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一篇

作者: 梦萌
更新时间:2019-11-15 字数:3322

搅团从"哄上坡"到美味佳肴的变迁 
                    孟宪春
回想起来,最难忘的是母亲做的搅团,透明晶亮,形似白玉,配以鲜红的油醋水,青翠的香菜绿葱,那真是色香味俱全。无论在燥热的盛夏,还是寒气逼人的隆冬,一碗或凉或热的搅团,让你立刻神清气爽。爽滑的口感,抹不去的味道,细细品味,回味无穷。

搅团为过去华州农村特色吃食,定义为“用玉米面搅成的浆糊”。搅团,在上世纪60-70年代可以说是农家的救命饭。那时,农村实行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三级集体所有制,农民的口粮标准低、粗粮多。农家几乎每顿饭不离搅团。原因是搅团含水量大,少量的面粉可以做出大体积的食物,用以充饥。搅团是用玉米面做的,与醋水一块吃,掩盖了粗粮的缺陷,口感好,又增强食欲。

自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有二十多年没有吃搅团了,就算是抽空回老家看望母亲,也难得记起吃一顿搅团,时间久了,对一碗搅团的盼望也越来越高了。时光荏苒,搅团这普通不过的农村饭食,却是我们忘却不了的记忆,因为它见证了人们生活艰苦的时代,奏鸣着新中国发展的交响曲。
记得小时候母亲做搅团的情景,母亲站在锅台旁边,透过雾气氤氲的水汽,一边用力的搅着搅团,一边给我说搅搅团要沿着一个方向搅,这样搅出来的搅团才好吃,不会出现夹生不熟的那种。我总是站在一旁看着母亲用力的搅搅团,锅里那热气腾腾冒着泡泡的搅团,母亲的额头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母亲开始搅的时候有点稠,添点水,再搅搅,一直到调和时,这样做出来的搅团劲道好吃。
小时候站在锅台旁看母亲搅搅团,其实是在等锅里的搅团锅底的锅巴,华州人叫做搅团“瓜瓜”。父亲,还有爷爷奶奶都不爱吃搅团“瓜瓜”,大概是硬梆梆的缘故吧。可我和弟弟却要抢着吃,每次吃搅团总抢搅团“瓜瓜“,总惹的家人笑,小时候的我不懂得礼让,非要和弟弟争抢,偶尔因为搅团”瓜瓜“哭鼻子。现在想想那黄亮酥脆的搅团”瓜瓜“,比起现在华州最大的超市慧欧超市的锅巴毫不逊色。

搅团,名不见经传,真正的农村饭食。过去陕西关中农村几乎家家都吃,吃了多长时间无从考证。先前没听说有谁称赞过它,现在提起时,还会有人觉得寒碜,感到凄凉。人民公社化期间,在华州农村,常听人把搅团叫做"哄上坡",意思是说,尽管填饱了肚皮,下地干活时,刚爬上坡,就饿得肠肠肚肚咕咕叫,不顶用的东西。然而搅团似也不可小看。既然老百姓吃了许多年,便属有功之物。既吃之,即便在穷苦时,不得已,却也不会没有一定的发展与提高。尤其是不会没有带着浓厚乡土气息的民风民俗渗透其间。而且由于时代的变迁,人们生活水平与条件的改善,搅团也如其他许多特色食品一样,可能变得身价百倍。

  搅团的制作方法,可以说很简单。但也不易做得很地道。做搅团有许多讲究,所用面粉必须是粗粮,大多为玉米面、万不能用小麦面,否则,就会做成浆糊,将包谷面均匀地搅拌于滚开的锅中,边撒面粉边搅拌,直到把面搅作一团,不沾锅底为适中,同时要谨防面团藏在其中,要搅得十分地均匀,无一点疙瘩方好。俗话说:搅团要好,七十二搅。这是形容,其实何止七十二搅?总要成百成千方好。搅团搅团,要害就在这一搅之上。均匀之后再倒入适量的开水,盖上锅盖,用温火慢慢闷 烧,让面全部熟透,再行搅拌,令其柔韧,至此,搅团就算做成了成品大约可以形容为较稠的糨糊。

搅团多用玉米、豆类这些杂粮面粉做成的。做的时候,在锅中烧开水,然后慢慢的往里面撒入面粉,这时候要边撒边搅,用小火慢慢煮熟,如果用大火,锅底的面肯定就会烧焦,所以火候一定要掌握好,这个全凭经验。等到面团结成团状后,再沿锅淋入酵水,慢慢煮。当地俗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