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一章 局中有局

作者: hnm
更新时间:2018-09-28 字数:9179

公元2048年8月27日清晨,一位身穿黑大衣带着墨镜和黑帽、体态壮硕的男子来到了江城以南的一处名为退思园的别墅区。这处别墅区建于一处大山的山脊之上,一条清澈的小河从山前流过,加之四周绿荫环绕,确实是一处美妙清幽之地。据说数十年前一位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失势之后便在这山脊之上修了一座楼养老,后来他的一些朋友听说这里环境优美,便陆陆续续来到这里修屋建楼。数十年后,这里变成了江城最顶级也是最昂贵的别墅区。
男人走到别墅区的大门前,门前的电子监控器说道:“请出示指纹。”
男人伸出右手手指在指纹识别器上按了一下,监控器发出“嘀!嘀!嘀!”三声响声之后说道:“江先生!你好!欢迎光临退思园。”说完大门缓缓打开,男子走进了别墅区。
这个男人名叫江屾,是一位退伍军人,半年前他离开部队来到江城。过去的十几年里由于全球的石油资源接近枯竭,导致中东地区一直处于动荡之中,战争在那片土地上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为了国家的责任也为了国家的利益,中国派遣维和部队常年在中东最动荡的地区执行维和任务。江屾的军旅生涯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中东的战火中度过。大约半年前他结束了自己的军旅生涯,带着自己的家人来到了江城,成为了中国西南地区的一位大企业家的贴身保镖。
作为常年在战场上看惯了生死的人,江屾的脸上几乎无时无刻都写着刚毅和坚韧,不过今天尽管他带着墨镜也依然掩饰不住脸上的些许不安。
只见江屾走到大门控制台的触摸屏前伸出手指点了一下屏幕上的“今日访客”,然后“江屾”,接下来“删除”。删除掉了访问记录以后他从腰间掏出了一台卫星电话,这种电话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曾经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不过几十年过去了,这东西早已退出了大众通信的历史舞台,只有军方传达军情的时候才会利用这种设备:因为它发出的卫星信号是很难被拦截和监控。
很快电话接通了:“喂!夫人!你好,我到了。”
电话里的女人说了几句,江屾答道:“好!夫人!我知道在哪里了,马上就到。”挂掉电话,江屾便朝着半山腰的一座三层的灰色欧式建筑走去。
这栋楼门窗紧闭似乎已经闲置很多日子了,江屾走到门前伸出手在指纹识别器上点了一下,两声“嘀!嘀!”声后,显示屏上出现了“欢迎”的字样,接着电子防盗门就打开了。
江屾四面张望了片刻见四下无人便快步进了门,进门之后迅速地把门给关上了。屋内陈设并不陈旧,但很昏暗显得很没有人气,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一道浅黄色的光就显得十分夺目,这是一个电梯的指示灯,没有进过这个屋子的人或许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栋如此矮小的建筑中居然还安装了电梯。
江屾走进电梯,控制面板上除了开关门键,就只有一个按键,按键上写着两个红字“地宫”。江屾果断的按下了“地宫”键,接着电梯便朝下驶去。“叮!”大约二十秒之后电梯停了下来,江屾走出电梯,走进一条通道,通道大约三十米长,墙体洁白,上面每隔四五米有一盏大灯,地上是深红色地毯,通道的尽头是一扇门,门上依然有指纹识别器,江屾走到门前输入了右手的指纹,门却并没有打开,而是提示他继续输入左手的指纹。江屾心头暗想:“好谨慎的女人,把我找来这里究竟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哎!算了,不管那么多了,为了让我女儿娇娇能够好起来,别的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接着江屾把左手的手指也按了上去。
门打开了,江屾走了进去,里面很宽畅,是一间大型豪华办公室的布局,门的正对面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的靠椅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身边还站了一个秘书模样的女人。这两个人江屾都不陌生,坐着的那位是他的老板的夫人名叫唐慧婷,而站着的那位是她的私人女助理蒋夏。
“夫人!”江屾走到办公桌前恭敬的叫了一声,女人面无表情地微微点了点头:“坐吧!”江屾有些愣愣地看了一会唐慧婷,心里犯着嘀咕,今天的唐慧婷与平时在众人心目中的那个慈祥大度温文得体的中年美妇有些大相径庭。今天的她穿着打扮依旧是很大方得体,只不过神色显得有些格外阴冷。
“江先生!快请坐呀!”蒋夏打断了江屾的沉思,江屾答应了一声便在唐慧婷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你最近还好吗?”江屾坐下之后唐慧婷问。
江屾微微苦笑:“如果好,今天我还会背着所有人来这儿见夫人吗?”
