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九十四章、离开B县

作者: 深秋里的感动
更新时间:2018-11-27 字数:2746

逼走冯远后,按在林梦娜身边的定时**终于排除了,她感到无比轻松,关于洋洋身份的秘密就没有人知晓啦,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喽,为了庆祝自由解放,她建议说:“老公,这个周末我们一家去度假旅游,怎么样?”
梁伟华瞟了她一眼,平淡地说:“这些天看上去你情绪很好嘛。”
“那当然喽,老公平安归来,我当然高兴喽。”
“是吗?”梁伟华阴阳怪气地问。
林梦娜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唱着小调离开客厅。这太得意忘形啦,可她得意不了多长时间。
一个月后,梁伟华拿到了亲子鉴定书,洋洋果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拿着鉴定书他反而冷静下来,如果这件事闹将出去被大家知道,他今后不仅无法在B县混下去,而且颜面无存,所以还得隐瞒下去。当然不能便宜了林梦娜这个**。
当天中午午休时他就同林梦娜摊牌,梁伟华沉着脸把亲子鉴定书丢在床上说:“你自己看看。”
林梦娜见他严肃的样子,取笑说:“什么呀?搞得这样严肃。”她拿过亲子鉴定书一看,顿时如身坠深渊,她恐慌地将亲子鉴定书扔掉,仿佛扔掉一件恐怖的毒物,她脸色惨白地瘫坐在沙发上,喃喃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梁伟华冷冷地说,他拿起地上的亲子鉴定书慢慢地折叠好,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愤怒地问:“说,洋洋是你跟谁生的野种?”
林梦娜一言不发,整个人如傻子似的坐在床上,她在思考着是谁泄密的,难道是冯远告诉他的?
见林梦娜不回答他的提问,梁伟华恼怒不已,他恨恨地说:“不说是吗?”
这种事叫林梦娜如何解释呢?难道说跟别人生孩子是为了他,是爱他?这种解释太荒诞了吧,谁能相信?谁能接受呢?
跟谁生的野种?无所谓了,眼下要的是如何惩罚这个**?梁伟华狠狠地说:“你不说没关系,你给我听好喽:一是从今之后你不得插手公司之事,也不得踏进公司一步,公司已与你无关;二是看在洋洋叫了我这么多年爸爸的情份上,这幢别墅你们可以住着,但一旦你再做出无耻之事,休怪我将你们扫地出门;三是你胆敢泄露洋洋身份之事,影响公司名誉,我叫你一家死无葬身之地;四是从今天起我住到公司去,不再提供你们的生活费,你们不要到公司找我。”
梁伟华说完,打开行李箱,收拾好衣服,准备推门出去,林梦娜见状,上前赶紧抱住他,痛哭流涕地说:“伟华,是我错啦,但我是爱你的呀,我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梁伟华听后,气极反笑,他大声吼道:“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做出这等事还说迫不得已,真是无耻之极,你给我滚开。”
他盛怒之下,把林梦娜推倒在床上,提起行李箱,快速离开。
看着梁伟华开着车绝尘而去,林梦娜绝望了,这些年她精心构建起来的美梦瞬间蹦溃了。
梁伟华回到公司,更改了公司法定代表人,恢复了管理秩序,将林梦娜和冯远提拔起来的中层管理人员一律辞退。他任命程辉为公司总经理,全权负责公司经营之事,他心生去意,准备将公司交给程辉打理,自己回龙江市去侍候爸妈。
突然一段时间见不着梁伟华了,洋洋开始想爸爸,一天晚上他问:“妈妈,爸爸好长时间没有回家啦,我好想他。”
林梦娜一听,心如刀绞,她只得说:“爸爸回老家去啦。”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这……”林梦娜不知如何回答?孩子渐渐长大,她瞒得了他一时却无法瞒得住一世,她不由得叹息:“诶……”
“妈妈,你叹什么气呢?”洋洋扭着头问。
“好孩子,爷爷奶奶生病了,爸爸需要照顾,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你想爸爸了,你就给他打电话。”梁伟华没有说不准给他打电话。
“好,妈给我手机,我打给爸爸。”洋洋高兴地说。
电话通了,没人接,洋洋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梁伟华烦了,他接过电话,准备狠骂林梦娜,可手机里传来的却是洋洋的声音:“爸爸,您干什么呢?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您都不接。”
听到洋洋的声音,梁伟华犹豫了,洋洋毕竟同他相处了八年,他们父子情深,虽然现在知道了洋洋不是自己自己亲生的,但洋洋无故,稚子无罪呀,怎能一下子断掉呢?
