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寄往冰层下的文字(组诗)

作者: 施云
更新时间:2018-12-03 字数:1206

寄往冰层下的文字

死在冰雪下的虫子
托付我刻碑立传
梦像枚急于出土的芽
张开虫子的嘴巴
吐不出最后一口气
咽不下嘴上的冰坨
一盏灯的亮击碎我的同情
铺层冰的路面上
时光的脚印被迫封锁
一只蚂蚁变成琥珀
它最后的比划
把自己绑在十字架上

雪还是没落下来

雪还是没落下来
干冷的天进行着新的裂变
把气温下拉到极致
像要苞芽般冻开乌蒙的山头
冻开心中珍藏的花朵
其实我已盼了很久
瑞雪兆丰年啊
我多期盼一场大雪
冻死来年偷咬玉米芽的虫子
以及一些不祥念头

接住朵**的雪花

不等我看清形状
它就感动得化作一滴水
温润裂谷般的掌纹

我多希望它沿着沟谷流淌
直到汇入我心中的海洋
翻卷起朵别具一格的浪花

追着一场雪奔跑

每个山头都是棵梅花桩
峰与谷绘出的心电图
起伏如喷薄不出的愤怒
被一场雪甩在身后
一片落伍的雪花
被广袤抛来抛去
小寒的溪流在体内穿梭
**敲响的疼痛
缝补着骨裂的山谷
仿佛你就在前方不远处
奋力绾紧路的绳索
拴住每座山峰的心跳

逆着雪奔跑

雪花砸在脸上
一块块碎了的白瓷花瓣
捧起露珠
快速融化在我的眼域
擦肩而过的一瞬
火焰烧着锅底
煮沸了我的回眸
一团火苗被拐角扑灭
红旗袍上的花朵
透出棉花的洇渍
一串脚印
伤疤一样嵌在雪中
拉不直的时光
流淌出曲折的小巷
逆着雪奔跑
脚印是她捡不起来的魂

煮壶雪花泡茶喝

乌蒙沏茶的手法如此简单
把阳光的火苗随坡铺开
每条溪都是暴露地面的根系
每根草都是枚春茶的芽
装在山峦壶里的传说
比毛绒绒的玩具更有**
用想象的刀慢慢剥开
切面上嵌满憧憬的花纹
这铜体的壶
浑身镶嵌着山花的笑容
煮壶雪花泡茶喝
云雾举起圣洁者的擦子
却怎么也擦不去我
漂浮在乌蒙杯口的干渴

雪花的冬天

我要描述的不是那个像雪花的人
是天空飘落下来的真实雪花
这水做的女人,在乌蒙的冬天
和我一样,同样经受着冷
它们被冻结在一起,抱团取暖
它们的地盘远比我的故乡辽阔
在冬天,它们手牵着手
身体间很少留出空隙
紧紧地贴在一起,像梦与梦
在夜里无缝对接。我与它们常常
隔着一道窗对视。它们看见我
黑色的影子,我看见它们
雪白的肌肤。我们谁也不说出
怀揣的词,像我和你
擦肩而过时经常不约而同地回眸

雪花在窗花上飞来飞去

雪花在窗花上飞来飞去
没有一朵融入窗花
也没有一朵钻进窗来
滴落成笺纸上的银豆
一颗会说话的泪珠
闪亮愿景里的希冀
它们争先恐后跳着锅庄
把外面的世界模糊
自己独自清晰,如哑默的
鼓点,敲响清脆的心声
籁籁之音尉然而起
一群飞来飞去的白蝴蝶
把我看成大蛹
雪花在窗花上飞来飞去
我的眼睛里群星陨落

从树上飞下的雪

从树上飞下的雪
一颗赶着一颗
直往脖颈里钻
一丝一丝的冰凉
从身体里抽走温暖
剩下骨骼的疼
发出树枝裂断的声响
我多想抓住风的手指
一根根把它折断
一次性抖落冰条子
抖落身体里的疼痛
也抖落青云村的下午

我问过那朵雪花

我问过那朵雪花
那年冬天的冷
是长出骨头的诱因
在人间越长越大
变得像支芦苇
它倚靠的那些松针
是告别时的跳台
阳光让它化作水滴
融入泥土后
没人看见它钻入根系
挥霍掉的一部分
重返云朵
剩余部分再次解体
草芽举起的那颗露
有它少量基因
整个过程
仅仅就是个过程
与别的雪花大同小异
没有谁会记得它
除了那棵抽穗的草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