一个多月前江屾的妻子和女儿外出时遭遇了一场交通事故,江屾的妻子阮萍在被送进医院后不治身亡,而他九岁的女儿江娇娇也身受重伤,导致脊椎神经坏死,已是全身瘫痪。
在江屾所处的那个时代,汽车的交通事故已经很少发生了,因为车辆的GPS定位已经可以精确到毫米了,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车辆都是不需要驾驶员了,都可以通过车辆的精确定位而实现公路交通的自动运行。
而那天江屾妻儿所遭遇的事故着实有些离奇,那天早上阮萍突然心血来潮带着女儿到公司去看望江屾,一家人在梵天集团一起吃过了午饭以后,江屾就安排妻女乘坐公司的便车先回家。可就在回家的路上意外发生了,阮萍母女乘坐的汽车离奇地撞向了一辆无人驾驶的货车,车上的人除了江屾的女儿江娇娇以外无人生还。
后来警方对事故进行了调查,有迹象表明有可能是因为梵天集团的某一个终端遭到了某种不知名的黑客攻击而导致了控制汽车的系统暂时瘫痪,最后酿成了这次惨剧,而到目前为止警方也还没有获得进一步的调查结果。
作为父亲和丈夫,江屾悲痛欲绝,既然妻子已经去世,江屾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让女儿恢复健康。江屾了解到要想把女儿治好,只有给她做一次神经系统的全面修复手术,而做这种手术需要支付巨额的费用,为此他这一个多月来四处筹款,但请了数周的假所筹来的经费在巨额的医疗费用面前却也只是杯水车薪,战场上的铁汉江屾在面对此等局面也只能是望而兴叹。
不过如今事情似乎有了转机,就在一周之前唐慧婷的私人女助理蒋夏找到了江屾说唐慧婷想请江屾帮她对付一个人,如果江屾答应,他女儿一切的医疗费用都将由唐慧婷承担,如果江屾不答应或者把事情泄露出去,那他将有可能丢掉工作甚至更糟。于是万般无奈的江屾只好应允,这一天早上便独自一人来到了江城南郊的“退思园”别墅区。
听了江屾的话唐慧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笑轻叹道:“哎!就是有了那么多的不如意才叫人生啊!”
听唐慧婷这么说,江屾心头多少有些不痛快,心想:“你整日养尊处优的?人生还能有啥不如意的?”觉得这女人是在自己伤口上撒盐,于是冷哼一声道:“哼!夫人天生富贵,那来的这么多不如意?”
唐慧婷脸上的一丝笑意瞬间消失目光变得锐利:“我要是事事都如意就不会叫你来了。”
“夫人!有什么话就请开门见山吧!”江屾是个不会拐弯抹角的人。
唐慧婷柳眉紧锁,低下头右手轻轻摁了摁额头,只听她带着微微呜咽之声厉声说道:“我要一个人死!我要温世杰死!我要让温世杰那个忘恩负义的混蛋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眼前的所见所闻让江屾有些发蒙,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唐慧婷口中那个叫做温世杰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的丈夫,也就是江屾的老板,他是中国西南地区最有实力的大企业家之一。
早在十多年前,江屾还没有从军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国内有一位钱挣得多慈善做得多且才貌双全的明星企业家叫温世杰,不仅温文尔雅而且勘称已是英杰可谓人如其名。
这时江屾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他第一次见温世杰的情形,大约半年前江屾服役结束离开部队,从中东回到了国内,许久未见的妻子阮萍带着女儿娇娇在机场接他,阮萍见了江屾便满脸堆着笑兴致勃勃的告诉他:“老江!我给你谋了份好差事。”
“什么差事?”江屾问。
阮萍看了看拉着自己的女儿,伸出右手理了理丈夫的衣领柔声说道:“前个月我把你的简历发到了梵天集团的保安部,上周梵天集团的保安部已经决定录用你当梵天集团总裁,也就是我的偶像温世杰先生的贴身保镖了。”
看着自己的妻子如此崇拜别的男人,江屾心头多少有些不痛快:“这么大的事情你也总该先让我知道才行啊!”
