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二章 认识深都

作者: 风月谈否
更新时间:2018-12-07 字数:8524

正在出神的时候,副院长过来了,看上去有些中年胖、啤酒肚、微谢顶、稍有些油腻,酒似乎有些多了,他坐下来用臂弯很自然就围住了小Z的肩膀,说道:“丫头,干吗不喝酒啊?一起玩七八九,你输了不用喝,打一下小手心就行。”
小Z有些不知所措,呆坐在那儿一声不吭。这时,学长走过来对她说:“和领导玩一会儿嘛,算我一个”这刚好也解了领导的尴尬。三个人玩了好一会,小Z的运气不好,被打了好几下小手心,但没感到疼……
而领导则满面红光,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打”小手心的刺激。于是,从那以后,院里只要有应酬都少不了小Z了。
这段日子,小Z的工作忙了许多,原本那些零七八碎的活都交给了新来的小学妹。她开始更多的接触规划设计工作的核心,经常参加一些项目调研、现场踏勘、联系其它设计院交换信息和文件等,有时,还跟着学长参加更高级别的项目研讨会,这让小Z感到充实和有意义。
深都虽然是个非常前沿的新兴城市,充满了朝气,与众多内地城市相比,更加开放和有活力,但在机关中的论资排辈现象还是很普遍的。规划设计院虽不是机关,但也算是体制内的事业单位,这让很多志向远大的年轻人很不满足,因为在这里,你可以一眼看到自己的未来。
小Z表面上随和而不张扬,但在她的内心,却有一种好奇和**的“贪婪”,老是吸引着自己把目光投向未知的远方。小Z常常问自己:“贪婪不好吗?”或许是吧,但确实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小Z终于辞职了,不是因为喝酒,而是在工作中,她认识了不少同行,那些同行都不在体制内,都是合伙人制的设计公司里的白领,她们所在的企业,大都在做绿化、景观、灯光等方面的业务。
当时深都市正在大力开发福田区和蛇口以北的整个南山区,准备把华强北建设成深都新的商业中心,原来福田区的工业厂房,全部被拆除或被改建,这使众多的合伙人制的规划设计企业,有了大展宏图的机会。
小Z将要去的那家企业,是业界小有名气的“深都市未来绿化景观设计工程公司”,工资是原来的两倍,当时8千元的薪资已属于高薪了。特别是这个公司的名字“未来”,这很对她的脾气。
学长对这件事有些计较,开始时心里总有些别扭,但想想小Z又不是自己的什么人,自己也管不着啊。他心里是喜欢小Z的,但一直不好意思说出来。原来在大学学生会时,都是人家上赶着恭维自己,所以养成了不主动的习惯,总想等着别人自己找上门儿。
小Z是个妈宝型女孩儿,这在女孩中是难能可贵的。因为从小不喜欢多说话,养成了少言多思的习惯,无论什么事,都要在脑子里过上三遍后才做决定。
这次跳槽并不是偶然的,由于小Z在规划院时,干着类似打杂的活儿,但她专业知识很扎实,平时虽不说话,可满眼都是活儿,时间长了,院里那些业务和流程便熟记于心。再加上经常去同行单位送个文件什么的,渐渐的就和这些同行姐妹、阿姨大叔们熟悉了起来,这一来二去的,不知怎么的就认识了现在这个公司的总助,也是个女孩,性情很随和,受过很好的职业训练,正好她那家公司要找专业对口的往届毕业生,最好是在市规院或同等级别规划设计部门工作过的,这不正是为小Z量身打造的机会吗?
