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五至七部分

作者: 鸿鹄
更新时间:2019-10-25 字数:2600

 五
陈秀不愿嫁给李亮。李亮牛高马大,五大三粗,走起路来风风火火,讲起话来声如洪钟。每时每刻都体现出粗壮如牛的架势,有使不完的劲儿,但,接触几次,就觉得他山大无柴(才),心胸狭窄,没法引起陈秀对他产生好感。但李亮对陈秀已产生畸爱,爱得不容别人分享。那天陈秀赶乡里的大集,走到曾经和邓鸿相会的卫生院小广场,见到邓鸿也来赶集,便主动过去打招呼,还未靠近邓鸿,李亮不知从那个角落里冒了出来,一把拉住陈秀的手,说:“陈秀,我在成衣摊为你相中一件衣服,我们去看看?”
陈秀说:“我是你什么人了?要你来帮我买衣服?”说着甩开了李亮的手,迈向邓鸿。李亮伸开双臂把陈秀和邓鸿隔开,说:“我给你的彩礼都送到你家里了,双方父母、亲戚都认可了我们的亲事,我不允许我的爱人一脚踏两船!”
陈秀说:“你五千块钱买下了我?你买得我的身,买不得我的心!”“我先买下你的身,往后再拢络你的心!”李亮不容陈秀和邓鸿再接触,他厚着脸皮抱起陈秀,扛在肩上,一面小跑一面喊:“我抱我老婆犯不了法!”还有意威胁:“从今起谁敢动我老婆一根毫毛,我让他消失!”声音好大,大得邓鸿有些发怵,这场面围观了很多人,什么议论都有,有人甚至说是一场两个男人抢一个女人好戏。邓鸿觉得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陈秀应该与自已无缘了,她父母都收了陈亮的彩礼,还拿钱去医病了,自已再渗合到这场三角恋爱当中,将会鱼死网破。他拦住上气不接下气的李亮说:“李亮,我彻底投降,退出纷争,但,我有言在先,你要好好的对陈秀,不要让她受委屈,让她幸福!否则我还回来找她。”“你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对我老婆好不好与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那就等着瞧吧。”
“快把我放下来,我现在谁的老婆都不是,再不放下我,就喊‘非礼’了。”陈秀一面嚷嚷,一面用手猛抓李亮的脖子,两道血印呈现了出来,李亮疼痛难忍,立刻放下陈秀。面对两位男人,陈秀说:“李亮啊,我们还未领结婚证,我还不是你老婆,你给的彩礼我甚快偿还你;邓鸿啊,你仗着我爱你,却高风亮节,把我让给别人,你们给我记好了,你们谁我都不嫁,以后别再来烦我!”陈秀很快从他们的可视范围消失。
              (六)
眼下邓鸿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寻找创业项目,发家致富。邓鸿瞄准了芭莱屯一个一百多亩水面的山塘水库,它四面环山,绿水莹莹,环境优美。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沿着水库边沿延伸,再走几公里就可抵达县城。邓鸿疏通水利局和相关单位后,决定承包水库搞立体养殖,主要养鱼、养鸭、养鸡,鱼先养草鱼、鲢鱼,而鸡鸭则以蛋鸡蛋鸭为主。邓鸿是这么设想的,养蛋鸭、蛋鸡几个月即可下蛋,专供县城菜市,收效快,既能加快资金周转,又能解决眼前生活所需。鸡鸭产生的粪便是喂鱼上好的饲料,降低了养鱼成本。他在筹办过程中,参加了各种养殖培训班,巡访养殖师傅取经,还卧底到县内的一个养殖公司,偷师学艺半年,一切准备充分后,芭莱养殖公司挂牌成立。先后贷款十万元建了鸡鸭舍,投放数十万尾鱼苗,大胆创业。
那天,邓鸿骑着摩托车,运送两大箱鸡蛋、鸭蛋去县城给代销店,在一个坡顶上遇上了骑自行车上县城的陈秀,她手腕、脖子、头部受伤,嘴唇肿胀,伤得不轻,与之前阳光秀气、满脸堆笑的陈秀相比,她现在活脱脱成了苦大仇深的怨妇,邓鸿把摩托车靠边停好,也帮陈秀架稳自行车,问:“陈秀啊,你怎么了?好像全身都受伤了,你遇到了啥难处啊?”陈秀说:“自行车刹车不稳,甩倒了,受了点小伤,没事。邓鸿,我知道你现在是大忙人,你忙你的事去吧,我们在一起,李亮见了就说不清了。”说完紧握车把,小心翼翼地下一个长长的徒坡。
邓鸿放心不下陈秀,才几个月不见,陈秀就如此颓废,让人心疼。邓鸿叫养殖公司员工桂花婶去探视,她和陈秀一个屯,是陈秀的堂婶。
那天傍晚,桂花婶骑自行车赶往养殖公司,来到两边地里长着高高的、密密的玉米路段时,看见了陈秀,她从县城回六桃,刚过玉米地路段,事先等侯的李亮,从玉米地里跳上路面叫陈秀停车,并说:“陈秀,我找你有要事商量。”
“什么事?”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乡府领结婚证了?”
