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正文

作者: 王恺怡
更新时间:2019-11-20 字数:2214

屋外天寒地冻,炕旁边的的炉子正烧着,从蜂窝煤里钻出来的一簇簇火苗像是蛇吐出的蛇信子,泛着紫红的光,屋内的的电视中放着秦腔名段《王宝钏》,正播着宝钏向其母哭诉苦等薛平贵数十载的种种难过,二人相拥而泣。
“翠娥!回来了!”阿南掀开厚实的门帘,就像是刚出锅的白馍馍一样,散发着氤氲在空气中的白雾。他顺带着一身寒气,脸颊挂着被风吹的两片酡红,憨傻的对着一屋子家人笑着。“还不快去烤火!一会儿抱娃都嫌你手冰!”翠娥嗔怒道,一并给了他一杯刚烧好的稠酒。
阿南的家在关中地区的一个偏僻穷苦的村子里,他每年回家两次,过年时呆的久一些。大年二十九,披星戴月的拿着大包小包从北边赶来。老娘抱着孙子福娃,盘着腿坐在炕上看秦腔,见着儿子回来了便假装生气的训斥儿子“你当咱家是旅馆,打个道歇个脚赶明一早就又去你那金山山银山山?” 阿南连忙讨饶,“妈,我这不是给你们挣钱去了吗?”,说着一边坐上炕逗弄自己大半年没见上的儿子福娃。
福娃流着口水,手上的小铃铛叮当响,儿子被阿南逗得咯咯笑。老娘磕着瓜子,看着前厅桌上老家伙的遗像,默默地给他报平安,你娃可算是回来了。
“又咳嗽了是不?早说你那矿上挣的钱就是在刀尖上舔血不要命!”翠娥又气又心疼,“一块回来种地咋委屈你了?”阿南也不辩驳,当做没听见,拿出大包小包给妻儿老小的礼物,几大包从北边带过来的狗头枣还有给儿子的一副大红色的剪纸,献宝似的在儿子跟前晃来晃去。
阿南觉得有些恍惚,灯火通明,空气不仅透着暖气,而且清透,呼吸起来仿佛肺都如释重负了,儿子咿呀呀不成调的学语和老娘嗑瓜子开瓢的清脆声,还有翠娥烧着稠酒的咕嘟声,身下躺着陪了自己十几年的老火炕,铺着床单,绣了一朵朵娇艳如火的牡丹。他闭着眼伸了个懒腰,随即掏出手机,在自己的朋友圈写道:“祝大家新的一年大吉大利,阖家团圆,平安健康!好人有好报!”
阿南闲着的这几天抱着福娃常常在田间地头溜达,抽着烟和几个老伙计闲谝。“咋样啊?在神树那地方能挣钱不?”几个同村的凑在一起问。“废话,看我像是挣不来钱的人吗?”,话毕随即一顿,又说道“不过累也是真累,天天见不着太阳,指甲盖里从来没干净过!”伙计们显然不大信,也罢,真正苦的地方他从来没说过,阿南想。
这天亮得晃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亮的世界了,有时披星戴月的起床到矿上去,十二个小时连轴转,升井以后天就又黑了。他一干就是八年,常常感叹老天待自己不薄,尘肺算点小病,媳妇儿生了个大胖小子,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至今还没出啥大问题,老板给得钱也不算少,今年干完再算上明年就十年,他打算打道回府,回家孝敬老娘。
春节假很快就过去了,阿南又踏上了回神树矿上的路途,亲了亲儿子的胖脸又偷偷给老娘的围裙里塞了几张红票子。翠娥送他到火车站,悄悄给他了个平安符,这是开过光的,下井的时候一定要带着。翠娥握着阿南的手,眼睛红红的,“再一年,我就回来干!再给我生个女娃!.”阿南带着大堆行李,被人群挤得踉踉跄跄的上了绿皮火车。他闭上眼再睁开又是另外一番世界了。
这一年很快就过去了,阿南心里回家的念头越发强烈,有个盼头后他干的越发起劲,推一车矿能挣8块钱,想着能给儿子福娃买玩具,给翠娥买几身好看的衣裳。
今天与以前的许多天没什么分别,早上七点他大口吞着馍,就着咸菜,一面穿好工作服,给自己的矿灯充好电。在下面的时候,他觉得矿灯就像一个月亮,所有光明,思念,柔软全在他头顶一个拳头大的照明物体上,想象着就感觉有人在陪他,又回忆起儿子福娃流着哈喇子笑得咯咯响,他就觉得一天倍有干劲。
中午吃过饭,老板找到他,“阿南,最近表现不错,等年底了给你多发点钱。”王总叼着雪茄,戴着大金链,啤酒肚大得快要站不住。
“今天下午16时30分许,我省神树市千福矿业刘家沟煤井下发生冒顶事故,21名矿工被困井下生死不明,目前事故调查工作正在进行当中。”翠娥刚刚从自家地里回来,准备张罗晚饭,顺便准备些年货。她随手打开电视。一张脸瞬间煞白,天旋地转间遥控器啪嗒摔在地上,电池翻飞出来,骨碌骨碌滚到角落。她颤抖得像个筛子,扑倒在前厅的电话旁,重重的按下一串数字。
“阿南!”翠娥尖叫一声,捂着嘴哭出声。媳妇儿和老娘像是被抽筋剥骨一般,零零散散的身躯相互倚着,准备坐飞机去神树,这是她们第一次坐飞机。
阿南被抬出来的时候依旧带着“小黄帽”,身上没什么伤,倒像是睡着了。老娘拿着平时随身带着的帕子,颤颤巍巍的帮他擦脸。寒风呼呼的吹着,泪滴在阿南的脸上,帕子很容易便擦去了薄薄的一层黑灰,“妈和媳妇儿带你回家过年!”
阿南感觉天塌下来的一瞬间,想到的是去年过年电视上的一幕,老娘最爱看的秦腔。可惜现实王宝钏最终还是没等到久未归家的薛平贵。
他闭眼的时候看到自己头顶像个小月亮的矿灯磕了个小窟窿,早就灭了。依稀记得和翠娥谈对象时一家餐馆总放的一首词不大好记的粤语歌,叫《捞月亮的人》,他只对一句印象深刻:月半弯 淡如逝水一般照应你下落/你是否 同样身处月色之中像我漂泊
阿南顶着一轮明月,漂泊在黑暗里,时不时探头看看外面,有光明,思念和柔软。可惜他差一点就能捞到月亮。
己亥猪年的这个春节,再也没有咕嘟嘟烧着的稠酒和福娃被逗笑的咯咯声。阿南的朋友圈再也没有祝大家新年平安健康的话儿了。老娘望着前厅桌上新摆上的照片,父子俩并排立着,眉眼间如出一辙。她擦着老家伙的照片,默默说道,阿南今年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谨以此文纪念1.12陕北神木特大矿难,我们看到的是死亡人数,看不到的是无数家庭的永别的哭泣。安息。21个灵魂。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