机会总是留给做好准备的人,而不是留给距离机会最近的人。
经过这家公司的一个女性合伙人张颖,(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研究生院)的面试,小Z那种沉稳的性格和对专业的熟悉程度,获得了这个气度不凡的女人的青睐,当场就拍板决定录用。
小Z到新公司报道这天,是学长亲自送到新公司楼下的,在公司楼下,对她千叮咛万嘱咐的,着实不大放心……
小Z走进新公司大门时,一眼就看到一幅横幅,上面写着:用年轻的生命为城市建设做最好的设计。当她看到这条座右铭式的横幅时,一股莫名的激动突然从心底喷涌出来,似乎在寻寻觅觅中终于找到了指引方向的灯塔……
她的职位就是张颖的助理,张颖的年龄大概在40岁左右,四川人,身着一套深色职业装,俊俏的脸上透露着干练和豁达,齐耳短发在微风中飘动着,总是自信地微扬起下颚,走起路来,风驰电掣般迅速,仿佛时间永远不够用……
跟着这样的前辈混,真是小Z的福气,她从小养成的性格给自己助了很多力,也加了不少分。现在社会上咋咋呼呼的女孩儿比比皆是,而小Z却不是这样,所以获得了新公司大多数同事的喜欢。
可以说,小Z从来就没遇到过办公室政治,因为她的随和与少言多思,使那些最鸡贼、最爱搞搞事情的人,面对她时都失去了搞事情的兴趣,代之以平和的交往,这就是小Z的过人之处。
学长也发展的不错,由于良好的人际关系,自己得以稳步升迁。他的亲戚是院内资格最老的首席规划师,一般他递上去的规划方案是不会打回票的,这在全市的规划设计圈中,是首屈一指的独一份!
学长已经升任助理工程师了,并已经着手准备升任工程师的事。在人际关系光环的照耀下,学长的职业道路发展的十分顺利,而且,在人多指标少的市规院,还为他解决了常驻户口的问题,这令他十分的欢呼雀跃。
为了庆祝自己的落户成功,他约了小Z和她的几个闺蜜,还有几个自己要好的男同事,准备周末去东部的大鹏湾,找个渔船跟着出海打渔吃海鲜烧烤。
这天小Z和闺蜜们早早就起来,等着学长开车来接……
终于到了海边,事先联系好的渔民,给他们每个人发一件救生衣,还有防风煤油炉,于是他们登船出发了。
大鹏湾的海水是蔚蓝色的,行船于一片蓝色海洋的感觉真是不要太好!
渔民同志开始撒网了,第一网就打上来八爪鱼和不知名的,有点像**鱼似的海鲜。小Z兴奋的不行,一改平时不大说话的习惯,那天估计说得话比一个月说的都多……
他们支起炉子开始烧烤或白灼战利品,自带的啤酒和一些给女孩儿们准备的饮料,配着极其新鲜的鱼虾,吃得大家心花怒放。
晚上了,海风渐起,暮色中的大海显得很神秘,只有远处的岸边闪烁着一片灯火,渔民说,那边就是大亚湾核电站——一个对普通人来说十分神秘的地方。
学长趁着夜色,拉着小Z走向船尾,那里很清静,适合说些悄悄话,似乎学长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小Z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掠了下额头刘海,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安地看着学长。
借着酒气和暗夜的掩护,学长正要开口时,突然船侧射过来一束强烈的灯光,原来渔船顺着海潮,渐渐飘向了香港方向,这是遇到**巡逻艇了。不知这是命运的捉弄呢,还是命运的安排?好端端的一场表白剧情,匆匆落下帷幕。
小Z轻轻吐了口气,似乎轻松了些,也或许有些遗憾。每当事后想起这件事,甚至还遐想着,如果那天学长真的开口了,说不定自己真的会以身相许!
她和学长从船尾回到船首时,那几个闺蜜直对她挤眉弄眼,似乎是在讨要船尾**的实况。而小Z则恢复了少说多思的本性,只是笑笑,什么都不说……
小Z跟着张颖,做了好多不大不小的项目,由于她专业化程度高,自己又十分努力,经过项目的锤炼后,越发成熟了起来。在最近的一次滨河路立交桥周边景观和绿化设计建设项目中,为上司出了很多有亮点的建议,当然这些建议都是在私下时提出的,而在会议上,小Z总是不多说话,但凡开口也是说些维护本部门利益和领导威信的话。
张颖的履历不简单,上海同济大学研究生院毕业后,就去了早已内定的中字头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磨炼了几年后,从总院来到中字头机构的外地分院,这期间她参与了不少国内很多重点城市的规划设计项目,这使她在全国的规划设计圈内人脉广泛。后来跟着退休的中字头机构的老领导,拉起一支专业人才的队伍,开了这家合伙人制的景观设计工程公司。
再说小Z跟着张颖“登堂入室”,渐渐混熟了全市的规划圈,什么南林院、深字头机构、中字头机构、市建总等主流规划设计机构,在她心里那都是门儿清。她在上司张颖的**下,也越发有了长进,还被提拔做了一个项目组的负责人,薪资已经上升到了15000元+,这个加号就是可以参与项目分成了!
