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对历史小人物的构思与想象

默殇

作者: 明蛾
更新时间:2018-10-05 字数:3402

初夏的一个下午,项家大少爷项羽在下相城中闲逛,平时叔父项梁都把他关在项府里,不是让他读书就是让他练武,他还未满弱冠之年,但却承载着叔父和整个家族的厚望。今天叔父有事外出,他好不容易有了能出门透气的机会。
项羽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这下相城从他记事以来就没怎么变过,店铺、客栈和街巷他都熟悉。就在项羽漫不经心的走过一家客栈时,突然听到旁边一条小巷里传来一阵打骂声,他随即顺着声音快步跑到客栈旁的那条小巷。他看见四五个客栈伙计在殴打一个少年,这时,他大吼一声“住手,我项家大少爷项羽在此,今天决不让你们以多欺少。”
项家在下相甚至会稽郡中名声不小,伙计们一听是项家的少爷项羽,都停止了打骂,其中一个伙计走上前说:“这小子吃饭不给钱。”
“他欠你们多少钱?”项羽问
“三十文。”
“我这儿有,给你,不许再打他了。”项羽说完从衣服里拿出一串铜钱扔给了那个客栈伙计。
“项公子,你还真帮这个穷小子啊?”一个伙计不情愿的说。
“这不关你们的事,拿了钱就走人吧。”项羽说
几个客栈伙计走后,项羽扶起了那位少年,他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少年,身着粗布麻衣,穿着一双破旧的草鞋,眼中略带疲惫。还没等项羽开口,少年先向他作揖道谢。
“多谢少侠替我解围,阿明感激不尽。”
“走,我请你吃饭,咱们边吃边聊。”项羽说着便带着少年去了旁边的客栈。项羽点了两个菜要了两壶酒,随即和少年聊了起来。
“你是哪里人,刚才的那几个伙计为何事打你?”
少年说:“公子,在下田阿明,家住下相城外的乡野。家本在鹿邑,两年前因家乡旱灾玉家人一起逃难到了会稽郡,后来在下相城外安家。前几天阿爹叫我进城来买点药,结果我带的钱却被人偷走了,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来这家客栈吃点东西,吃完了我对店伙计说实在没钱可不可以帮他们干活来抵饭钱,结果他们就把我拖到外面的巷子里打。”
“噢,原来是这样啊。我项羽平生喜欢行侠仗义,今天也算有缘,咱们交个朋友吧。我本名项籍,又叫项羽,今后咱们就是好朋友好兄弟了,来干一杯。”项羽说着举起酒杯。
“项大哥,我田阿明今天能认识你这样一位仗义的公子真是三生有幸,我敬你一杯。”
“来,咱们一起喝了这杯酒。”
酒过三巡后,项羽拿出一袋银子,对田阿明说:“来,这些钱拿去,顺便再买些好酒好肉来孝敬你阿爹。”田阿明顿时慌了神,急忙推辞,说道:“羽哥,这钱我不能要,虽然我钱被偷了没给阿爹买到药,但我也不能要你的呀。”
项羽听后不耐烦的说:“叫你收下你就收下,难道连我帮你你也瞧不上?”
“不不,羽哥,绝无此意”田阿明急忙解释道
“行了,不收就看不起我”项羽说完硬将钱袋塞给了田阿明,田阿明僵硬的接过了钱袋向项羽道了谢。


项羽和田阿明从此成了好朋友,之后的很多日子项羽都会去城外找田阿明,他这个过着富足生活的公子少爷却喜欢上了那种在乡野中的乐趣,田阿明也时常会把项羽带到自己的寒舍里,给他做一些田间美味,二人一起在田间地头摘果、捕鱼。项羽总是喜欢躺在树荫下,听着鸟声闻着花香,然后问正在摘野果的田阿明。
“阿明,你这辈子想怎么过啊?”
“做个乡野农夫吧,有妻儿一起,终老乡间。”田阿明说
“那多没志气呀,大丈夫立世就要做出一番事业来。”项羽说
“羽哥,平平淡淡不好吗?”
“那多没意思啊。”项羽撇了撇嘴说。

一年后,秦始皇巡游的圣驾路过会稽,浩浩荡荡。
一天下午,项羽跑到城外去找田阿明。
“阿明,过几天始皇帝的圣驾将会经过会稽,我准备和叔父一起从下相赶过去看,那场面一定很壮观,你也一起去吧。”
“可是羽哥,我这几天还要帮我爹干活呢。”田阿明说
“哎,干什么活啊,去看看始皇帝的圣驾。那可是咱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看到的。”项羽说。田阿明想了想,不情愿的说:“好吧,我陪你去吧。”
秦始皇的圣驾经过会稽时,许多人闻讯赶来,只为一睹始皇帝的圣驾。当项羽看到车马队伍时,不禁为那豪华与威仪感到惊叹,他对田阿明说:“总有一天,我也一定要像这样衣锦还乡。”田阿明听了只是平淡的应了一声:“哦”。
项羽转过头去对叔父项梁说:“秦始皇是可以被取代的,我将来一定可以取代他。”项梁听后立马呵斥了项羽,并捂住他的嘴说:“你这么说会为全族招来祸端的。”
田阿明看着项羽,感觉有一丝陌生。

