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一共13首,都是对家乡比较久远的年代的人事景物的抒写

饥馑年代的爱情 (组诗)

作者: 新邪帝国
更新时间:2018-11-25 字数:2332

饥馑年代的爱情( 组诗 )
韦汉权

后来

后来,他一起身,便步入田野
背面的山即时收拢影子,溪水缓下
朝阳,镀红了飞鸟的翅膀

木棉树下,他站在红水河左岸边
嘴一张,歌声便熨过河面的
波纹

还在荡漾
山顶的夕阳,花白了他鬓边的须发
就是那一夜,我从粤东返回,我跑到河边呼叫:
父亲!
那时,他已经躲到一坯黄土里
无字的碑前还站着一个女孩,那模样
很像是未嫁之前的,我的母亲
也像是恋爱时候的,我的妻子
更像是初长成人的,我的女儿

阒无一人的村道上

极像是,农村里写着诗的女诗人
坐在靠西的窗,吐气如兰
最后一句,总是会念到我
我想。此刻
村道上阒无一人 

山影渐次深沉,像一些老去的季节,也像年轮
那扑闪的信号。问候什么时候会来
阳光斜下。那么大的孤寂
不相信竟在一个午后,就能
看得见你的哭泣

而风,在你走后往下落,细密像斜织的轻纱
是村庄一半的伤痕。
另一半,投影在没有尽头的
向外延伸的
路上

浮凫的诗节

首先是风慢了下来,沿溪水的幽深林道 
佐以些许落叶,尘泥。不远处的明处
一首知名乐曲,像风一样轻,雨一样柔
从影子深处荡过来,又沉下
有时也像她的腰肢,一样袅娜
用歌词应和的人,他的橹杆坚硬
激水的声音,有时也陷入水底
当轻薄的潮头打来,月光下
浮凫而来的诗节,在清冷的河面上
凸了出来

如果我是小雨 

我宁愿落在再北一点的地方
农民蒙卜三,把水引向别家的稻田
 
红水河是不急着要很大的雨的
有本事把下雨得大一些,下到七百弄
或者云贵高原,珠江的源头
 
所以如果我是小雨,我即使下到桂西北
或者再北的地方,比如韦家屯亮灯的院落
我也下得轻一些,别吓到正在试穿婚纱的韦阿莺

饥馑年代的爱情

近年来,小村庄总的来说
是平静的。在他们陆陆续续搬走之后
似乎一切都在改变,也似乎
一切没变
村口,偶尔也会传来
汽笛声和犬吠

从村东七八十米弯曲的沿溪小路,到村西
似乎又多长一些稗草。一两行湿的脚印
穿插着细碎的卵石
咖啡毛衣是当年的流行色
那一次欲言又止的
饥馑年代的爱情

后来是春初,南粤的大朵紫荆花开得正旺
出到村口,不远处下了一段小坡
那排丛竹下是码头
别时语现在想起来
也能够为前后三年,五年,到十年的
油灯烧焦的光晕里
提供泪光

妻子什么时候偷偷开了门
又叭嗒一声,开了灯
照亮这个夜深了还在窗前坐着
从外表到内心
都裸露的男人

撕裂的票据

最近的地方,没有桥
究竟要绕行多远,沐过
多少风和雨
才能从七百弄去到红水河

二十年,或者多一点的时间
我在大山深处蛰伏,破茧,笃行
我每走艰难的一步
我每甩在身后的村子
从桂西到南粤,我看见朝夕的霞光
和悬崖

二十多年过去,我还在不停地出走
先是跟在,出了山口就没有回来的
父亲的身后
又跟着下了码头就化作小鱼的母亲
在南宁东站,拿着撕裂的票据
登上南北不同的列车

夜幕笼罩的村庄

那声音传到山腰,和峡谷
森林,和草丛

我感觉那是随黄昏而来的
红水河的某一次涌动 
它荡漾的方式和我的抒写密不可分
在故乡河岸或山脚
针对木棉花火红的奔放已经习以为常
当然还有远道而来的蜜蜂
夜深偶尔的虫鸣,村东
小孩寥落的哭闹也被各种耸人听闻的故事
所吓唬。宽阔无边的夜啊
那声音犹如浆果
让我在那年月始终起早贪黑

