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二章受伤

作者: 清风喃语
更新时间:2019-11-16 字数:2015

一日,可澜可睛在院中逗地上的蝈蝈,柳氏端着一脸盆的水骂骂咧咧:“*蹄子,死哪儿去了,水烧得滚烫,想烫死你老娘!”

原来,是那柳氏想洗头,烧水的丫鬟将水架在火炉子上,人却没了影。她等不及,只好自己动手端了一脸盆热水往这边走来。刚移步到离可澜可睛不远的地方,瞧见可睛两只眼睛盯着自己咕噜噜地转,分明是讥讽她此时的狼狈。柳氏气不打一处,脚下故意使了个绊子,她人又在高处,眼看着要往可睛身上扑过去,却是可澜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妹妹,那盆水竟从可澜脖子一直浇到手臂。正值七月间,可澜穿着绸衣,滚水一瞬间浸入肌肤,可睛吓得大哭大叫,把薛老太和众人都引到此处,慌乱中将可澜抱回房,将衣服剪开,一面叫人抹上清油退火,一面去请郎中。

薛老太手里捏着佛珠没了主意,有人抢着去请顾明远,薛老太一时点了头,那人奔出五六步,因想到可澜与顾家的顾少卿订了亲,让顾家知道了怕是不好,又把他叫了回来:不必请顾明远,只管请别处的郎中。
可澜虽年幼,咬紧牙关,一直没吭声。郎中请了来,查看可睛左侧脖颈至手臂,其皮肤表层已然尽毁,露出鲜红肉丝,惨不忍睹。薛老太一颗心尚未落地,郎中便直言:“大小姐伤得过重,恐怕会留疤啊。”薛老太当即哭出了声,求给个法子,郎中又说:“我尽力而为,让这伤好得快些。但这疤,怕是会跟一辈子,便是顾明远在此,也回天无术,还请老夫人见谅。”

薛老太见他说得如此诚恳,知无转圜余地,将郎中送出府时悄悄给了倍足的钱,央他不要到外头闲说。那人点点头,知会她道:“老夫人请放心,我只管济世救人,便是您不招呼,我也不能故意坏了他人名声。”

薛老太送走郎中,搂着可澜哭了大半天。早有人前去报信,说是家有急事,请薛长青快快回家。薛长青收到口信后没来及得问清楚缘由,以为是家中老母不适,第三日马不停蹄匆匆赶到时,好几位长者在薛宅前厅侯着他。丫鬟献了茶,他忙忙地喝了两口润嗓,薛老太便命人将他带去瞧瞧可澜丫头,把那伤势指给薛长青看。这一看,疼到了薛长青心尖上,差点没背过气去。一问,均指证是柳氏所为。

薛老太抖了身冷汗,请镇上的长者来议事,是想薛长青休了柳氏,好有个场证。她哭诉道:“我的儿,是为娘的糊涂,瞎了眼,害了你害了可澜呐。”

一长者说:“长青,此事还须你自己作主,列位叔伯与薛家都是故交,要说偏袒,也是偏袒薛家。如此悍妇,尽早赶出去为好,只是,须得想个妥当的法子,避了可睛这桩事。”
另一长者又说:“可澜这孩子心性好静,人见人爱,与顾家公子顾少卿订下娃娃亲,切不可走漏了风声。依我看,烫伤的痕迹日久便消,也不必去多那一嘴。”

他们的考虑句句在理,女孩儿身上留下疤块,传扬出去,恐会为人言所累,徒增烦恼,再者与顾家有亲,不可不顾及他家的情面,或托吉言,身上的伤长好了也不一定; 二是休妻须有正当的理由,好叫人信服,而妇德有损者,一律可休。

薛长青思及此,便向列为长者作揖,道:“长青不孝,柳氏尚无所出,为人凶悍,不敬父母,打骂下人,惹乱家纪,可休。”

列位长者均点头称是,即着人去请柳氏。

那柳氏彼时顾着泄气,不曾料到惹出如此大祸,若是被赶出去,穿金戴银从此与她无缘,只怕这一生做牛做马亦不得翻身。她一见各位,屈膝下跪,泪流三尺,嘤嘤而泣,自称:“*妇柳氏,一时手滑伤了可澜,甘愿受夫家责罚。但求可怜*妇无心之过,留个全名,别连累了薛家的名声。”

薛长青未见她时,恨不能让她立即去死,偏生他见不得女人啼哭,叫柳氏拿住了这点短处,一时踌躇不语。柳氏瞧着事情似有转机,向薛老太连叩三拜,凄然道:“好歹我叫您一声母亲,除今日之事,*妇可有怠慢过您老人家?您要把我赶出薛家,*妇不敢不从。只是,圣人尚且有过,我与长青既有夫妻情分,您为何不给*妇将功赎罪的机会?”
薛老太厉声道:“我悔不该当初信了你将你迎进薛家,叫我儿以正房之礼相待。我儿媳妇张氏贤淑有德,不似你蝎蛇心肠,你这样的妇人,我老太婆消受不起。”

柳氏一脸无辜,娓娓诉来:“*妇出身微寒,自然不及张姐姐半分。今日列位在此,实不相瞒,*妇因钦佩当家的重情重义,不敢强求自家子嗣,足足忍耐二年有余,*妇虽无所出,亦无怨。若要论人长短,错的岂是*妇一人?”

柳氏这一张巧嘴,以退为进,竟然生生将道理摆在她那儿,薛家反倒成了小人,且话里话外暗含警告威胁,大有‘如将她休去,从此要四下散布谣言毁了薛家的清誉’之意。薛长青自问斗不过小人之心,权衡再三,咬咬牙,摆摆手,痛心道:“柳氏即刻搬至偏房,往后无要事,不必前来向母亲问安。”

诸位长者心知肚明,他人家事,不好强行参与,且薛长青此举事出无奈,于是起身告辞,都道薛家这次留下一大祸害。

薛老太自嫁进薛家,没同谁动过气,是个吃斋念佛的心软之人,念了声“阿弥陀佛”不忍追究下去,便认了薛长青这个主意。柳氏则免一纸休书,住去偏院。虽同在一个宅院,离薛家人自然远了,薛长青仍叫人好茶好饭的伺候,只不许她再随意踏入正房,也不能近可澜可睛两姊妹的身。柳氏得了薛长青这番承诺,保住衣食无忧,确不敢多话,一时安分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