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十二章

作者: 庆玲
更新时间:2018-09-21 字数:7938

第二天,莫家伟已经能下床走路了。
  菲儿搀着他来到院子里,阳光明媚,把大地照得亮堂堂的。
  莫家伟看到他躺的小木屋只是一个偏厦,朝南的一面还有三间正屋,也是用木头搭的,门虚掩着,他没能看到里面。
  这里除了五间房,还有一个大院子。
  喇叭花爬满了院子的篱笆墙,有一些紫的,粉的,白的花点缀在里面,看起来非常漂亮。天空蓝湛湛的,没有一丝云彩,狗睡在狗窝里,不时蜷起一只后腿挠挠肚皮,一只公鸡悠闲地在院子里散步,母鸡领着一群鸡仔像一个将军领着一群士兵,不时地跑来跑去,门口,三只小牛一只跟着一只慢慢朝池塘踱去。
  “你们这里好田园啊!“莫家伟羡慕地说。
  菲儿的小虎牙又露了出来,她说:“走,我带你去田里瞧瞧,那里更漂亮。“
  到了村口,莫家伟看到一棵大槐树,因为太古老,有的枝杈都弯到了地上,远远看起来,像一把巨形的大伞。树的四周扎着一圈篱笆,看起来人们对这棵树比较重视。
  菲儿说:“这棵树我爷爷小时候就有了,不知道长了多少年。所以我们的村子就叫古槐村。”
  莫家伟啧啧赞叹着,两人沿着树篱的边缘继续朝村外走。田野里,碧绿的麦田在风里掀起一波一波的柔浪,空气种飘浮着一种清香的味道。莫家伟陶醉了,他站在田间的小径上,高兴得手舞足蹈,情不自禁地唱起来:
  “水清清,天蓝蓝,风吹稻花……“
  菲儿说:“错了,是风吹麦子。”
  莫家伟唱够了,说,”虎牙姐姐,你也唱一首吧。“
  菲儿开始还有些忸怩,后来经不住莫家伟一再鼓动,也唱了起来:“麦苗青哟,稻花黄哟,我去南山寻哥哥,哥哥说我是他的妹哟……”
  “呀,小小年纪,不害臊!”莫家伟笑得直不起腰来,他学着菲儿的腔调也唱了起来,“我去南山寻哥哥,哥哥说我是她的妹哟……”
  菲儿的脸红起来,她说:“我第一次唱,唱不好。”
  莫家伟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他一本正经地对菲儿说:“虎牙姐姐,这是大人们唱的歌,不适合你,以后不要唱了。”
  “怎么不适合,我也是大人了。”
  “你?”莫家伟看菲儿骄滴的样子,憋不住又想笑。
  “我们这儿十六岁的女娃就要结婚寻郎了。”
  “啊,那你寻了没有?”莫家伟问。
  “寻了,但没人愿意上门来。”
  “啊,为什么呀?“
  菲儿转眼望向别处,不再说话。
  他们默默地走了一会儿,莫家伟“哎呀”一声,突然坐到了地上,原来他走到田埂里去了,不小心扭伤了脚。
  菲儿看莫家伟走得费力,便提出要背他一段。
  莫家伟迟疑着,有点不好意思。菲儿说:“没关系的,我们这里女娃找了郎君都是要背的。”
  莫家伟一听跳了开去,说:“我可不是你的郎君哦。“
  菲儿的脸红了一下,说:“我是说着玩的。“
  莫家伟犹豫了一会儿,看四下无人,便趴到菲儿的背上。
  “沉吗?”
  “不沉。”
  “没想到你还真行!”