“我是不和你结婚的,我正筹钱赔你!”
“陈秀,你何必这样折磨人?我家条件比邓鸿好十倍,别看他现在搞养殖红红火火,那天来一场瘟疫,死光光,血本无归,欲哭无泪!”
“我不嫁你,与邓鸿无关,我多次强迫自已爱上你,却做不到。如果你真的爱我,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我放你生路了,谁放我生路?为什么我爱的人如此折磨我?”
“天下比我好的女人多的是,强扭的瓜不甜!”
“我就是要磕你,死磕你!”
桂花婶迎面而来,他们早就看见了,她是他们对话的见证人。桂花婶眼看天快暗下来了,打了圆场:“有什么事到家里商量不好吗?非要对外广播?”
李亮和陈秀觉得再吵,已无意义,便不欢而散。
桂花婶把所见所闻向邓鸿细细转述。原来陈秀为了筹钱偿还李亮,每天早出晚归到县城找短工做,帮人卖衣服,搬水泥砖,帮饮食店收碗、洗碗......什么工都做。邓鸿知道陈秀的良苦用心,直接交五千元给桂花婶,并教她这样、这样做......
有一天,桂花婶找到陈秀,说:“陈秀,一路来我见你过得好苦,你决定不嫁李亮了?要及时退还彩礼?李亮愿意接收?”
“我不在乎他愿不愿意接收,我着急现在筹不够钱,干着急啊!我最近被他逼急了,曾说去跳河死算了,他好害怕。”他说:“你别死啊,把钱给我退回,我们无缘,两散吧!”
“我家目前筹钱建房,有些储蓄,不急着用,你先拿去赔他,以后再赔我?”
“婶,你是我的命中贵人,我给你打欠条。”
五千元钱一分不少的退给了李亮,断了李亮对陈秀的念想后,桂花婶对陈秀说:“你早出晚归到县城打工,太辛苦了,不如来邓鸿的养殖公司上班,邓鸿说了,主要你愿意,你就是老板娘!”
“我愿意!”
                七
时间进入了二0一八年十二月,县里在全县名星企业——芭莱养殖公司举行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座谈会,我们的几位主人翁邓鸿、陈秀、李亮等悉数登场。当年,李亮收到陈秀退还的五千元礼金等款项后,放了陈秀生路,不久李亮就与本村的一位姑娘结了婚。婚后五年,李亮妻子生完第二胎后患了奇病,到处投病问药,因病致贫,成为村里的贫困户。而陈秀和邓鸿苦尽甘来,鸾凤和鸣,有**终成眷属。日今,邓鸿是芭莱养殖公司董事长,陈秀是总经理,他们不计前嫌,聘请贫困户李亮夫妻到公司工作,李亮当公司保安负责人,他妻子当饲养员,夫妻月收入五千元以上。李亮一家四口摆脱了贫困,变身为脱贫户,生活越过越幸福。(2019.10.24改稿)
作者:马山县市场监督管理局韦克松 韦宏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