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第六节

作者: 李广宇
更新时间:2018-09-10 字数:4261

6

几天之后,春梅又来了,这一次她带来一个蓝布包裹。一进门李德林就发现春梅的脸色不好,李德林还没来得及追问,春梅已经自顾走进来,把包裹重重按在桌子上。张燕妮见春梅,想说点什么,但看她脸色,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李德林问春梅:“出什么事了?”
春梅没说话,伸手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件毛衣。张燕妮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给小豆子织的!她快步走过去,抓起毛衣问春梅:“小豆子?他在哪儿?”
春梅低声道:“死了。”
张燕妮脸上的惊讶变成了悲哀,她似乎在一瞬间崩溃了,大声哭了起来。她的情绪很**染了春梅。春梅也抽噎起来。李德林站在那里,身体好像被冻僵了一般,想想那个顽皮而可爱的孩子!他的心就像被人刺了一刀一般疼。
小豆子被特高课抓住以后,任打任骂,就是什么也不说,逼急了,他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来串门的。日本人找不到别的证据,只好让他舅舅带他回家。然而小豆子的脊柱被打断了,他的身体没办法伸直,每天只能蜷在床上,谁见了都会掉眼泪。
春梅说:“小豆子挺了三天……表哥让我去找他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春梅抹了抹眼睛,说:“小豆子临死前让他舅舅把这件毛衣给我,说是要我交给他……妈妈。”
说到这里,春梅看了一眼张燕妮。此时,张燕妮再次泪水横流。以前张燕妮经常跟小豆子开玩笑,让他喊自己妈妈,每次小豆子都会梗着脖子,坚决不喊!可是……
此刻李德林的眼睛也湿润了。
沉默中,春梅开口道:“小豆子的事交给我的事情,我办完了,现在该说我的事了。”
听这话,张燕妮停住了抽泣,抬头看着春梅。
春梅对张燕妮说:“谍报员要尽快转移!所以请谍报员随时做好准备,时间定下来我会提前帮你买火车票。”春梅又转脸对李德林说:“德林哥护送谍报员到奉天,跟我上次说的一样,那里有人接应你,接头暗号你们走之前我会告诉你!”
李德林点点头。转头看看张燕妮,分别的那一刻即将到来!李德林看张燕妮的眼神也变得和往日不同,多了惆怅和不舍。张燕妮缺只是低着头。
春梅要回去了。李德林送她出门。在大门口,春梅停住脚步,四下里看了看,见周围无人,才凑近了李德林,低声说:“德林哥!表哥让我告诉你,组织上已经委派了新领导,接替王老板的工作,你去奉天之前,新领导会跟你见面。”
这消息让李德林心里又惊又喜!
春梅又说:“谍报员手里的那部电台要留在南满,这是组织上交代过的,你跟谍报员提前打一声招呼。”
李德林“哦”了一声,说到那部电台,李德林眼前又浮现小豆子的样子——那个雨夜,小豆子掩护他们出门时,李德林带出来的唯一财产就是那部电台,说起来,这电台还是小豆子的命换来的!
送走春梅,回来,李德林看到张燕妮拿着毛衣呆坐在椅子里。他走过去,拍拍她的肩。
张燕妮有些失神地说:“都怪我!如果我不发电报就好了……”
李德林劝道:“别这么说!”顿了一下,李德林叹口气说:“我们这些人,从加入到组织的那一天起,就注定要跟自己的命过不去了!死算什么!”
张燕妮喃喃道:“可他还是个孩子!”
李德林坐到椅子上,说:“这世道里,哪还有长幼之分啊!你是孩子日本人就饶你不死?”李德林冷笑一声,又道:“我们都是在拿这最后的一口气在挣命!别人认命,我们不认命!别人当狗奴才活得沾沾自喜,我们就咽不下这口气!为了这一口气,死又能咋样!”
