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祝福所有需要帮扶的人,都能过上像大青枣一样甜蜜的生活。

甜蜜的大青枣

作者: 微人轻言
更新时间:2018-11-23 字数:3603

                                                                                  甜蜜的大青枣
                                                                                     文/李东凡
果子前天在微信上告诉我,她家种植的大青枣已经结果儿了,青青的小果儿挂满了枝头。估计今年大青枣的收成比历年都要好。她还说,待大青枣成熟,第一时间采摘送来给我尝鲜。
果子的名字不是叫果子,她的念书名叫陈果,果子是她的微信妮称。于是,村里的兄弟姐妹和叔伯,都亲切地喊她果子,她也喜欢人们这样叫她。
果子给我送大青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我认识她这些年,每年到了大青枣成熟的季节,果子都会第一时间到她家种植大青枣的田地采摘,然后用袋子装好,专程跑一趟镇子,来到我工作的地方,把大青枣送给我和杨干部。
她每次给我和杨干部送来大青的时候,总是用两个袋子分别装好,一式两袋。她每次都是只喝完一杯茶,然后稍坐一会儿,便说要赶回去干活儿,家里还有很多活儿等着她回去干。临走的时候,也总忘不了叮嘱我,这两袋子大青枣,一袋是送给我,另一袋委托我帮转交给杨干部。
记得去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上班刚走进单位办公室,椅子还没坐暖,身后便传来了三下轻轻的敲门声。我转身抬头望去,只见果子双手提着两个沉沉的袋子站在门口。我知道是她又给我和杨干部送大青枣来了。
走进办公室,果子很腼腆地看着我,用银铃般的声音对我说,李干事,我妈让我捎些大青枣给你和杨干部。我看着满头大汗、脸蛋儿白里透红的果子,连忙走上去接过她手中的两袋沉沉的大青枣,放到茶几旁边。然后示意果子坐到沙上,然后给她沏了杯茶。大热的天,跑老远的路,口渴是不必说的。果子也不客气,接过茶水便“咚、咚、咚”地往嘴里灌。
说句心里话,我并不是一个贪小便宜,对别人的赠送来之不拒的人。每次我都婉拒,叫她以后不用送来了,劝她把大青枣拿到集市上卖。她却说什么,自家种的,泥生雾水养,又不是用钱去买来送给我。尽管我再三推辞婉拒,但每年一到大青枣采摘时节,她依然如约似的给我和杨干部送来两袋她家种植的大青枣,有时候,我实在过意不去,要给她钱,她却像受了极大侮辱似的,双手抱在胸前,满脸委屈的样子,说啥也不肯要。她之所以每次都让我替她转交一袋给杨干部,因为杨干部已经调到别的地方工作了,再说我也熟悉去杨干部那儿的路况,顺顺当当便可送到杨干部那儿。如果是果子送去的话,也许就要费许多周折了。她也自认,她是个名副其实的路痴。于是,每次便叫我代劳。
果子尊称的那个杨干部;真正名字其实并不是叫杨干部,而是叫杨美娟,是镇政府扶贫办一名年轻女干部,大约三十岁。她早些年帮扶的困难户就是果子一家。于是,果子和她的母亲,从那时起,便把杨美娟尊称作杨干部。
那时,我是镇里的宣传干事。一天,主管宣传组的领导老莫安排我一个采写任务,去采写一篇扶贫攻坚方面的文章。并提示我可同镇扶贫办的杨美娟合作深入困难户家去采风。因为杨美娟是镇扶贫办领导干部,业务上会精通一些,掌握的材料也会多一些,详细一些。
于是,我便约好杨美娟第二天和她一起进村访贫问苦找素材。因为平时我和杨美娟很聊得来,所以,她也不作什么推辞,很乐意带我去她所帮扶的困难户家中采访。
第二天,大约八点多,就在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于是,我征求杨美娟的意见,是否改期?杨美娟却不当回事,毫不迟疑回应我,这点雨算什么,就是落雷也得去。说不准贫困户陈大嫂此刻正急盼着我们去她家帮忙些什么呢。
夏天的雨,来得快,下得大,然而,也晴得快,下了大约半个小时,雨便停了。
雨后的天空,格外清新,雨后的乡村,也格外青翠。
我们沿着村级道路缓缓前行,走过田间,穿过地头,广阔的田野,一望无垠。田野上,瓜果飘香,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农作物在微风吹拂下,犹如风情万种的美女,轻柔地绽放出各种各样的风姿。我深深地呼吸着这清新的泥土的芳香,聆听着树叶随风传来的沙沙声,仿如在分享一支婉转动听的田园曲子。我们边走边欣赏那一望无垠的翠绿,边走边享受着这没有污染的乡村田园美景。
扶贫干部杨美娟边走边和我聊她下乡扶贫的工作情况。她说,这些年,大青枣的市场前景很不错,于是,她把种植大青枣作为她扶贫的切入口。果子家种植的大青枣果苗就是她亲力亲为一手扶持的。她还告诉我,果子家是烈属户,户主叫翠花,也就是果子的母亲,家住在一个较为边远的小山村。果子的母亲翠花,今年已经年近六十了,只有果子一个女儿,丈夫在七九年自卫还击战中光荣牺牲,是位战斗英雄。现在家里只剩下翠花和女儿果子。母女俩这些年,在扶贫工作队的帮扶下,点亮了母女俩生活心灯。母女俩把家里的责任田都种上了经济作物,种植规模最大的就是大青枣,这是杨干部一手替她策划的。除了这些经济作物,果子家里还饲养有三十来只鸡,还养有两头猪。这些鸡苗和猪苗都是杨干部亲自送到她家的。
