宁可选择做噩梦都不会碰你,就连刚才演戏吻你我都觉得恶心,所以别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了。”
  忍受着侮辱,花蕊怯怯地开口:“那你们,想如何惩罚我?”
  杜展飞把玩着食指上那枚镶有宝石的兽头戒指,语气淡漠:“你该接受惩罚,不是我们而是法律。伤人,抢劫,畏罪潜逃,你猜,自己能判多少年?”
  花蕊心里咯噔一下,之后强作镇定:“我伤人可是自卫,至于抢劫,二十三块钱应该不够判吧?他想要,我可以加倍还给他。”那件事之后她通过电脑查询过,所以才敢说出这些话。
  然而杜展飞下面的话更惊人:“你在装傻吗?单是那张支票就三十万,更别提那些价值千万的银卡。但那些都不重要,因为你伤害的那个人,他可是千亿富豪的独生子,你说说看,他的两处疤痕值多少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