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1

作者: 新雨文学社
更新时间:2019-10-22 字数:1514

铁架台和常青树
作者:唐云
      “希望你们至少有一件事,因为热爱而努力坚持!”
      听着师兄在见面会上的慷慨陈词,坐在台下的鸭毛将手拍得“啪啪”响。武术协会二十多 年来年年相似的发展历程,愣是被师兄一通话叙述得如同一部庞大的精神史诗,经过师兄的“洗脑”后,  鸭毛死心塌地地投入了传统武术的怀抱。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鸽哨声伴......”啊呸,是傍晚,而且似乎还挺安静,能听到头顶飞机呼啸而过的声音。没有寒喧,师兄和一群师姐直接带着大家开始了体能训练,静默的*场,一圈又一圈,跑完后就在跑道旁的铁架台下集合。来不及喘口气,紧接着赶紧趴下做平板支撑。脑袋瓜嗡嗡地响,汗水从脸颊滑至鼻尖,又在师姐下达“抬头看前方”的指令后从鼻尖滑进鼻孔。"这酸爽,才正宗。”鸭毛的心脏在蹦迪,身体上却不敢放松,因为师姐的“杀威棒”已经悄然放在了她的背上....…
    师兄说:其实师姐们也是很怕弄疼你们的。
当晚“修练”的是传说中的“三靠手”,练完基本动作后两两对打。鸭毛站在队伍最左边,她一扭头,发现右边的男生很果断地转向了他右边的男生。她再朝左一看,只见一个青衣师
姐面无表情地缓步走来。此女:吊睛白额眼中空,虎背细腰奉生风。然后,鸭毛的胳膊就肿了,名之曰“快速增肥法”。
     青衣师姐姓罗,看起来很冷漠,抑或有点凶,但她其实人很好,而且拳打得有力到位,韦师姐戴红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说话的声音温柔动听。吴师姐有些微胖,开朗可爱,却又总是在指导师妹打拳时不停地说: “来,朝我打,看准我打,打我太阳穴”。唉,这叫人怎么下得去手。师兄嘛,长得跟鸭毛的老舅很像,叫鸭毛心底生出一股亲切感,所以常常对师兄的话深信不疑。
      师兄说:看到铁架台底下的痕迹了吗,铁架台都被师兄们踢移位了,
      当晚,鸭毛跟温柔的韦师姐对打,她悲伤地发现,温柔的师姐打人时脸上会褪去平日里暖暖的笑。一会儿后另一个其他组的师姐争着上来跟鸭毛对打,她更加悲伤地发现,陌生师姐的出拳速度和力度都被放大了,简直就像两信速跳《极乐净土》,还跳得赋好。然后,鸭毛的略膊又粗了一圈,还点缀着深深浅线的迷彩。
      鸭毛毫不怀疑铁架的移位也有诸位师姐的功劳。
      鸭毛说,师兄说手臂放在这里,手指这样弯,师姐说:听我的,我回去打他。
      训练就这样一天天地继续了下去。秋去冬来,寒来暑往,一年过后,鸭毛和其它几名同学成功地完成了“18级师妹(弟)”到“18级师姐(兄)”的转变。变接仪式上,鸭毛不由得想起了一件事。那一天,她第二次去铁架台去下,看到了师兄师姐后却忸怩着不知该如何行礼。旁边一位师姐声色俱厉地教训她:现在不好好学行礼,等自已以后学会了怕是也用不上了。
    “是啊,一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过了这一年,师兄师姐们就要离开,去努力追需他们的人生目标了,而我们,则要接下她们手中的这一棒,成为新一代的掌门人。虽不舍,无奈,但却是必然,是责任。师兄师姐们也都曾经是孩子啊。”鸭毛郑重地最后一次向师兄师行礼,带着一体牵挂,带着一你承诺。
     坐在铁架台旁的长青树下等着新一届的师弟师妹来训练。据师兄说,他们训练时经常揍这课树,也不止这一课,这一排都被揍过。师兄还说过:大家看到铁架台就知道来训练,是因为我们都知道,铁架台下有师兄师姐在等着我们来。世上的门千干万,不乏富丽堂皇之辈,但最有人情味的,永远都是有人守护着的门。
     “现在我们成了守门人啦,要努力守好才行,有那么多的师弟师妹要经过呢。”鸭毛轻抚长青树的表皮,并充满力量的纹路,深色粗糙的外壳下罩着的枝干其实很柔嫩吧,每天被打其实也会痛的吧,一如师兄师姐们。
   师弟师妹们陆陆续续部来了。我鸭毛清一清嗓子,学着师兄的腔调:
   “希望你们至少有一件事,因为热爱而努力坚持。”
   而我,会一直在我架台下等着你们。 
   我在,门在。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