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十九章

作者: 金洁雯
更新时间:2018-09-28 字数:5299

  过了三个月左右,王彩萍剖腹产产下一个大胖小子。韩建国和郑桂花,王彩萍爸妈乐得合不拢嘴。

  韩建国和郑桂花,王彩萍爸妈都叫王彩萍回乡下坐月子。

  到底去哪里,王彩萍犹豫不决。

  韩周磊说道:“你家里条件太差了,还是到我家去吧。”

  王彩萍想了想,决定到韩周磊老家去坐月子,那边还有婚房呢。

  韩周磊送王彩萍回老家,韩建国特意赶过来看孙子。韩建国和郑桂花抢着抱孙子,逗他笑。小孙子裂开胖嘟嘟的小嘴笑的时候,韩建国和郑桂花心似莲花开,别提多高兴了。

  韩建国问韩周杰道:“取名字了吗?”

  韩周杰摇摇头。

  韩建国说道:“我叫韩半仙算算,他命里缺什么?”

  韩周杰和王彩萍不想闹矛盾,多费口舌,就同意算命了。

  韩建国拿了小孙子的生辰八字去找韩半仙,韩半仙掐指一算,说小孩子命里缺水。韩建国说道:“你算仔细点,别像上次那样算错了。”

  韩半仙掐指算了半天,说道:“肯定不会错,小孙子就是命里缺水。”

  韩建国回来,对全家人说:“小孩子命里缺水,就叫韩丰水吧。”

  王彩萍摇摇头,说道:“这名字不好听。”

  韩建国一脸不高兴。

  韩周磊提出叫“韩江沛”。

  郑桂花偏向儿子,说道:“这名字好听。”韩建国没有提出异义,名字中两个字都有水。

  于是,韩周磊的儿子就叫韩江沛。

  王彩萍坐月子,郑桂花无微不至地照顾,真是尽了心了。

  韩周杰和王彩萍表妹黎春艳回老家商量结婚之事。黎春艳探望了王彩萍,王彩萍对她说:“你要把男人看紧了。”王彩萍既是好意,又为自己。

  黎春艳只想到了好意,点点头,说道:“我会的,你也要看紧了。”

  王彩萍说道:“我们俩个都要看紧他们。”

  四五位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看韩周杰回来了,请韩周杰吃饭,韩周杰去了。

  乡下没有什么大酒店,他们就在村里的一个小饭店点菜吃饭。难得聚到一起,大家高兴,喝多了,话乱说。

  一位说道:“韩周磊的的老婆真漂亮,每次看到,我都要流口水,真羡慕韩周磊,讨了这么漂亮的老婆。”

  其他几位纷纷附合道:“如果我这样的老婆,这一辈子就不算白活了。”

  韩周杰“嘿嘿”地冷笑。

  韩周杰的朋友们对韩周杰的举动不解,纷纷说道:“你为何冷笑?嘲笑我们?”

  韩周杰说道:“我不是嘲笑你们。”

  朋友们说道:“你不嘲笑我们为何发笑?你不说出个道道来,我们不饶你。”

  韩周杰不答,故作神密状,这更激起了朋友们的愤怒,他们一定要韩周杰说出冷笑的原因,否则朋友就做不成了。

  韩周杰已经喝多了,舌头开始打结,他吃不过朋友们的逼迫,说道:“她是整过容的。”

  听了韩周杰的话,韩周杰的朋友们大吃一惊,说道:“整过容的?”他们愣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怪不得这么漂亮。”

  话闸子打开,韩周杰已经把持不住,他结结巴巴说道:“你们猜猜,她为什么整容?”

  韩周杰的朋友们纷给说道:“这还用问,丑吧。”

  韩周杰摇摇头说道:“不是。”

  韩周杰的朋友们又吃了一惊,说道:“不是?那为什么?”

  韩周杰醉眼朦胧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再猜猜看。”

  韩周杰的朋友们来了兴趣,一个说道:“难道说是逃犯?”

  另一个嗤之以鼻:“怎么可能是逃犯?”