李德林的脸涨得通红,他是第一次说了这么多的道理,有些道理他想过,可怎么也想不明白,可这一刻,他却想明白了!赤条条地活着,是一条汉子,委委屈屈地活着,就是一条虫子,日本人是想让中国人当虫子,他李德林不甘心!这么一想,李德林的心里竟然豁然开朗。
三天之后,那个中年女人又过来,问了几句生活上的事,然后对李德林说:“我们走吧。”
李德林一听就明白,她是要带自己去见那个新上级。他向张燕妮示意了一下,跟着女人出了门。两个人穿过安静的街道,上了电车,电车慢慢驶进东关街。
街上依如往日那般热闹,东关街似乎不会因为别人的伤心而有任何改变。李德林望着热闹的街市,恍然如梦。
女人带着李德林进了一家茶馆。茶馆里人少,很清静,前面辟出一个小舞台,一个年轻女孩在弹着琵琶,一边弹一边轻声吟唱。女人带李德林上了二楼,进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一个男人正在喝茶,听见脚步声他抬起头。
李德林见那男人的面孔,不由惊呆了!
那人穿一件长衫,留着两撇小胡子,见李德林,站起来,笑道:“德林!好久不见!”
这个人李德林认识!他是东阳商行的刘掌柜!
李德林吃惊地看着刘掌柜,竟然说不出一句话。刘掌柜倒不意外,伸手拉出一张椅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在一旁的女人小声介绍道:“这是南满特委的新任书记刘成贵。”她看着李德林,又说道:“南满省委已经取消,改称南满特委。”
女人说完,转身在门口找了凳子坐下,不时探头出去张望。
待李德林坐下,刘掌柜才问:“德林!最近怎么样?”
李德林一时语塞,他还难以适应刘掌柜的角色变化,他张口道:“刘……刘书记……”
刘掌柜却拦住他的话头,说:“以后还叫我刘掌柜吧。”说完他给李德林倒了茶水,摸着胡子说:“我也是临时受命,王老板不在了,我暂时负责一下。”
李德林点点头。
刘掌柜又道:“德林,你跟我很熟,我也就不多客气了。”顿了一下,刘掌柜说:“这次组织被特高课破坏有两个原因,一是造船厂大火被特高课破获,山东游击队的人被日本人一锅端了,另一个原因,是省委内部出了叛徒,这个叛徒我们现在还在找!”
刘掌柜面容严肃,和平时有一些不同,这让李德林有些不适应。
李德林问:“造船厂大火被破获了?”
刘掌柜点点头,沉吟一下,跟李德林说了前后经过。
原来,造船厂大火影响太大,日本人从军部调来侦探,连续查了一个多月,抓的嫌疑人成百上千,但都没有查出结果。日本人疯了!动员了大批特务渗透到城市的各个角落,打探情报。大规模的清查终于有了成果,有个特务在小酒馆里撞见一个喝醉的酒鬼,跟几个朋友吹牛,说他少了日本人的大船。别的人都当酒话,这个特务却听出了端倪。
刘掌柜说:“那个人是我们的人,知道点火器的事,虽然他没招供,但牵连到的人里却有抗不过打的。”刘掌柜叹口气,说:“这次行动很完美,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出了岔子!”
李德林听了,心有惋惜,守着张燕妮,他对外面发生的事情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刘掌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李德林问:“那王老板呢?也因为这个被抓的?”
刘掌柜摇摇头,说:“这是两件事,有联系,也没有联系!”
李德林问:“这话怎么说?”
刘掌柜说:“王老板被抓是因为组织里出了叛徒!”
李德林问:“怎么?”
刘掌柜说:“日本人破案以后,造船厂抓了很多人,当时组织就安排王老板转移,但王老板临时回药铺取东西,他一回去就遇到了特高课的人!王老板平时做事谨慎,能知道他行踪的人一定跟他走得非常近……”刘掌柜叹口气,又道:“这个叛徒藏得太深!我们一直没查出是谁!”
李德林呆呆地看着刘掌柜,离开组织仅仅几个月,但周遭的一切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刘掌柜凑近李德林,低声说:“现在我不敢相信别人,除非找出那个叛徒!”
说到这里,刘掌柜目光炯炯地盯着李德林,似乎要从他脸上找到什么。李德林被刘掌柜看得有些紧张,他默不作声,脸上的表情僵硬。
刘掌柜突然微微一笑了,说:“德林,你别紧张,我对你知根知底,自然信得过你!这次找你来,我只想问你一个事儿……”
李德林问:“什么事?”