现在想来,也许是为了一种等待
或者干脆是一种凭吊

山也会寂寞,河流也是
那声音会适时传来
山脚下村子里,包括河里的浮游生物
都匍匐着身子
泄露的部分,有的失去了飞翔和迁徙
比如候鸟
有的失去了颜色和亮度,比如
夜幕笼罩的村庄,村里的矮屋
西窗下辗转反侧的躯体

夜路
                
那时候,似乎就走了一夜的路
没有轻掷的想法,关于
我们的移居。要从一个山区小村庄
到文昌西路有稍矮楼群的一侧
一些年过去,你和阳光渐次变窄
变老

寂寞是常有,然而它常常逊色于贫穷
从八月到年底的云卷云舒和
细碎的日子里
总有一些感激,或者怨言
在那株较高大的木棉树下
我们执手相看,无问东西
我们甚至需要
一言不发

夜色就这样来临。母亲啊
请原谅这些无知的孩儿
和父亲去时的路相比
他们的归途略长
从这个小区绕过
对面的建筑群,还要从
异邦绕过他乡

欢歌之夜

在壮歌节的晚上,我可能叫她们达妹
有竹影的红水河边
特旺和他要对歌的贝侬
在竹排上欢快地跳上跳下。没有指引
那人悄悄循着星光,往小坡上的家里跑
找出父辈的笙箫。更有几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急切地拉扯着最靓达妹的的手
并要求告知她家的方向。另一个
稍大年岁的中年人
坐在河边的一块奇石上
从胸腔掏出初恋和回忆

一首歌的路径

有一次,我从一首歌进去
开头是一条路,像失恋者的心事
意象分别是:
霏霏阴雨,一把古色的油纸伞,小径,以及纷纷落英

一切旋律都是为你而预设,我和你相识于雨天
当我从如镜的雨幕里,将你拾回
而自己竟走回镜里
让我把思念重新倒回一遍吧。请听我颤抖的嗓音

即便如此,我们也还能彼此倾听
油纸伞闪过的小径
正如你的每一次途经,在尽头
等着我,从一首歌出来

苇草深处

我一直在想,如果这一条河流,再慢一些
就像老天,再仁爱一些
这时,这一片天际再白一些
人间就会干净得像雪。有离去的鸟声
风声。木槿树落下的光晕很淡
傍晚迟缓的钟声比祈祷的颂唱稍慢。
如果能有对岸涌动的微波,你的歌谣即使太高亢
也无碍于我的动情
剑鱼群游得很深,渔人无奈地收起网
他把船藏到了苇草深处,一只惊起的鹭鸟
焦急地叫着同伴的名字
我坐在河边,竹子下
明亮的光,从身体内慢慢溢出

塬坝上

不涨水的塬坝,她们的腿卜子雪白
坝上溅开的水花
也是雪白
坝下亢奋扑水的鱼
鱼肚雪白
 
堂兄总在傍晚时分走上坝首
叫唤
而在坝里浣衣或洗浴的女人
花拉花拉的雪白水花里
赤条条的
不一定是你媳妇
 
早春,坝水退去
仲夏,坝水下降
晚秋和初冬,坝水干涸
堂兄和他媳妇不停地涉向对岸
又返回
 
农忙之后。堂兄和他媳妇在傍晚赤着脚板
走上塬坝
身后跟着他们的孩子

初春了

初春了,有些地方还在固执地冷
包括我生活的地方
包括这地方的一些闲人。他们闲着
并收起代脚的拐棍,和尊严
这世界流行无耻,比如妄长的生命
人们相互攀比地活着,想方设法延年益寿
有人在大街边懒散
也有人在村道的犬吠声中死去
天可能还在冷,并且黑得像深不可测的口袋
张开着,等着为下一个逝者收尸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