  一个想了想,说道:“为了美。”

  “刚才韩周杰已经说了,她不丑。”

  “不丑就不能整容啊,为了更美。韩周杰,是不是?”

  韩周杰摇摇头。

  他们猜不出,对韩周杰说道:“韩周杰,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给我们说说。”

  韩周杰说道:“她原来是暗娼。”

  韩周杰的朋友们大吃一惊,说道:“什么,暗娼?”

  韩周杰酒气冲天地说道:“你们不信?”

  韩周杰的朋友们说道:“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韩周杰说道:“我跟她睡过,被我认出来了,韩周磊舍不得分手,就去整容,想瞒天过海,结果还是被我认出来了。”

  韩周杰的朋友们感叹道:“太离奇了,这哪想得到?”

  一位开玩笑道:“你是叫她嫂子呢,还是叫她**。”

  韩周杰说道:“当然叫她嫂子了。”

  另一位说道:“叔嫂有一腿,这也不奇怪。”

  韩周杰说道:“胡说,我跟她睡,她跟韩周磊还没认识呢。”

  朋友们点点头道:“有道理,这不能说叔嫂通奸。”

  韩周杰醉醺醺地回来,看到黎春艳,酒醒了一大半,这才知道大事不妙,今天自己闯祸了。

  韩周杰连忙去找他那些朋友,一个个找到,叮嘱他们不要把那事就出去。他对朋友们说道:“我们说出去,我就完了。”

  朋友们向他保证,绝对不会把那事说出去。

  得到了朋友们的保证,韩周杰放心了。

  王彩萍、韩周磊、韩周杰三人之间的瓜葛不胫而走。比故事还精彩,人们讲得津津有味,听得也津津有味。

  郑桂花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很气愤,谁造的谣?看我不撕烂他的嘴。但是,静下心来一想,难道这事是真的?小孙子一点不像王彩萍,起初她也感到奇怪,现在联想到整容,小孩不像的事就好解释了。

  跟韩周杰有关,这事是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如果他不说,别人是怎么知道的?郑桂花推测道。

  人们在郑桂花背后指指点点。

  郑桂花很想当面向王彩萍问清楚,看到嗷嗷待哺的小孙子,又于心不忍。

  郑桂花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一五一十把自己听到的打电话告诉了韩建国。韩建国惊讶道,不可能吧,整容我是听他们说过。郑桂花道,我也不相信啊,可是无风不起浪。韩建国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他不能容忍这样的事。他决心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诗人孙昕晨写了一着诗,专道舌刀的历害。

  谣 言

  这是全世界最最简单的工艺,

  只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名字,

  就能产生味精。

  作坊开在舌尖上,

  多少人被嚼成了渣滓。

  叫人深信不疑的是,

  还会有一些孩子,

  要被送进这牙齿的绞肉机。

  韩建国打电话给韩周磊,韩周磊着实吓了一跳,怎么我爸知道了?但是,这事打死不能承认。

  韩周磊说道:“哪有这样的事,谁说的?”

  韩建国说道:“村里的人都在说呢,你妈听到了。他们不说别人,怎么会单单说你?他们跟你有仇吗?”

  韩周磊说道:“我怎么知道?”

  韩建国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韩周磊一口咬定没有那样的事。

  韩建国愤怒地摁断手机,马上拔通了韩周杰的电话。

  韩周杰接到韩建国的电话,很是吃惊。这事毕竟传出去了,这帮王八蛋,不是保证过吗?

  韩周杰信誓旦旦道:“叔叔,哪有这样的事?你听谁说的?”

  韩建国气愤道:“都传开了,还说是你在老家小饭店里说的。人家听得一清二楚。你不要不承认。”

  韩周杰说道:“我那是酒后乱说的。”

  韩建国说道:“酒后吐真言,你就承认了吧。我不会怪你,**和通奸是两回事。”

  韩周杰说道:“如果真有那事,你想怎么样?”

  韩建国毫不犹豫地道:“我们家绝不能要这样的儿媳妇,脸都给她丢尽了。”韩建国接着问道,“是不是就是以前你跟我说的那个?”

