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十八章 重返家乡

作者: 榕海
更新时间:2018-09-29 字数:3723

第二天一早,阿龙来到基地总部,见到了中将军南龙。寒暄了一阵后,中将军便神情凝重地说:“昨天雷劈造成的那场山火,非常可怕,搞得老鹰头基地人心惶惶啊,说什么的都有。昨晚,一些老人和基地的地理先生说,老鹰头这地方可能风水不够好,或者我们在这里触犯了雷公哦。随后,总部连夜开会商讨对策,后来决定一面派人向骆王和瓯骆联盟请示搬迁,一面派人到南面找个更好的地方作为新的抗秦基地,找到新的风水宝地后我们就尽快搬过去……
  “由于你精明能干、武功高强,我决定让你带领一名得力的基地保卫队队员,护送两位懂军事的地理先生到南面去寻找新的风水宝地,一路上你们的任务就是保障两位地理先生的安全,让他们用心探查。给你们一个半月时间去办好这个事。明天就出发,怎么样?”
阿龙听完中将军的交代,阿龙立即抱拳回应:“遵照中将军的命令!一定圆满完成任务!……只是,我让哪个得力的队员同去呢?”
中将军说:“你自己挑吧。”
“遵令!”阿龙又抱拳回应。
  第二天,阿龙带着一名武功也很厉害的保卫队队员阿荣,随同两名地理先生出发南下了。由于担心路上遇到秦军,他们四人都装扮成普通骆越人的样子,都没有带上任何兵器,阿龙和阿荣每人只是手持一根一端削尖的竹竿,阿龙口袋里当然还照常装着三块威力强大的石片,他们每人所骑的马也只是岭南常见的滇马,而不是缴获的秦军战马。
  往南行进的一路上,基本上都是阿龙和阿荣一人在前探路,一人在后警戒,见到毒蛇猛兽他们就用竹竿合力驱赶,与之搏斗。尽管一路上吃尽了很多苦头、遇到了诸多危险,但他们两人都在所不辞,简直就像孙悟空、猪八戒等人护送唐僧到西天取经一样尽心尽力,但又不像孙、猪那样招惹是非。
  就这样,他们一山走过一山、一地走过一地,一水涉过一水,在四方岭南面的十万大山区内走了很多地方,又继续往南,最南的地方,他们到达了中南半岛象郡最南边以外的平原和海边,之后又折回来进入十万大山西南面和东南面的山地、海边,在一些人口较多的地方他们还遇到过一些零散的秦军。
  在此过程中,每走到一个地势较好的地方,两名地理先生都要停下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要问当地人的一些情况。阿龙和阿荣不懂地理风水,当然不明其意,但也只能一直侍卫左右,从不出差错,这令两位地理先生相当满意。
  出发一个月后,似乎地理先生们已经找到了比较好的新选址,脸上不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也就在这时候,阿龙又一次看到了大海,心里又一次想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合浦港,想起了家中的父母大人和姐姐,以及当年母亲肚子里还怀着的弟弟或者妹妹……
  想到这些,阿龙有点归心似箭了。但一时又不好说出口,毕竟当地距离合浦港还有多远他也不十分清楚。可是两天后,情况又有所不同了。
  两天后,一行四人来到了十万大山东南面的一个小圩场,阿龙听到当地人的口音与合浦港非常相近。后来经过了解,他终于得知,原来这是个叫做那荔的圩场,距离合浦港老家并不远,骑马不到半天就能到达!
  此时,阿龙心里很激动,心想离家9年多了,是时候该回去一趟了!但怎么向两位地理先生开口呢?
  趁着中午大家在圩场上吃饭吃得高兴的时候,阿龙终于说出口了。两位地理先生毕竟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也很通情达理,当即表示同意。他们说:父母养大你不容易,回去看看父母吧,路又不远。给你三天时间,后天傍晚回到这里就好!阿龙当即表示:多谢两位先生批准!无论如何,后天傍晚前我一定回到这里!
  吃完午饭,等到两名地理先生和阿荣都落实好客栈后,阿龙立即飞身上马,踏上了返乡省亲之路。
  经过约两个时辰的扬鞭策马和下马步行,阿龙终于在日落前回到了合浦港。他看到,如今的合浦港的繁华程度稍逊于9年前,同时,在港口码头一带活动的当地人也没有9年前那么多,其中的男性青壮年人所占比例明显少了许多,而一些全副武装的秦军几乎随处可见。
  到海鲜市场买了几只大青蟹后,阿龙策马来到合浦港北边小海湾自家船只附近。栓好马的缰绳后走向自家的船只,阿龙看到母亲和一个男孩正在船上好奇地望着自己。当他来到距离跳板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他朝着母亲挥手大喊:“阿妈,我回来了!”
“阿龙,是阿龙啊,你回来了!都变成大人了,爸妈整天想着你呢!”他母亲随即惊喜地大叫,并快步迎了上去。阿龙登上船后,母亲望着身旁的男孩对阿龙说:“这是你弟阿昆!”转头她又对阿昆说:“这是你哥,快叫龙哥!”阿昆羞涩地叫了一声:“龙哥。”
不多久,外出码头做营生的阿龙父亲也回来了。当他看到大儿子阿龙长成了大人的模样,高兴得不得了。
  公元前218年年初阿龙为北上抗秦,至今已9年多,那年出生的弟弟阿昆现在也有九岁了。如今阿龙和父母重逢,第一次与弟弟相见,大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很快,父亲便吩咐阿昆赶快到港口的街上去请大伯来吃饭,自己立即动手准备饭菜。
  大伯到来后,大家一起边吃喝边聊天,好不快活。聊天中,阿龙简单介绍了这九年来自己的经历,以及骆越军和西瓯军惨烈的抗秦情况。父母和大伯都听得非常入神也很吃惊,同时还多次嘱咐阿龙一定要注意安全。
  阿龙又简单介绍了自己这趟返乡的缘由后,问道:“这次回来我看到港口码头上,本地人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多了,这是为什么呢?”
