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一章 石兰—梧桐

更新时间:2019-09-24 字数:3365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
潘冬萍
石兰—梧桐
  传世间有一种最魅惑人心的花,叫“石兰”。没人确切地知道它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谢,只要与它立下血盟,它就能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Chapter1.
  银月皎皎,星河疏朗,夜风融了清冷的月光,携起翩飞的梧桐叶,掀起亭前人浅黄色裙纱,撩动她额上柔软的细青丝。这是一幅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女的绝美容颜,白嫩的脸上,嵌着双水晶般澄澈的眼,透着几缕愁思,娥眉轻皱。
  她此刻坐在一簇菊花中,手里捧着几朵灿烂的金菊。亭子名陶影亭,久经岁月摧残,不复旧颜,每年此时这里盛开的黄菊依然把它衬托的很美。
  山岩子悄然行至,见盈月一直呆然不动,开口道:“为什么你好像一直在等待?”
  盈月恍神:“因为他还没有来。”
  山岩子皱眉:“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让你这样等待?”
谈到他,盈月目光闪动,语气变得轻快:“吴通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他一笑,连天上的月亮都会黯然失色。”
  山岩子道:“万一他不会来了呢?”
  盈月坚定地道:“他会来的,他答应过我。”她站起,走到亭里指着桌上的古琴:“你看,这是他临走前留下的,他说等我把琴练好了,就会回来看我。”
  山岩子歪着头,看着盈月道:“我经常听到你的琴声,你弹的很好,天上的鸟儿也会忍不住停下来倾听。”
  “这还不够,吴通的琴音是最好的,如同天籁,我现在的水平恐怕还不能让他满意。”
  “你等了多久?”
  “五十年。”
  “哧,五十年,长到他可以成家立业,儿孙满堂;短到他可以步入又一个轮回,只闻新人欢笑。五十年,也可以让你们对面不识。你为什么还在等?”
  话说的直接又真实,盈月有些透不过气,她瞪着眼前这个面色冷淡的山童道:“你说的话真不中听。”
  “因为你不愿意面对现实。”山岩子哂笑。
  “什么才是现实?我只知道,我要等他回来。”山岩子的这些话,不足以打倒她的决心。
  山岩子不再说话,默默走开。他活了几千岁,见过有**终成眷属,也见过多**自讨苦吃,不过是命中劫数。在他眼中,盈月无疑是千千万万人中的有一个悲剧。
  盈月身子发软,落坐在冰冷的石凳上。
  黄菊的香气馥郁,亭外鬼魅般的树影沙沙作响。
  五十年前,她才修炼成人形。那年中秋夜,吴通正在亭下弹琴,是她自己按捺不住凡心,化为人形与他相识。在满亭菊花香中,吴通手执一杯美酒,望着天上的月亮,又看看她的笑靥,眼神温柔如水,说:“你没有名字,那以后我叫你盈月可好?”
  后来,吴通教她弹琴,陪她嬉闹。虽然他不说,为何眼神却分外多情?
  他很快就离开了,留给她一个名字,一把古琴,和一段有菊花香的回忆。
天上孤独的月亮未圆,每个月或有几天圆满,每一年才有一次中秋。而她等了五十年,她看到的月亮,总是不够圆。
  花香渗出寒意,黄花瓣不安地在夜风中摇曳,盈月随手拨弄琴弦,声音悲咽。

Chapter2.