  “阿爸不在了,家里的东西都由我来背,练出来了。”
  菲儿身躯虽然瘦小,脊背却挺得很直,她背着莫家伟稳稳地在田间小路上慢慢走着。莫家伟问菲儿他们要去哪儿。菲儿说:“我带你去小河边看看。“
  莫家伟怔了一会儿,突然问:“虎牙姐姐,你相信有鬼吗?“
  菲儿摇了摇头。
  于是,莫家伟就把他如何去桂林山寻找妈妈,如何在死人谷出了车祸,又如何在夜里看到灯火的事跟菲儿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末了,又问菲儿 ,“你说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菲儿说:“不知道。”
  他们来到了小河边,这条小河清澈透亮,岸边绿草莹莹,走得近一些,还能看到几尾小鱼在水里游来游去。
  莫家伟说:“虎牙姐姐,我说的是真的,那晚我的确在树上睡过,要不我们去找找那棵树吧,我记得我还扯下来很多藤条。”
  菲儿问:“你说的死人谷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在哪个方向?离这里有多远?”
  莫家伟朝四周望了望,小河一眼看不到尽头,两岸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哪有山谷的影子?他当时只记得跌跌撞撞跑了一夜,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现在想起来,如梦如幻,所有的一切都记不真切了。
  太阳即将下山,一片雾气从远处升腾起来。
  村庄里隐约传来菲儿阿**呼唤,他们只得回去了。
  莫家伟在菲儿家又住了些日子,菲儿娘每天换着花样做好吃的,莫家伟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脚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他觉得不能一直在这里住下去,虽然他已经与这家人尤其是菲儿在一起玩得很开心。
  这天,他正在想着如何跟菲儿一家告别,忽听到村口响起了鼓乐声,他一听到这种声音就呆住了。
  这时,菲儿娘从外面回来,告诉她村里要演木偶戏了,让菲儿领他去看看热闹。
  莫家伟被菲儿拉着来到村口,那里已经聚集了一群人,村里人见菲儿拉着一个陌生的英俊小生过来,都好奇地朝这边看,有的一边看还一边小声嘀咕什么。
  莫家伟不喜欢被人指指点点,便拉着菲儿退了出来。他说这种戏早过时了,不好看,演员被人操控着在台上转来转去,像机器人一样。
  菲儿只好也跟着他往外走,问他:“什么是机器人?”
  莫家伟惊讶:“你连机器人都不知道?”
  菲儿摇摇头。
  “机器人就是,用机器制作的,譬如……”莫家伟忽然想起只需要在搜索里输入“机器人”三个字,就可以看到最详细最确切的解释了,于是又问,“你们这里没有人用手机吗?”
  菲儿 又问:“什么是手机?”
  莫家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这才想起菲儿娘每天晚上点亮的都是小煤油灯,家家户户的小木屋里透露出来的也都是星星点点的灯光。
  他们这里连电都没有,怎么会有手机呢?
  莫家伟不知该从哪里跟菲儿讲起,想了想,又问:“电话听说过没有,就是那种——”他比划着,但他从菲儿茫然的表情里知道,她根本没听说过这个词语。他想了想,又问:
  “汽车,你坐过汽车吗,就是那种不用脚,“了指了指下面,”就能把我们带到全世界的东西。“
  他看到菲儿吃惊的样子,觉得有些莫名的失望,了喜欢的虎牙姐姐竟然连这些都不知道,多么古老而又愚昧的一个地方啊。
  莫家伟四面望望,这里的风景很优美,物产也很丰富,但人们走不出去,外面的东西也进不来,人们的生活都还很原始,与现代生活无法对接,对于菲儿来说,世界可能就是这个被群山包围的小小的古槐村了。
  “你知道吗,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大,大到我们走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到它的边缘……”
  菲儿忽然说话了,她说:“世界多大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莫家伟说:”怎么没有关系,你难道就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出乎初夏的意料,菲儿竟然摇了摇头,他说:“不想。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为什么非要去外面呢?”
  莫家伟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菲儿。菲儿也很茫然,她说:“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外面的世界很乱,我们的祖先一百年前与人发生了格斗,为了活命,就逃到了这里,然后就把出路堵死了。”
  “你们与外界一直没有联系吗?”
