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一章 3

作者: 黄胜
更新时间:2019-11-19 字数:2656

他身后几匹马上的随从瞬间也都掏出家伙,清一色的匣子*,指向众人。
徐家的人顿时都吓坏了,一动不敢动。
对方新郎一摆手*,喝道:“让开!”
领头的轿夫看向张秋,张秋看出对面这几个人不是善茬,连新郎都在喜服下藏着*,恐怕大有来头,徐家虽然不惧,但大喜的日子若是闹出人命,不吉利不说,说不定生出后患,想到这里,就微微向轿夫点了点头。众轿夫立马忙不迭地将轿子抬到墙根,让出一半道路。但道路狭窄,对方的马车仍不足以通过。
对方新郎看了看,吩咐:“再靠边!马车刮着碰着了我们可不管。”
张秋看了一下,感觉若是让轿夫抬着花轿,无论如何对方也过不去,此时别无他法,只能将轿子紧贴墙根放下,让轿夫都出来。张秋略一沉吟,命人取来红绸,在墙根处铺下,让轿夫将轿子放在了红绸上。
张秋做了个请的手势。对方新郎挥舞着匣子*,命令道:“你们所有人,都到你们的轿子后面,统统贴右边墙根趴下!”
张秋心中有气,道:“朋友,过分了吧?我们让开了路,你们过去就是了,何必……”
对方新郎打断他:“哈哈,我们害怕啊,你们这么多人,要是突然动手,我们这几个人可不是个儿,哈哈……行了,别啰嗦了,赶快过去趴下吧,不趴的话咱们就在这儿耗着吧。”
对方新郎手中*口指着张秋,张秋无奈,只得挥挥手,让大家都到墙根趴下。
对方队伍这才在新郎的带领下,耀武扬威地向前走来,经过玉兰乘坐的花轿时,对方有人挥*威吓着:“都他**低下头,哪个敢抬头,老子的*子可没长眼睛。”
没人敢抬头。马车经过花轿,新郎见道路狭窄,呵斥车夫:“慢着点,看仔细了,别碰着人家的花轿。……喂,停下,再靠左一点。”
车夫一顿马缰,马车在花轿旁并排停下,重新调整了一下,这才慢慢通过。
直到他们一行远去,徐府众人才敢起身,抬起花轿继续前行。只是经此一事,人人觉着脸上无光,不免垂头丧气,轿夫、吹鼓手等个个无精打采,有些偃旗息鼓、铩羽而归的意思。直到接近徐府,张秋见众人没有精神,提出物质鼓励:“大家加把劲儿,每人加赏一个大洋。”众人这才有了动力,卖力地吹打起来。

