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3 章 美术联考

作者: 梦琴
更新时间:2019-10-01 字数:2447



“这太凶残了吧。”
“这是谁?包得跟个木乃伊一样居然还来考试。”
“这货,怕是就缺一副轮椅了吧。”
… …
一个考场,上千人。
李业在踏进考场那一刻,瞬间成了焦点。
【恭喜宿主第一次完成任务,成功加10低调值,希望宿主能考个好学校哟~~嘤嘤嘤… …】
“恭喜毛线,我一点也不想完成这个任务。才十个低调值,救护车费都不够,给我干嘛,给我去嗦粉吗!!”
李业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听到这软趴趴的声音本来还无限遐想,想到是变声,李业就有股**的冲动。
【宿主,不要这么凶嘛… …雅蠛蝶… …】
“噗!”
李业差点耳朵都**出来了。
这货肯定被某些东西感染过,可怕,简直可怕!!
无视了系统,李业千辛万苦挪到了自己的位置。
他惊了!!
那凳子居然还是只到小腿的矮凳子!
咬着牙齿一坐下去膝盖咔嚓一声,跟蛋碎了一样疼,眼泪都要飚出来了。
真是心里一万个***在奔腾。
要是这系统是个人,他一定要让对方尝尝棒球全垒打,乒乓球双打,佛山无影脚!
坐下后,手机页面出现了这一次的任务详情。
【当前任务,主线,在一天时间内完成考试,奖励详情请看支线。】
难道还能考两天?!
看到这个任务要求,李业简直无力吐槽。
美术类统考,只有一天,这是人都知道的常识好不好!
真脑残系统,老爹是不是忘给这系统智商了?
李业又点开二级页面,看到一个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素描考试,至少有四十个人围观,完成任务奖励低调值100,有一定几率爆出商品。】
“卧槽!!!∑(°Д°ノ)ノ!”
看到这任务,李业瞬间想让把这手机丢进搅碎机!
我真不是大佬系统泥煤,你直接改成坑人系统好了!!!
这是在考试,你叫周边的人围观,还四十个人,你当开玩笑呢?
难道你要我大冬天的在考场跳脱衣舞?蹦钢管?!!
想到这里,李业就气不打一处来。
等等,这好像是在2012年。
历史上,这个时期关于美术考试的规定还比较欠缺,2098年之前的美术规定都允许相互探头查看画面。
直到2099年才开始重视起来,实行一人一画面制度。
之前的李业,对历史颇有兴趣,几乎将中华上下五千三百年都给看完了。
“同学,你的考试纸张。”
只看到一个长相油腻的中年大叔走过来,将纸递给了李业。
“谢谢。”
李业将手艰难抬起。
“你没事吧,要不还是先养伤吧。”
只看到此时,坐在李业旁边的一个穿着呢子衣的姑娘帮李业接过试卷。
“没事,还撑得住。”
李业苦笑道。
姑娘顺手帮李业将纸贴在了画板上。
“那个,能不能借我一支笔?”
这坐救护车来的,怎么可能带有笔。
幸好这早上画的是素描,要不然自己得拖着这具残废的身体去打水什么的,那简直就是天要绝人!
话说好歹也是重生了,凤凰涅槃重生难道不是应该有一具百毒不侵的身体吗?怎么会这么残废。
“有,你要炭笔还是要铅笔?”
姑娘甜美一笑,对着李业问道,
“炭笔。”
李业笑道。
姑娘就拿了两只炭笔给李业,还十分贴心的切了半片橡皮给他。
李业拿起那炭笔之后,就开始十分投入的做题了。
这一次的联考素描题目是一个一把九十岁老***照片。
要求用炭笔铅笔两种材料来绘画,下边则是一些评分的标准。
“幸好老子的底子还在。”
当年八岁的时候,他在墙上画的雄鹰差点没把路人吓尿。
十二岁的时候,他个人已经举办超写实画展了,跟世界超写实画作大家们举杯交谈。
这小小的美术考试,无非就是画得像,结构表达完整。
这对李业来说,就跟数学博士解小学一年级的题目一样,闭一只眼睛都可以。
画画由心而生,对某样东西有**、念想,你才会去画,只有这样的画才能画得好,有灵魂。
李业看着哪一张试题照片,看面相那是一个略瘦小的老妪,千沟万壑如同黄土高坡般的皱纹挂满脸庞。
一道道纹路仿佛岁月巧夺天工雕刻下的精美。 
观察一分钟之后,李业提笔。
他最感兴趣的是老人家仿佛经历岁月沧桑的眼眸。 
那一颗昏暗的珠子,记录了老妪一生的秘密。
李业没有如同其他的考生一般,先方正打框概括整体,而是直接从局部入手。
达到他这个境界,已如胸有成竹,局部在画整体则在心中。
而周边的人则就不这么认为了。
“大兄弟,你是来自哪一个画室的,难道你们老师没有跟你说过,这样局部抠是不对的吗?”
只看到坐在李业旁边的一个黄色长毛男青年语重心长地对着李业说道。
他的眼神之中还有一丝不屑的神光。
“不对?”
李业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画画本来就是由心出发,找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切入点入手,而后再散发扩大到整体。
这本就是需要一点点的慢慢画,在不断的绘画过程中寻找成就感,最终达到一张满意的画面,哪有画不对之说。
只不过新人不能做到一两拨千金,以局部控制整个整体,因此才建议从整体出发,层层递进,但这并不是一条死定律呀。
难道解数学题只有一种解法?写字只能写楷书?
这显然是不对的。
只不过某种东西用多了而已,但它并不是唯一的。
李业回过头去,刚想普及一番,然而看了一眼那所谓的画对了的画面话卡在了喉咙。
顿时他有点怀疑自己的审美了。
他手一抖,自己该不会来到了一个以灵魂画师为审美标准的世界了吧?
那画面,真叫一个凄惨。
结构线卡得死死的,下颚骨到颧骨这一块,就跟上楼梯一样。
鼻子下方一点黑,整个人如同挖煤工,关键的是人家这考试图片里是个女的呀,这货倒好直接给画成了挖煤的老头!
他明明记得,这世界在审美上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世界呀。
难道那**的坑.逼系统又把自己给坑了?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刚刚给自己炭笔的那个姑娘。
李业原本波涛的心此时瞬间平定了下来。
那姑娘虽说画得不怎么样,但整个形有七八分像,此时正在整体铺暗面,与刚刚那位仁兄比就是一个天和地的区别。
况且对方此时这才叫整体画法好不好。
先整体将形打出来,然后再整体铺暗面让画面立体起来。
李业此时并不想搭理对方,他真不知道对方那里的勇气指指点点,难道是梁静茹给的吗?
李业因为得到了系统给的认识世界,因此基本上相当于拥有了这个世界几十年的记忆,相当于一个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人。
因此这个世界上的一些事物、人物能信手捏来。
那人看到李业不理会自己,自讨没趣,于是又画了起来。
转眼间,过去了半个小时,此时考试时间已经有一个小时了。
整个考试时间为三小时,此刻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
那老哥途中时不时转头叹息,时不时的目光停滞在李业画面上眼中满是一副无可救药的样子。
终于在十多次如此后,他爆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