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作者: 鱼摆小尾巴
更新时间:2018-10-06 字数:2035

  “姐,人来了。”
  林西扯了扯钟徐的衣袖,转过头看着郁烯,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男人嘴角叼着一只烟,身**拔,右手酷酷的插在兜里,左手扶着门把。
  难得的是,生得分外俊美,不像一般警察似的小白,又不似一般警察的粗糙。以林西多年经验来看,若不是他穿着警服,自己可能会以为他是个商业精英,当下暗暗点头,这人看起来不好对付。
  “姐......”他再次硬着头皮拉扯了一下钟徐的衣袖,因为这男人自身带着的强大气场,他压抑得额头布满了汗珠。
  气氛十分凝固,他悄悄的推了推钟徐的胳膊。
  钟徐自然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庆幸的是,因着林西的紧张,她原本起伏不定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
  她转过头,一头俏丽的长卷发披在肩头,通身的职业装看起来干练利索,气质高冷,气场逼人。一双眼眸三分淡定七分尊重,嘴角含着浅浅的笑。
  林西想了很久才想到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后来想来,应该是一种职业感。

  男人站在离她五步开外的地方,身影挺拔,俊朗健壮,痞而帅。
  看见她脸的一瞬间,那痞笑当即消失,比变脸还快,语调怪异,道;“还没死呢?”
  他浑身竖起的尖刺根根刺中她的眼底心底。

  钟徐弯起唇,笑得大方得体,温声回;“托你的福。”
  郁烯点着的那只烟燃到尽头,滚烫烟灰碰到他的唇,只见电光火石之间,烟掉在地上,他抬手拭唇,碰到猩红血渍。
  当下皱起眉头,心头添了几分烦躁。看到这个女人,准没好事。
  钟徐抿下唇,眉心紧了紧,从荷包里拿出一张白色手绢,上前两步,轻声说;“擦一下吧,记得用药水消毒。”
  郁烯抬眼看着那张手帕,嘴角勾起笑,甚是嘲讽;“您别是七八十年代穿越来的吧,那么土?”
  看着,却是没有抬手接过。
  钟徐敛下眸,微勾唇,将帕子放在桌面上,看着小警察礼貌的问;“你们这里应该有专门的会谈室吧,可以带一下路吗?”
  更是无视了郁烯的话和动作。
  林西和小警察都沉浸于两人微妙的气氛之中,猛然被点名,还有几分不知所措,当下反应过来,尴尬道;“有的,请跟我来。”
   走了几步, 突然想起,倒是忘记询问郁烯了,不知道老大会不会生气?实在是因为对于郁队的失态而感到震惊。
  虽然郁队平时认真严肃,态度端稳,但和兄弟间也不是不少打趣的,嘴那么毒的一个人,在哪里吃过亏?
现在这般模样,倒是让人惊奇,心里痒痒的,想要一探究竟。
  小警察回头看自家队长还没有出来,轻咳了两下,清了清喉咙,挺了挺胸。
  端正姿态;“嗯,那个,钟律师,你和我们队长,挺熟的哈?”
  身旁林西睁着一双八卦眼,显然也是按奈不住了。啧,这小子真合他心!
  “高中同学。”钟徐淡淡的说,一句话概括。
  怕不是那么简单,两人心中同时想到。
  “姐,以前怎么没听你说有个当刑警的同学?”林西八卦的小宇宙熊熊燃烧。
  “我也没想到他会当警察。”女人喃喃。又突然觉得,不是的,其实也应该想到的,以他的性格,这才是正常的,弃法从警,才是郁烯的风格啊。
  于是弯起唇,微微敛下眼。仿佛不存在之前的惊涛骇浪。

  房间里的郁烯默默站了几分钟,直到手中新点的烟燃烧殆尽,才从裤兜里伸出右手,探向桌子上的白帕。
他将手帕窝在手掌心,慢慢收拢五指,低低的笑了一声,尽是嘲讽。眸光晦暗不明,薄唇抿紧。
  他无数次以为,她已经死在了外面,也无数次告诉自己,她已经死了。
  迈开脚,向外走去。

  会谈室。
  “不知道钟律师找我有什么事?”
  郁烯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手中把玩着打火机,一脸的不羁。
  钟徐抬眼看过,笑;“郁队应该知道的,我只不过是想见一下我的当事人,没必要阻扰吧。”
  “是我的属下没有和你交代清楚呢还是你听力不好没事找事?我说了,妨碍到我们查案了。”
  这话,就有些给人难堪和犀利的感觉了。林西看着钟徐,吞了口口水,自家这位可不是吃素的,可别一个忍不住把事情搞得更复杂!
  郁烯换了只脚继续翘着,看着她的目光不温不热,带着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的不耐烦。
  林西紧张的在钟徐身后搓着手。这郁队不仅言语犀利,气场也是非常强大了。他真怕钟律师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还在二十四小时内,我应当有权利提出这个请求。”钟徐皱起眉。
  “哦?”郁烯弯起唇,似笑非笑;“所以呢?”
  “所以.......”钟徐张唇。
  “所以我不准。”
  郁烯站起身;“看来没有交谈的必要了,我读的书少,钟律师你说的我听不太懂。”
  “郁烯,你!”她根本不相信他不懂,别说他是个刑警了,从前他想从的明明就是......
  钟徐随着起身,冷静下来,神色带着几分温怒,像只炸毛的兔子;“你简直不可理喻!”
  “哦,是吧,没办法,谁让这里我说了算。”他笑起来,一脸的纯真无害。
  “所以七年你光长个儿忘长年龄了吗?为什么还那么幼稚?”她瞪圆了眼,被郁烯的无耻所震惊。
  “得,别说得我们很熟似的,我高攀不起。想见人是吧?可以。”郁烯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抬头笑着道;“还有七分钟就过二十四小时了,小张,你送钟律师去见见人!”
  钟徐;“......”
  敢情这半天他就是在拖延她的时间呢!!这人怎么那么幼稚?!钟徐咬牙,颇有几分愤愤的跟着小警察快速离开。
  林西讪讪的站在郁烯面前;“那我们就先过去了啊,谢谢郁队!”
  郁烯不明意味的笑,任由他离开。
  室内开着窗,吹来一阵花香,郁烯抬眼望去。
  今日的天,可真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