花轿进了徐府大门,于院中落下。按规矩,由新郎将新娘子抱进房中。安邦迈步走到轿门前,张开双臂迎宾。
宾客、家人们都围了上来。
喜婆挑开轿帘,众目睽睽之下,新娘子的脚先伸出来,众人均一愣,有人憋不住要笑:好大的一只脚!接着,出来的是毛茸茸的一条粗腿。众人哗然,安邦僵在那儿——轿中之人并不是玉兰!竟是一个满脸胡子的猥琐大汉,嘴里一颗金牙闪闪放光。
大金牙看看众人,咧嘴一笑:“老子是二龙山的,代表我们胡大当家,要见徐老爷!”
旁边的张秋立刻想起杨柳巷的遭遇,心说糟糕,原来那帮人竟是二龙山的土匪所扮,新娘玉兰一定是那时候被给调包劫走了!
大金牙有恃无恐,笑嘻嘻地下了轿子,分开众人,大模大样地走进屋,向徐义开出放人条件,第一,由新娘何玉兰的表哥周尚文两天之内带着一万大洋上山赎人。周尚文、大洋,两样缺一不可;第二,不能报官,若是报官,那就让大少爷等着跟死人成亲吧。
大金牙离开后,徐义急忙派人赶快去将亲家何定山叫过来一起商议对策。之后,他安排张秋出去让宾客们都离开,就说家中出了点事,改日再办喜事。
市长顾伯章和警察局长张元庆过来向徐义告辞,两人已知道玉兰被二龙山土匪绑架,顾市长问道:“徐掌柜,你是自己处理呢,还是让王局长带人上山剿匪抢人?要是硬抢的话,就怕土匪对新娘子不利啊。”
徐义忙说您说的对,不敢惊动顾市长和张局长,我自己处理好了。
顾市长点头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等救回新娘子,咱们再想办法报仇,早早晚晚,一定让张局长把这群土匪给剿了。
张元庆苦笑着点头附和,“是、是,现在不能硬来。”
其实,三人心里都明白,剿匪谈何容易,二龙山位于登州的东北部,距离登州城约莫二十公里,山高林密,群峰连绵,尤其是主峰凤凰岭,背面靠海,正面陡峭,地势极为险要,易守难攻,自古以来就是土匪横行之所,别说警察局那百八十个警察了,就是正规**,攻上去也绝非易事,即便损兵折将攻上山顶,土匪也早从凤凰岭的后山背撤下,坐小船进入茫茫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近十年来,盘踞在二龙山的土匪大当家名叫胡麻子,四十多岁,为人极是凶残,杀人越货、绑架撕票,令人谈之色变。他手下有六七十个兄弟,**准备精良,官方曾数次上山剿匪,都落得个铩羽而归,目前,警方对这帮土匪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要他们不下山闹到登州城,也就两眼一闭,装作没看见。
徐义知道了靠不上官家,也不说破,向两人道谢,拱手送两人离开。
等送走最后一批客人,亲家何定山接到女儿被绑架的讯息,慌慌张张地赶来了。他一见徐义,就央求道:“徐掌柜,一定想办法救出玉兰啊。”
徐义道:“亲家,你别慌,我叫你来就是一起商量办法的。”
何定山心中一动,怕对方让自己出钱,忙说:“亲家,玉兰已经上了你们徐家的花轿,现在算是你们徐家的人了,我什么都听你的,以您为主,您说怎么救就怎么救。”
徐义是什么人啊,一听就明白了何定山话里的意思,眉头不由皱了一下,知道他是怕自己让他出血,不过也不好跟他一般见识,就说当然是我们徐家的人,不管花多少钱,徐家都要赎她回来。
何定山暗暗松了口气,不担心钱袋子了,又担心起女儿的安危,说那就赶快安排人上山,别耽误了。
徐义说,不过土匪另外一个条件我实在没有办法,他们让玉兰的表哥周尚文上山赎人。
何定山一怔,说尚文在千里之外的徐州当兵,一时半刻也回不来啊。为什幺要他上山赎人?
徐义说我哪里知道,玉兰在山上多呆一刻就多一分危险,玉兰表哥要是回不来,现在只能是多花钱了,咱们安排人带上加倍的大洋,上山看看土匪能不能通融放人。你说这样行不行?亲家。
何定山忙不迭地点头,说就这么办吧。
徐义当即喊过张秋,让他带人到钱庄取两万块现大洋,马上去二龙山赎人。
张秋说是,我这就去。旁边的大少爷安邦说我跟你一块去,跟着张秋就往外走。徐义喊住他,说你去干什么?别跟着添乱了。
安邦说我不放心玉兰,仍跟着往外走。
张秋站住,劝道:“大少爷,姥爷说的对,你可不能去。土匪想抓你都抓不到呢,你还想自己送上门啊?别去了,在家等消息吧。”
安邦只好回头看了一眼父亲,只好站定,眼看着张秋离开。
张秋带着两个家人,赶了一辆马车来到南大街的义源钱庄,到银库取了两万块现大洋,装在六个箱子里,抬上了马车。
随后,三人上车,正要出发,却见安邦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说张叔,我也去。说罢爬上了马车。
张秋知道他是偷跑出来的,就劝他回去,免得让老爷担心。安邦却根本不听,执意要去,张秋无奈,只好叮嘱他,让他上山以后,一定不要暴露自己是徐家大少爷的身份。安邦连连答应。
一行四人坐在马车上,向二龙山疾驶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