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03 第三章 恶狗抢食

作者: 东方鹰
更新时间:2019-07-11 字数:3075

 

    ◆“我还是不服气。”蚂蝗气冲冲地说。“我能服气吗,我是你们的大哥呀。”铁拐王把牌一丢。“您是说今晚?”游七小心地问。“找那龟儿子算帐!”铁拐王把断肠刀往桌上一摆。响尾蛇们清楚,铁拐王决定了的事,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大陈从田坪卫生院出来,断断续续从受害司机口中得知,造成这次恶性伤害案件的罪恶魁首是铁拐王。歹徒是有备而来,携带有砍刀、管塞、铁棍、匕首等作案工具,且都手段凶残,不是什么正经人。接着大陈等走访了知情群众,证实了被害人的指控。椐餐馆老板回忆,歹徒中有一持月牙刀的他认识,诨名叫响尾蛇,是省道1848线出了名的地痞,曾因拐买妇女,受到司法机关的严惩。
  大陈也记得,6年前他曾协助办铁拐王团伙抢劫案件,铁拐王因罪证确凿被判刑入监,后因肢体特残被保外就医,把一个司法未能解决的问题扔给了社会。铁拐王就这样二进二去,有恃无恐,以残作恶,危害社会。大陈想着想着,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即将案情和想法简要地向公安局分管领导作了汇报。
  局领导指示:铁拐王**集团集**、抢劫、敲诈、盗窃于一身,是近年严打斗争后聚合的一个特殊的犯罪团伙,成员复杂,智商高,反侦控能力强。田坪及周边派出所要紧密配合江市澄清底子,摸清案情,适时收网,一网打净,以减少对社会的危害,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的安全。田坪派出所根据公安局领导指示,立即部署治保骨干会议,布控耳目,沉到省道1848沿线自然村,农贸集市场,展开外围调查。
  铁拐王一行折腾了一夜,拂晓找到了肥塘圩场一个牢友家,稀里哗啦地睡了一觉,待下午三点才起床。
  这个肥塘是临沅县重点产棉区,素有“金丹州银肥塘”的说法,农民收入比较稳定。
  用过饭,沅江方面的人先走了。铁拐王、响尾蛇、蚂蝗、乖乖胖玩起了纸牌。铁拐王兴致很高,他是赢得起输不得的人,昨晚田坪圩场报复司机,弟兄们为他两肋插刀,很刺激,他“王大哥”已经是前呼后拥了。想到这里,高兴地连叫:“出牌,出牌。……”弟兄们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不一刻,铁拐王连赢两局。
  大黄牙凑了过去:“大哥,我们今晚还住这里吗?”
  “不,我们今晚要唱戏!”铁拐王高兴地说。
  “唱戏?!”游七一怔。
  “对,唱戏。”铁拐王将一张大“拾”甩了出去,“蚂蝗,你还记得吗?上个月末你和半边脸从桃花源跟踪一个花大姐,进入大溪地段,被肥塘肥佬手下人抢先截了,人家一下子就捡了8000元现金,2条金项链,你说恼人不恼人!”
  “大哥,您还说呢,我有一个星期不敢见你,到手的肥鹅被王八吞了。”蚂蝗一提此事心里就有气。
  “后来花大姐去跟警方报了案,她一个外地人能熬多久,警察查了几天,还找了我们两个弟兄去问话,我真想报案立功,栽他龟孙子!”铁拐王直说。
  响尾蛇乐了:“你大哥走红,我们就成无产阶级了”。
  “我还是不服气。”蚂蝗气冲冲地说。
  “我能服气吗,我是你们的大哥呀。”铁拐王把牌一丢。
  “您是说今晚?”游七小心地问。
  “找那龟儿子算帐去!”铁拐王把断肠刀往桌上一摆。响尾蛇们清楚,铁拐王决定了的事,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是夜,肥塘叫鸡公把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肥佬正同几名手下在漓州一农家搓麻将作乐。铁拐王一行九人,叫了5辆慢慢游,10分钟便包围了这家农舍。
  按照预定方案,铁拐王、大黄牙、蚂蝗从正门进入,游七断后,乖乖胖、叫鸡公把守左右两厢,文四二镇住大门,与此同时,响尾蛇、牛皮筋已施展小技,翻上二楼。
  屋内烟雾缭绕,霹雳哗啦的搓将声使人们忘乎所以。“北风!”是肥佬的声音。
  “不许动!”大黄牙一声诈喝,大黄牙、蚂蝗两把匕首已抵住了肥佬脑门。
  “不就玩玩嘛。”肥佬低着头,以为碰上了便衣警察。
  “肥佬,发财了吧!”铁拐王不卑不亢,轻轻地把话丢了过去。
