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平乐散记

作者: 万涛
更新时间:2018-12-13 字数:5964



       一
第一次来到广西平乐县城。
把车停好在县政府后,首先就去了老街。因为小孩的外公外婆六十年前曾在县城的这老街上过班,外公在农机厂,外婆在供销合作社。
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悠长悠长,穿越了六十个春秋,牵引着我们的脚步。尽管临近中午,天气十分的炎热,流出的汗打湿了眉睫,打湿了衬衫,但仍未打湿心情。
合作社房子还在,十二三米高,三层,解放前是一廖姓大地主的房产,在当年算得上“宏伟”建筑。房子的外墙已斑驳陆离,正中墙壁顶上有一大大的凸起的五角星,标志着这房子已属红色政权。
农机厂却无处可寻。
老街又叫做平乐镇大街,却不算宽,五六米,两部小车相对驶来,其中一辆必须停下。据说这老街之前辅满了青石板,每逢夏日,人们穿着木板鞋行走在上面,发出“踢哒踢哒”的声响,极富韵律感。如今却铺上了水泥,穿木板鞋的人没有了,不时有汽车、摩托车擦身而过。那“踢哒踢哒”的声响,已成了上了年纪的人心中一种遥远的回忆。
老街一边的房子临江而建,那江叫桂江。许多房子有一半延伸到了江中,下面一根根柱头空置着,颇有些少数民族地区吊脚楼的味道。只不过均是水泥的柱子,过于僵硬了些,没有木头吊脚楼那种特殊的韵味。
老街最引人注目的建筑是粤东会馆,未向游客开放,门始终关着。系以前住在平乐县城的广东籍人士为进行交往和商业活动而兴建,始建于顺治十四年(1657年)。会馆门前的格局,极像广东那边大姓的祠堂,两根高大的石柱显得颇有气派;四角四檐天面盖有黄色琉璃瓦,檐下四角均为雕花吊檐档板。民国10年(1921年)11月27日,孙中山先生前往桂林途经平乐,曾应邀到此会馆参加粤籍人士举行的欢迎茶话会。平乐的粤东会馆不只一处,下面较大的乡镇,比如沙子、榕津等水陆交通便利的地方均有,且规模宏大,说明当年两广商贸往来之频繁,平乐乃往来之要冲。
每年夏季,只要一发大水,老街都会被淹。许多房子裂有数条缝,成了危房,看着有些骇人。
老街老矣!

     二
到平乐的当天,中午饭是太太的侄女昱晨请客。
吃饭的地方没有单独房间,只是一大厅,三四百平米,楼层很高,有六七米,像是一间厂房或仓库之类改造的。
桌子是杉木做的,又大又圆,只上了点桐油,有些原汁原味。因桌子放得很矮,大家只能坐小板凳。没有空调,一把大风扇摇头晃脑,人身上仍不停地出汗。
先上了一锅油茶,你一碗我一碗,很快就被干掉。油茶散发出浓浓的茶香味,很是地道。这是桂林的特色美食,恭城最为出名。
昱晨请我们的这家饭店,离老街不远,一两百米。饭店的招牌是粥底火锅,昱晨说很不错。一大锅水里头,放了少许碎米和姜片。熬了半个多钟头后,就把肉片、生肠、猪肝之类的东西倒进去,煮熟了便捞起来吃。那碎米的米香味甚浓,煮出来的东西跟着也有一种自然的清香,且又嫩滑。
最使人惬意的,是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到桂江上的船舱上吃饭。坐在船舱顶上一层,不用空调,不用风扇,江上清风徐徐吹来,令人神清气爽,似乎积累了一天的暑气顿然全消。
点了两条竹鱼,六七斤重,是桂江的特产。鱼的做法多种多样,有烫鱼片,有清蒸,有红烧。那切出的鱼片薄得透明,用筷子夹起来往锅里一涮,便可蘸汁而食。才饮漓江水,又食桂江鱼。武昌鱼因毛主席他老人家那一句词而名声大振,几年前去武汉专门品食过,似乎一去武昌,不品食一下武昌鱼,等于白来。这桂江的竹鱼,肉质细腻,为鲤鱼科动物野鲮鱼,具有益气、除湿之功效,用于久病体虚,腰腿疼痛。来平乐若未到桂江上来品食一下竹鱼,亦是枉来。
大家都吃得很饱,算是对一天劳累的补偿。
在平乐县城住了几天,住的地方在县政府办公大楼旁边的一栋民房内。出政府大门右转只需五六分钟的时间,便到了菜市场。市场前面的街巷,摆满了乡下农民挑来的东西,应有尽有。南瓜苗接着吃了几餐,每餐煮了不少,均吃不厌。白菜苗、菜心吃起来也很有菜味。尤其是新鲜的莲子,均匀大粒,煲汤香粉,生吃清甜。农家种出的东西,真是百吃不厌呵!就吃的这方面而言,很热爱这儿的生活,想住多几天!
还有平乐“十八酿”呢!