公元210年,陈胜、吴广于大泽乡发动起义,揭竿而起,各地苦秦久矣的六国遗民纷纷扯旗反秦,项羽跟随叔父项梁在会稽举事。
项羽邀请田阿明加入义军,田阿明面露尴尬,说:“羽哥,我一个田野农夫什么都不会,你有夺取天下的大志,我可能真的帮不了你。”
“说什么呢阿明,咱们是好兄弟,我现在和叔父聚集了八千子弟兵,推翻暴秦夺取天下,你我是不分贵*的好兄弟,我想让你也加入进来,咱们一起共事。”
“可我什么都不懂呀。”
“这样吧,你就跟在我身边做我的亲兵怎么样?”
“这个好,我就在你身边做一员亲兵保护你。”
“一言为定。”项羽高兴的说
田阿明加入了项羽叔父项梁的义军,成为了项羽的亲兵与传令兵,他并没有什么作战的谋略,才能也很平庸,他能做的就是每次战斗都跟在项羽身边。作为一名亲兵,他也多次负伤。而项羽在历次的战斗中不断的得到历练,他渐渐能独当一面并帮助叔父项梁分忧解难,同时他也注意到了来自沛县的义军首领刘邦,项羽觉得他虽也在叔父的节制下,单并非池中物。
对项羽来说,他终将自己扛起义军的大旗。叔父项梁在与秦军作战时战死,他接过领导义军推翻暴秦的大业。钜鹿之战,项羽破釜沉舟打破秦军,入咸阳、烧阿房宫。当田阿明看到辉煌富丽的宫殿即将付之一炬时,他用近似哀求的语气对项羽说:“羽哥,这秦宫为何要烧?”
项羽听后面露不悦:“军营之中,只有将帅与士兵,以后不要那样随意称兄道弟。”
“是。”
“这阿房宫虽富丽堂皇,但那对我们楚人来说那是秦的象征,是国仇家恨。如今灭秦,当报昔日之仇。”
田阿明此时忽然感到曾经那个与自己推心置腹的好兄弟羽哥,已经变了。

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中原大地狼烟四起,项羽将刘邦放逐于蜀地并分封诸王,后刘邦还定三秦,正式与项羽争夺天下。战争旷日持久,项羽逐渐在大局中处于不利地位。
一天夜里,田阿明带队巡营,他突然听到主帐中传来几声哀嚎。
“项王,绕过小人吧。”
田阿明跑过去问帐外的一个卫兵,卫兵说那个士兵企图逃跑被抓了回来,项王直接下令断其双腿后腰斩。听罢,田阿明急忙入帐中,对项羽说:“大王,那个逃兵还未满弱冠之年,他只是,只是思念故乡的亲人才想逃出军营的。”
“本王说过,对于怯战畏战甚至当逃兵的人,一律杀无赦。”项羽愤怒的说。
“大王,大王如果稍有宽仁之心,士卒也不会不堪受苦而选择逃离楚军。”
“放肆,你竟敢质疑本王。如果不杀逃兵,不杀怯战畏战之人,本王何以立君威?何以夺取天下?”
“可是,大王。”田阿明正想说下去,这时项羽突然掀翻面前的桌子,对田阿明呵斥道:“你为逃兵求情,本王真想打你四十军棍。”项羽的话也激怒了田阿明,他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面对项羽说:“你残暴不仁、刚愎自用,最终只会失去天下。”
项羽勃然大怒,吼道:“来人,拉下去打八十军棍!”
田阿明被士兵强行架出了军帐,在帐外被痛打了八十军棍。第二天,田阿明决定离开楚营,回到家乡,过起了乡野农夫的生活。他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了妻子,每天劳作回家有妻子给他做饭、缝衣、陪他说话,他有时也会去附近的江边打渔。
然而,突然有一天,当田阿明回到家中时,发现家中被洗劫一空,妻子也不在了。他慌忙跑出去问邻居,从邻居老农的口中得知,一队楚军之前来到他们的村庄横征暴敛,还抓走了田阿明的妻子,楚军说前方战事吃紧项王有令征收楚地的民力财力。楚军硬要田阿明的妻子跟他们走,她不从,那队楚军便咋了家里的东西并掳走了她。听罢,田阿明悲痛欲绝。他看着天空的斜阳,流下了眼泪。

项羽被围垓下,十万楚军苦战月余,但怎奈汉军十面埋伏,项羽虽有万夫不当之勇但也力战不支。四面楚歌的地步让数万楚军不战而溃。项羽只能率数千人马突围,一番混战,他的身边只剩下百余骑,在行至阴陵荒野时迷了路。这时他看见不远处有一个正在耕作的农夫,他骑马快速行至农夫面前。
“请问往江东的路是走哪边?”
农夫抬起头和项羽对视,他的眼神很复杂,像是在对项羽诉说着什么。项羽顿然心头一震,但又欲言又止。
田阿明说:“左边。”
项羽走了,田阿明往回看,内心无比的复杂。

《史记》:“项王渡淮,骑能属者百余人耳。项王至阴陵,迷失道,问一田父,田父绐曰‘左。’左,乃陷大泽中......乃自刎而死。”

一切结束后,天下太平了,战乱没有了。田阿明时常会去乌江江边,静静的看着江水,沉默不语。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