  “听老人们讲,原来只有后山那条河可以出去,我阿爸小时候还在那条河里游过泳,后来不知为什么,那条河成了一条危河,无论人还是其他,一下去就没了影,后来就再也没人动过要去外面的念头了。”
  “是我们见的那条小河吗?”
  “不是,比那个宽得多。”
  “虎牙姐姐,说实话,你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吗?”
  “也有点想……”菲儿嗫嚅着说。
  “好,你跟我一起走吧,陪我去找妈妈。”
  “一起?”菲儿茫然地看着莫家伟,“可是,我们出不去啊。”
  这时,哗哗的流水声隐约传来。“虎牙姐姐,你带我去看看那条河吧?”
  菲儿领着莫家伟穿过后山,来到了河边。这条河一眼望不到边,看起来很平静,连一丝涟漪也没有,河面上干干净净,清澈透底。
  菲儿拣起一片树叶放进河里,平静的河水好像被冒犯了似的突然起了波浪,一个小漩涡卷着树叶起起伏伏,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第四十三章

 莫家伟的脸灰了。
 莫家伟心事重重,与菲儿一起回到家里,他从正屋门前经过,正要回偏厦,忽然听到屋里有人说话。
  菲儿阿**声音:“我觉得他们两个很般配。”
  一个男人的声音:“让他把这杯**水喝了,他就会忘掉前世和今生,安心留下来做菲儿的郎官。”
  莫家伟心里一惊,他听出这男人的声音是菲儿的大伯,他下午看木偶戏时在人群里看到过他,虽然他看着他的时候面带微笑,但莫家伟总觉得他的笑容有些异样。
  难道这些话与他有关?
  莫家伟又联想到菲儿曾经说过的话,心里越发感到不安,难道他们要强迫他留下来做菲儿的郎官吗?想到这里,莫家伟快步穿过院子走进偏厦的小木屋。
  刚进到屋子里,菲儿娘就端着碗走了进来。
  “啊,不!”莫家伟连连摆手,他惊恐地后退着,围着桌子转起圈来。
  “不要怕,孩子,这只是一杯水。”
  “不,你不要过来,我不会喝的,我要去找妈妈。”
  莫家伟瞅准机会,从偏厦逃了出来,他跑出院子,愣了一会儿,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跑,古槐村本来就不大,跑到哪里都会被他们抓回去。
  正着急时,忽然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莫家伟朝河边跑去,快到河边时,她回过头,看到村里很多人正在追过来。
  他们怒气腾腾地朝这边走来,脚步很快。越来越近了,莫家伟已经看到了菲儿大伯的那张诡异的脸。
  莫家伟想在人群里寻找菲儿的身影,但没有看到。
  莫家伟绝望了,他心里已经有青梅竹马的小伙伴了,宁愿死去也不背叛对年少的承诺,也不想在这个落后的地方生活一辈子,更不愿意喝下那杯忘记前世今生的**水。他喊了一声:“虎牙姐,再见了!“说完,闭上眼睛,在村里人抓到他之前,一转身,跳进了河里。
莫家伟往河里跳时是抱有一线希望的,因为他自幼在河边长大,有一身超强的游泳本领,但他跳进去后立刻就后悔了。
  菲儿说的没错,那条河表面看起来非常平静,但下面的潜流力量很大,水温也很高,莫家伟一跳进去,河水就像发怒了一样,突然咆哮起来,翻起了一人多高的大浪,他像跳进了一个滚烫的锅炉里,一边拼命喊着救命,一边手忙脚乱地胡扒乱蹬,想重新回到岸上去,但他的脚和手都使不上劲。
  那些潜流和暗涌的力量越来越大,莫家伟的身体被汹涌的河水推着,一会儿高高地抬起,一会儿又重重地抛下,根本停不下来。
  绝望中他朝岸上望了一眼,岸上的人正在陆续离去,很快,他就看不到他们了。
  河水越来越烫,浪头也越来越猛,莫家伟感觉自己要被蒸熟了,体力也渐渐感到不支,他不甘心就这样死掉,手又开始四处划拉,这时,他抓到了一个木板一样的东西,便用手死死抱住,突然,一个浪头又砸了过来,他感到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莫家伟醒来时,天已经亮了。他发现自己被夹在岸边的两块岩石中间,怀里依然死死抱着那块黝黑的木板。
  他发现自己还活着,顿时高兴起来,开始慢慢往岸上爬。他的身体被滚烫的河水泡得有些麻木了,很久才爬到岸上。
  河水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莫家伟躺在岸边的草丛里,望着远处的河面上白茫茫一片,好像做了一场噩梦。
  突然,他听到附近有人在说话,忙把身体隐在岩石后面,悄悄探出头去。
  她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正在不远处的草丛中跑来跑去,好像在寻找什么。小男孩的后面还跟着一个稍大的小女孩。
  不一会儿,小男孩好像发现了什么,他举着一棵开着紫花的小草欢快地叫起来:“姐姐,你快看,我找到了!”
