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 可可
更新时间:2019-10-09 字数:2181

       “这婆子心肠忒毒,拖累一村人,真应了那句老话‘老而不死是为贼’,怪不得无儿无女的,该!”杨大民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生出个主意来:“不然直接把她扛到新村子里去,等放了水……”
       “啪”一只旧绿色解放鞋扔到他脸上,杨阿公戟指怒目,喝斥孙子:“你敢!小猴崽子,当初要没有你柳太婆,你阿爸早病死饿死了,还能有你?”
       “说实话你也恼?”杨大民撩起衣襟蹭着脸上的鞋印,犹自不服气地嘟囔,“我等着迁到新村子,拿了补偿金下定娶媳妇哩——难道您老就不想抱曾孙?”气得杨阿公颤巍巍地举起拐杖朝他**抽。
       “杨爷爷别生气,大家伙这不正商量着呢吗?——大民话不好听,可说得在理啊,柳奶*奶的房子规划在水库中央,她要不搬,工程就没法做,这国家的补偿款可下不来……”新来的大学生村*官赶紧过来劝——高高壮壮个大小伙挨上十下八下他不担心,杨阿公老腰老腿的,一不小心闪了,麻烦就大了!
       “哼,大道理我不想听,我就知道,我杨家人不能不地道!——早年那些老日子里,一村子人穷得挖草根子嚼,生了病,全仗着柳太婆上山挖药救命,哪家敢说没受过她恩惠?——别人我没法管,凡是我杨家的,敢为这为难她,今后莫再登我家大门!”杨阿公拄着拐杖气呼呼地走了。
       炽热的阳光透过老槐树繁茂的枝叶,明明灭灭的光影在众人脸上跳跃,许久,终于有人讪讪开了口:“小周村*长,不是我们不知事,实在是没办法,柳太婆是村子里最年长的长辈,身体还好时,行善积福的事儿没少做,临了临了,就算不讲理一次,也不该被小辈儿逼啊!”
      “是啊,是啊,听我阿妈说,当年她为给村子里的人治病,经常独自上山采药,有一次腿都摔断……”
       村民们四散而去,独留年轻的村*长仰天长叹:“农村工作难做啊!”
       可再难也得做!
       翌日,从杨阿公家出来后,小周村*长踏着晨曦,左手一包香甜酥软的桂花糕,右手一瓶农家自酿梅子酒,推开了柳太婆斑驳的老木门。
       门中天井铺着青黑色的石板,石板缝隙杂草丛生,四处莓苔青青,金色的阳光从瓦楞洒入,形成一道道大大小小的光柱,光柱中无数细小的微尘起落浮游,极瘦极瘦的老妇人穿着旧式的蓝靛染布褂静静地靠坐在竹椅上,眸光悠远。
      门里门外两乾坤。
      “不搬!”柳太婆抬望了他一眼,缓缓地吐出两个字来,蓝布褂动了动,闪着金属似的光泽。
       小周村*长愣了愣,这老太太一点不糊涂啊!
       “太婆,咱不搬啊,我就是来看看你老人家。”小周村*长恭恭敬敬地拿出礼物,自来熟地拆开桂花糕,又从碗柜里掏出两个碗,倒上酒,递给老人家,“故土难离,乡亲们都理解您,您是舍不得这老房子吧?”
      “破屋子有啥子舍不得的?”柳太婆轻啜一口酒,满脸密密的皱纹如门口佝偻老树上深褐色的开裂老树皮,一点点舒展开来。
       “那您是为什么不愿意搬呢?乡亲都快搬完了,到时就剩您一个,唠嗑的人都没有,多孤单?——新村子可好了,房子都是两三层的楼房,上头还雕了花,比旧时候地主家的屋子还亮堂,大家伙住在一处,热热闹闹的多好!”
      “我得守在这,要不我阿哥回来找不到家……”
       故事很简单,不过三言两语,柳太婆却足足说了小半天,——近百岁的老人家了,光是活着已是耗尽全力,每一口呼吸,每一句话都成了一种负担:
       在最动荡的年月里,村里赤脚大夫家的小阿妹许给了同村的小阿哥,然好男儿谁不望带吴钩,气吞万里如虎?小阿哥瞒着长辈,与情*人告别后跟着部*队走了。一走便是八十年,阿妹盼成了阿姑,阿姑盼成阿婆,最后成了太婆,还是没盼回她心心念念的人儿。
       故事外的人看着简单又俗套,故事里的人却走了一生!
      “我阿哥指定还活着,要是死了,怎么着也要托梦跟我说一声不是?……我硬熬着不敢死,就怕我去了下面找不着他,他在上面找不着我……”
      “太婆,您可还记得他的名字?是跟着哪个部*队走的?或许我可以帮您找找。”小周村*长从杨阿公家往这来的路上,便想好了怎么做,但沧海桑田,人事变迁,找到的希望太过渺茫,他也不敢打保票。
      “桂生,他叫张桂生!哪个部*队我也不晓得,反正就是打鬼子去了。”柳太婆应得平淡,这么多年,答应为她寻人的不少,一次次的希望再失望,慢慢地也就不敢想了,不过凭着一股念想,守着,等着。
       出了柳太婆的门,小周村*长便开始给天南地北的同学、亲友们打起电话来,打得手机的电耗完了充,充满了再用完,从烈阳当空直打到月上中天,把这辈子能想到的好话全说尽了,自己再一头扎进网络里查。
       六天后,终于有人给了回复。
      “昆仑关的烈士英名录上倒有一个叫张桂生的,可籍贯跟你找的人不一样。”
      “那应该不是,你再帮我找找。”
      “我估计也只是重名。那个时代兵荒马乱的,牺牲的无名英雄不知凡几,你连哪个部*队的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找得到?”电话那头的同学犹豫了一下,劝道:“不如索性圆了老人家的念想……”
      “我想……再找找看……”话是没错,可,终究意难平!
       十天后。
       柳太婆满是褶皱的手轻轻抚过两张相片,浑浊的双眸瞬间老泪纵横——一张相片是巍巍青山上,庄严肃穆的纪念碑如利剑般直插苍穹,上书“碧血千秋”!另一张相片焦距拉近了,只照到了半面石碑,满屏全是密密麻麻的名字,正中央便是“张桂生”三个字,柳太婆的眼神粘在那三个字上,便再也移不开了!
      “太婆,您别伤心了,张爷爷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小周**干巴巴的劝慰道。
      “不伤心,我高兴哩!”柳太婆苍老的脸上绽放出如花般明媚的笑颜,泪水洗过后的眼眸熠熠生辉,带着宛如少女般的俏皮呢喃着:“阿哥,抓到你了吧?看你再往哪跑……”
       ……
       三日后,柳太婆含笑而终……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