阮萍满脸笑意,手拍了拍江屾肩膀:“老江同志!当初你追我的时候可是亲口向我保证过,我要是嫁给了你,你将来时时处处都得听我的!你就是我的人了!怎么?你想不认账不成?”
江屾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女儿娇娇就叫唤了起来:“对!对!对!妈妈是女王!妈妈是女王!爸爸你得听妈妈话!爸爸得听妈妈话!”
江屾哈哈一笑一把抱起女儿:“你这个小坏蛋!告诉爸爸!爸爸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听妈妈话?”
女儿俏皮的一笑:“我听妈妈话,可是我就是不听你的话。”
江屾哈哈大笑,一手拉着妻子一手抱着女儿走出了机场。
当一家人走出机场的时候,江屾看见对面大楼的公众电视屏上正在播放某电视台的一档专访节目,专访的对象是著名企业家温世杰和他的妻子唐慧婷。
只听女主持人说道:“我们都知道温先生是我国现在最成功的民营企业家之一。那么唐女士,温总在家的地位有多高?方不方便给大家透露一下?”
唐慧婷看了一旁的丈夫一眼笑道:“他在家里的地位,可能就比我们家的小狗稍微高一点吧?”话音一落包括女主持人在内的演播室里的其他人都是一阵欢笑,而温世杰则是带着略有些尴尬的笑容挠了挠脑袋。
一阵笑声之后女主持人用略带羡慕的目光看着唐慧婷又问道:“唐女士,那看来在你们家,您才是一家之主咯?”
唐慧婷得意地答道:“在家里地位肯定是我最高咯,但是孩子们是最主要的。至于他嘛!是既没地位,也不是很重要。”话音一落又是一阵哄笑。
笑声之后女主持人又看向温世杰问道:“温先生!网上的网友给您起了两个昵称,一个是国民男神,一个是国民好丈夫,您更喜欢哪个?”
温世杰瞄了一旁的妻子一眼然后有些腼腆地答道:“后面那个。”接着演播室里响起了一阵掌声。
江屾身旁的阮萍满脸的笑意,眼中尽是憧憬和羡慕,江屾看了看她,她也看了看江屾说道:“听到没?以后多跟着温先生学着点,好好对我和咱闺女!”
“是!是!是!”江屾连声答道。
此时的江屾随是满面笑容,心里却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不久之前江屾听部队上的一位消息灵通的朋友说,著名企业家温世杰大约在一个半月前遭遇了一次刺杀险些丧命,他的两位保镖一死一重伤,凶手是谁至今还未查到头绪。不过江屾是个自信、刚强且倔强的人,这样的事情他是不愿让家人知道的,他不想她们扫兴,更不想让她们为自己担心。
两周之后江屾一家抵达江城,在安顿好了妻儿之后,江屾就前往了梵天集团总部。
当江屾来到梵天集团的接待大厅时,大厅的电视屏上正在播放一部梵天集团的宣传片,宣传片正在播放这样一个片段,那是梵天集团成立20周年的庆典,集团的广场上人山人海。在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这人朝着镜头走来,随着镜头的拉近才发现走来的并非一个人而是一男一女,一个男人推着轮椅,轮椅上还坐着一个女人,男人低着头专心致志的走着,女人左脚上缠着绷带,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梵天集团总裁温世杰和他的妻子唐慧婷。
温世杰推着妻子来到广场的最前端,然后走到妻子身侧低下头,唐慧婷面带微笑伸出双手挽拉住了丈夫的脖子,接着温世杰就顺势横抱起了妻子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最前排的沙发前轻轻把妻子安顿在了沙发上。
安顿好妻子之后温世杰才大步走上演讲席开始演讲,断断续续切过几个温世杰演讲的画面之后,镜头又突然一转只见温世杰走下演讲台来到妻子身侧低下头,唐慧婷依旧是面带笑容伸出双手挽住了丈夫的脖子,温世杰照旧是顺势横抱起妻子,然后走到轮椅前小心翼翼地将妻子放回轮椅上,然后推着轮椅,夫妇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掌声中……
看到这里江屾不由得心生感叹,这确实是一对模范夫妻!难怪妻子阮萍会如此崇拜这他们,有时候自己还会吃一点点干醋,自己真是有些好笑。
“请问是江屾先生吗?”一位身着梵天集团制服的工作人员走到江屾身旁问道。
“哦!你好!我是。”江屾答道。