  韩周杰沉默了。

  韩建国说道:“你不说,我就当你承认了。”

  韩建国气愤地按断了手机。韩建国脸都气青了,这小子,为了一个娼*,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欺骗他老子。

  韩建国打电话给韩周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然后道:“马上给我离婚。”

  受了韩建国的臭骂,韩周磊并没有失去理智,他耐心道:“爸,你消消气,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孩子这么小,还要吃奶。”

  韩建国给气糊涂了,说道:“我哪知道怎么办?”

  韩周磊说道:“你小孙子不要了?”

  韩建国说道:“那也是你的儿子。”

  韩周磊说道:“我的儿子不假,但是法律是不允许这么小的孩子跟**分开的。”

  这倒是一个问题,韩建国沉默了。

  韩周磊继续说道:“圣人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人犯了错,改了就好了嘛。再说,她以前做那事,也是没有办法,你也看到了,她家里穷。”

  韩建国怒道:“你少给我说大道理。我们家不能容忍这样的女人,特别是想到韩周杰就感动恶心,你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

  韩建磊说道:“改了就好嘛。自从跟我认识之后,她那样事情做得不好?对你们多孝顺。特别是为了我们韩家生了个儿子,这还不够吗?”

  韩建国说道:“你说破大天,我也不能接受她。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是离婚,第二条路是断绝父子关系。你看着办吧。”随即狠狠地按断电话。

  韩周磊叫了一声“爸”。

  韩建国打电话给郑桂花,叫她让王彩萍走。韩建国说道:“她再呆在我们家里,祖宗八代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郑桂花为难道:“叫我怎么说呢?我们的小孙子还在吃奶。”

  韩建国脑袋清醒了,他想了一会儿说道:“看在小孙子的面子上,对她客气点。这样,你就说我这边生意很忙,过来帮忙,叫她到娘家坐月子。这样她就没话说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打发她走。”

  郑桂花说道:“好吧。”

  郑桂花很后悔,当时不叫算命先生改口就好了,也不会出这样的事。算命还算得真准,真是自作自受。

  郑桂花又怪韩周杰,这种事能说出去吗?自家的脸面不要了?要瞒就瞒一辈子,这算什么事?现在可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郑桂花有点于心不忍。她已经把王彩萍看成自己的女儿了。王彩萍确实表现也不错,不但嘴巴甜,还勤快。

  郑桂花想了想,打电话给韩建国,说道:“她平时表现很好的,能不能别那样?”

  韩建国一提到王彩萍就发火,他强抑制住怒火,说道:“不行,我们怎么跟韩周杰相处?看到他就想起那档子事。他们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

  郑桂花不吱声了,韩建国说的对。郑桂花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来到王彩萍房间,王彩萍正在看电视,小宝宝喂了奶,睡得正香。

  王彩萍看到郑桂花神情不对,问道:“妈,有事吗?”

  郑桂花对王彩萍产生一股厌恶情绪,她强忍住,说道:“是这样,因为你爸那边有事,我要去帮忙,不能照顾你了,你还是回娘家坐月子吧。”

  王彩萍不明就里,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走?”

  “我今天收拾收拾,明天就走。”

  “好吧。我明天叫韩周磊来接我过去。”

  “嗯,就这么定了。”

  郑桂花转身下楼去。

  王彩萍没有细想,打电话给韩周磊说知此事。

  韩周磊立马明白了,问道:“我妈没说什么吧?”

  “没说什么,就说你爸那边有事需要过去。”

  “好,我明天请个假,下午过去。”

  韩周磊打电话给郑桂花,问道:“妈,你什么意思?”