  中秋佳节,盈月如同往常一样,在陶影亭中摆上拜月用的供品。美酒香醇的气味引来山岩子,他同盈月讨了一壶酒,醉卧在菊花丛中。
  山岩子打了个饱嗝,对盈月道:“前几天我惹你生气,你还给我酒喝?”
  盈月一边扫着地上的梧桐叶,一边淡笑:“因为我怕你直接从我手上抢走,不小心脏了我的古琴。今日中秋,大家还是都开心些的好。而且你说的话,我其实早就在心里问过无数遍了。”
  “虽然我知道,他是人类,五十年对他而言可能就是一生。”盈月自嘲,“也许我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很傻,但我总觉得,在他永久闭上双眼前,他一定会回来看我一次,一次足矣;如果他喝了孟婆汤,冥冥之中,会有一根线把他牵引到这里,来看看陶影亭,看看我。反正我是妖,我愿意等,也等得起。”
  山岩子突然一**坐起,面色沉重地问盈月:“你们是什么时候分开的?”
  “十一月寒冬,路旁都是衰草枯木。”盈月追溯这段回忆过无数遍的分别场景。
  “我现在有一些对你而言不知中不中听的话,你要不要听?”
  “说吧。”
  “喝了一点酒后我突然想起来,我可能见过吴通,他是个英俊**的男子。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
  盈月扫地的动作顿时僵硬。
  “你可还记得,亭边的这棵梧桐树,是在他走后才生长起来的。他就是这棵梧桐树。其实,他一直在你身边。”
  “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如何会变成树?”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好准备化身成树,他手上有一件宝物,是那件宝物把他变成了梧桐树。”
  真的是这样吗?盈月心中怀疑,可是山岩子的目光却笃定。
  盈月抛下扫把,打量着梧桐树,缓缓走到树下,抬手**它粗糙的树皮。
  山岩子轻咳了一声,打破空气中突如其来的宁静,道:“陶影亭位处山川灵秀之地,灵气旺盛,所以你能从一株菊花修炼成人形。或许吴通也能得上天眷顾,数百甚至数千年后,可化为人形与你相见。”
  “我早就觉得,这棵梧桐树不太一样。”盈月没有接他的话,出神的自言自语,“它的叶子落在手里,我好像能感受到它的呼吸。春来夏往,秋寂冬默,它似乎和我一样在等待,等的人不来,心就没有归处。可谁知,原来我等的人,就在我背后,转身伸手就能亲切地触摸到。”盈月把头靠在树干上,闭上双眼,仿佛在感受梧桐的心跳。
  山岩子在原地不发一言,此刻他安静得像一根亭柱,融在了月色里。
  今夜中秋,聊赏梧桐下酒,应怜黄花太瘦。裙带又沾霜,露湿风寒已久。圆否?圆否?空留孤影依旧。
  今夜有一年最圆的月亮,最香的桂花酒,最美的菊花丛,盈月心想,还缺一首他最爱听的琴曲。摆好瓜果,点上檀香,再微理云鬓,轻拂落尘和枯叶,盈月稳定自己脑中乱窜的思绪,婷然入座,开始拨弄琴弦。
  君知否,盈盈如月,皎皎其华;素乎古琴,婉转其声。世人皆道,韶华难留;若为君故,逝水东流。寒亭欲教琴知,诉幽思,梧桐霜覆无言裙罗湿。菊花乱,珠花攒,误青丝,胭脂红泪望月空谓痴。
  “明年,又明年,往后余生,只要你还在,我都会为你弹琴,你不会寂寞。”盈月呢喃。
  月光下的梧桐树,随着琴声摇晃,斑斓的叶子扑簌簌飘落,晃迷了旁人的双眼。枝叶越摇越快,躁动不安。树身惊现异芒,周遭灵气向梧桐树汇聚。盈月心下惊诧,眼眶中却凝聚了一汪秋水,从朦胧的视线中,她隐约看到一名男子正在向她走来。
  “盈月,我回来了,你看,我没有食言。”吴通一边微笑,一边向她伸手走来。
  真的是他!熟悉的声线,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笑意,她终于等得故人归?盈月奔向他,可是双手却触摸不到他的身躯。
  “吴通,你……”泪珠垂落,晶莹如雪,猝然相见,她无语凝噎。
  “你还是这么美,永远比陶影亭的金菊还要美。”吴通以手作**盈月额头的姿势,笑意不减反浓,像是融了整个秋天温暖的阳光。看她巴巴的望着自己不说话,吴通才向她解释。
  “五十年前,我说还会回来看你,其实那时我已经身患恶疾,时日无多。我曾偶得神物石兰,也听说过它能遂人愿的传说。思虑再三,我将自己余下的精魂甚至身躯与它交换,只想化作你身边的一棵梧桐树。树的寿命很长,这样我就能一直陪着你了。”
  “傻瓜,那万一我见你迟迟不来,一气之下离开了呢?”盈月抹掉泪痕,嗫嚅道。
  “毕竟你生长于这块土地,你就算决心忘了我,肯定也忘不了陶影亭,早晚会回来看看的。”吴通说到这,略有伤神,垂目低语,“更何况,你离开了,也许还是一件好事呢,你去欣赏这万千世界,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不!你可知,我会可以在这里等待三生三世,只等你回来看我。”红晕拂上盈月的脸颊,这份决心,她当然有。
  “日子过了多久?”吴通问。
  “五十年。”
  “我化身前,也想过有没有可能侥幸重新以树化为人形与你相见,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吴通感叹,又展颜欢笑道,“这还多亏了盈月你。”
  “我?”盈月指着自己,瞪大眼睛。
  “一是幸好你生在这天地灵气富裕之地,我残存的一丝精魂才得以滋润;二是多亏你每年的拜月之举,我可以从这份香火中吸取灵气,年复一年,积少成多。今夜,也是你的琴声唤醒了我。谢谢你,盈月。”
  “谢什么,我巴不得早日见到你,如果那石兰要吸取的是我的精魂,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盈月道,脸上带着孩童的稚气。
  “我现在只是刚恢复意识,勉强得与你一叙。你能否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真正变成人形,与你相守?”吴通道。此情此景,他不再如以前一样掩饰自己的内心,他变得坦白,这句话,深埋在心,终于能对她说出。
  盈月的回答脱口而出:“我当然愿意等,五十年我可以等,一百年,一千年,甚至更久,我也可以等!”
  亭柱挺立,斑驳了谁的年华,黄菊轻绽,香透了谁的梦。心绪像梧桐叶,烂漫整个夜晚。在流年过后,多幸运,他们还可以转身对彼此说:你还在,真好。
  今夜是中秋,月亮真圆呀。山岩子站在树影里,他提着空荡荡的酒壶,打算下山找酒喝。现在若有喝不完的酒,便是他第一件美事。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