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十章孤帆远影

作者: 蝶儿飞
更新时间:2019-10-07 字数:2691


七月,骄阳似火,稻谷飘香。濑溪河濒临丁家坳河段的石滩桥边,几个七八岁大小的孩子光着腚在泼水嬉戏。岸边的柳荫下,一个孩子背靠树干席地而坐。
丁一坐在这里已经有些时辰了,从拿到通知书那一刻起,他就莫名的烦躁起来,情绪一下变得很低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他的政治考试没有及格,但总成绩也不差,语文年级第一,总分班上排名第六。就因为这,胖子龙文飞等嚷嚷让他请客。
“都那么胖了还只知道吃。”他杵了胖子一鼻子灰。
“你不请客就算了,我胖怎么啦?看着不顺眼是不是?我还看你不顺眼呐!”胖子一点也不示弱。
“丁一,你政治怎么会不及格呢?”连莲问。
“好多成绩差的同学都及格了,你怎么会不及格呢?”班长萧斌问。
“不知道,我又没看见卷子。”丁一回答。
“等下学期开学卷子发下来仔细看看,是不是老师那个地方弄错了。”连莲说。
“不及格就不及格吧,又不是升学考试。下次考好点就行了。”萧斌说。
“班长,你说下学期我们读初二了,会不会换政治老师?”大家都在想丁一政治不及格的事,但丁一却想到下学期的政治课老师的问题上去了。
“你们说马脸会一直跟着我们到初三吗?”龙文飞立即将话题接了过去。
“好像是吧,其他年级的老师都是从初一上到初三。我们的任课老师肯定也不会换。”萧斌说。
“看见那张马脸我就……”
“嘘——马脸朝这边来了。”彭浩打断了胖子的谈话。大家回头一看,裘常芙穿着蓝色旗袍,一扭一扭的正朝他们走来,大家便哄的一声各自散了。
出了校门,丁一便踏上了回家的路途,走到距家一里多地的石滩桥时,他看见几个孩子在水里嬉戏,便到柳荫下坐了。
坐下来,他眼睛虽然盯着水里的几个孩子,但脑子却在飞快的运转。
他首先想到自己的政治考试不及格是不是裘常芙搞了鬼。他曾听见老师背后议论她喜欢整人,难道她不会对一个在课堂上顶撞她的学生不耿耿于怀? 
再有就是班主任也越来越让人不可思议,居然在他的评语一栏这样写道:……老师如同父母,应以礼相待,不能厚此薄彼,鉴于和政治老师的矛盾,建议下期转班或转校。
政治考试不及格,对丁一就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没想到班主任也来趁热打铁,丁一感觉自己委屈极了。班上的同学至少有百分之五十都讨厌反感裘常芙,班主任偏偏要把这笔账独自算到他的头上。
肯定是那匹马惹的祸。丁一想。
也不对啊,我不是给班主任解释过了吗?——我卷子做完了,又不准出教室,我就信手涂鸦随便画着玩的。
“你既然是随便画着玩的,为什么要把马的头发画成卷发?”
“就因为马的头发是直的不好笑,我才画成卷的。”
“这么说来是我们自己想歪了?”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想。”
“好了,你下去吧。”余虹觉得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就叫丁一**室去了。
“明明都已经解释清楚了的,现在又翻旧账。”丁一心里真烦,他恨不得一把撕了通知书,又怕回家不好向爸爸交差,便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子使劲向河里扔去。
石子不偏不斜正好落在顺水而下的打渔船船头,溅起了一尺多高的浪花。
丁一以为打鱼的老头会回过头骂他几句,但渔翁没回头,摇着橹从戏水的孩子身边过去了。
打渔船越来越远,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接着便在丁一的视线里消失了。 
小黑点消失了,但丁一的思绪却定格了,定格在小黑点消失的瞬间,这个瞬间,在丁一十四岁的记忆里是无比深刻的——
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了身穿紫色连衣裙的贺老师,贺老师就站在即将消失的船尖上,手搭凉棚向石滩桥这边眺望………
“贺老师——”他差点喊出声来。
自这个幻觉出现以后,丁一对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更是喜爱有加,意识里原本朦朦胧胧的诗歌意境突然变得豁亮了。