  被唤作姐姐的小女孩高兴地跑过来,两人捧着那棵小草又蹦又跳,仿佛得了稀世珍宝。
  莫家伟正在奇怪,忽然听到马蹄声响。尘土飞扬中,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端着*,骑着两匹快马朝这边冲了过来。
  姐姐吓坏了,连忙让弟弟拿着草快跑,等马蹄声音又近了一些,她才朝相反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小伟,快把草吃掉。”
  这时,跑在前面的警察眼看追上了姐姐,只见他从怀里抛出一个绳套,用力一扔,绳套套住了姐姐,警察把她拉过来,绑住双腿,倒挂在马背上。
  弟弟吓坏了,他看到姐姐被抓,连逃跑都忘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另一名警察听见哭声勒转马头朝他踅了过去。
  姐姐挣扎着朝弟弟叫喊:“小伟,赶快把草吃掉,快,咽到肚子里去,快呀……“
  正在哭喊中的弟弟听到姐姐的话,把草往嘴巴里一含,撒腿就跑。
  警察哇哇怪叫着,举*瞄准了男孩。
  这时,小男孩忽然消失不见了。
  那警察气急败坏,他朝着小男孩逃跑的方向开了几*,不知道有没有打中,他们带着奄奄一息的姐姐又踅了几圈,胡乱开了几*,便掉转马头回去了。
  莫家伟在岩石的后面看得心惊肉跳。她仿佛看了一场恐怖电影,除了害怕,心里还有许多疑问: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他们是谁,那些可恶的警察为什么要抓两个小孩?她更加疑惑的是,姐姐为什么要让弟弟吞下那棵草,弟弟吃下后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直到马蹄声消失,莫家伟才从岩石后面直起身来,他的腿发软,没有一点力气。
  他想找些东西吃,又不知该去哪里,这是一个大草滩,除了草和散落其中的碎石再也没有其他。
  远远望去,那两个警察消失的方向有很多成排的房子,还有高大的围墙,好像是一个警署。
  莫家伟不知道他们见了他是不是也要抓起来,总之,他不敢冒那个险。
  莫家伟的肚子饿得难受,他想起每年的春天里,妈妈总会带她去外面的田野里挖野菜,回来后,妈妈会变着花样把那些绿色的,没有污染的野菜包成饺子,有时候也会做成喷香的菜卷,一想到这些,莫家伟流下了口水。
  草滩很大,安静极了。
  他觉得没了危险,便爬上草滩,想找找这里有没有那些野菜,如果有的话,可以嚼一嚼,让肚子好受些。可是,他很失望,别说野菜,就连那些草也都是她没见过的。
  忽然,他眼前一亮,在一块被苔藓染黑了的岩石下面发现了一棵开紫花的小草,他想起刚才那个小男孩举的就是这种草,心想,它的味道一定很好吧。
  莫家伟俯下身子,仔细打量这棵小草:它的叶子圆圆的,如指甲盖般大小,枝条四散,一根纤弱的小枝上托举着一朵喇叭状的紫色小花。
  “快吃了它,别让那些警察看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在他身边响起。。
  莫家伟吓了一跳,他惊恐地朝四处张望,想寻出那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被他们发现了会把你抓走的,我姐姐刚刚就被他们抓走了。”童音里带着委屈的哭腔。
  莫家伟猛然想起刚才那个突然不见的小男孩。“你是小伟吗?”他高兴地问。
  对方没有回答。
  “这是什么草,它可以吃吗?”莫家伟又问。