不知不觉间,我们便来到了果子的家门口。果子的家,是座两层高的楼房,虽然只是普通的装修,但很整洁别致。从建房申请到房子的基础建筑再到房子的落成入住,倾注了杨干部不少汗水和心血。
我们的到来,翠花格外开心,乐呵呵的捧出各种各样的土特产让我们品尝。还和我们聊起了村里的一些情况。她感慨的说,现在村里大部分村民,尤其是一些年轻人,都南下广东或到别的省区、城市打工去了,现在村里留下来的几乎都是老人和孩子,由于这样,一些村民的田地便丢弃了。翠花觉得好好的田地被丢弃实在太可惜。于是,她对杨干部说出了自己隐藏在心底很长时间的念头,她对杨干部说,来年她想耕作那些村民丢弃的田地,让杨干部出面帮助与那些村民协调。后来,在杨干部的帮助下,那些丢弃田地的村民,都免田租让给她耕种。于是,她听取杨干部的建议,在这些田地都种上新果品种大青枣。据杨干部介绍,这个新果品种,是从外地引进的,一年可产两就,产量高,果甜脆,生津止喝,采摘简便,不过,最主要是,很有市场前景,的确是一个理想的扶贫项目。
就在我们和翠花聊得正欢的时候,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挑着两胶桶大青枣走了进来。姑娘个子高瘦,她把装满大青枣的经色胶桶轻轻地放了下来,然后用巴掌擦着脸上的汗水,把散乱的头发甩到后面,露出了俊俏的脸蛋儿。
果子,回来啦。坐在我身边的杨美娟像大姐姐似的很亲切地和姑娘打招呼。姑娘腼腆地看着杨美娟,微笑着小声说,杨干部,吃大青枣吧,刚摘的大青枣特别甜特别脆口,说罢,从胶桶里捧出一大捧大青枣放到杨美娟的手上。然后,转过身看着我,一时间又不知怎样称呼,于是,把脸转向杨美娟,杨干部,这位叔叔以前好像没来过我家?果子的这一动态,豆得她母亲翠花和杨美娟忍不住大笑起来,我也跟着她们尴尬地笑。笑过后,杨美娟亲切地对果子说,果子,嗯嗯,你就叫这位叔叔李干事吧。话声刚落,果子就弯腰从桶里捧了一大捧大青枣给我,依然很腼腆的小声说,李干事,吃大青枣吧,很甜很脆的。然后果子不知是害羞还是什么,对着我们腼腆地笑了笑,便出去了。后来果子的母亲告诉我,果子因为身体的原因,只念到初中二年级就辍学回来了。刹那间,我的心情不由变得异常沉重,但又不知该对她说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翠花长长地吁了口气,感慨地说,现在比以前好过多了,怎说呢,总之,我和果子母女俩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说心里话,我最感谢的就是杨干部。自从我家成为杨干部帮扶的贫困户后,杨干部待我和果子就像亲人一样,经常和我们一起到田间地头干农活,还要技术指导,甚至小到一些小农资的购买,她都亲力亲为……
嫂子,别这么说,杨美娟见翠花越说越激动,忙切断她的话,嫂子,这些都是我的份内事,只要你能过上好日子,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报答了。如果说,要感谢的话,我们更应该感谢党和政府,是党的富民政策和你们的吃苦耐劳,勤勤恳恳才摆脱了贫穷,过上了好日子。
对,对,对,杨干部读书人就是读书人,说得真好。翠花亲切地看着我们乐呵呵地笑。
刹那间,我从翠花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吃苦耐劳,乐观向上的淳朴品格,看到了一个普通农民的质朴本色。
我和杨干部就要离开翠花家返回镇上的时候,果子的母亲说什么也要我们带一些大青枣回去。杨美娟深情地对果子的母亲说,嫂子,你的心意,我们领了,刚才我们已经尝过了。再说,我们实在不能收呀。
一定得带回去。果子母亲很亲切但又像下命令似的对我们说。说罢,很利索地把果子刚挑回来的两桶大青枣用袋子装好。这种质朴的盛情,着实让我们难以推辞。于是,我和杨美娟只好把两袋子大青枣带回去了。
回来的路上,我们边走边欣赏乡村无边的青翠,享受着清新的乡村美景。我不由想了陶渊明《归园田居》中的诗句来:时复墟曲中,披草共来往。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
我就是这样认识果子的,而那年的扶贫干部杨美娟,因为工作成绩出色,已经上调到了别的地方工作了。
那天,读了果子微信传来的信息,我很欣喜。于是,我回复她说,果子,愿你的生活,过得像大青枣那样甜蜜。果子很快又回复我说,感谢你的祝福,我相信我们的好日子会越来越好。也希望你和杨干部能常来看看我们村的变化。
看了果子的回复,我在心底默默地祝福果子和她的母亲,祝福所有需要帮扶的人,都能过上像大青枣一样甜蜜的生活。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