五点半,丁一的父亲才从厂里回来了。当丁一抬起头看见父亲身后站着一个女人时,丁一的心一下就凉了。
“丁一,叫赵阿姨。”父亲对丁一说。
“赵阿姨。”丁一极不情愿的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
“丁一真乖。”女人做作的**着丁一的头,丁一将头一偏,然后跑开了。
“兰秀,你先坐会,我看看丁一的考试成绩。”丁常发拿过丁一的通知书低头看起来。
“丁一,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丁常发指着评语的最后一行字说。
“没什么。”丁一乜了赵兰秀一眼。
“老丁,你们父子慢慢谈,我到厨房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做的。”赵兰秀好像不是第一次登门,看样挺随便的。
“好。我一会再帮你。”丁常发说。
看见赵兰秀进了厨房,丁一心里更是不舒服了。他想,妈**尸骨未寒,爸爸竟然就带着女人回家了。
“臭女人!”他心里悄悄骂着。
“儿子,怎么不说话?我等你给我解释呢。”丁常发说。
“全班都讨厌政治老师,我不知道班主任为什么要把这笔账算我一个人头上。”丁一说。
“究竟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一点。”
“那天她上课乱吹,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想请假上厕所,她不允许,就说我和和老师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政治老师真是这么说的?”丁常发问。
“你不信去问同学,他们都听见了。”
“接下来呢?”
“考试的时候,我在卷子上画了一匹马,政治老师硬说我画的她,其实我是随便画着玩的。”
“就这事,班主任让你转班?”丁常发有点不相信。
“爸爸,我绝对没说假话,不然你去问我同学。”
“那你的意思,转班不转呢?”
“不转。我哪也不去,就在二班。”
“万一下学期你和政治老师又闹不愉快咋办?”丁常发担心地说。
“爸爸,不会的。下学期不管她在课堂上胡讲什么,我保证守纪律不说话。”
“如果你们班主任一定要让你转班呢?”
“爸爸,你班主任只是建议,没说一定让我转班。”丁一钻字眼了。
“呵,还会抠字眼了哦。好,就依你,不转就不转,我明天去找你们班主任说说。”
“爸爸,我们下盘棋吧?”丁一边说边拿象棋。
“好,陪我儿子下盘棋。”老丁笑呵呵地说。
“老丁,你过来帮帮我。”丁一刚把棋盘摆好,赵兰秀就在厨房叫丁常发了。
“儿子,等会我们两爷子再下棋,我帮赵阿姨弄饭去了。”
“去吧去吧。”丁一一边说,一边端起棋盘,稀里哗啦的把棋子打倒进盒子,然后悄悄出门去了。
丁常发和赵兰秀从厨房出来不见了丁一,初始两人没在意,等到吃晚饭时间,还不见丁一的人影,这才有些着急了。
“兰秀,你在家歇着,我去喊丁一回来吃饭。”
“老丁,这孩子是不是不愿意接纳我?不打招呼就跑了。”赵兰秀问老丁。
“不是不是。你别多心。紧张了一学期,是该放松放松了。你歇着,我去去就回。”
丁常发以为丁一找村里的孩子玩去了,没想在村里找遍了也不见丁一的踪影。这才警觉到丁一和他闹别扭了。
——丁一是不愿意父亲心里有了别的女人。
丁常发这样想算是想对了。
打看见赵兰秀第一眼起,丁一的脸上就明显表现出不满。他不讨厌父亲,但他讨厌取代他母亲的一切女人。他不允许任何一个女人占据母亲在父亲心中的位置。
这以后,赵兰秀又来过几次。有一次是丁一从外面回来,碰巧看见赵兰秀和父亲亲热,丁一再也忍不住了,背起书包便离家出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