  “是隐身草,吃了它别人就看不到你了。”
  莫家伟又惊又喜。她相信这个小男孩的话,因为他知道他刚才就是吃了这种草突然不见的。莫家伟瞪大眼睛,出神地望着这棵表面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小草,寻思着它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魔力。
  看着看着,这棵小草突然自己慢慢从土里拱了出来,莫家伟意识到一定是小伟在搞鬼。
  想到此,他连忙说:“你要干什么,这是我先发现的。”
  “好吧,给你。”
  那棵草伫立在空中不动了。
  这小孩还真不错,莫家伟想。吃了这棵草就能隐身,真是太神奇了。他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自己能有一套隐身衣,穿上它,可以周游世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该有多爽啊。可是,他现在有了隐身草,却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想到此,莫家伟接过小草,他退到一块岩石后面,说:“你跟我来,”他在一块巨石后面蹲下来,这样,别人就很不容易发现他了。
  “你在吗?”
  “在。”
  听声音,莫家伟知道小伟一直在跟着他,他说:“你只要告诉我这是哪里,我就把隐身草分你一半,好不好?”
  小伟说:“我们这里是喀则国,邻国都喜欢叫我们天堂岛,一看你就不是我们这里的人,码头都已经停运了,你是怎么过来的?”
 莫家伟听到“喀则国”这个名字时吃了一惊。
  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他学过历史,知道喀则国是世界上最小的岛屿国家,总面积只有二十四平方公里,总人口不足一万人。国内没有一寸可耕种的土地,也没有河流,但却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千万年来,有数不清的海鸟来到这个小岛栖息,在岛上留下了大量的鸟粪,经年累月,鸟粪起了变化,成为一层厚达十米的磷酸盐矿,这是一种价值昂贵的优质肥料,许多年来,喀则国的人就靠向邻国出口这种肥料成了富翁,过着衣食无忧的天堂般的生活,所以人们也称呼他们为天堂岛。
 莫家伟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来到了喀则国,在他的印象中,这应该是一个如仙境般的美好的地方,可他刚一踏上这片土地就遭遇了刚才的惊吓,他很奇怪,这个传说中的天堂跟他想像的差别也太大了。
  “码头停运了?你知道为什么要停运吗?”
  “知道,邻国的人说我们是小偷,不欢迎我们。”。
  “小偷?”莫家伟更想不通了。
  “他们为什么说你们是小偷?”
  “因为我们国家的人吃了隐身草后到他们那里偷东西,被他们发现了。”
  “刚才那些警察为什么要抓你们?”
  “不让我们吃隐身草。”
  “那你们为什么还吃?”
  “饿。”
  莫家伟越发不明白了。“你有爸爸妈妈吗?”他问。
  “有。”
  “他们在哪里?”
  “妈妈病了,在家里躺着,爸爸也被他们抓走了。”
  “谁抓的?那些警察吗?”
  “嗯。”
  莫家伟决定到男孩的家里看看,也好多了解一些情况。于是他把手里的隐身草一掐两段,说:“这段是我的,另一段我先替你保存着,我想去看看你妈妈,然后把这个亲手交给她,可以吗?”
