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二十八章

作者: 金洁雯
更新时间:2018-09-28 字数:7095

  韩周磊不想去找熟人,找熟人反而不好,碍于情面很多事情不好说,还要欠下人情。韩周磊和王彩萍在网上挑婚纱公司,挑来挑去挑中了百年好合婚纱摄影公司。百年好合是很有名的婚纱摄影公司。韩周磊跟公司联系,谈好一切事宜。

  已经四月份了。这天,**明媚,大地一片欣欣向荣,莺歌燕舞,百花竞放。王彩萍穿着雪白的婚纱,光采照人。韩周磊穿西装,系着领带,格外精神。他们在西西公园里拍婚纱照。西西是个很大的公园,绿草如茵,奇花异草,小桥流水,很适合拍婚纱照。

  有个小女孩看到王彩萍跟她妈妈说道:“新娘子真漂亮。”

  妈妈心不在焉地“嗯”应了一声。

  小姑娘说道:“新娘子肚子有点大。”

  妈妈说道:“别乱说。”

  小姑娘说道:“真的,我没乱说。”

  妈妈说道:“肚子大了就大了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小姑娘天真地问道:“新娘子是不是生病了?”

  妈妈笑而不答。

  母女俩的对话被韩周磊和王彩萍听到了,他们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没想到小姑娘没有从妈妈那里得到答案,竟然跑到王彩萍跟前,一本正经地问道:“新娘子,你是不是生病了?”

  王彩萍愣住了。

  韩周磊问道:“小姑娘,你为什么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小姑娘指着王彩萍的肚子说道:“她肚子这么大。”

  旁边人哄堂大笑。

  小姑娘不解道:“你们笑什么?”

  年轻的摄影师忍住笑,对小姑娘开玩笑道:“她肚子里有你的***啊。”

  小姑娘瞪大眼睛说道:“真的吗?”

  摄影师说道:“当然是真的。”

  这时,小姑娘妈妈跑上来,拉走了小姑娘。

  韩周磊小声地对王彩萍说道:“我们的孩子也会这么可爱。”

  韩周磊和王彩萍继续拍婚纱照。韩周磊和王彩萍幸福地按照摄影师要求的摆出各种造型,随着摄影师闪光灯的一闪一闪,一张张别出心裁的漂亮的婚纱照拍到了摄像机中。

  王彩萍觉得,今天她是全世界最最幸福的人。

  拍完婚纱照,韩周磊跟王彩彩萍商量,要多少彩礼。

  王彩萍说道:“我不知道要多少彩礼。”

  韩周磊说道:“我们回去一趟,跟你爸妈商量商量,顺便告诉我们俩的事。”

  王彩萍也觉得有必要回去一趟。

  一个双休日,韩周磊和王彩萍乘班车到王彩萍家,不能开车过来,车子只能开到山脚路口。他们买了很多东西给王彩萍爸妈。

  王彩萍爸妈看到他们来了,非常高兴。

  韩周磊叫了一声“爸,妈”,王彩萍爸妈愣住了,怎么改口了,还没结婚呢?

  王彩萍说道:“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王彩萍从包里拿出结婚证给两老看。王彩萍爸妈看到结婚证非常开心。

  王彩萍爸妈连声说道:“好,好。”他们还担心呢,现在他们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王彩萍对她爸妈说道:“我们这次来,一是来看看你们,二是商量商量这婚礼怎么办,要多少彩礼?”

  韩周磊说道:“我们要办一个隆重的婚礼。”

  听了韩周磊的话,王彩萍母亲高兴地说道:“这样更好,这样更好。”接着,王彩萍母亲内疚道,“王彩萍从小受苦,是我们连累了她,对不起她。”

  王彩萍父亲脸上露出惭愧的神情,低下头。

  王彩萍说道:“妈,快别这么说。”

  王彩萍母亲慈爱地看着韩周磊和王彩萍。

  王彩萍问道:“妈,彩礼要多少?”

  王彩萍母亲想了想,说道:“嫁妆要丰厚,起码也得两三万。”

  韩周磊说道:“取个吉利数,彩礼六万,够了吗?”

  王彩萍母亲说道:“太多了,用不了这许多。”

  王彩萍说道:“多下来你们就留下用吧。”

  王彩萍母亲说道:“这不行,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我们不要什么钱。”

  韩周磊说道:“多下来的钱,就算我们孝敬你们的。”

  王彩萍母亲见韩周磊和王彩萍都坚持,说道:“这彩礼的事再说吧。办婚礼之前,双方父母是不是见个面啊?”

