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十五章 惨胜如败(一)

作者: 帝俊与飞絮
更新时间:2018-07-24 字数:1788

        风,轻轻的吹,柔似女人婀娜的腰身。嬴湄却感受不到一丝甜美。她的眼,满满的全是血丝。

       站在这处,才发现秦军全陷在夏兵的层层包围中。打到这份上,秦军不可能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然他们愣是不肯后退,甚至连主将已脱离战场亦不甚在意。在朝阳的照耀下,他们往复冲刺,刀起刀落间,寒光交织着血花,腥味四溢的同时,眩目得让人不敢正视。

       这是一场悲壮的战争,五千秦骑,将有来无回。

       嬴湄素来讲究得失,绝少肯干明摆着会输的事。可这一刻,她心底莫名的激荡澎湃,以至于身子都微微颤抖。

       “想离开么?”那人的声音依然又冷又硬,不带任何情绪。

       “送我过去。我乃秦军主将,岂能弃士兵于不顾。”

       “你费尽心机重返故国,就是为了跑到这儿送死?”

       嬴湄霍然看他,目光炯炯:“我是俗人,贪生的愿望远远大于为义而死的莽撞。但是,在结果未定之前,我从不逃避。”她忽然抓住缰绳,“壮士,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若你想走,现下还来得及。只不过,这匹马留给我。”

       那人冷笑:“你夺我马匹,我岂不是一样得死?”

       他身子前俯,嬴湄以为是要抢夺缰绳,十指不由捏个死紧。谁想他探出的手掌,不过是拍了拍马颈。嬴湄大喜过望,双臂一纵,双腿一夹,坐骑便放开蹄子,狂啸着往前奔驰。转眼,二人冲入疯狂而混乱的战场。

       若说先前他们逃离战场时,不曾有人留意,此刻回来,却是众目所瞩。秦军眼见主将一马当先,自是欢欣鼓舞;夏军则咬牙切齿,恨之欲狂。不消将领吩咐,夏兵便自动将他俩重重困住。一时,戟刺*挑、刀砍斧劈,各种兵刃贴着脸面或是臂膀倏来瞬去。可嬴湄不觉害怕,反恰到好处的控制马匹,在夹缝中游刃有余的闪躲腾挪。身后之人则一手紧搂其腰,一手灵活的伸缩转动,在挡住四面八方的攻击时,亦能见缝插针的绝决反击。

       他们明明是两个人,却恍若一体,连嬴湄都暗自感喟:便是孪生兄弟,怕也没这般契合吧?

       突然,四五杆长*避开嬴湄,从不同角度捅向其后。身后之人忙稍稍侧身,轮刀削砍。说时迟,那时快,一柄短刀横斜飞出,直刺嬴湄。嬴湄正为身后担心,待发现时,已然晚了。她只来得及偏了偏头——可那刀已经飞到颈项。

       恍惚短刀划过皮肤的同时,嬴湄眼梢处瞥见一道寒光。“乒”的一声,那柄短刀被撩了出去,直直插在一个夏兵的胸前。随即,“噗”的一声,身后之人的身子微微一震:显然,夏兵趁其分心,偷袭得手。

       只听一声低吼,身后之人陡然发力。但见刀光烁烁,密如细网,团团罩于她的周围。相应的,周边惨叫不绝,中招之人纷纷坠马。等嬴湄能看清楚状况时,夏兵皆退缩在一丈之外。

       她偷偷舒了口气。

       一个头靠过来,有意无意的,嘴唇轻轻擦过她的耳:“我不好……害你受伤了。”

       这话又轻又软,带着些微颤音。嬴湄的眼皮也跟着猛颤,先前此人讲过的话如电闪过。

       他怎么知道自己费尽心机重返故国?又如何对自己的一点小伤心生愧疚?他若不是蒙政的暗哨,那么……他也是故人?

       她才欲转头,颈项处便狠狠的痛。她裂了裂嘴,余光瞥见左近周围,齐刷刷的聚集着盔甲破败的秦军。原来,因为他们如影随形,夏兵才惶恐退开。她一竦,忙收起那点不该来的心思,只关注目下情形:这支盔甲破败的**已是所剩无几,便是算上马匹,亦绝对不够千数。

       迎着她沉重的目光,满脸血污的杜确倒裂嘴一笑:“将军,杜某还活着呢。”

       她的眼眶忽然湿了,几乎不敢与众将对视。

       第一次,她无须仰仗父亲的光环,便能高居主将的位置。第一次,她真正的站在战场的中心,见识到兵家的野蛮与血腥。第一次,她被人如此信赖,甚至死而不怨……一将成名万骨枯!那么多条鲜活的生命,就因为她的排兵布阵而命归黄泉。是她将他们拖入绝境。在她的计谋里,他们不过是她实现心愿的棋子。然命悬一线时,他们没有砍下她的头颅,向敌军求饶;甚至也不肯抛下她狼狈逃窜,反而以死相随。秦军,秦军,你们横扫六国,凭的是誓死效命的愚忠,还是死而不折的勇毅?

       夏是故国,秦难道就是死敌?自古以来,哪朝哪代不是弱肉强食?自己沦落到如斯地步,是秦之过,还是魏之过?一样的骨肉亲情,一样的夫妻情深,一样的血脉香火,为什么自己就那么偏心?一统天下,可不单单是帝王的梦想,怕也是离乱人的心愿吧?

       她想不下去了,猛然抬头:“弟兄们,现下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战,要么降,你们希望怎样?”

       夏军们欣喜的瞪大眼,人人伸长脖子。

       “呸!”又是杜确,他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骂道,“杜某就是死,也绝不投降!将军,你愿意陪着咱们么?”

       他血红的眼里闪出光芒,似在期待。其余秦兵,亦是一般无二的望着嬴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