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一章 神秘小岛 第二节 神秘的小岛

作者: 陈顶云
更新时间:2019-06-30 字数:2579

二 神秘的小岛

    听杨阳介绍说,这个水库叫水陵,已经存在上千年了,水陵里的水源很旺,黄旱不干。
  
  到了对岸孤岛,他们顿时石化,一座不知何年何月建的青砖小瓦的房子屹立岛正中,岛上遍布不知名的野花和大树,古木参天,遮云蔽日,在房子的后面更出奇,几块好像从天而降的大石屹立着,大石顶部还雕刻了一座雕像,更奇的是,他和大石是一体的。这座石像穿着古代的将军服威风凛凛,手里握着一杆*,而且*端的*缨丝丝缕缕活灵活现。他们本来就是学美术的,对雕塑也有一些研究,一看就知道是古代的罕见雕塑。只是他们越看越觉得那雕塑的身段和模样怎么那么熟呢?在哪里见过呢?最后,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聚焦在杨阳身上。
  
  一样魁梧的身材,一样炯炯有神的大眼,一样睿智的表情,只是缺了盔甲穿在身上。钱宝宝首先打破沉默:“杨阳,等哪天我去某剧组给你借套盔甲穿上,做我们的模特如何?”众人立刻大笑。杨阳这次也随和地说:“嗯,可以,不过我每次来看到他,心里就一阵悸动,也不知怎么回事。”钱宝宝接着说:“要不你是自恋,要不你是爱上石像了!”赵泽冷冷地说:“宝宝嘴里吐不出象牙。”钱宝宝回敬他:“你好!你只有对你家莹莹露笑脸,你在我们跟前牛13什么,有本事酷给莹莹看!”杨阳接话:“打住!我们的任务是写生,没打算开批判大会,有意见过后再提!”生性严肃的杨阳说话就是管用,钱宝宝和赵泽当时不吱声了。
  
  古屋也很特别,青砖白墙,屋顶苫着古代的小脊瓦,黝黑古朴,嘿!透着久远年代的美感!虽然经历不知多少年的风雨,但依然屹立不倒,而且里面很干净,有桌有凳,就连地面也是古代的青砖铺成。看着古色古香的房子和神秘的古代雕塑,他们在心里油然而生敬畏,更多的是浮想联翩,仿佛回到了千年前。
  
  这时,夕阳西下,看看西方渐渐隐没在群山中的太阳余辉,依然闪着迷离的光晕,神秘而美丽的小岛渐渐升起一抹雾气。杨阳赶紧催促:“走了!”萧莹不大情愿:“干嘛呀,这么美的景色,我们还没欣赏完呢。”杨阳说:“听老一辈人说,这孤岛邪性,入夜不能久留。”这更增强了年轻人的探险精神,他们决定再待一会。这时,杨力摇着小船回来了,他一上小岛就催促:“快,快,快!抓紧走了!”他们恋恋不舍又万般迷惑地离开了小岛。看着晚霞满天的风景,他们真想现在就铺开画板作画。                        
  
  吃罢了晚饭,他们也没有睡意,聚在一起讨论神秘的小岛。赵泽曾经去全国各地旅游过,是个标准的旅游爱好者,懂得也多,他最先发现了问题,他说:“为什么不叫某某水库,而叫水陵呢?一般‘陵’字代表着皇家陵墓。某某丘或某某坟,却代表着王侯或士大夫的坟墓。” 钱宝宝崇拜地拍了拍他肩头:“还是酷哥酷!说出的话有理有据。”赵泽一拨拉钱宝宝的手:“一边去!”萧莹则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在心里说:别人只看到他的外表,我则了解他的内心。
  
  哈哈哈!真是**眼里出西施!
  