        三
来平乐之前,还在广东就听说平乐有一种特产,叫石崖茶。
到了桂林,在小孩大舅家泡了一杯来喝,据说四百多一斤,是野生的。色泽沙绿,光润有霜斑;茶汤碧绿,馨香爽口。那香,闻之醒神,饮之沁脾,留于齿舌。甘甜于喉久而不散。
平乐石崖茶主要生长在桂林市平乐县高海拔原始森林的悬崖绝壁上,古时驯猴采摘,民间又称为“猴摘茶”。据专家鉴定,石崖茶是目前发现在自然植物中黄酮类含量最高的植物,属国内珍稀的原生态纯天然绿色植物的茶中珍品。该茶以全国最优质的原生态野生石崖茶入选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撰的《共和国之最》一书。
石崖茶不含咖啡碱,不影响睡眠,耐冲泡,而又茶香四溢,诸多绿茶难以完全具备这些因素。但野生的老茶树逐渐少了,更多是人工种植的。在平乐这几天,天天喝五六十元一斤人工种植的石崖茶,用一硕大瓷碗来泡,大口饮之,回味亦无穷矣!

      四
在平乐县城,很难见到一辆的士,滴滴打车更无可能。 人们出行乘坐的,是一种叫“三马车”的三轮车,电动的,每辆可坐三至四人。开始一听说“三马车”,以为和马有些关系;能坐下马车,也是一件快乐的事。但马的影子也未见到。这所谓的“三马车”,和二十多年前从河口到西南的“三脚鸡”相似,都是三个轮子的,只是“三脚鸡”烧的是柴油,稍一爬坡,便“劈劈叭叭”直响,黑烟滚滚而出,令人难受至极。
我这一辈子十分讨厌的东西,其中之一是**后面直冒黑烟的车辆。倘倒霉碰到,便憋着一口气,快步行走开去。
平乐的“三马车”,坐上在县城晃悠,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车上没有难闻的气味,无空调,只要没有下雨,车窗始终开着,哪怕是在炎炎夏日,窗外凉风扑面,暑气顿消。价格也甚便宜,绕城一圈,跑两三条街道,每人不过三四元钱。没有的士,没有“滴滴”,满城尽是“三马车”,既解决了部分人的就业,又方便了广大市民,同时又节能环保。
我们问一女司机,一个月有没有两千块钱。女司机亳无迟疑答曰:“当然有啦,只要勤快点就行!”在平乐,一个月能找到两三千,也蛮不错。
在平乐坐这“三马车”,我心里很坦然。不像以前,在杭州坐人力三轮车,或在北京坐人拉的黄包车,心里总戚戚焉。

        五
平乐县政府大门的左边,只需走几步路,便是中山公园。
中山公园这块风水宝地,自唐以来,历尽沧桑。唐乃尉迟恭所建,为唐初选送少数民族官员到京培训集中之地,宋为文庙祭祀至圣先师之所,明代平乐府知府杨冠等人又有所为,民国九年(1920年),广西陆军第一师师长刘震寰用沙子镇罚银重建,**时被拆毁。
据2009年11月20日新华网桂林报道,在中山公园内,挖掘出一块康熙年间的大型《至圣先师孔子赞》青石碑。碑上共有452字,主要是赞颂孔子的治世之道,为人之德,劝戒世人学习圣人以仁治国,以德处世的思想。碑文字体为楷书,为户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张玉书奉敕敬书。一进中山公园大门,有两碑颇为引人注目,左边一块是有关宋代名臣梅挚的,右边便是这块《至圣先师孔子赞》青石碑。碑体已有些破损,上面及两侧有新做的雕龙石制的边框镶嵌着。从两碑间拾阶而上,便是“儒林桥”,即状元桥。此桥建于明宣德五年(1430年),桥为拱形,跨度为3.4米,以方块青石砌成;桥下有池形似半月,称“半月池”;桥面两侧及池边均有石雕栏杆,工艺精致。听当地人说,学子从桥上走过,必带来好运。
中山公园内,地上建筑物,算得上规模宏大的,是一进门便能望见的两层亭阁,建于文庙旧址台基上,呈长方形,四周放空,供当地居民打牌娱乐。这是近几年才兴建的,气势之雄伟,若皇家宫殿,在一般的小县城难得见到。
文庙早在半个世纪前便被摧毁了,但那遗留下来的台基可以想像出当年的规模。一块块石头,起码三五百斤重,打磨得是那么的平整。最使我感兴趣的,是台基每一棱角处,均是竹子形,既有节节高的寓意,又有虚怀若谷、刚直不屈高尚节操的象征。在公园两侧回廊的外边,废弃着一大块一大块古时遗留下来的石头,打磨得甚是光滑。据一八十多岁的韦姓老人讲,以前的许多建筑,现已荡然无存。这是古昭州人的圣地,是文化的圣地!看着那断石残壁,就有些心碎,多可惜呀!
在平乐住了几天,这公园也去了几次。眼前依稀古时祭孔的场面,是那多的肃穆庄重!离我们今天似乎已越来越遥远了。

