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九十六章 连背山下幸福花开

作者: 飞来石
更新时间:2018-09-27 字数:2466

农家宴的气氛融洽而欢乐,灿烂的笑容绽放在每个人的脸上。宴席上,唯有一人郁郁寡欢,既不敬酒,也不多言,只是默默吃着饭,此人就是黎小刚。他呆望着餐桌上的一道菜——酸辣椒炒肥猪肉,这道菜的菜名已经深深地印在他脑海里,这道菜曾经给他留下过美好的回忆,是他这一生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道菜。看到这道菜,就让他想起了汪静,想起了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此时,他不再敢吃这道菜,甚至都不敢多看了一眼这道菜,怕唤起自己对汪静的思恋;他更怕自己不够坚强,会在众人面前,留下伤心的泪水。
黎小刚独自喝着酒,草草吃了一点菜,又吃了几口饭,便站起身来对同桌的人说:“你们慢吃。”
郝副处长抬头看他:“怎么就不吃了?”
“饱了,吃不下了。我想到外面走走。”黎小刚脸上的笑是苦涩的。
那边,老娥崽看见黎小刚站起来,马上从隔壁那桌走到他跟前,问:“你不去你们的知青点看看?”
黎小刚无力地摇摇头:“那原来就是一间装石灰的仓库,有什么值得留念的?”
“那不一定,说不定有什么意外的惊喜呢!”
“你什么意思?”黎小刚一脸的狐疑。
老娥崽嘴一撇,露出一丝神秘的笑,也不回答,回到原来的桌子吃饭去了。
黎小刚对还在胡吃海喝的杨卫华和二胖子说:“你们俩快点吃,我们一起去原来的知青点看看。”
他俩对黎小刚笑着挥挥手:“我们还要继续喝酒,就不陪你去了。你自己一个人去吧,我们在这里静候你的佳音。”
黎小刚心想:这两个小子说的什么话,什么叫陪我去?好像你们没在这里下过乡似的,真是喝高了;还有老娥崽也是,尽说些没谱的话,什么意外的惊喜,满嘴的酒话,一间破仓库,能有什么惊喜!简直就是三个莫名其妙的神经病!
黎小刚神色黯然,独自一人鹅行鸭步来到以前的男知青宿舍门前,大门竟没上锁,只是虚掩着,他轻轻推开木门走进去。里面堆放着不少杂物,知青们离开以后,房子又恢复了它原来仓库的功能。
房梁上,一只蜘蛛精心织了一张网,一只昆虫自投罗网。
黎小刚在外屋愣愣地站着,这里的一切他太熟悉不过了。他环视一周,目光落在一处墙角的饭桌上,这是他们插队时吃饭用的桌子,桌子上面布满灰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人用手指在桌面上写了些什么字,字迹很新,像是刚刚写的。黎小刚内心充满好奇,是什么人会以此种方式,在布满灰尘的饭桌上留下自己的字迹?写的又是什么字?是有意留给别人看的吗?他走上前,霎时间怔住了——“如果有缘,我们连背山下再见。”这句当年一直萦绕在脑海里的话语,今天化作两行文字跃入他的眼帘。
黎小刚的心不由得怦怦直跳:她来了,她一定来了!
他急不可耐冲进里屋,突然,一个背身出现在他眼前,他瞬间就惊呆了,这妙曼的背身,他是那么的熟悉,早已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间。只见那人回眸莞尔一笑,接着优雅地转过身来。
黎小刚张开嘴巴半天也没合上,半晌,才哽咽着喉咙喃喃地说道:“汪静?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汪静凝视着黎小刚,柔情蜜意,缓缓说道:“我寻找在一样‘东西’。”
黎小刚问:“什么‘东西’?”
汪静歪着头嫣然一笑:“昨天的记忆。”
黎小刚的眼睛渐渐湿润,泪水开始慢慢滑落:“我是不是你要寻找的那个记忆?”
汪静含笑点头,走上前依偎在黎小刚的胸前,许久,她开口问道:“我毕业临走的那一天,你为什么要送我老婆饼?是不是知道有一天我一定会回来?”
黎小刚一听就懵了:“没有啊,我买的是鸡仔饼!”他立刻想到了张芳芳,一定是她故意在汪静面前把鸡仔饼说成老婆饼的,她真是个有心人。黎小刚不由得搂紧了汪静,生怕她像一只候鸟,短暂的停留后又要飞向远方。
黎小刚心里忽然有个疑问,他捧着她的脸问:“你怎么知道我要来久甲村的?”
汪静反问道:“老娥崽是我表姐,你忘了?”
天下真是有太多的有心人了,黎小刚心里感慨着,感激着。他又问:“你回来了,你父母怎么办?”
汪静调皮地瞥了他一眼:“这个你就放心吧,我爸已经调回省城原来的学校当副校长了。”
黎小刚兴奋地睁大了眼睛:“真的?”
汪静娇声说:“那还假的了?你说,我什么时侯骗过你啊?”
“你爸真是太好了,他是天下最伟大的父亲!我要好好谢谢这位未来的老丈人。”黎小刚打心眼里感动了。
汪静“噗嗤”一声笑了:“得了吧,谁是你老丈人呀?咱俩的关系八字才写了一撇呢!”
“那好办,咱们现在就把那一捺给补上。”说着,黎小刚就要去吻汪静。
汪静笑着推开他:“怎么?你要耍**啊?”
“要不怎么能把那一捺补上?”说话间,黎小刚热乎乎的嘴唇已经印在了汪静柔软的**上……
突然间,闪光灯频频闪烁,照相机的快门“咔嚓咔嚓”响个不停,黎小刚慌忙放开汪静,回头一看,拍照的人是杨卫华。
黎小刚装出责怪的样子:“杨卫华,你怎么偷拍别人的隐私?太不道德了吧?”
杨卫华貌似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知道会发生这一幕,幸亏我及时赶到,不然汪静就被你欺负了。汪静刚才说,你要耍**,我现在可是英雄救美哦!”他轻轻拍拍挂在脖子上的照相机,“汪静,所有的证据都在这里面了,你如果觉得证据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当证人。”
汪静脸颊绯红,娇羞地笑了。
黎小刚好生奇怪:“杨卫华,你知道汪静要回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卫华好不得意:“不光我知道,所有久甲村的人,甚至所有连背山下的人都知道……”
说话间,就听见屋外飘来一首歌——“妹妹找哥泪花流……”
伴随着那优美抒情的女声,郝副处长、二胖子、小妹、单飞雁、黄春辉、唐队长、妇女主任、唐高明、老娥崽、老妍崽从外面走进来。老娥崽捧着一束从大连背山上采撷的山花,老妍崽拿着黎小刚为汪静做的台灯,二胖子拎着一台双卡录放机,歌声就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此时,黎小刚才如梦初醒,他惊呼道:“原来你们……”。
老娥崽献上那束芬芳烂漫的山花:“祝你们两个人,幸福花开!”
汪静双手接过山花,脸上绽放出幸福甜蜜的微笑。
屋外传来一声鸟儿婉转优美的鸣叫声。
黎小刚低头问汪静:“你知道信天翁是什么吗?”
汪静仰着脸,情意绵绵看着黎小刚,柔声细语在他耳畔轻声说道:“我当然知道了,它是一只美丽的鸟,一只能飞越千山万水的鸟。”
黎小刚又问:“那你知道信天翁为什么要飞那么远吗?”
汪静把脸温柔地靠在黎小刚的胸前:“知道,它要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和幸福。因为在远方,有它唯一永不离弃的终身伴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