  没想到小伟爽快地答应了。
  “可是,我看不见你,怎么跟你走呀。”莫家伟问。
  “你可以跟着我的声音。”
  莫家伟把隐身草携带好,跟着小伟出发了。
  小伟在前面走,不时地叫声哥哥,莫家伟在后面一路跟随,不多时,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镇上。小镇冷清得几乎看不到人影,两旁的商铺酒楼大都已歇业,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小铺子还开着门。
  “哥哥,你饿吗?”小伟说。
  莫家伟早已饥肠辘辘,走路都在打颤,只是不想在一个小孩子面前表露出来。现在小伟一问,他老实地点点头。
  他们走到一个卖烧饼的铺子前,烤炉旁的桌案上码着一溜刚烤出来的还散发着热气的焦黄的烧饼。尽管初夏忍着不看,但烧饼的香味早已钻进了她的鼻子。
  “你先走,我去偷几个给你吃。”说着,小伟的声音已经朝烧饼铺子飘去。
  莫家伟的心开始“突突”地跳,他的身后突然传来烧饼铺老板发怒的尖叫。“他**,刚刚才打出来十二个烧饼,一转眼又成八个了!”
  “抓,该抓!”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包子铺的老板摇着蒲扇从屋子里走出来,“要我说,那些吃了隐身草来偷东西的,应该抓一个杀一个,以后看谁还敢来偷。”
  “还是你家生意好嗳,”烧饼铺老板羡慕地说,“我一天卖的还没有被偷的多。”
  “那是,”包子铺老板满意地看着他的铺子,一个盛着包子的大筐前,并排站着四个伙计,他们手牵着手把大筐团团围在中间。一个个神情紧张,表情肃穆,好像朝他们走过去的不是顾客,而是一个个敌人。“我的包子谁也别想偷,吃了隐身草也不管用,不给银子,连苍蝇都甭想飞进来。”包子铺老板得意地说。
  这时,小伟的声音飘了回来。
  “哥哥,快跑。”
  莫家伟跟着小伟的声音拐进了一条巷子,巷子的尽头是一个椭圆形的大湖,湖边柳林环绕,红瓦白墙的民居倒映在湖中,不时可见几只白色的水鸟在湖面上追逐嬉戏,煞是漂亮。
  “吃吧哥哥,还热乎着呢。”莫家伟顺着声音,看到面前晃动着一个烧饼,小伟的声音里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
  莫家伟接过烧饼,来不及咂摸滋味,几口就咽下了肚。停了一会儿,他问小伟:“你偷了几个烧饼?”
  “四个。”小伟说,“你吃一个,我吃一个,剩下两个拿回家给妈妈。”
  “你不怕他们抓到你吗?”
  “不怕,他们看不到我。”
  莫家伟平时最恨的就是小偷,可是现在,他也恨不得成为一个小偷,因为那些烧饼的香味实在太**人了。
  莫家伟跟着小伟围着湖走了大半圈,来到一棵大树下,树下有一个草棚子,小伟说,那就是他的家了。
  小伟跑进去喊了一声妈妈。
  草棚里的女人听到小伟的声音挣扎着坐起来,看样子她病得很重,接过烧饼,她问小伟:“秀秀呢?”
  小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姐姐被抓走了。”
 莫家伟连忙走过去跟她打招呼,把自己在河边看到的情形告诉了她。
  女人的眼泪涌了出来,“天哪,这世道,叫人怎么活呀。”她看到一旁还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孩,便问,“小子,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从邻国来的吧?“
  莫家伟点点头,把自己的经历大略说了一下。
  女人揉着红肿的眼睛说:“孩子,你赶紧想办法逃吧,这里不是天堂,是地狱呀!”
   莫家伟吃惊地望着女人一会儿,心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离开这里。恍惚中,莫家伟想起在树林里失踪的丽丽,想起丽丽亲手做的书包,想起丽丽写在纸上的名字,那个名字到底是家伟还是家应,家伟一直在想着,他想,不管是家应还是家伟,他都会好好对待丽丽的,他和家应永远是好朋友。家伟想起了老师对他说的话,一个人成长是要经过漫长复杂的过程,家伟很想见到老师,对老师说,他要好好读书。
家伟仿佛看到家了,看到离家的方向越来越近了。
呜呜......
阵阵悲痛的声音从一间破旧的屋子里传出来 ......
“阿婆,阿婆......”
一定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家伟拔腿向前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