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外婆的石磨子

作者: 凡凡
更新时间:2019-11-24 字数:2185

外婆的石磨子

故乡的街圩,在桂西北的一个小山沟,100多年前就有了一条500米见长的石板小街,方圆几十里地的村落,每到圩日都到小街圩上集散贸易,一直延续到现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街圩一下子热闹起来,自信、匆忙和满怀期望的脚步,再次把石板街踩得油光铮亮。街边的商贩小摊,犹如雨后春笋,一夜之间呼啦啦地在街边冒出来,久违多年的本坊特色小吃、手艺活儿,披红挂绿,又重新回到了孩时的梦中。外婆的豆腐摊,算是最早出来亮相的手艺活儿之一了。
外婆做豆腐的手艺非常好,在街坊有着数一的口碑,她做的豆腐,质地白嫩均匀,软硬适中,弹中带脆,这些都只算是“基本性能”,令街坊称道的,还是外婆豆腐的好味道,口感嫩滑,入口即碎,纯正的黄豆芳香,还有一股淡淡的石膏味道,这味道里面,饱含了浓浓乡情、石磨子以及外婆精湛手艺的味道。
说起这石磨子,那是外公家祖传留下的资产,当年外公早逝,留给外婆的,除了治病欠下的钱,两道破墙,恐怕最值钱的家当就是这磨子了。那个年代,没有电动打浆机的机械,逢年过节磨些米粉豆浆,还得把这磨子翻弄出来。外婆的石磨子做得非常精巧,体型不大,一尺五见方,便于搬弄,主要是用来加工一些精细的食料。深灰色的青砂岩石,质地坚硬厚重,非常质感,上下两片磨石不厚不薄,磨齿开刻整齐,磨出来的的食料精细均匀。经历了三代人的劳作,仍保护得很好,磨子表面和手柄子都已经磨得光亮平滑,看着像是一个摆设的老物件。
做豆腐卖很辛苦,乡间土话说的好,熬酒磨豆腐,都是苦命活。一锅豆腐,之前得选好新出的豆子,圆润饱满,晒干、粗磨去皮,开成豆瓣粒,晚上睡前净水寖泡。一大盆侵泡好了的豆子,全得靠人工用石磨子一勺一勺磨出来。磨豆浆是做豆腐过程中最辛苦的环节,把石磨子置放在一木架上,齐腰的高度,这样人就可以站立着转动手腕,比较好使劲。别看只有一尺五见方的石磨,但要把泡涨了的黄豆磨成豆浆,那黏糊劲很费力,做一锅20斤的豆腐,一个人得磨上一个半小时。因为要保证豆腐新鲜,还要能在大清早出锅,这个环节必须在凌晨四点以前打理好,非常辛苦。当时家庭生活比较困难,我家里五个孩子,都在读书,做豆腐的事情,全都是母亲和外婆担了下来。

一天凌晨,我夜起小便。和往常一样,外婆和母亲已经在昏暗的煤油灯前开始劳作,以往厨房棚子里那熟悉的石磨转动声,这时还夹杂着外婆和母亲的唠叨。好像是外婆在劝母亲什么的。
“孩她妈,要不我们就别做这豆腐了,为了补贴这点家用,你都瘦成啥样了。每天夜半和我一起鼓捣这锅豆腐,白天还要做代课老师,长期这样,铁打的人都扛不下呀。”
那些年,父亲下放在中学任教,母亲种地,平时要打理四亩八的水田旱地,还不定期做小学代课教师,活儿都忙不过来。当年代课教师,说是每月能拿到13块钱的补助和三十斤谷子,但这些都是由生产队群众统筹的,乡亲吃饱饭都困难,这统筹款和粮,真正拿到手,又谈何容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全国各地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国家政策鼓励群众开放搞活,大家都跃跃欲试。外公家是祖传做豆腐米粉小吃的小商贩,外婆是个机灵人,于是,她翻出了这副石磨子,加入了农村经济改革开放的大浪潮,做起豆腐,补贴家用。
“妈,地里活、学校的工作还挺得过来,我们这一代人,大家都很困难,有哪家又是不艰苦的。眼见家里五个孩子一天天长大,每双手伸过来都是要花费,放不下呀。再说了,现在国家搞经济改革开放,勤快的、有能力的人,都在想法子忙生计,找奔头,忙忙活活虽然辛苦,但总算看得见好日子到来了,大家心里有了奔头,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孩她妈,苦了这些年,我都以为看不到什么尽头了,想不到这副磨子还能派上用场。你小叔也琢磨把他们家那副米粉榨具清洗出来,摆个米粉摊,听说工商所都给办了本照儿。还有望街口的妹头她爷儿,也盘算着开用那副米饼模子了,他家的米饼可是我们街上头一家的味道。唉,看大家那个高兴劲儿,这政策真是为百姓着想的了。”
“是呀,学校开会,每天都有新形势,现在都落实分田到户,还把荒废了的水利沟渠给整顺了。听供销社的兰主任说,下阵子还要给群众赊销棉布和农具,好消息一个接一个,群众是真心高兴,什么事都有刚开始的时候,现在虽然苦着累着,但大家的说笑轻松了,没了顾虑,揣着心思,有好多事情等着要去做,苦日子总算是到了头......”
“谁又说不是呢......”
我听着,似懂非懂,模模糊糊,伴随着石磨子均匀转动的沙沙声,我又进入了梦乡......

无数个日夜,小小的石磨子,承载着一个八口之家的希望,在四季轮回的岁月里转动。外婆的腰身,由挺直变成了佝偻,和那满头银发一起,在我脑海中刻印成一幅不辞辛劳的形象;母亲那瘦小而坚韧不拔的神情,也成了铸就我坚强性格的范模。
今天回到祖屋,我又看到了这副石磨子,母亲把它擦扫得一尘不染,静静地摆在磨架子上,那么踏实,那么厚重,承载着时年的沧桑,我不由得用手去感触,唤醒那段记忆,久久不能自已。女儿走过来了,不解的问:“老爸,你在干嘛。这是什么呀,两块石片,还叠在一起”。
我**女儿的头,面对这零零后的孩子,一时不知道怎么跟她说清楚,只是百感交集地看着石磨子,喃喃地说:“这是做豆腐用的石磨子,是你奶奶和太老奶用生命推转的石磨子......”。
火红的年代,辉煌的七十年。正是我们伟大祖国和勤劳民族,在一群本着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人带领下,转动着石磨子,转动着民族的中国梦,转动着一个大国的伟大复兴。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