  这时,会武术的柴兰也发现了问题:“那个塑像肯定有问题,看装束应该是宋朝或明朝时期的装束,他在这里存在了这么久,肯定有传说的。”  
  
  这时杨力回来了,他听见了柴兰的话,脸色忧郁地讲起一个传说:在宋朝还未建立的时候,杨家是当地的大户人家,杨老太爷很相信走方术士的话,那术士说,在你们前面的那个老龙潭里,有一条石龙,谁如果把祖宗的骨灰放在石龙的嘴里,谁家以后就出王侯将相。杨老太爷马上派了水性极好的一个姓赵的长工背上杨家老祖的骨灰沉到水底,谁知人心难测,这长工把自己过世的爹的骨灰也背上了,而且他把爹的骨灰放在了龙嘴里,把杨家老祖的骨灰挂在了龙角上。从此,杨家誓死保卫赵家,就像下了符咒。更有邪性的,自从宋朝灭亡,赵家还对杨家下了更大的符咒,世世代代看守水陵,不得离开半步!
  
   他们听了不以为然,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但也没好意思抬杠,都在心里暗暗嘀咕:都什么年代了,还那么迷信!只有赵泽一脸怪怪的表情,好在是夜晚,谁也没有注意到。                   
  
  早晨刚刚天明,小芳就吵醒大家去参观她的服装厂,出于礼貌,他们跟着去了,只有钱宝宝心甘情愿地走在最前面。七转八拐的来到一座干净的小院,正北四间瓦房里,并排安了几台缝纫机,几个本村女孩在加工服装。所谓的服装厂,就是给市里的某服装厂做加工 。小芳初中一毕业就学服装裁剪,她的理想是做一名服装设计师。他们进去见也没什么好看的,就回去了,只有钱宝宝还赖着不走。
  
  小芳忙,没空陪他们去小岛,他们打算呆在那里一整天,自备了纯净水和面包,还有简单的熟食,每人背起画夹,拿起画笔颜料,坐着杨力的小船去了小岛。
  
  晨起的日出,午间的生机勃勃,远处的群山,近处的游人,湖光山色,风光旖旎,他们忙着画了一幅又一幅。
  
   不知不觉到了下午,由于他们带了饭菜,所以不急着回去,大多数的游人已经返回去了。快日落的时候,西边天空涌上来一块云,就像蘑菇一样,见风就长。钱宝宝抓紧拿起颜料画起来,众人一看,原来是用油彩画的油画,只见这片云彩四边放着金光,灰白色的云块突兀地生长着,寥寥几笔倒也传神。柴兰调侃:“吆嗬,宝宝的画倒越来越精湛了。”钱宝宝也不谦虚:“那是!我是谁!”
  
  俗话说,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农谚也很准的,乌云接落日,大雨不在今日在明日。忽然刮起了狂风,他们赶紧躲到屋里去,再看外面,已经不见了人影,就在他们调侃的时候,人们看见乌云疯长,都已经坐小船回去了。这时,狂风呼啸,云雾弥漫,暴风雨就要来了吧?杨阳赶紧给爸爸打电话:“爸爸!你不要来了......危险!我们在古屋里,会照顾好自己的……人多没事,真不停雨我们就住下!”忽然天空雷雨交加,银河倾斜,蛟龙翻滚,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成鹿角形在水面狂闪,天和水连成一片,炸雷好像就在身边开花,吓得柴兰躲在杨阳后面,而那位大小姐萧莹则躲在了赵泽的怀里。
  
  雷雨正下,他们忘了饿,忘了欣赏夜雨,身在一座孤岛,又逢雷雨交加,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发毛。忽然,“嗷……!”响起了狼嚎,他们吓得毛发倒竖,只有钱宝宝镇定地说:“喂!爸!我们正在岛上写生呢!没危险,你们放心!记得多打钱哦!我打算自食其力,在农村正考察项目投资呢!”一场虚惊!原来又是爱搞怪的钱宝宝的手机铃声,他们都在七嘴八舌地埋怨钱宝宝,钱宝宝把手指挡在嘴唇:“嘘!”他们分明听见,若隐若现的真有狼嚎!
  
  这真应了那句话: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孤岛怎么可能有狼啊?他们越听,那声音随着雷声越近,他们齐向发出声音的后窗望去,扒着木头窗棂,他们看到了一幅奇异的画面,“天呐!海市蜃楼!”萧莹颤着声音大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