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生命天塔

作者: 林平
更新时间:2019-11-19 字数:1268

生命天塔
林平

向着山顶的铁塔前行
在西藏以东,六月的东达山上
风雪一场又一场,天塔岿然立山顶
高过五千二百九十五米的高度
遥望布达拉宫,锅庄跳出平安吉祥
你这雪山上的塔中之王
令所有人敬畏、仰视

我找不到上山的路
唯有山顶天塔成为我攀登的目标
积雪淹没脚面,每前行一步
都要付出巨大的力气
川藏公路犹如一条黑色飘带
一只只甲壳虫缓缓蠕动
在团团涌动的云雾中蜿蜒爬行

我陷进深坑了,我踩到滑石了
那些深坑滑石隐藏在厚厚的雪被下
使我一次次陷落跌倒
我双手撑雪,又一次次爬起来
继续攀登,向着风雪中的天塔

我浑身是雪,头发花白
运动鞋里灌满了冰凉
我不觉寒冷,只顾大口喘息着
将云雾喝进体内,融入滚烫的血液
把风雪吸入胃里,化作向上的力量
朝着山顶天塔跋涉,我的目标

我看到了索道,风雪中
两根长长的黑色丝线曾代替骡马
从山脚飞向山腰,再飞向山顶
在五道门架的支撑下
把水泥、沙石和水
蚂蚁搬家一般送到荒凉缺氧的山顶
经过一双双粗糙的手
让它们紧紧地凝聚在一起
支撑起一副伟岸的身躯
各种型号的角钢组合成它的骨架
我仿佛看到它成长的艰难过程
从风镐挖坑到基础浇筑
从暖棚养护到塔材组立
多像一粒神奇的种子
在贫瘠的碎石土壤里生根发芽
一日日茁壮,长成一副钢筋铁骨
耸立于世人的目光之上

风雪愈来愈强,愈来愈烈
我的体力即将耗尽
我真担心倒下之后再也无力爬起来
我梦想了无数次的高度
我积攒了半个世纪的力气
怎可在藏东雪山间化为泡影

咬紧牙关,继续跋涉
一步,两步,一米,两米
向着山顶天塔攀登
我看到雪缝中淡绿色的雪莲了
纤瘦的身子在风雪中晃动
依然高举小小的头颅
我发现一串清晰的三瓣爪印了
绣在厚厚的积雪上,望不到尽头
我挺了挺脊梁,继续攀登
向着我的目标,你这塔中之王

雪在狂舞,风在怒号
一团团迷雾向我涌来
我看不到山顶和天塔了
也看不到山间的经幡和玛尼堆了
唯有眼前的风与雪
狠狠地抽打我僵硬的脸庞和目光
雪水濡湿了我的头发
又顺着我的额头流淌下来
擦掉眉上的雪霜
我继续攀登,向着心中的生命天塔

拼出最后一丝力气
我终于爬上山脊了
终于爬到索道顶端的门架前了
终于来到塔脚的竣工碑了
五千二百九十五米的高度之上
风雪不止,铁塔巍峨
我仿佛看到无数个精魂凝聚在一起
旋转着,交织着
融入一根根型号各异的角钢和螺丝

张开双臂,扑向天塔
脚下一滑再次跌倒,溅起漫天飞雪
我顾不上疼痛,抓住塔身站起来
我分明感到了一股热流
在屹立的天塔中奔涌
从下到上,又从上到下
一丝一丝,注入我冰冷乏力的躯体

风雪不止,鞭打着塔身
我听见噼噼啪啪的声响
从高空落下,深深地坠入雪地
那是一颗颗冰粒从塔上摔下
仿佛铁塔不经意地抖了抖身子
伫立塔下,仰望上空
一架天梯从山顶直通我梦中的天堂

独踞高峰,你这塔王并不孤独
你众多的兄弟都站在前后的山岗上
我仿佛看到众塔高高地举起银线
东牵昌都,西联林芝
纵贯千古神秘的净土
点亮五千里**万家灯火
列车隆隆地驶过川藏天路
我仿佛闻见青稞酒和酥油茶的清香
从澜沧江到雅鲁藏布
从横断山脉到珠穆朗玛
浸润雪域高原上的每一个窗口
天堂从此降落人间

那一刻,我与天塔并肩而立
透过迷茫的风雪云雾
深情地凝望着星星般的藏家儿女
再严酷的风雪都无法把我们分开
在五千二百九十五米高的东达山顶
在宁静吉祥的雪域高原
在祖国古老辽阔的大地上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