刘掌柜迟疑了一下,才问道:“那个谍报员……会不会是叛徒?”
听这话,李德林吃惊地看着刘掌柜,刘掌柜也在看着他,两个人对视着,好像都想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一点什么。
好半天,李德林肯定地说道:“不会!”顿了一下,李德林解释说:“这段时间我几乎天天跟她在一起,她没有机会跟外面人联系。再说,造船厂大火如果没有她,根本没法烧起来!如果她是叛徒,我们还不早就暴露了?”
李德林的理由很充分,这些话似乎也说服了刘掌柜。
刘掌柜收回了刚才犀利的目光,他点点头,说:“我只是有这个怀疑!而且我信得过你,所以才会这么直接地问你。”
虽然如此,但刘掌柜的话在李德林心里掀起了波澜。和张燕妮的亲密让他已经忘记了曾经的怀疑,现在刘掌柜的问话,又令过去的质疑泛起,毕竟张燕妮和刘景辉的关系非同一般,而且还有那次神秘的见面……
见李德林不说话,刘掌柜问:“怎么了?”
李德林摇摇头,说:“没事。”
幸好刘掌柜没有继续追问,他的脸色稍缓,放松了身体,靠在椅子里,好像也在想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刘掌柜说:“叛徒的事我们先放一放,我这里还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李德林问:“什么任务?”
刘掌柜一字一顿地说:“继续完成火石行动!”
刘掌柜这话说得很突然,让李德林猝不及防。
刘掌柜说:“你们暗杀刘景辉两次,两次都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我们就不追究了,但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李德林双眼放光,盯着刘掌柜。
刘掌柜说:“现在这个时候,真要是把刘景辉杀掉,对日本人是一个警告和震慑,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鼓舞,所以这一次我要亲自组织火石行动!”
刘掌柜这话让李德林心里畅快,急问:“什么时候?”
看他这样子,刘掌柜笑了,说:“别急!先听我说。”顿了一下,他说:“你还记得老秦这个人吧?”
李德林脑子里快速转着,那个胖胖的、矮矮的山东厨子浮现在眼前。
李德林问:“是那个给日本人做饭的胖厨子吗?”
刘掌柜连连点头说:“他还在给日本人做饭,只是换另一个,这次换的这个可是大人物!”
原来老秦因为饭菜做得好,人又踏实,被他原来的日本雇主推荐给特高课,专门替那些从日本军部来的侦探做饭。后来那些侦探陆续回国,只留下一个叫山本的人做收尾工作。
刘掌柜说:“这个山本跟刘景辉走得很近,经常在自己家里宴请刘景辉。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李德林问:“要我进去一刀捅了他?”
刘掌柜摇摇头,说:“没有那个必要!我们现在人手太少了,你一个人没人接应实在太冒险!我想了很长时间,后来又跟老秦商量,觉得还是用下毒的方法。”
李德林有些意外:“下毒?谁来下毒?老秦吗?”
刘掌柜点头说:“对!就是老秦!他那边我已经做了工作,还有苗红。”
说着刘掌柜指了指门口的女人。女人听见他们在议论自己,朝两人点点头,脸上并无表情。
刘掌柜说:“苗红跟老秦还是夫妻,他们都是我们最近发展来的人。”
李德林恍然大悟。
刘掌柜说:“下毒的事,我和老秦还在商量,只要时机成熟,马上动手。”
李德林问:“那我能做什么?”
刘掌柜说:“你做后援,如果刘景辉死不了,你再进去补上一刀!”
李德林痛快地说:“好!”
刘掌柜说:“我想暗杀就放在你去奉天当天,这面完事,你立刻送谍报员去奉天,这样也算是出去躲躲。”
听这话李德林心情好了起来,他一直在等这一天,杀了刘景辉几乎成了他的心病,一想起这个人,他就恨得牙痒痒!
刘掌柜最后又嘱咐李德林先不要把这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谍报员。
李德林痛快地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