  韩周磊说道:“应该的,应该的,我现在就给我爸打电话。”

  韩周磊掏出手机,拨通了韩建国的手机。

  韩周磊说道:“爸,彩萍她爸妈提出在办婚礼前双方父母见一面。”

  韩建国说道:“现在很忙没空,反正五月份就办了,婚礼上就能见到了,现在就算了吧,替我向他们问好。至于婚礼怎么办,你们商量好了,告诉我一声就行了。”

  韩周磊说道:“那好吧。”

  韩周磊按断手机。

  王彩萍问道:“你爸怎么说?”

  韩周磊对王彩萍和王彩萍爸妈说道:“我爸的意思是,没有空,见面就算了,反正婚礼上就见到了。婚礼的事,我们商量好怎么办告诉他一声就行了。他向爸妈问好。”

  通过这件事,王彩萍爸妈感到韩周磊父亲是开通好说话的人。

  王彩萍母亲说道:“我也不知道你们那边的习俗是怎么样的?我们这边,那天来接的人要十个人。”

  韩周磊满口答应:“可以,其他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王彩萍母亲说道:“其他的事就是我们这边的事了。你那边就按你们那边的风俗办吧。”

  睡觉前,韩周磊对王彩萍说道:“要十个人,是不是寓意十全十美啊?”

  王彩萍说道:“老规矩,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吧。”

  韩周磊说道:“反正离五一假期只有半个多月了,这次你就别回去了,等我来娶你。”

  王彩萍摇摇头说道:“不,我不想同你分开。”

  韩周磊说道:“怀孕了,我是怕你来回奔波太累。”

  王彩萍说道:“不累,我就要跟你在一起。”

  韩周磊说道:“那就这样。”他也不想跟王彩萍分开。

  王彩萍疑惑道:“这么远,你怎么把花轿抬过来?”

  韩周磊胸有成竹地说道:“包辆车运到路口,再抬进来。”

  “噢。”幸福在王彩萍脸上荡漾。

  第二天,王磊和王彩萍坚持给了六万块钱彩礼,回到城里。家务仍然王彩萍包下。韩周磊不想让她干。

  王彩萍说道:“活动活动对我身体反而有好处,整天躺着不动反而不好。”

  韩周磊见王彩萍说的有理,就随她了。

  韩周磊和王彩萍紧锣密鼓准备婚事,首先请帖要发出去。

  韩周磊问道:“韩周杰要不要去请?按说道理应该邀请,不请说不过去。”

  王彩萍心里很为难,看到韩周杰就别扭,她最好别看到韩周杰。

  韩周磊说道:“我们要大大方方邀请他,表明我们的态度。”

  王彩萍不明白,问道:“什么态度?”

  韩周磊说道:“那事已经过去了,现在不是以前了。还有你表妹,不请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王彩萍说道:“我总担心他会说漏嘴。”

  韩周磊说道:“证据不是给你毁掉了吗,还怕什么?”

  王彩萍说道:“人言可畏啊,无风都能起浪。”

  韩周磊说道:“说出去对他也没有好处。他就不怕你表妹吃醋吗?”

  王彩萍沉默不语。她总觉得有点对不起表妹,希望表妹嫁给韩周杰幸福美满,这样她就安心了。

  韩周磊大包大揽说道:“放心吧。他是个聪明人,会想明白的。”

  王彩萍说道:“那就把请帖发给他吧。”

  韩周磊高兴地说道:“这就对了。”

  韩周磊没有邀请单位同事。

  王彩萍问道:“单位同事你干嘛不邀请?”

  韩周磊说道:“邀请他们就等于要他们钱,他们来总要给红包吧,算了。没有结婚还好,结婚了怎么还?只请没有结婚的,势利太明显了,素性都不请,省很多麻烦。”