“让您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徐部长等候多时了,请跟我来。”他领着江屾进入了一架电梯,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一个并不狭窄但也谈不上宽畅的楼道,穿过楼道又绕过了几道铁门,终于来到了一道门前停下,自从出了电梯一路走来除了那个引路的人江屾就没见到过一其他人。
“江先生!请!”那人推开门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江屾向里面望了望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江先生!请!”那人又说了一声。
江屾有些不快地斜了那人一眼,然后理了一下衣领迈开四方步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走进去大约十几步突然眼前一亮,一道直挺挺的白光从高处射下,一个人站在白光之下。
江屾定睛一看只见白光下站着的是个女人,一个身材高挑且健美的女人。这女人下身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裤,上面是一件黑色无袖紧身马褂,脑后梳着一条马尾,脸庞虽有几分俏丽,但目光锐利,两腿叉开双手叉腰显得英气逼人。
“你叫江屾?”女人冷声问。
江屾抬起左手摁了摁后脖颈子发出了两声“咯咯”声。眯起眼睛盯着女人反问道:“你就是母老虎徐捷?”眼前这个女人江屾是有所耳闻的,他叫徐捷,曾经是某侦察兵部队的女兵,在她所在的部队中算得上是个风云人物,以拳脚功夫凶狠而闻名,曾经在一次师团的比武当中她一个人凭借一身厉害的拳脚功夫一口气连续击倒四五名大汉,因此在部队里得了个母老虎的绰号。几年前因为与几位女战友发生口角,大打出手,将战友打伤,其中两名还伤得很重。被送上了军事法庭,吃了大半年的牢饭以后被梵天集团的总裁温世杰保释出狱,后来就被温世杰高薪聘请做了梵天集团的保安部部长。
女人笑道:“居然知道我?看来有些来头嘛!”
就是轻蔑地一笑:“都是部队里的人,上过军事法庭的谁会不知道?”
女人手一指厉声喝道:“你……”
江屾抬了抬头摆出一副挑衅的姿态,片刻之后女人收去了怒色说道:“你想来应聘总裁的保镖,今天老子就来试试你有多少斤两。”
“好啊!想怎么样尽管来!梵天集团的这份差事本大爷要定了!”江屾摆出一脸的傲气。
“好!待会儿你可别哭着喊爸爸!”说完女人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接着四名身着运动衣的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这几个人都有着一米八开外的个头,且面带邪笑摆着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
“陪江先生活动活动!”女人话音一落几名大汉就拉开拳脚朝江屾扑来。江屾面对来势汹汹的几名大汉不慌不忙双手揣在大衣的兜里,只见他闪转腾挪很轻松的便躲过了大汉们的第一波攻势。
几名大汉见一波攻势没得手江屾依旧是面带微笑双手还是揣在兜里,不由得怒火中烧齐声大喝一声又纷纷扑向江屾,结果依旧是没有碰到江屾分毫。如此循环往复了四五个回合,几名大汉累得气喘吁吁,而江屾依然是面带笑容手揣在兜里。
江屾的拳脚可是在维和部队中数一数二的,曾经在一次执行维和任务时,江屾赤手空拳击退过七名持刀的阿拉伯匪军的围攻。尽管自己也挂了彩,但其身手也在这一战中得到了全军上下的认可。眼前的这四个大汉江屾自然是没放在眼里。
“上!继续上!继续给老子上!”徐捷气得两眼喷火厉声大喝。大汉们不敢怠慢又是一阵齐声大喝朝着江屾扑去,只不过大汉们此时的吼声已经有些进气多出气少了。
这时江屾也觉得玩够了,于是不慌不忙地把双手从大衣兜里抽出,然后握紧双拳迎面冲向了扑来的大汉。转眼之间三名大汉已被江屾放倒在地,另一位也被江屾的双手摁住动弹不得。
当江屾心头有些得意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大吼,江屾忙回头一看,心中暗骂一声:“好阴毒的臭婆娘!”