(第四页)真是跟对人,做对事,才是职场的金科玉律!
使小Z真正在新公司出人头地的机会,是在深南路改建工程中。这个工程当时是全市重点工程中的重点工程,市长亲自挂帅督阵……
改建工程的规划方案毫无疑义是由深字头机构自己出,而其中深南路周边路段的配套绿化景观设计施工项目,则作为辅助项目独立竞标。
张颖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决心拿下这个辅助项目的设计施工标。
公司为此开了好几次会议,经公司技术委员会研究决定,立即开始项目竞标的准备工作,并且在前期就开始准备标书文本的起草、技术人员资格认证等。经张颖提议,以小Z项目组为主,首先介入项目竞标的前期准备工作。
这无疑是上司给小Z项目组的一次绝好机会。小Z不敢怠慢,立即对深南路整个改造工程进行全面的了解和分析。
事情进展的初期不是很顺利,主要是了解不到有哪几家竞争对手。因为在标书发布前,同行们都采取信息及态度上的高度静默。
项目组经过对以往竞标情况的了解,掌握了一些基本情况:深字头机构、中字头机构深都分院、建总、等大机构不太可能参与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项目竞标,但一些合伙人制的同行机构,却很可能采取挂靠大机构的方式参加竞标。包括小Z所在的未来公司就是挂靠在“某大机构名下”的,而大机构会在形式上,往挂靠单位派驻高等级规划师或工程师,就是为了方便资金调度或参加竞标。
经过仔细摸底,发现深字头机构从不让人挂靠,但中字头机构却经常会出现在中小项目竞标中,还有一家名为“南林院”的以绿化景观为主的设计机构,这家机构属于南方农林学院的下属机构,也经常参加类似项目的招投标。此外,有一家以深、中字头大机构离职、退休技术人员和高管等,联合组建的合伙人制的规划设计院,他们从来不挂靠,是一家依靠自己广泛、坚实、有效的人脉基础,以及深厚的专业背景独往独来。
小Z在和张颖私下沟通时,将上述情况向上司进行了汇报,并提出了应对意见:
1、中字头机构名头大,在以往的竞标中从来都不会报低价。可以翻阅历史竞标记录,从项目标的价格到实际中标价格,这两者间应该可以找到一些规律,可作为我们制定投标价格的参考。
2、深字头机构从来不参与此类项目竞标,规划局的指令性任务就够他们忙乎了。他们也从来不准任何非公经济体制的机构挂靠,假设这家机构真的参与竞标,那么其出价水平也不会低于中字头机构。
3、南林院是一家绿化景观设计的专业机构,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对手。其业务范围超出地域限制,参与了全国许多重点城市的规划建设项目。从该机构历史竞标的出价规律来看,一般低于中字头机构出价的8%-12%。
4、虽然许多政府项目的招投标公告表示,不以投标价格作为唯一评选标准。但从以往的竞标结果看,投标价格绝对是一个重要的评标依据,分值的权重比很高。但非公经济体制机构在较大的政府项目竞标中,即使投标价格大大低于大机构也难以中标。因此建议不要独立竞标,应该以挂靠的大机构身份参与竞标,这将大幅提高竞标获胜的机会。
张颖听后十分震惊,小Z入行不足5年,就已经对各个同行机构如此了如指掌,而且对各机构的分析如此丝丝入扣,实在令人刮目相看!但她表面上未露分毫,考虑片刻,说:就按你的思路继续进行吧。
两天后,在公司竞标专项会议上,张颖让小Z汇报一下这两天的工作进展。这让小Z有些吃惊,上司从来不会让自己在这等规格的会议上发言,这是怎么了?既然上司发令了,那就执行吧。
小Z迅速打开电脑,接上投影仪,顿时在白色幕布上出现了精心制作的项目分析报告的PPT演示,这篇思维敏锐、逻辑清晰、数据精准的项目竞标分析报告,让在座的各位中高管领导十分满意,本来对资历较浅的小Z项目组的顾虑,似乎在一片赞扬声中消散了。
到了此时,小Z突然明白了上司的良苦用心,于是向张颖投去一个感恩的眼神。
电脑投标员向市财委政府采购招投标系统发送标书的前一刻,张颖突然似灵光闪现般地决定,投标价减少50万元,不,51万!