  韩周磊算了算,两家亲戚加上小孩,总共有六十多人,六桌酒席,数字很吉利。韩周磊还买了几张双“喜”字,贴在租屋的门和窗上,一派喜庆的样子。

  迎亲那天,**明媚,天气极好。王彩萍先提是回去了。

  韩周磊租了一辆大巴,一辆运货车运花轿。乐队不算,迎亲的十个人是,韩周磊父子,韩周杰父子,两位司机,周明光,郑超,楼仁军,还有一位韩周磊的姑妈家的表哥。

  按照韩周磊家乡的风俗,韩建国和郑桂花准备了十坛喜酒,男方送给女方的花,还有其他寓意喜庆的花生、莲子等等。

  韩周磊他们早上六点出发,这么早出发是为了赶上良辰到新娘子家。大巴在前面,货车跟在后面。

  开了三个小时左右,他们来到了山脚路口。司机把车子停在路边,大家一起从车上卸下东西。

  花轿由韩周杰、郑超、两位司机抬,其余的人挑着担子,除了新郎官,乐队跟在最后。韩周磊穿着迎亲礼服,走在前面带路。一行人浩浩荡荡向新娘子家进发。

  山里很安静,不知名的鸟在林中欢叫。阳光从树隙中照下来,地上斑斑点点。

  看到王彩萍老家了,韩周磊叫乐队吹奏起来。

  于是,乐队吹吹打打奏起迎亲的喜庆的乐来,这乐曲还是韩周磊自己选定的。树林里响起了“扑愣愣”的鸟的翅膀声,他们被惊动了。

  听到音乐声,韩周磊血液沸腾,加快了脚步。其他人却感到有点吃不消了,涨红了了脸,又不能放下休息一下,咬着牙坚持。

  他们终于来到了新娘子家门口,乐队吹得更起劲了,引来大批村人围观,这些人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新娘子那边人把担子从肩膀上接过去,挑进去,担子不能落地。古色古香的花轿停在门口。

  韩建国看到这么破败的房子,一脸不高兴。韩周杰看到这样的房子,这样偏僻的村子,思绪万千,他有点懂王彩萍了。

  新娘子家人开始放鞭炮。韩周磊示意乐队停下,鼓乐戛然而止。随即“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云霄。

  鞭炮放完,王彩萍爸妈邀请所有迎亲的人进去喝茶吃饭。

  韩周磊对众人说道:“他们是我岳父岳母。”

  韩周磊一个个介绍随行的人。

  “他是我爸。”

  王彩萍爸妈鞠了一下躬,满脸堆笑,说道:“亲家,你好。”

  韩建国点头致意,他虽然脸上挂着笑,但并不满意这样的亲家。韩建国走进屋去。

  “他是我伯父。”

  王彩萍爸妈鞠躬说道“伯父好。”

  “你们好。”韩建忠客气地应道,走进屋去。

  “他是我堂弟。”

  王彩萍爸妈鞠躬说道:“堂弟好。”

  “你们好。”韩周杰忙不迭地还礼。

  “他是我姐夫。”

  王彩萍爸妈鞠躬说道:“姐夫好。”

  “你们好。”楼仁军走进去。

  “他是我表哥。”

  王彩萍爸妈鞠躬说道:“表哥好。”

  “你们好。”表哥走进去。

  大家心情都很好。

  介绍完,王彩萍爸妈招呼大家入席。

  韩周磊他们十个人坐在上席,乐队的人坐在下席,王彩萍的伯父在上席作陪,王彩萍的几位表哥在下席作陪。

  酒席很丰盛,鸡、鸭、鱼、肉、螃蟹等满满摆了两大桌。

  因为是儿子结婚,韩建国以主人的身份说道:“大家辛苦了,菜多吃点。”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好,好,不客气。”

  王彩萍伯父说道:“亲家,你也多吃点。”

  韩建国说道:“不客气,不客气。”

  王彩萍伯父是一位本分的种田人,不大会说话。

  韩建忠充满好心地说道:“大家酒少喝点,还要赶路,留到晚上喝。”

  大家都会意一笑。

  韩周杰突然冒出一句:“韩周磊他们的爱情惊世骇俗啊!”

  郑超不解道:“惊世骇俗,什么意思?”

  韩周杰说道:“惊世骇俗就是惊天地、泣鬼神。”

  郑超对韩周杰说道:“你好像知道他们相爱的事。”

  韩周磊脸色变了,用眼睛瞧他。大家看到韩周磊的脸色,还以为他不好意思呢。

  韩周杰见韩周磊用眼睛瞄他,嘴巴闭上了。

  郑超不依不饶:“说说吧,让大家听听。”所有人都悄悄地竖起了耳朵,都巴不得韩周杰说出来。

  没有喝过酒,韩周杰脑子很清醒,想到了黎春艳,想到了所有人,他说道:“这有什么好说的,你看看他们俩就知道了。”

  韩建国怕儿子难堪,连忙打圆场,说道:“大家吃菜吃菜,别光顾着说话。”

  韩周杰吓出一身冷汗。如果这个时候,韩周杰把他知道的那点事说出来,他非杀了他不可。

  吃好中饭,时间还早。韩周磊他们三三两两在屋里、门口站着,谈话,聊天。

  几位妇女上来收拾桌子。韩周磊也不知道她们是王彩萍的什么人。

  桌子收拾干净,王彩萍爸妈招呼道:“迎亲的再坐下来喝杯茶。”

