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林副指导员的那套工作方法,引起了车间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强烈反对。

林副指导员上任

作者: 石頭
更新时间:2018-11-19 字数:3000

       我们卸完车上的木料。站在卡车后面休息。.
       向我们打招呼的这个人,我们谁也没有见过,都不知道他是谁?他又是干什么的?可人家主动和我们打招呼,我们总不能显出我们没礼貌,于是只得挥动着手里的衣服,算做是给他的回应。
  这时候,工段长杨师傅走出了模型房,冲着我们大声地喊道:“你们哥儿几个等会儿再去休息,现在都过来认识一下。”
  我们这几个小师兄弟们只好全都回到了模型房里,那个中年人也跟着来到我们中间,我这时候才注意到,在他的脸上流露着一种令人难以琢磨的微笑。我有一种感觉,总觉得他的这张脸的背后,好像还有一张看不见的脸,让人感觉得这个人不好相处。
  工段长杨师傅用手指着这位瘦小身材的中年人对我们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车间新来的副指导员。你们相互之间都认识认识,以后好便于工作联系。”
  这位中年人立刻接着搭上了话:“我姓林,林副统帅的林。在以后的工作中希望大家多支持。”说着就走上前来,和我们几个师兄弟,一一握手。和这位新来的副指导员分手以后,我们上楼回到宿舍。
  这时候,我感觉到,他浮现在脸上的微笑后面,视乎浮现着另一副非常阴沉的面孔,这种两面人,以后才会令人难以琢磨……
  又过了几天,车间里开大会,当时,我们的铸造车间,对外还有一个称号是三连,那是过去实行军管的时候,由军管会给命名的。车间里的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了这个番号。用三连这个单位番号,有那么一点**的感觉。充满着一种神秘的自豪感。更带有一点骄傲。师兄弟们都还是蛮喜欢这个单位番号的。
  铸造车间的车间主任也就是连长。连长在会上重点讲了车间当前的生产形势和具体的任务,同时要求大家必须注重安全。最后说:“今天是星期六,争取早点回家。现在由车间新来的副指导员给大家讲几句话,”
  老连长的话音刚落,这位中年人立刻接上了话,迫不及待拉开了大嗓门开始演讲了:“各位同志们,我是上级新派来你们三连工作的,我姓林,林副统帅的林。在以后的工作中希望大家多支持。现在我传达一下上级领导关于政治思想工作方面的一个文件,文件不长,希望大家注意听。”
  这位林副指导员的脸上,在这时刻,始终保持着那么一种上级首长般的微笑,眼神里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神态,他手里抓着一份文件,照本宣科地念着文件上的每一个字。不过他还是很明白,在他的旁边,还必须得站着一个文化比他高的人,万一再碰上文件上有他不认识的字,好现找人问。
  他其实也并非完全地照本宣科,(他要是真的照本宣科,那还算是对得起你了,照本宣科,那正是我们所期盼的。最起码我们还能知道,那些是文件上说的,哪些是他说的。)而他却是念上一小段文件,针对这一小段,或者是几个字的文件内容,再加上他的理解,再联系到车间里,他说掌握的具体的人和事,逐一进行讲评。
  16开不到三页的文件,他在台上整整讲了三个半小时还意犹未尽。我们坐在台下,也是越听越糊涂,根本就分不清哪些是文件上原来说的,哪些是他延伸文件的内容讲的。哪些是他的理解。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他这个人也太能念叨了。
  老连长有些急了,心想今天本来打算,只是要他在会上和大家客气两句,见个面打个招呼就散会的。没曾想他还没完没了了。老连长一个劲地指着手腕上的表,不停地给林副指导员打着手势,要他注意时间。可这位副指导员越说越上瘾。根本不顾及老连长给他的任何提示。
  又过了好长时间,这个林副指导员毫无反应,老连长只好直接采取行动了。他站起身来,趁着这位副指导员讲话停顿的那一瞬间,赶紧把话头抢过去,立刻宣布散会,还不知道他要讲到什么时候呢?当我们走出车间会场,马上就感觉到,外边的天色早就黑下来了。