  大伯说:“那几年打仗啊,多次征召民军,很多青壮年人应征后就在战场战死了。5年前岭南三郡设立后,很多人不愿接受秦人统治,他们不是去了南洋,就是跑进大山里去了……”
  父母和大伯都说,他们也听说几年前战争打得很惨烈,死了很多人,因此他们对阿龙的安全非常担忧,他们每人都多次做过噩梦,以为阿龙……可如今,看到阿龙平安归来,大家都非常开心。接着他们都极力劝说阿龙,如今天下大势已定,此次回来就不要再去哪里了,好好在合浦港或者海上做营生。但阿龙坚决不同意,说等到局势进一步稳定后他会尽快回来的,并说近几年来他在**里所做的事并没什么危险性,让家人尽可放心。
  家人知道他的脾性,见实在拗不过他,便不再做声了。接着,阿龙问:“那几年的战争,难道不影响港口码头的生意吗?”
  母亲激动说:“影响生意啊!你离开家后的三四年里,听说打仗打得很紧张,外地商人和海外商人都很少来了,港口码头营生不好做了。从5年前秦军设了三个郡后才开始慢慢好转的。”
  说到家里情况时,父母说到家里情况还好,阿龙的姐姐还生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随后他们便兴奋地说,去年头,父亲买来了一条才1岁的小母狗,因为浑身长着黄毛,所以叫阿黄。后来发现阿黄非常有灵气,居然能预先知道海上会有大浪来!
  父亲说:“去年夏天开始,每当台风来之前的一两天,它都会烦躁不安,无缘无故狂吠,还接连发出‘呜呜’声。我注意到这一情况后,去年有两次,我打算出海打渔前看到它突然烦躁,就暂不出海,结果一两天后暴风雨、大浪来了!今年又有两次,都有很大的海浪,但都多亏阿黄提前用这种方法提醒,不然的话,呵呵,不说太坏,最起码我们家的船就不知变成什么样了……近来,一些朋友打算出远海前,都要提前来问我们阿黄近来是不是无缘无故狂吠了。呵呵,有意思吧。”
  听完父亲这番话,阿龙**了几下伏在父亲身边的阿黄,并给它喂了一只鱼头。
  大伯笑道:“平常都说狗通人性,这条狗可能还通天神呢。所以,必须好好对待它。以后它生出的狗仔如果也能预先知道有恶劣天气,暴风雨要来,那就太好了。虽然我不做海上营生,但到时候我也想买一条哦!”这一番话,让家人都乐了起来。
  聊天中,大伯也谈到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去参加抗秦队伍。他说:“早几年,战争打得很激烈,我曾经两次报名要求上抗秦前线,但县尉罗朴两次都对我说,合浦县衙和当地人都很需要我这样的祭司和医卜,加上当地青壮年踊跃报名应征,不缺我一个,所以他劝我不要去应征参战。这样我才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阿龙在合浦港码头及周围一带逛了逛,仔细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变化,并去到3名少年时玩伴的家,但都见不到他们了。其中两个玩伴的父母都说小孩几年前去参加抗秦后一直都没回来,现在不知到底是生是死。另一个玩伴的父母流着泪说,听说儿子在抗秦战场牺牲了。
  联想到抗秦战争的惨烈,阿龙估计,另外两名少时玩伴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之后又前往原骆越国合浦县衙,试图打探原县尉罗朴的情况。在原县衙门口,阿龙看到有两名秦军和一名骆越人在门口把守着。那名守门骆越人是原县衙的衙役,认得阿龙。
  他说,秦在岭南设立三郡后,对原来越人郡县机构的官员采取了还算温和的措施,允许他们在原机构任职,为秦王朝做事,只是职位有所调整。骆越国原合浦县衙16名官员有8人愿意留任;另外6人不愿留任,已举家远走南洋,县尉罗朴就是其中之一;另有2人上山加入抗秦游击队;而他本人为了养家糊口,申请继续留任做衙役,获得准许,专门做门卫。
  转身离开时,阿龙不禁仰面向天,唏嘘不已……
  当天中午一家人吃过午饭,阿龙便按原先计划赶回那荔圩,与在客栈等候的两名地理先生及阿荣会合。
  在即将与家人辞别时,阿龙交代弟弟阿昆,要懂事,要多帮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要主动向大伯学习一些骆越文和医卜等技能。
  随后,他听到父母仍试图劝他留在家中,不要再出去闯荡,于是便笑着对他们说,等一两年局势平稳后他就会回来娶妻生子。另外,他还交代父母放心,不要挂念,他会把握自己,而且现在他并不需要参加打仗。
  紧接着,他向父母道了一声多多保重身体后,便走下船来,解开拴马的缰绳,飞身上马,离开合浦港朝着那荔圩方向疾驰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