  韩建国带头坐下,其他人跟着坐下。

  热茶端了上来。

  韩建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大家喝茶。”

  大家纷纷端起茶杯。

  王彩萍一大早就起来梳妆打扮了。昨夜激动得一宿没有睡好。虽然这是早就决定的事,但是到了这一**彩萍还是激动不已。结婚是人生当中的大事,过了这一天,姑娘时代就结束了。王彩萍穿上新娘礼服,左看看,右看看,对自己非常满意。她静静地等待韩周磊他们的到来,生怕出什么意外。自从跟韩周磊认识后,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韩周杰对她一见钟情,整容后被韩周杰认出,生辰八字不合,这一件件一桩桩,让人心惊肉跳,总算走到了这一天。王彩萍心里想道,生了孩子就有保障了。王彩萍捂着肚子,痴痴地想着。鞭炮声惊醒了她,王彩萍知道韩周磊他们到了。王彩萍的心“怦怦”直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跳得这么历害。

  王彩萍想到花轿,花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从来没见过。坐上去舒服吗?抬轿的人是哪些人?

  王彩萍正想着,她妈把中午饭端上来了。

  王彩萍问道:“他们吃好饭了?”

  王彩萍母亲说道:“正在吃呢。”

  王彩萍“嗯”应了一声。

  王彩萍母亲下楼去了。

  王彩萍还不想吃饭,她一点不饿。

  王彩萍想了解情况,仔细听楼下的动静,可一句话也听不清楚,闹哄哄的。王彩萍只好作罢。

  王彩萍母亲又上来,看到王彩萍没动筷子,说道:“快点吃完,他们都吃好了。”

  王彩萍拿起碗筷吃饭。王彩萍边吃边问:“什么时候出发?”

  王彩萍母亲说道:“快了,你就等着吧。”

  王彩萍不说话了,把饭吃完。王彩萍母亲拿起碗筷下楼去。

  时辰到了,王彩萍在一位大嫂的引导下下了楼来到门口。众人看到新娘子,眼睛都亮了。新娘子太漂亮了,特别是那些第一次见到的,看呆了。韩周磊早等在门口了,他弯腰把王彩彩抱到花轿上。然后,发红包,迎亲的每人一个。

  发完红包就要出发了。又放鞭炮。

  鞭炮放完,乐队开始奏乐。韩周磊披红挂彩,戴着礼帽,骑着一匹棕红色的老马,走在花轿前面。抬花轿的人仍然是来的那四个人。这一次他们就更不轻松了,因为轿里坐着新娘子。

  送亲的人,迎亲的人合在一处,比来时的队伍长了一倍多,小孩很多,有的还抱在手上。王彩萍奶奶因为年纪大了,去不了了。她拄着拐杖站在门口,一直看着队伍,至到看不到队伍,眼泪汪汪的,既有幸福的眼泪,也有感伤的眼泪。

  一行人浩浩荡荡,一路在乐曲的伴奏下,来到了山路口。

  花轿停在大巴门口,韩周磊把新娘子抱上车,花轿又抬到货车上。人们把回礼货也放到货车上,然后上到大巴坐好。韩周磊幸福坐在新娘子旁边。王彩萍脸如芙蓉般鲜艳灿烂。

  车子朝来的路开去。

  车上的人都喜气洋洋的,看着窗外。窗外**明媚,鸟语花香。

  韩周磊抓住王彩萍的手,轻轻说道:“今天等急了吧。”

  王彩萍笑着沉默不语。

  坐在后面的郑超起哄道:“新娘子新郎官亲一个。”

  韩周磊回转头来说道:“婚礼还没开始呢。”

  听了韩周磊的话,大家看着他笑笑,不说话。毕竟是自家人,大家不想让韩周磊和王彩萍过分难堪。

  车子开到村口,大巴开不进去了。

  韩周磊又把王彩萍抱到花轿上。乐队奏起了乐。

  一行人来到了韩周磊家门口,花轿停下,韩周磊从花轿里抱出王彩萍,一直抱到婚房里。在迎娶过程中,新娘子是不能沾地的。鞭炮响起来了。

  至此,新娘子娶回了家。晚上举行婚宴。人们期待着晚上的热闹。人这么多,屋里站不下,很多人都在外面站着。王彩萍爸妈在屋里,他们毕竟不一样。其他人是客人,他们不是。

  郑桂花终于见到了王彩萍爸妈。双方都很客气。

  郑桂花感到奇怪,王彩萍怎么一点不像她爸妈?王彩萍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啊。碍于面子,郑桂花没有多问,把疑惑埋在心底。

  郑桂花寒喧道:“亲家,辛苦了,这么远赶过来。”

  王彩萍母亲摆手说道:“不辛苦,不辛苦,孩子结婚,高兴还来不及呢。”

  郑桂花说道:“是的,是的,大家都高兴。”

  王彩萍母亲客气道:“家里穷,我们家这孩子从小受了不少苦。嫁到你们这样的人家,是她的福份,我们高攀了。”

  郑桂花听了心里很舒服,但是她嘴上却道:“亲家,快别这么说,什么高攀不高攀的,两个孩子好就行。”

  韩建国对郑桂花说道:“别只顾聊天,还有什么要准备的?”