此刻那只“母老虎”已抡起了拳头高高跃起从背后扑了上来,虽说是女人由于受过特殊训练的缘故徐捷的胳膊和拳头比起军中的那些男兵营里的老兵几乎没有差别,若被这样一只腾空而去还伴着呼啸的风声的大拳头砸中断几根骨头是在所难免的,更何况这女人的拳头正朝着江屾的后脑飞来。
江屾知道此时若是闪躲就算脑袋不中招身上也会被击中,那怕不死也是重伤。危急关头江屾索性心一狠大吼一声,双手猛地一用力把被他摁住的大汉朝着拳头打来的方向抛了出去。
刹那之后,“噗!”只听得一声拳头打进肉里的闷响,接着是骨裂声夹杂着一双男女的惊呼和惨叫声。
大汉向后飞出了老远口吐鲜血昏死在地,至于那只“母老虎”也被撞得接连退了好记步,然后一个踉跄惨叫一声一**坐倒在地。
作为从战火中走出来的人江屾最痛恨的就是背后下死手的人,这时的江屾双目如刀盯着徐捷厉声喝道:“你找死!”,然后握紧拳头杀气腾腾地迈着大步朝着徐捷走去。
徐捷虽说也是军人出身,但并没有上过战场,看到向自己走过来的男人浑身上下都弥漫着浓重的杀气,一时间花容失色被吓得手足无措,双脚不停的蹬着地面身子向后使劲地挪。
可是这样**坐在地上地挪动哪有江屾走得快?转眼间江屾已到了她身前,还没等江屾动手徐捷便吓得:“妈呀!”一声大叫,双腿死命一蹬想站起身来转身向后跑,可他刚立起身想转头,江屾的左手已从后面紧紧握住了她的脖子。
江屾左手一用力就将女人拉到了自己面前,接着右手举起想一耳光抽下去……
当江屾的耳光即将飞出之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叫声:“住手!住手!”接着整个屋子所有的灯光都被打开了,黑暗的屋子转眼间就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由于强光夺目江屾回过头映入眼帘的只是一颗浑圆锃亮的大光头,当刺目的光晕渐渐散去江屾才看清原来向自己走来的是个身材矮小浑圆的秃顶大胖子。
江屾只见那个“肉团子”咧着嘴满脸堆笑一面朝自己走来一面拍着一双胖手称赞道:“好功夫!好功夫!这位江老弟真是好了得的功夫呀!”
眼前这个人江屾也有所了解的,他叫金阿祥 是梵天集团的副总经理,至于他具体负责梵天集团的那些实际工作不得而知,但是十几年来作为总裁的温世杰换了七八任总经理,但金阿祥梵天集团副总经理的位置始终是稳如泰山,外界都说他才是温世杰的第一心腹。
关于这个胖子曾经还有一段轶事,多年前梵天集团承接下了江城市政府的一个重大项目,为江城的弥勒道场拍一部宣传片,而当时就是这位金阿祥凭借着自己特殊的外表和笑口常开的皮相栩栩如生地“客串”了一把未来佛弥勒,后来江城的百姓就送了他一个金弥勒的外号。
“金总!你好!”面无表情的江屾向迎面走来的金阿祥伸出了右手,金阿祥见状忙快步上前伸出双手握住了江屾的右手:“哎哟……哎哟!你好啊!江老弟!没想到你还知道我是谁!嘿嘿!嘿嘿嘿!”
此时江屾发现金阿祥的那些手下都怒目圆睁瞪着自己,于是忙收起怒色从脸上挤出笑容来:“金总!您真是太客气了!刚刚……”
金阿祥还没等江屾接着往下说便哈哈一笑打断了他的话:“刚刚那是例行公事,试一试拳脚,人嘛!动了拳脚就难免会上点火出点意外什么的!老弟你啊……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还没等江屾接话金阿祥都目光又投向了还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徐捷。“哟!哟!我的小姑奶奶你没事吧?没伤着吧?”说着他便迈着有些蹒跚的步子走到徐捷身旁伸手要去搀她起来。
就当金阿祥的手快要碰到徐捷胳膊的时候,徐捷突然转过脸来恶狠狠地瞪着金阿祥厉声喝道:“把你的臭猪蹄子给老子拿开!”只见金阿祥浑圆肥胖的身子被吓得一哆嗦,紧接着伸向徐捷的一双肥手就僵住了。
这时候周围梵天集团金阿祥的那些手下们个个都把持不住捂着嘴“呵呵”偷笑了起来。徐捷很快便站起身来朝着门外大步走去,当她走过江屾身旁的时候还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
徐捷刚一出门金阿祥就发起了飙:“笑什么!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一群没大没小的小王八羔子,我看谁再笑!谁再给老子笑这个月的奖金和新水都别拿了!”金阿祥话音一落四周顿时就鸦雀无声了。
金阿祥走到江屾面前脸上又挂满了笑意:“老弟啊!我的这群手下平时都让我给惯坏了,你别往心里去了。”
江屾朝着大门扬了扬头:“刚刚出去那个也是你手下?”