        六
对榕津古巷门楼上“通津履泰”几个大字,问了当地几个老人,到底是啥意思,均摇头不解。有关资料上,对这几个字的解释,也是五花八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按我的解释,我认为“津”乃“要津”之意,榕津水路交通很是便利发达,扼两广水路交通之咽喉,“通津”便是四通八达的意思。“泰”有“好运”之意,与“否极泰来”中“泰”的意思相同;“履泰”有“走好运”“行好运”的意思,这是当时人们共同的美好愿望。
榕津古巷的石板路铺得较为齐整,是经过棈心设计铺就而成。一看巷道两边保存下来的有些年份的建筑(大多建于民国时期),便知当年此地人家是多么的富庶。其中一廖姓地主是平乐最大的地主,房产多处,田地两千余亩。廖姓地主在这古巷大宅后面还建有一水牢,水牢建筑损毁已较为严重。紧挨水牢外边有水的地方,形似一普通的鱼塘,没有当地人的指点,怎么也看不出水牢的成分。大宅大门紧锁,未对游人开放,从门缝往里一瞧,宅院阴森,荒草凄凄,一股因潮湿而生发出的霉味扑鼻而来。那天在中山公园与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聊天,提到廖姓地主,提到这水牢,大家都未说这地主坏到哪去,津津乐道的是这地主几位姨太太的归宿。一韦姓老人再三说到廖姓地主干的一件善事,那是民国三十五年,平乐大旱,廖姓地主赈灾,周济灾民食物达四十五日。韦姓老人当年已有八九岁,也许是其中受惠之人,记忆犹新。
到了榕津,给人印象的,除了古巷的青石板路及两旁具有“民国风”的房屋外,极有深刻印象的,要数古榕群。两株十分苍老的榕树前,置一两米多高的石块,上书“华夏第一榕”几个大字。问榕树的树龄,简直就是白问,几百年,上千年,十分笼统的数字。但榕树确实苍苍老矣,若百岁之老人。树干中空,要七八个人才能合抱起来;气根粗壮若树,形成两扇完整而高大的拱门,可容小型汽车通过;树冠连为一片,浓荫数百平米,置身其中,若入原始森林,虽是七八月份暑日,感觉十分阴凉。
榕树浓荫下,有一戏台,建于何年何月,问榕树下歇凉的老人,也说不知道,只说“好老了”三字。据言榕树已成精,极喜戏剧,这戏台,有一半是为已成精的榕树服务的。

