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八】

作者: 洞天听雨
更新时间:2019-06-11 字数:1523

  赵阳走后,邱叶儿把小叔子支开,说自己累了,想睡觉。

  其实,她哪里睡得着觉。她一遍遍地**着自己身体上的累累伤痕,不知是在怜悯自己,还是怨自己无根的命运?

  哥哥二十好几了还没结婚。这个年龄在农村已算是大龄剩男了。家里太穷,加上身体不好,谁肯嫁进这样的家啊!妈妈着急,也只能干着急。

  这天妈妈走亲戚回来,把邱叶儿叫到身边,上上下下看了好久,说:“叶儿,你也不小了,该有自己的家了。有人给说了户人家,妈不放心,今天特意去看了看,是户好人家……”

  邱叶儿不情愿的摇了摇头:“妈,我不嫁人。我伺候你一辈子。”

  “傻孩子,女人总是要嫁夫的,男人总是要娶媳妇的。”

  “可我还小,不急着嫁人。”

  “你哥不小了呀,你哥还指望着你娶媳妇呢!”

  邱叶儿听明白了,妈妈是想把自己嫁出去,给哥哥换个媳妇回来。她生气甩了一句:“妈,你把我当商品卖吗?”就钻进自己的小茅屋里,不吃也不喝,任凭妈妈怎么劝就是不肯出来。最后妈妈妥协了,叹了一口气说:“不想嫁就先不嫁吧,什么时候自己想嫁了再找人家。”

  邱叶儿看见妈妈一下白了的头发,眼泪又涌了出来。她在被窝里左思右想,最后走出来含着泪对妈妈说:“妈,我嫁。”

  那年,邱叶儿十八岁。

 

  婚礼,在大山深处的山村举行。噼噼啪啪的鞭炮响过,邱叶儿缓缓的走进了堂屋,此时的新郎一脸兴奋,正站在堂屋里,他的前面,母亲已经笑眯眯的端坐在板凳上,等着儿子儿媳一生仅有的礼拜。

  “这姑娘好漂亮。”

  “哦哟,好秀气的新娘子啊!”

  不时有赞叹声传来。新娘站在新郎身边,一身红衣显得她是那么的俊秀,脸上露出几分羞涩。

  礼仪先生苍老而悠长的声音唱诗一般:“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新娘跪在地上,对天合手,拜了三拜,抬头看了看还傻乎乎站着的新郎。有人过来将新郎按压跪了下去,也合手拜了三拜,又慌忙站了起来,引得全场一阵哄笑。

  “二拜高堂!”

  新娘转身对着坐在板凳上的老人跪下,接过一位小姑娘递过来的茶,双手端着举到老人面前:“伯娘请喝茶!”有人大声嚷嚷:“还叫伯娘啊,要叫妈!”全场又是哄笑声。

  新娘更加羞涩了:“妈,请喝茶!”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在场的倒也听清楚了,老人笑眯眯接过茶,新郎站在母亲面前,一脸傻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新娘。

  “夫妻对拜!”新娘被扶着站起来,面对着新郎拜了一拜,新郎不知所措站着。“哥哥不拜我来拜!,”一位少年跑了过来,十岁左右的样子,站在新郎面前,对着新娘拜了一拜,又引起全场一片哄笑声。

  “喜才,你孩子好没规矩,快站开!”母亲坐在凳子上对少年说道。

  “送入洞房!”一阵噼啪的鞭炮过后,新郎新娘已经在洞房里了。屋外传来管事的高喊声:帮忙的请注意了,开始准备摆饭!

  “喜发,你小子有眼光,弄来这么漂亮一个婆娘。”一戴眼镜的文静青年跑过来拉住刚从屋里出来的新郎,眼睛却盯着洞房里的新娘子一脸坏笑。

  此人叫李晔,是和新郎官从小一起光**长大的伙伴,在县农牧局上班。

  “我的眼光还有的错?这可是我从山里挖出来的美人蕉呢!”新郎官得意地说。

  “在哪挖的?我也去挖一棵试试。”

  “你这四眼狗狗,就你面前杵着一棵美人蕉你也看不见。哈哈哈……”看得出,新郎官在陶醉中。

  “得意。今天不能放过你,来俺哥俩干一杯!”

  “李晔,怕喝不死你啊,现在不行,改天请你喝,”新郎喜发拍了拍李晔的肩膀。

  “改天?今天我就要走了,不知是哪个天了?” 李晔拉住喜发:“不行,必须干一杯再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喜发倒也豪爽,接过李晔手中的一小玻璃杯酒仰头一口喝了下去。

  “再来一杯,”李晔拿着酒瓶又要往杯子里倒,被喜发挡住了:“不行,以后有的是机会喝,你可别想今天臊老子的皮。”

  “那好,今天饶过你,以后别推三拉四的,我们得好好喝一场,”李晔放下酒杯:“我也得赶回去了,单位通知下午两点半开会呢!你小子上县里来记得联系。”

  “好,一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