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一节--第四节

作者: 漠溟树
更新时间:2019-07-03 字数:2622

(1)
外爷病了,又是脑溢血突发!
我是下午上网去QQ空间看到表妹的说说才知道的,看到的那一瞬间,我的脑子轰地一下,眼泪模糊了镜框,顾不得擦拭,顺手摸出一根烟,倒着就叼在嘴里,滤嘴都快要着完了,我才发现。
慌乱中,直接从主机关掉电脑,一把摸过正充电的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妈,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我只听到母亲的哽咽,没有一个完整的字眼能听清。
挂断电话,立马拨通了大舅的电话:
“舅,我爷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吴朝,甭...甭...害怕,甭害...怕...,你...你爷...好...好着呢,就就是...就是昨天下午,劈...劈...柴劈柴去咧站...站...起来的时候跌倒了,现...现在...在在中医院呢......出出......出血量...量...比比...比较较大......”
原本说话就有些结巴的大舅在电话那头结结巴巴。
我开始在电话这端放声哭:“嗯嗯嗯,一会儿我就请假回来,一定要找最好的大夫!”
焦急中的我,从办公室出来直奔正在客厅看图纸的表哥:
“哥,我外爷病咧,脑溢血,我得回去!”
“啊!咋会这样!?”表哥边说边站起来。
“你赶紧给潘总打电话请假,我给你去查火车票!”
我举着手机的手,不断地发抖,眼泪模糊地半天查不到号码,站在一旁的表哥快速地用他的手机拨通电话递给我:
“潘总,您好!我是小吴,我外爷住院了,我得请假回去几天。”
“老人家不要紧吧,这样,你回去看看,等病情稳定了你再过来。”
“是脑出血复发,这次比较严重。”
“赶紧收拾下就回吧,路上注意安全。”
“嗯嗯,谢谢潘总。”
挂了电话的我,愣在那儿不语不动。
“赶紧拿你衣服,六点有一趟车,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哥......我没有钱了......”
“我也只有二百多了,给你一百你先回,回头再说。”表哥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到我的手里。
攥着钱,拿了衣服,电梯都没有坐,顺着楼梯一路小跑着从十九楼下来,在马路边上拦了出租车,就直奔火车站......
(2)
下了出租车的我,径直朝售票大厅而去。
出租车司机一直追到大厅门口,一是因为我没有付车费,二来是我把衣服落在后座上了,慌乱中付了钱接过衣服,连一句谢谢都没来得及说就排在那长长的购票队伍后面。
等到买票的时候,竟然从口袋里摸出的不是身份证而是饭卡!六点十五分安康-西安。全程大概三个半小时。坐在候车室里,满头大汗,手心的汗水把票都湿皱了!
随着“呜...“地一声汽笛,火车“况且-况且”的开动了。
车厢里人流涌动,有小孩的哭声,老人的咳嗽声,年轻人的嬉闹声,简直声声入耳,好不聒噪......
环顾每个人的表情,似乎只有我紧锁眉头沮丧脸,把脸转向窗外,无精打采地看着倒退的房屋和大山。
夜幕降临,车厢又开始喧嚷开来,推着小推车叫卖盒饭叫卖水果零食的服务员来来**地在走道里穿梭,有乘客已经开始打开行李包拿出早已备好的晚餐开始享用了,也有的直接叫了盒饭或泡了方便面开始狼吞虎咽了,车厢里盒饭味,烟味,啤酒味和方便面味混合着,简直可以用五味俱全形容了。可是我没有一点儿食欲,只是呆呆地坐着,等着。
八点、九点、九点半......列车平稳地停靠在了西安站,我拎了衣服,径直走到了202公交站上。
今晚肯定没有大巴车回去了,只好先去弟弟招待所住一晚上明儿一大早再回老家。
到了弟弟那里,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弟弟就对我说了他们是知道外爷住院的,只是怕我刚到新单位上班才几天,加上路途较远,所以才一致瞒着没有告诉我。
弟弟买了一大碗饸饹端到面前,可我怎么也举不起那双筷子,就那样木然地坐着,一连抽了几根烟就回房间合衣躺着了。
我不敢闭上眼睛,我怕漆黑的眼前会出现一双熟悉的眼睛。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不由自主地想到小时候和外爷一起出去卖豆腐脑的场景,想到前段时间还和外爷在果园里有说有笑,想到那洁白的病床上躺着瘦弱的他,甚至想到葬礼想到死亡的暗影。
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直到窗外的天微微发亮......
(3)
天微微地亮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草草洗了把脸,就出了招待所大门......
公交车还没有发首班,就从西关正街一直走路到玉祥门坐地铁到城西客运站,再倒回乾县的大巴。
清早的首班车在比较空闲的高速路上一路风驰,可内心焦急地却还是觉得不够快,乘客也稀稀拉拉才不到二十个人,这二十个人中,至少有一半的人仰躺着补觉,还有零散的几个在欣赏着车载电视播放的电影,似乎只有我比较清醒,只是不断地一会儿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一会儿再瞧瞧窗外不断倒退的那些熟悉的路标。
咸阳-马庄-机场-礼泉-阳洪......到了到了终于快要到了。
车进站,我出站招手就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扔下一句:中医医院!
十分钟不到,就到了医院门口,下车先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妈,我回来咧!在医院门口,我爷在哪个病房?他怎么样?”
“噢...刚醒了一会儿现在睡着了,我们在住院部五楼抢救室,你上来!”
挂断电话,到马路对面的水果超市买了一大把香蕉,买了一箱“金典”纯牛奶,就进了医院,一口气爬上了住院部的五楼。
抢救室的门紧闭着,透过那张小小的探视窗,看到了被各种仪器各种管子包围着的外爷,眼泪一下子直流而下。病床上的他,已经瘦弱得不成样子,裹在身上的被子,不由得让我想到那些古老而又遥远的木乃伊!本来就纯白的头发,被这病房的白色映衬地越发苍白了,连脸颊和胡须都是又长又白,像落了满脸的雪花一样。
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我妈,大舅,还有二妗子他们都在,我妈接过我手里的东西,我一下子就扑倒在了床前,紧紧地抓住外爷皮包骨头的手失声痛哭起来......
大舅和我一样跪在床边,给我擦了擦眼泪,小声对我说:“别哭,你爷刚睡着一会儿,你叫他几声,看他醒来不醒来。”
“爷,爷,我是朝朝,你娃我回来看你咧。爷,爷喔......”
我明显感觉到攥着的外爷的那只左手动了动,我赶紧站了起来,外爷慢慢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头微微向我这边转了下。
“爸,爸,你醒个儿,你吴朝回来看你咧!”大舅带着哭腔轻声喊道。
外爷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嘴唇动了一下但是没有发出声来,氧气罩上哈出一口白汽。
“爷,爷喔,我是你吴朝,你朝朝,你娃回来咧......”
“爸,你看这是谁?”二妗子指着我对外爷说。
“吴......朝。”外爷顿了下微弱地回答道。
“看!还能认得他吴朝。”站在病床对面的母亲说。
“爷,不怕,医生说了不要紧,没事,住院观察几天就好了。你好好休息,我们一满都在跟前。”
“噢......好...。”外爷边说边闭上了眼睛,又迷糊地睡着了。
大家围在床前望着他,一个个这才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来。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