  郑桂花说道:“都准备好了。”

  在郑桂花和韩建国面前,王彩萍爸妈只能算半个主人,他们不掺与任何事。王彩萍爸妈明白,为儿子办婚事,郑桂花和韩建国不会马虎的,乐得个轻闲。

  这一天,太阳似乎走得很慢。

  太阳终于落山了,晚霞染红了大半天。时辰到了,所有人上了大巴包括新娘子,大巴直接开到酒店。

  酒店门口,竖了一块牌子,上面用正楷写着:韩周磊先生和王彩萍小姐百年好合。字是红色的。

  所有人看到这牌子,会心一笑。他们来到二楼举办酒席的大厅,首席由长辈和新娘新郎坐。长辈包括,韩周磊父母,王彩萍爸妈,韩建忠,王彩萍的伯父,王彩萍的娘舅,韩周磊的娘舅,韩周磊的姑妈等。

  其他人随便坐。

  主持人是婚礼公司的一位姓蔡的小伙子,我们姑且叫他蔡司仪。蔡司仪显然很有经验,妙语连珠,开场白就引来阵阵笑声。开场白过后,他请双方父母上去讲几句话。韩建国、郑桂花、王彩萍爸妈互相推让。最后,韩建国先上去讲话。

  韩建国接过蔡司仪递给他的话筒,清了清喉咙,对着话筒只说了一句话:“我今天很高兴,希望新郎和新娘早得贵子,白头偕老。”

  接着蔡司仪请王彩萍爸妈上去讲话,王彩萍母亲说道:“我们就不上去了,要说的话亲家都说了,我们没有要说的了。”

  蔡司仪请新郎官上去讲几句,韩周磊上去了,拿起话筒说道:“首先,我谢谢大家参加我的婚礼。再嘛,请大家吃好喝好。”

  蔡司仪笑道:“讲讲你们的爱情故事吧。”

  韩周磊不好意思说道:“也没有什么爱情故事,我们是一见钟情。”

  蔡司仪接过韩周磊的话茬道:“新娘子这么漂亮,肯定是一见钟情了。”蔡司仪的话引来一阵善意的笑声。

  韩周磊也笑了。

  在蔡司仪的主持下,活动一个接着一个,婚礼气氛非常活跃。

  新郎新娘向客人敬烟敬酒把婚礼推向了**。

  郑超连续吹灭香烟让新娘子重新点。

  旁边的一个亲友劝道:“好了,好了,别闹了。”郑超这才作罢。

  轮到韩周杰了,王彩萍把香烟点上,韩周磊一语双关道:“话要好好说,话多必失。”

  韩周杰笑道:“我怎么不好好说了?”

  韩周磊笑笑,没有回答。这样就足够了,韩周杰会明白的。

  婚宴从五点半开始,至到八点多才结束。

  当晚,本地亲戚朋友都回去了。王彩萍家来的客人,大部分被安排住在宾馆里,少数住在韩周磊家和韩建忠家里。

  第二天,王彩萍家客人分批吃了早饭,韩周磊用大巴送他们回去。

  郑桂花对王彩萍爸妈说道:“亲家公,亲家母,再住几天吧。”

  王彩萍爸妈说道:“不麻烦了,一起回去方便。”

  王彩萍爸妈嘱咐王彩萍说道:“现在怀孕了,当心点。”

  王彩萍说道:“我会的,你们放心吧。”

  王彩萍爸妈他们高高兴兴地乘大巴回去了。婚礼圆满结束。韩周磊他们也要回去上班了。

  郑桂花对韩周磊和王彩萍说道:“那超市的工作就辞了,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养胎要紧。”

  王彩萍不答,看着韩周磊,她想让韩周磊说。

  韩周磊说道:“那超市的工作已经辞了。彩萍,你什么意思?”

  “算了,现在还早,离预产期还有好几个月呢。”王彩萍不想跟韩周磊分开。

  郑桂花没有勉强,王彩萍跟着韩周磊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