这或许是一个石破天惊的 “减法”?
当天下午四点,投标结束后立即封标。
当晚5时就召开了评标会议,经过特邀专家们的分项打分、评议后封存结果。
专家离场后,在所有参加竞标单位代表的面前公开开标,经过评分和评议,小Z所在的机构仅以0.01分的微弱优势赢得了此标!
张颖和小Z情不自禁地相拥在了一起,喜极而泣……事后小Z问张颖:“怎么突然想到减少51万元的?”张颖回答说:“灵光闪现吧,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学长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立即打电话向小Z表示祝贺,还约小Z晚上一起吃饭庆祝。
这段时间中,学长的职称问题终于解决了,成了一名名正言顺的规划师,这令他自己都感到骄傲!职位也提升了,主任科员,虽然不带长,但也相当于正科级干部。下一步,他打算向副处级攀登,还希望能在5年内通过院里的高级规划师职称评定。
学长的职业前景十分清晰,道路方向也十分明确,若干年后他还存着,超越那个当首席规划师的亲戚的梦想,似乎这都在意料之中了,毫无悬念……
他和小Z约在罗湖红岭路附近的一家“二郎牛蛙”店。
夜幕刚刚降临,华灯初上,红岭路上车流汹涌,这条路在深都市算是巨堵的一条马路。站在路口的宏宇大酒店门口,学长焦急地等待着小Z,正在这时,小Z出现了,看她春风满面,步履坚定的样子,学长心头却生出一些莫名的紧张……
这家店“买二送一”的广告语就打在火红色的霓虹灯店招上,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望,有些人真的就被这店招吸引了进去。
他们在二楼落座后,点了两斤牛蛙和中辣锅底,看着沸腾的辣锅底腾起的热气,巴掌大的牛蛙在滚沸的汤中翻滚,新鲜的蛙肉看上去很有弹性,吃在嘴里十分有嚼头。
先是自顾大快朵颐了一番,随着饥肠辘辘的平抚,露出满意的微笑。在辣与烫的双重刺激下,使原本的疲乏与倦意消散了。他们边吃边聊,当学长问小Z今后的打算时,小Z沉思了片刻,抬起头说:“我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很适合我。”
“我总觉得你太累,工作节奏也太快了,我们现在都到了一定的高度,其实并不需要太玩命了”学长说。
小Z夹了块牛蛙肉,那肉色被汤料浸润得闪闪发光,放进嘴里慢慢嚼着,像是在品味着什么,慢悠悠地说:“我是在你的鼓励下来到深都的,如果没有你当初那个电话,我或许真的回米脂了呢”稍后又说道:“如果真的那样,我现在可能是两三个娃的妈,这对我爸妈来说可能是个好事呢”紧接着又说:“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没有假设,没有但是……”
学长百感交集地感叹道:“是啊,没有你在这儿,我可能也不会这么努力,不然我会被你落下的”然后望着小Z的眼睛,似乎想看出些什么。
“其实,我是个喜欢经常有变数的人,我不愿意过那种一眼就看到未来的生活,我从小就喜欢看着大山琢磨山的那头是什么样子,但让我失望的是,山的那头还是山,当时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望”稍一停顿,继续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学长问:“明白了什么?”小Z说:“山的那头还是山,就是没有变化,没有新意,没有刺激。”
看着小Z坚决的样子,终于明白了她和自己的不同:一个喜欢按部就班,过四平八稳的日子,在体制内可以规避掉几乎所有的动荡和危机的人,与一个喜欢挑战自己,喜欢冒险,喜欢新奇,喜欢不在规矩范围中的一切,和这样一个人之间,似乎差距有点大了。