金阿祥一声干笑:“呵呵!算是……算是……”
江屾耸了耸肩,金阿祥接着话锋一转:“老弟我叫人带你去看看合同吧。嗯……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呢,你尽管来找我,反正我今天是认定老弟你了!那么好身手的人难找啊!”说着金阿祥的一双肥手又握住了江屾的右手。
已经冷静下来的江屾知道自己肯定是得罪了徐捷,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眼前的这个胖子又实在让他难以回绝:“那好吧,以后我就要麻烦金老总照顾了。”
“哈哈!好!真好……真好……来!你带江老弟去瞧瞧合同,江老弟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马上向我汇报。”金阿祥向一个手下招呼道。
江屾一出门金阿祥便侧过脸对他的一名部下说道:“去把他的底细搞明白,顺便去告诉徐捷在没搞清楚他的来路之前尽可能别让他靠近温老大。”
“是!金老板。”
当天江屾就与梵天集团签署了合同,并办理了一切相关的手续,之后的日子并没有像江屾设想的那样被安排在温世杰的身边,而是被安置到了一个很清闲的值班室整日值班,两周过去了江屾连温世杰的影子都没有见到。江屾自然是不知道金阿祥为了确保温世杰的绝对安全在这两周里对他进行了详细而秘密的调查,直到来到梵天集团的第三周江屾才终于亲眼见到了梵天集团的总裁温世杰。
这天一早江屾刚走进值班室坐了一会。突然显示屏上的来电呼叫响了起来,江屾用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一下,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女人的面孔,屏幕上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职业装的徐捷,换上专业女装的徐捷少了几分**多了几分干练,江屾一时之间还没认出来。
“温总刚从国外回来,从今天开始将由你负责保护他的安全。”女人的话语依旧是冷冰冰的。
江屾漫不经心地点了支烟:“哦!部长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十分钟以后来楼下公司大厅和我去见温总。”话一说完女人就挂断了通话屏幕随之关闭。
江屾虽讨厌徐捷,但这次终于要见到自己的大老板了也不敢怠慢,于是他立刻站起身披上外衣出了门。
江屾刚一到达大厅不久,“叮!”身后的电梯门开了,徐捷从里面走了出来径直走向大门的方向,当他走过江屾身边的时候头也没侧一下只是冷冰冰地说了句:“跟我来。”
江屾看着眼前女人这幅桀骜不驯的样子,虽说心头不爽但也不好发作,只好咬咬牙在背后随着她去。
江屾上了徐捷的跑车,汽车飞速的驶过了几条街道开进了一家梵天集团旗下的酒店,酒店的正前方是一块绿油油的宽大草场,车在草场边停了下来,草场上有一架豪华的民用直升机,直升机侧面的机身上印有加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标识。飞机似乎在做起飞前的准备,螺旋桨已经在飞速的转动,发出了刺耳的轰鸣声。
“下车吧,温总已经到了。”徐捷依旧是冷冰冰的。
在离直升机不远的地方站了一男一女都是背对着江屾和徐捷,女的身材高挑长发飘飘一身秘书的打扮,男的身穿棕色大衣两手背在身后,任凭直升机螺旋桨刮起的大风将大衣和黑白相间的头发吹得不停地摇曳,他始终纹丝不动,单看背影就显得十分老成而稳重。
江屾心里很明白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即将跟随的大老板温世杰了,他随着徐捷走上前去,徐捷说道:“温总!我们来了。”
温世杰回过身来淡淡地一笑,然后向着江屾伸出了右手:“江屾。你好!”
江屾有些受宠若惊愣了一下:“哦!温……温总……你好……你好!”江屾发现眼前的温世杰与自己曾经在电视和网络上看到的略有不同,主要是因为他的那双眼睛,当江屾与他对视的时候发现这双眼睛有着一种无以伦比的深沉,仿佛是深不见底一般。
“以后我还要请你多多关照啊!”正式接触到了温世杰,江屾才发现除了目光深沉以外他的身上还散发着其他许多成功人士所没有的亲切与和蔼。
“温总……您这是哪里话!从今天起保护您的安全就是我的责任和义务了!”江屾坚定地说。
温世杰紧握了一下江屾的手:“好!这里风大!有话我们去飞机上慢慢聊。”
江屾跟着温世杰上了直升机,徐捷独自一人开着车回了集团总部。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