  这位副指导员在车间上任以后,每次车间开大会,我们都在台下默默地念叨“林副指导员今天不会在会上发言吧?”只要在开会的时候,一旦林副指导员接着说:“我来讲两句。”到会的工人们立刻就会爆发一片“哎呀”的惊叹声。
  这位林副指导员的工作还是很辛苦的。他为了掌握更多的第一手资料,每天在车间里到处转悠,特别是他喜欢到工人宿舍去检查,看那些人在工作时间回寝室睡大觉。一旦被发现,立刻就用小本子记下来,不过你记下来我们不反对,以后你还应当到班组核实一下,那个师傅是否在昨天上了夜班。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就在大会上直接点名批评,这种做法就直接引起职工对林副指导员的不满,这种不满的情绪积累得多了,势必造成群众和林副指导员之间的严重对立情绪。
       也有个别的青年工人,从内心里非常讨厌林副指导员查宿舍的做法,就在门框上扎上几个去掉头得钉子,在里面关上门,林副指导员查宿舍的时候,听见屋里有人,去敲门,寝室里的人,听着外边的脚步声,就知道是林副指导员来了,故意都不去开门。林副指导员在门外敲门敲不开,想从门上的玻璃往里看,他个头又小,只好跳起来,用手往门框上划拉,正好碰着门框上去掉头的钉子,扎得他手上直冒血珠,疼得他直咧嘴。就这样,他依然坚持着,每天到楼上查宿舍。
  也会有个别人,当面不愿意和他计较,就在背地里使阴招整他的冤枉。林副指导员的自行车,经常被别人放慢刹气,要不是就干脆被拔掉气门芯。林副指导员的办公椅上,经常被人莫名其妙地放上黑乎乎的铁沙子。林副指导员的办公桌上的墨水瓶,经常被别人填满自来水。林副指导员挂在墙上的衣服,也时常被人刷上玻璃胶。衣兜里也常被放进沙土。说实话,他自己也觉得,他在三连干工作,真是费力不讨好。在整个机修厂,上上下下凡是和他打过交道的人,找不出一个人,对他是满意的。他自己也觉得很苦恼。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到三连不足一个月,体重就下降了六斤。
  这位林副指导员,在车间里就忙着整材料,今天写这个人的,明天整那个人的。车间里的所有人,几乎都在他的小兰色的本子上,留下了痕迹。
  但他从来不学着看看图纸。在三连,搞铸造专业,有相当多的技术课题需要研究。而这位林副指导员,他自己不会,还经常反对别人学。
  有一次,他来到我的宿舍,发现在我的宿舍,桌子上只有一本《机械制图》,他就曾经板着面孔,十分严肃地批评过我:“你光看那些毫无意义的书,有啥意思,要抽空多学学老三篇,你不能只专不红。脑袋里要多学一点政治。少看那些毫无价值的书。”  
       这位副指导员,也有可爱的地方,在车间里,始终身穿着那套不合身的仿制军服,在这仿制军服的下面衣兜里,分别装着两个封面颜色不同的小本本,一个是红色的。上面记载着他所了解到的车间里的好人好事,准备随时找机会,开大会时进行表扬用的。还有一个是蓝色的。上面记载着他所了解到的车间里应当批评的坏人坏事。也准备随时拿到车间大会上去点名批评和批判的。
  偏不遇巧的,是那段时间,天公不作美,连续好几天都是雨天,他舍不得骑自行车上班,就和车间里的其他人一样,每天都去挤公交车。公交车少人太多,车厢里相当拥挤。这位林副指导员早晨从他的家门口。在猛追湾车站上车,乘8路公交车到跳蹬河公交车站的途中,遇上了小偷。这个小偷顺手牵羊,拿走了他的那两个小本子。不过,当小偷发觉这本子里没有钱,就把这两个本子扔到了公交车的坐凳下面。
  被扔在公交车上的两个小本,恰好遇到我们车间里的年轻人给捡到了。当天就拿回厂里,直接交到了机修厂党委书记的办公室。厂党委的刘书记,把林副指导员叫到党委办公室。针对这种政治工作靠记小帐的不妥当做法,提出了严肃的批评。不过,他也有他所怕的人,在刘书记的面前,刘书记对他的批评。他连半句都不敢顶
       1971年的9月下旬,车间里开大会,老连长在会上给大家作动员,厂部给车间追加了很多的生产任务。又要忙一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