这时,小Z仿佛自言自语:“我怎么就这么不安分呢?”然后扬了扬眉毛:“我就是天生的不知足,老想干些别人不干的事”又像自说自话似的摇摇头:“改不了喽!”表露出态度很坚决的样子。
后来,他们两人戏称这次各抒胸臆的谈话是一次“牛蛙果腹,二郎论道”
按道理说,他们俩认识交往了这么多年,如果该发生些什么的话,早就发生了,但什么都没有发生,这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好像不是为彼此准备的,他们只是两条平行线,但却没有遇到相交的道岔。
自从赢了竞标,张颖、小Z二人的关系更进了一步,这在两个女人之间是很难得发生的。
张颖虽然结婚了,但为了事业,把丈夫老远地扔在北京的机关大院过单身生活,可对事业却像**似的甜蜜依恋。
小Z呢,好像半个翻版的张颖,每天除了案头工作,就是忙着各同行机构之间的沟通,哪里还有时间谈恋爱!
有天下班后,张颖约小Z一起逛街吃饭,等吃完饭了,张颖说:“不去逛街了,我们去“芝加哥”吧。”小Z听后张大了嘴巴好久合不拢,惊讶地看着上司……
张颖笑了:“你以为我是个老古板啊?”一转身间,衣裾飘然若少女,花开三月正阳春。不是芬芳莫相扰,恰似深红随柳存。
二人到了“芝加哥”,专挑了个小卡座,叫了啤酒饮料小吃,刚坐下,就有好几拨男人过来搭讪,用“芝加哥”最经典的搭讪语言问:“我买单?还是您再喝一杯?”
如果双方彼此中意,那就让男人买单,然后双双离开。如果女人不满意,就回答:“再喝一杯,要不一起吧”,这就是明确的拒绝,但为了男人的面子,还是要客气一下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其实两人都没有经验,甚至有些紧张,工作时就是面对几亿、十几亿的生意都没紧张过的张颖,却显得那么生涩,她看着对方有些不知所措,还好对方赶紧说了句:“您再喝一杯吧”
她们实在应付不来,于是匆匆逃了出去。
在路上,小Z仗着些酒气,开口问张颖道:“姐,你怎么突然想去芝加哥了,就不怕姐夫知道了不高兴?”
张颖哈哈一笑:“行,以后就叫我姐吧,不然也显得生分”停顿了一下,又戏虐道:“我告诉你,男人重视的是女人的身体,至于精神,估计他们根本不在乎”就这样,张颖和小Z就成了姐妹。
她们找了家慢吧去消遣时光,在中兴广场酒吧一条街有个名叫“经典怀旧”的慢吧,对了她俩的脾气。
酒吧里的灯光是暖色调的,舒缓的音乐似乎在**着人们的怀旧心绪,小小的酒吧房间不大,但这条街的每家店,都有自己的特征符号,“经典怀旧”的特征符号就是“勾出你的心事,排遣我的寂寞”,用优雅舒缓的小提琴区《一步之遥》,把你隐藏得很深的浓浓心事**出来。这是一首著名的西班牙探戈舞曲,后来成为电影《闻香识女人》中的经典音乐片段,当音乐把你的心事勾出来后,再来上一打酒吧特卖的墨西哥原装直运“科罗娜黑啤”,据说全深都只有这里才有这种啤酒,自然价格不菲,颜色是有重量的,黑色自然最沉重,将其沉入躯壳,流淌出寂寞的心事,用以抚慰生在闹市却倍感孤独的灵魂……
小Z突然发现,这家慢吧居然还会有DJ!在酒吧一角,有个小小的乐队池,随着黑胶唱碟的播放,乐队便配以贝斯、架子鼓,萨克斯等乐器伴奏,以烘托渲染气氛。
其实这儿并没有专门的DJ,只是有一个模拟打碟机放在那儿,供客人兴之所至时,客串消遣。客人可以随着音乐的起伏,或昂扬激越,或委婉清新,只要你有充分的想象力和惟妙惟肖的表演天分,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如果表演得到全场认可,还可以获得半打小瓶装青啤的奖励。
趁着酒酣耳热,张颖勾住小Z,附耳道:“妹,职称的事没问题了,落户的事只等市公安局的批复,从现在起你就是真正的深都人了”。小Z也很兴奋,脱口而出道:“姐,我们还可以干些什么,我好想再去竞个标!”
