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九十七章、寻找梢子

作者: 深秋里的感动
更新时间:2019-01-11 字数:2549


等张明浩赶到明哲酒吧,看到办公室上的鉴定书,一切都明白了。林曼儿一言不发地冷冷地看着他,眼中透出阵阵寒流。
张明浩焦急地对张明哲说:“你跟你嫂子解释呀!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早跟嫂子说了呀,可她不相信,一定要我供出那个女的,你说我上哪儿找去?”张明哲说,他也焦急,本来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儿怎么会发现呢?
“曼儿,你先跟我回家,容我慢慢向你解释,好吗?”张明浩边说边上前扶妻子。林曼儿一把挣脱,她的口中喷出阵阵酒气,他知道她喝酒啦。
“走,走,我们回家。”张明浩不由分说抱起妻子就走。
“你给我放手。”林曼儿喊道。
张明浩没有理她,一把将她抱上车,林曼儿酒劲发作没了力气,由着他开车回家。
张母见儿子急冲冲地抱着媳妇进门,就问:“她怎么啦?”
“妈,没什么,她只是喝醉啦。”他抱着妻子进房间。
“喝酒?她喝什么酒?”张母自言自语道,自从林曼儿嫁入张家,她还没有看见过媳妇喝醉过,老太太不放心,来到儿子房间,推开门,看见林曼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儿子拿了毛巾给她擦脸,问道:“没事吧?”
“妈,没事,您睡吧。”张明浩说。
自从得知欢欢的身份后,林曼儿对孩子的态度明显冷漠多了,有一次孩子哭得很揪心她也不理。张母对儿子说:“你媳妇怎么啦?孩子哭闹很长时间,她也不理不睬。”
“妈,曼儿已经知道欢欢的身份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张母大惊,她接着说:“知道了也好,你跟她解释清楚。”
“唉!可曼儿不相信**的事,她说欢欢是我的私生子。”
“这……,那怎么办呢?”张母紧张地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顺其自然吧。” 张明浩无奈地说。
看着林曼儿郁郁寡欢的样子,徐婉君悄悄地问:“你近阶段心烦意乱的,怎么啦?”
闺蜜相问,林曼儿忍不住还是将欢欢的身份告知徐婉君,她问徐婉君:“婉君,你说我怎么办?”
“那要分二种情况,如果正如张明浩所说是**,我认为可以接受,毕竟孩子与你老公有血缘关系,总比带养一点也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强吧;如果是私生子,那张明浩是对你不忠,不能放过他。”徐婉君建议说。
“即使是**也不行,他事先没有同我商量,就是对我不尊重、不忠诚,我跟他没完。这件我是不会罢手的,我要查个一清二楚。”林曼儿愤愤地说。
“张明浩要是不说,你怎么查?”徐婉君问。
“收养孩子是张明哲一手策划的,我找他去。”
“好,我帮你,我们一起去查。”徐婉君说,闺密有难,当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正好下午两人都没有功课,她们就去找张明哲,将他堵在办公室里,张明哲被逼无奈只有供出梢子,他说:“嫂子,**的事是梢子办的。”
“谁是梢子?”徐婉君问。
“这我不知道,我只见过他几面。”张明哲一口拒绝。
“你既然同他联系,那他的联系电话总有的吧?”林曼儿问。面对嫂子咄咄逼人的追问,张明哲只好将梢子的联系电话告诉她们,但这个电话一直打不通。
“你不会随便拿一个电话号码打发我们的吧?”
张明哲叫屈起来:“我为什么要糊弄你们呀?”
“那为什么一直打不通?”
“我也不知道呀。”
“行,我们会有办法查到的,要是你糊弄我们,小心你的头。”
看着她们离开,张明哲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头,摇摇头说:“真晦气。”
自从**业务暂停后,梢子跟他的联系几乎中断。梢子是一个社会混混,四十多岁了还单身一人,唯一的特长就是能说会道,人也长得帅气,曾将一个上海女子骗至家中,轰动整个社区,女子看了他的家境没有嫌弃他,打算跟他过日子,梢子感动后想正经干些营生,开了一家小超市,可好景不长,他的懒劲发作,小超市亏得一塌胡涂,只好转让给他人。上海女人看不到希望就悄悄离开。梢子干脆重操旧业,浪迹于*场,父母管不住他,任着他四处飘荡,蠃了钱就带着女人,满世界地跑,大手大脚地花。输了钱就借,由于还款不及时,渐渐地没有人肯借钱给他,没法子借了高利贷,因没有按期归还,被债主抓住往死里打,碰巧遇到张明哲,就出手相救,替梢子还了高利贷,后来就跟着他混。这**业务一停,梢子又成了无业游民,张明哲跟他联系少了。
两个女人有的是办法,徐婉君提议去移动公司查,她说:“我表姐的女儿在区移动公司当大堂经理,现在手机不都是实行实名制吗?让她查查就知道喽。”
“嗯,这个办法不错。”林曼儿点头赞同。
区移动公司就在城关街道的斜对门,移动公司有的是钱,大楼和门面大厅装饰得比银行还要富丽堂皇,就是停车难,两人转悠了一大圈还是没有找到停车位。
“这样吧,你进去查,我开车在街上转悠,办好后你打电话给我,我过来接你。”林曼儿建议。
“这样也好。”徐婉君下车直奔移动公司。运气不错,小丽刚好在大厅里,她上前叫道:“小丽。”
“呀!小姨啊,你怎么来啦?”
“找你帮个忙。”徐婉君将小丽拉到大厅角落边。
“你打个电话就行呀,何必亲自跑一趟。”小丽不仅人长得漂亮,说话也是细言细语的,听她说话是一种享受。
“这件事得亲自来一趟。”徐婉君边说边拿出一张纸条,“你帮我查一查此电话号码的机主信息,越详细越好。”
“行,我们到办公室去查。”小丽熟练地操作了一番电脑,机主的信息就呈现在屏幕上。
“小姨,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其实徐婉君也不知道梢子是何人?她看屏幕上有身份证扫描图像,还有详细的住址信息。她问:“这个信息跟机主是唯一对应的吧?”
“理论上是对的。”
“好,你打印一份给我。”
“行。”
拿起打印件一看,不错,非常清晰。
“小姨,你坐会儿,我给你泡茶。”
“不,我得马上走。”徐婉君拿上资料就走。
“小姨,你难得来我这里,就不能陪我说会儿话?”小丽娇气地说。
徐婉君拥抱一下小丽说:“不啦,我还有事要忙,乖,下次陪你。”
小丽读小学时,寒暑假都会到徐婉君家来,表姐要她辅导小丽的功课。小丽不仅长得俊俏而且非常乖巧,深得徐婉君的喜爱,两人情同母女。
徐婉君走出移动公司,林曼儿也刚好转悠回来,她看见徐婉君喝道:“哎,婉君,在这儿啦。”
徐婉君上车坐定,将资料递给林曼儿,说:“搞定。”
林曼儿仔细看,原来梢子原名陈维芬,家住城西下洋郑村,她说:“看这小子的照片,人长得蛮帅气的,怎么取一个娘娘腔的名字?”
“那你得去问他的爹妈。”
“下洋郑村?你知道吗?”林曼儿问。
“嗯,我曾经去过,那是一个城郊结合部的村庄,到城西后,沿着高速立交桥下的城西路一直往西开,大约二公里左右就到。”徐婉君接着说:“现在时间是四点差十分,我们要不要去找呢?”
“当然要。”林曼儿急于知道真相,自然越早越好。
“好,Let' s g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