“爸爸,您说话呀。”洋洋催促着。
梁伟华叹息一下说:“洋洋,你有事吗?”
“爸爸,你都很长时间没有回家,洋洋想您啦。”
听了洋洋的话,梁伟华落泪了,他抹了一把眼泪说:“我有事哪,孩子,你要好好学习,我忙完事后就回来看你,再见。”他不敢说下去,恐怕哽咽了。
“好,爸爸再见。”洋洋挂了电话。
洋洋长大啦,万一到公司里来碰到他如何是好呢?况且凭他对林梦娜了解,她不会就此罢手的,她也会怂恿洋洋这么干的,唯今之计先回龙江市冷静一段时日再说。
临走前他要处理好一件事,就是洋洋的身份之事,这件事不处理好会影响他的声誉和公司的稳定大局,目前只有程辉一个人知道,得让他知道冯远所说的是谎言,确认洋洋是他的儿子。
一天,老客户唐朝阳来续签购销合同,梁伟华觉得机会来了,他将伪造的亲子鉴定书放在办公桌的中间抽屉里,上面放着拟好的购销合同。
他特地选择在唐朝阳住宿的曙光大酒店里签合同,他通知程辉:“你去我办公室,在办公桌中间抽屉里,将公司同唐总续签合同拿到曙光大酒店来,晚饭同我一起陪陪唐总。”
程辉以前当秘书时留有梁总办公室的钥匙,他打开梁总的办公室,从办公桌中间抽屉里找到合同,拿出合同时他顺便瞟了一眼合同底下的东西,突然一份亲子鉴定书呈现在他的眼前,出于好奇心,他拿起亲子鉴定书仔细瞧着,这份亲子鉴定书明明白白地显示着洋洋是梁伟华的亲生儿子。
程辉一下子愣住啦,这怎么可能呢?他亲耳听冯远说洋洋是他的儿子,那林梦娜不是劝冯远为了儿子前程叫他打消相认的念头吗?难道林梦娜都不知道洋洋是谁的儿子?这种事怎能乱说呢?程辉一下子湖涂啦。如果洋洋确实是梁总的儿子,那他岂不是成了挑拨离间的小人?梁总心里会怎么想呢?他心里直冒冷汗。
他静下来仔细想想,这份亲子鉴定书是不会假的,梁总之所以没有责怪他反而委他于重任,说明梁总是一个心胸宽阔之人,梁总是念着他的一份忠义之心。看来今后要好好干,才能不辜负梁总的知遇之恩。
程辉将合同送到酒店,见梁总与唐总谈笑风生,他紧张的心慢慢平息下来,两人很快签订了合同。
“好,合同签好啦,我们吃饭去,今晚好好喝一杯,不醉不散。”梁伟华说。
“好。”唐总爽快答应,两人既是合作伙伴又是老朋友了,聚在一起自然高兴。
饭后,梁总喝得差不多,程辉送梁总回家,到家门口,程辉说:“梁总,到家啦。”
梁伟华一看说:“送我回公司。”
“梁总,您不回家住?”程辉奇怪地问。
“喝多了,还是回公司吧。”梁总办公室里有宿舍,他经常住在公司里。
回到公司,梁伟华的酒醒了大半,他对程辉说:“明天我回老家去,要待上一段时间。”
“您大约什么时候回来?”程辉问。
“不一定,我在与不在一个样,你放心大胆干,你只要记住一点,不准林梦娜插手公司之事。”
“明白。”程辉以为梁总心里对林梦娜的夺权还心存不满,这也是人之常情。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家休息。”
“好,梁总明天需要我过来送您吗?”
“不用。”
“梁总,再见。”
“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