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进村

作者: 大村
更新时间:2019-06-11 字数:2140

一日,张领导突然起了到乡下采风的兴致,邀我去王村。
我一听是王村,便嬉笑道:“那里离城里远着呢!而且现在这世道也不太平呀!”
“怎么可能?现在扫黑除恶的力度这么强,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闹事?噢,我明白了,你是不想去才这么说的。哎呀,你可不知道,我们到的王村,其实是最近刚富起来的村子,既有因修路而遭遇拆迁的‘暴发户’,也有靠着过硬的种养殖技术富裕起来的‘实力派’,也有年纪大了,无儿无女,也没了足够气力的‘五保户’······对于新农村建设的题材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的极好的典型。标题我早就想好了,就叫《新农村发展之我见》,你看怎么样?”
听着电话里热情洋溢的言语,我也跟着受到了极大地感染,便说:“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哪怕是龙潭虎穴,愿舍命陪君子走一趟!”
刚到村口,我们就被几个光着膀子的“青年仔”团团围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大白天的,难道是劫匪?要报警吗?”我怯生生地问张领导。
“不打紧,不打紧,我下车去看看。”领导故作镇静起来,我也跟着他下了车,领导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
一个好像是领头的“小平头”也跟着靠过来,一见领导的派头,眼里闪烁不定,操着一口标准的夹壮话问:“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做什么?”
张领导仔细地打量着“小平头”,说是仔细,其实也没多久,只是比平时多看上了三秒钟,心中便有了大概的主意,说道:“我们是区里作家协会的,来你们这里采风,就是收集创作素材。你们为什么要拦我们的车呢?”
“作家协会?采风?收集?我可没见过。”“小青年”转过头对着众青年问:“你们有谁认识吗?”众青年纷纷摇头。“把他们扣下来,六三,你赶快叫那两位驻村的派出所领导过来一下,我估计又是来我们这里偷东西的贼。”那个叫做“六三”的青年忙开电车赶回村里,煞有其事。
没等多久,果然有两辆电动警车开过来了,一老一少的警察(准确来说是一中年一青年的警察),看着他们的警服——凭我的经验判断,那是真的警服。只见为首的中年警察下了车,对着领导敬礼,说:“我是XX的民警,现依法对你进行检查,麻烦你出示你的证件,请你配合。”张领导毕竟也是当过兵的,立马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即拿出证件递了过去。中年警察楞了一下,便放宽了一点心,盘查证件完毕,又敬了一礼,并说:“谢谢你的合作。”然后对着众青年说:“他们是区里的记者领导,来视察工作的,没问题,都散了吧。”
张领导是个好奇心强的人,怎么能放过这次难得的采风呢?便问:“警察同志,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搞得这么紧张。”
“唉,村里最近糟了几次贼。不光是在晚上,有时甚至是大白天作案——先是用**把农户家里的人迷晕,接着就毫无顾忌地拿走值钱的东西。”中年警察如是说道。
“光天化日,乾坤朗朗,难道他们就被发现吗?”
“看到又能怎么样,从现场仅有的摄像头里看,他们可都是蒙着脸,带着手套,作案手法相当老练。何况村里早就习惯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而且在村里的几乎是老人和小孩了,青年都进城打工,小孩白天都去上学。还好没有发生命案。”青年警察补充道。
我疑惑地看着周围的青年,青年警察立马解释:“他们听说家里出事,就都请假回来协助破案。这都将近半个月了,还是没有个头绪。”
张领导再次打量着周围的青年,眼里露出了别样的目光,好像对他们肃然起敬,说道:“看来他们还是有志青年啊!”
“可不是嘛,他们是老谭家的人,近百年间可是出了二十二个革命兵,他们可都是革命军人的后代,在这群人里面有几个还当过兵,自有他们的骨气和傲气。”中年警察也是满脸的自傲。
我心里料想这中年警察定然也是老谭家的人,便问道:“你也姓谭,对吗?”
中年警察立刻来了兴致,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你认识我?”
我笑道:“你们老谭家的骨气和傲气全在你脸上摆着,你的神情完全出卖了你。”
“呵呵,让你们见笑了。”中年警察话锋一转,说道:“这帮贼真可恨!我们一定要抓到他们不可。”
“谭警官,你们这么久没查出来,难道就没怀疑过是村里有内贼?”我说道。
中年警察的脸色立刻冷了起来,不悦地说:“你可以怀疑母猪可以上树,但是却不能侮辱我们老谭家的传统!”
青年警察见这架势不对,忙打圆场:“这位记者同志,你可不知道,这老谭家的家风在我们这里可是出了名的,有哪个敢违反家训,那可是最没面子,最遭罪的。”
我心中不禁一紧,忙说:“真是对不起,我只是就事论事,没别的意思,谭警官,我向你道歉。”
谭警官见我如此郑重,我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说:“我刚才的语气也不太好,又让你们见笑了。”
我们又攀谈了半刻钟,等众人完全对我们失去了戒心后,我们就按原计划进村采风了。
进村,映入眼帘的或是飘香扑鼻的稻花,让人心旷神怡;或是满塘戏水青头鸭,甚是欢喜,但是经历了村口的这档子事,我们顿时陷入了沉静的思考当中,谁也欢喜不起来了。
领导首先打破这种沉闷,开口道:“还是以前好呀,大家都很穷,哪家有什么样的扁担锄头,锅碗瓢盆,哪家的猪和牛有几斤几两,都是知根知底。大家都是在田间地头努力地工作,闲了便在纳凉地唠家常。相互之间也没有那么多心思,仿佛有一种魂在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可现在这魂去哪里了呢?”
领导问这话时,我正搜索出了一则新闻报道,标题正是《广西南宁市有这样一个“军人世家”——一家四代22人参军报国》。听着领导的话,我顺手拿手机扬了扬,笑着说:“这魂呐,在这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