  肥佬瞟了一眼铁拐王,见只有三个人,还有一个瘸子,心想,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肥佬什么时候怕过人,三个人跟我斗,简直欺人太甚,于是精神来了:“哦,是王哥,瘸龙过江,胆子还不小嘛。”冷不防一下掀了牌桌,跳出圈子,背依衣柜摆开了格斗架势。
  肥佬手下三个牌友见势不妙,各自抄起了椅子,空气一下凝固起来。
  “妙,妙!真是吃不怕的是辣椒,打不死的是肥佬。难怪你的手下跟你那么威风。”铁拐王讽刺道。
  “少罗嗦,瘸子,我的地盘由不得你撒野!”
  “哦!你的地盘,什么时候做起山大王来了。我的弟兄在桃花源跟踪了一个星期的目标,在大溪路段被你的龟孙子轻而易举地摘了去,那是谁的地盘?今天你龟儿子不作个交代,别怪我王爷不客气。”说完噌的一仗,震得墙体脱落。
  肥佬等一怔,几个人饿狗抢食般地扑向铁拐王。
  说时迟,那时快,正门窥测动静的文四二持三尺铁棍突的抢入,架住了肥佬等扔过来的板凳,铁拐王乘机右靠,被大黄牙一把扶住。文四二铁棍生风,肥佬等被迫后退。冷不防蚂蝗左边一刀,正中肥佬左臂。
  肥佬“哎哟!”一声骂道:“**,来真的哒。”
  肥佬手下小和尚飞起一砖,砸向蚂蝗,蚂蝗一偏,正中左肩,肥佬等乘机涌向楼道。小和尚弯腰,向同伙发去了求救信号。
  早已潜伏二楼的响尾蛇、牛皮筋,把刚才发生的事,瞧了个一清二楚。牛皮筋要去救援,被响尾蛇一把拉住:“等等。”肥佬等被逼上楼道,响尾蛇附耳牛皮筋:“机会来了。你对付小和尚,我对付肥佬。”“嗯。”响尾蛇作了个扼脖手势,牛皮筋点了点头,一左一右在楼道蛰伏起来。
  突然,负责外围的游七、乖乖胖、叫鸡公退至里屋。叫鸡公对铁拐王轻声说:“不好了,外面有一、二十人操着家伙包围了我们,大哥,你看。”
  “我们也不是把他们给包围了吗?”铁拐王胸有成竹地说。
  肥佬望着眼前的变化,料到自己的弟兄已经到了,于是大笑起来:“怎么样?瘸哥,你来一趟也不容易,只要乖乖的跟我磕三个响头,保管你和你的弟兄们没事。”
  “小子,你不想想你有几斤几两?我说过,只要你跟弟兄们作个交代,或许我们还是朋友。既然你不识抬举,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弟兄们给我上!”铁拐王清楚,只有速战速决,这笔买卖才能做得成。迟了,弄不好被肥佬包饺子。蚂蝗、文四二象被激怒了的公牛,勇不可挡;乖乖胖、叫鸡公随后跟进,肥佬等迅速后退。
  “哪里来的野种!”堂屋一下涌进12名持扁担、锄头、砍刀的年轻人,屋子里一下静了下来。
  “放老实点!”又是一声断喝,肥佬和小和尚已被响尾蛇、牛皮筋锁喉,另外2名已被蚂蝗等缴了械。游七护着铁拐王站在中央。
  “小子们听着,只要肥佬愿意还债,这件事就算清了。如果你们敢动,我就叫他终身残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响尾蛇从来说一不二。”
  “老兄,我陪你玩。”说话的是牛皮筋。
  “肥佬,这下就看你的了。”响尾蛇看了肥佬一眼,继续说道:“我现在开始数数:一、二、三……”响尾蛇、牛皮筋同时举刀刺向右腿,肥佬、小和尚发出两声惨叫,底下发生骚动。
  “叫你的龟孙子放下家伙!”响尾蛇一臂扼喉,命令道。“弟兄们,放下家伙。哎哟。……”肥佬哀声说。接着,便是噼噼啪啪地工具撞击声。
  “肥佬,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你刚才还神灵活现的叫我跟你磕三个响头,你看,这头?”
  “王哥,不,王爷,我跟您老磕。”
  “那你还玩不玩啦?”铁拐王问。
  “玩,不,不玩!”肥佬语无伦次。
  “那我们弟兄的损失?”响尾蛇追问。肥佬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硬撑只会自己吃亏,不如……“我现在开始数:一、二”
  “别数了。”肥佬满脸无赖,“黑怪,你去取6000元现金交给王哥,同时安排三桌酒席。”
  “肥哥,这……”
  “去吧,都是弟兄!”黑怪去了。
  “这才叫句人话。”铁拐王说,“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倒好,吃起自家弟兄来了。”
  “王哥海量,我肥某不才,以后还要靠王哥和众家弟兄多多帮忙。”肥佬满脸堆笑,斜视响尾蛇:“能不能放松一点。”
  “我量你不敢耍什么花样。”说着响尾蛇松了右臂,朝肥佬**一脚:“给我老实坐着!”
  肥佬“哎哟”一声,一**坐在梯级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