  郑桂花说道:“儿子,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韩周磊说道:“什么这样的事?爱情,你不懂。”

  郑桂花说道:“为了爱情,什么都不要了?人的脸面,声誉。”

  韩周磊说道:“我不觉得丢什么脸面,损失什么声誉,她跟了我之后,规规矩矩的,努力工作,对你们也很孝顺。”

  郑桂花说道:“你娶一个娼*,还不丢面子?所有人知道了这事,都笑话你。”

  韩周磊*气道:“他们想笑就让他们笑去吧。人犯了错,改了就好了嘛。”

  郑桂花说道:“我们家绝不要一个**做媳妇。你看着办吧,要她还是要我?”郑桂花狠狠地按断了电话。

  韩周磊痛苦不堪。

  第二天,韩周磊请了假,把王彩萍母子送到王彩萍老家。王彩萍父母非常高兴,韩周磊强颜欢笑,没有告诉王彩萍真相。

  韩周磊对王彩萍说道:“你在这里安安心心的,我会每周来看你。”

  韩周磊要走,王彩萍说道:“吻吻我。”

  韩周磊轻轻地吻了一下王彩萍。

  韩周磊回到城里,怒火中烧地去找韩周杰算账。

  韩周杰自觉对不起韩周磊,他万分后悔,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那天跟几个朋友喝酒,喝多了,话就乱说。现在黎春艳跟我也闹开了,我真是很后悔。说出去的水,泼出去的水,我没有办法可想。”

  看着韩周磊愤怒的样子,韩周杰说道:“你打我一顿吧。”

  韩周磊怒道:“我真想揍你一顿。但是,事已至此,打你一顿有什么用?徒增笑柄罢了。”

  韩周杰问道:“那你现在怎么办?”

  韩周磊说道:“还怎么办?拖一天是一天吧。”

  韩周杰说道:“你真要跟她离婚?”

  韩周磊说道:“我懒得跟你说。”说完,悻悻地转身就走。

  韩建国和郑桂花催着韩周磊离婚。韩周磊总以哺乳期间不能离婚为由推托。这样过了大半年,韩建国说道:“现在哺乳期已过,赶快离婚。”

  韩周磊说道:“那小江沛怎么办?”

  韩建国说道:“江沛当然判给我们,她那样能养活他吗?”

  韩周磊说道:“好是好,可是彩萍又怀孕了。”

  听了韩周磊的话,韩建国发火道:“你还跟她在一起。”

  韩周磊说道:“没有,我总要去看儿子,就发生了那样的事。爸,你想想,我是一个男人,还是她的合法丈夫,那事能忍得住吗?”

  韩建国大吃一惊,又怀孕了,他让韩周磊去打掉。

  韩周磊叹苦道:“爸,你说得轻巧,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她死活不肯,我怎么办?”

  如此说来,又要拖这么长时间,碰到这种事,韩建国头都大了。

  一年多韩建国他们没有来看孙子,王彩萍隐隐感觉到出事了。王彩萍问韩周磊道:“你爸妈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我们?”

  韩周磊说道:“他们忙吧。”

  王彩萍说道:“你别瞒我,是不是那事他们知道了?”

  韩周磊说道:“你说什么话,他们怎么会知道?”

  王彩萍说道:“那他们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孙子?”

  韩周磊说道:“他们真的很忙。”

  王彩萍生下女儿,韩建国他们还不来。这下,王彩萍彻底明白了。

  王彩萍问韩周磊:“你要跟我离婚吗?”

  韩周磊说道:“胡说,我怎么会跟你离婚?”

  “那你怎么向你爸妈交代?”

  “这事你就别管了,我自有办法。”

  韩周磊把儿子和女儿的照片发微信给韩建国和郑桂花,在微信上说道,看在孙子和孙女的份上,就别催他离婚了,离婚了对孙子和孙女不好,如果娶个后妈,孩子肯定受委屈。

  这时,外面的风言风语也渐渐平息了,甚至有人说,改了就好嘛。韩建国和郑桂花也渐渐心淡了,不像刚开始的那样强烈反对。他们看到孙子和孙女的照片,眼泪汪汪的。他们想孙子孙女了。

  韩建磊和王彩萍终没有离婚,只是不到乡下老家去了。韩建国和郑桂花也到城里看孙子孙子。但是,王彩萍和韩建国、郑桂花心里总感到别扭。

  后来,小江沛和妹妹长大了,他们对王彩萍的事一无所知。他们很爱他们的妈妈。王彩萍一直做会计工作。

  韩周磊和王彩萍,他们对人生的感悟与众不同。韩建国和郑桂花也别有一番滋味在上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