        七
登金字岭,是到平乐后最为辛苦的一件事。
金字岭,算是平乐县城内制高点。岭上之金字阁,高四十多米,站在城内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不被建筑物挡住,都可看到,是平乐的标志性建筑。
那天是阴天,却十分的闷热。我们是早上十点钟左右坐“三马车”到达岭下的,就一家三口。
刚到石阶处,准备拾阶而上,便打起了小雨点。“先看看宣传介绍!”妻子杨璞说。岭下石阶的一旁,也许为了让游人先入为主,政府宣传部门在此置有宣传栏,非永久性建筑物。宣传内容主要是介绍平乐的历史,特别是人文历史,重点是展示李商隐、梅挚等人有关平乐的诗句。
平乐,唐时始称昭州,为岭南蛮荒之地。唐宋时期,此地瘴疠猖獗,北来之人生存甚难,故官僚贬官于此,皆会如韩愈当年贬于潮州一样,发出哀叹:“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左迁至蓝关示侄子孙湘》)说是诗,实际上是一份标准的遗嘱,意思是到了岭南瘴疠之地,肯定是死定了,侄儿啊,等着来为我收尸吧!可见当年岭南蛮荒之地,是多么的令北人恐惧!李商隐于唐宣宗大中元年(公元847年),任桂州刺使郑亚之幕僚;次年春,被派任代理昭州郡守,同年五月离职。在昭州,李商隐曾写下了《昭州》《异俗二首》等诗。其中《昭州》一诗,最能表现诗人当时的心情:
桂水春犹早,
昭州日正西。
虎当官道斗,
猿上驿楼啼。
绳烂金沙井,
松干乳洞梯。
乡音殊可骇,
仍有醉如泥。
《异俗二首》第一首,一来就是“鬼疟朝朝避,春寒夜夜添。”可见当时平乐这地方环境之恶劣,百姓生存之不易。
未登之前,从茶江对岸看金字岭,好像不算高,以为十多二十分钟便可登了上去。但实际爬起来,并非易事。越往高处,台阶越陡峭,且长。加上天气闷热,只爬了一半,后背便湿透;稍有风吹,湿衫贴背,感觉一阵冰凉。
上到岭顶,仰视金字阁,巍哉峨哉,耸入霄汉,五层。人于其下,渺小甚微。金字阁东南西北四方各有一亭拱卫,飞檐翘角,琉璃黄瓦,如众星捧月。气势之雄伟,不亚于江南三大名楼(阁)之岳阳楼、滕王阁。金字阁之建筑风格为南派大翘角多角式楼阁式建筑,大翘角仿清代木结构作五彩斗拱托展挑出,平台面上饰汉白玉栏杆,栏杆汉白玉石板上雕饰有多种图案,有松树、翠竹,有荷花、兰花,有仙鹤、凤凰,有玉兔等。遗憾的是阁门锁着,不能入内,更不可能更上一层楼。其间天空乌云翻滚,风雨大作,衬衫汗湿贴背,更显冰凉。杨璞在一仿古门窗前让知航不停地为她拍照,以弥补未能登阁之憾。
不用登阁,站在汉白玉石栏前,除了天上的,一切皆在脚下,万物尽收眼底。山峦连绵起伏,黛绿,空中即便乌云密布,仍有几缕轻盈的云絮在远处的山峰间萦绕。平乐县城全貌清晰可辨,荔江、茶江、桂江似几条绸带,飘逸在岭下,也飘逸在我们的脚下。
雨稍小点,我们便下岭,前往印山寺。印山寺也叫令公庙,供奉唐初名将李靖。
下到印山寺,因走了太多陡峭的山路,膝盖及脚背关节处已是酸痛乏力。
但这一趟感觉最是值得。

       八
准备离开平乐的头一天,昱晨说在每月的20日,是县里头机关党员活动日,主要是去夜游三江,尤其是三江汇流处。还为我们弄了三张票。
晚上一吃完饭,七点过点,我们就迫不及待赶到茶江码头处。茶江码头处的滨江路,上前个晚上来过一次。一路上有许多摊位,卖夜宵的最多。最吸引我们的,还是璀璨夺目的灯光。听昱晨讲,这些灯是为了迎接工业大会才安装的,之前没有。茶江两岸的各种建筑物上都装了彩灯,不停地闪烁。江上横跨两岸的大桥以及游船均也装上。尤其是金字岭上的大小亭阁与三江合国际大酒店的彩灯,更为眩目。这岸上的灯,水上的灯,岭上的灯,交相辉映。这一片地方,完全就是一个灯的世界,梦幻般的世界!
尽管天上乌云四合,有小雨点,我们还是上到了游船顶层的甲板上。
船开得很慢,一路上有人用普通话解说,但回音较大,听得不甚清楚。
解说的地方,金字岭爬过,印山寺到过,三江合酒店路过。唯有那印山亭,在图片上见过,在岸上远远地看过,孤立于江中,若一脱俗绝尘之仙女,可望而不可即。游船只是近距离经过印山亭,很快便绕了过去,但我仍多回望了几眼,油然而生出不舍之情。心想,欧阳修的醉翁亭,苏辙的快哉亭,不一定有这印山亭的卓然仙姿。
我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些诗意,是几天来从未有过的。初稿经诗社社长温永基先生的点化,逐渐完美起来,题目叫《夜游平乐三江汇流处》。现录于下,算是此次平乐之行一种特别的纪念。
高瞻金字岭,
画舫夜间游。
梅挚清风在,
令公德望留。
三江成合体,
二水自分流。
灯火阑珊处,
昭州古渡头。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