张颖说:“竞什么标啊,先把房子买了吧,明天项目分成就下来了,足够你付半套房的钱了!”
就这样,两人在一个非工作、非正式的环境中,把最重要的事都说明白了。
小Z的目光又投向正在打碟的小伙儿身上,挺拔的身躯,高卷起的袖口,露出健壮的肌肉,微微冒汗的额头,粘着几缕散落的头发,算不上十分英俊的脸庞却显出雕塑般的坚毅……
小Z的心里在冒汗,似乎这个人将会与自己发生些什么的预感油然而生。
张颖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对小Z笑着说;“喜欢吗?要不要试试深浅?”
小Z这时突然站起身来,勇敢地走向打碟机,对颇有眼缘的他说:“哥,可不可以教我打碟?”
张颖看呆了,心想:原来这就是“米脂婆姨”的性格!
尾声:
小Z在深都买了三居室的房子后,就把远在黄土高原的爸妈接到深都一起住,也算了了尽孝的心愿。
学长终于在暗恋小Z多年后,不情愿地放弃了这段悠悠的不了情。
他的职场从一开始就步入坦途,直到现在,仍然在可预见的时间节点上,实现着阶段性目标。或许,人生就应该这样,在明明白白中度过自己的一生,毫无悬念的生活是多么安逸,没有危机,也没有惊喜,只有按部就班地走向前途……
他有爱情吗?当然有!还记得那个安娜吗?就是小Z众多闺蜜中,那个最最喜欢探究琢磨小Z私生活的姑娘。她以最隐蔽的方式暗恋着学长,甚至在漫长的暗恋阶段,学长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或许那时学长的心思都用在了小学妹的身上,所以对眼前中意自己,款款情深的姑娘却视而不见。
还好安娜孜孜不倦的守候,终于唤醒了一个沉睡在自己制造的浪漫梦想中的人。爱情是最没有规律可循的,又美丽无比,又撩人心扉,又出其不意……
自从小Z在“经典怀旧”酒吧与那个俊朗年轻人邂逅,两人便双双沦陷于爱的海洋,那暖暖的洋流围裹在他们身体的周围,仿佛迅速升温着爱的热度。这让小Z感受到了****的无比快乐和幸福。原来爱情就是在最不经意时的遇见,缘分牵引着爱的双方,就是天涯海角,也会将其引领到一起。邂逅怂恿着爱情的发生,让人不经意间掉入漩涡,无法自拔。如果真的爱了,无法自拔岂不是最好的状态……
小Z的爸妈这回终于满意了,但还有个大大的未了心愿,那就是闺女小两口赶紧结婚生娃……
安娜曾经问过小Z:“你和学长怎么就走不到一起呢?”小Z说:“可能是费洛蒙不匹配吧。”见到安娜茫然的样子,笑着补充道:“通俗地说,如果和他的物理距离太近,会有一种化学上的反感。如果翻译成人话,就是我在精神上接受了,却被自己的身体拒绝了”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年过去了。小Z的生活和工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早已不是刚来深都时,那个战战兢兢的小女孩儿了,代之以一个在职场中风姿卓越、妖娆动人的崭新形象。
她和张颖继续在自己热爱的领域,深耕着自己职业的沃土。她们的前面仍然是一片未知的荒漠,而她们的责任,仿佛就是在这片荒漠中播撒出昂扬的绿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