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全诗分五节

作者: 骚风
更新时间:2018-09-18 字数:4326

隐语(长诗)
张旭

在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里沉醉、游离,并以此诗献给乐境先生。

一  挽歌

星期五的晚上
到深圳音乐厅听交响乐
金色大厅金色的光芒
淑女的高跟鞋敲打黄昏的**
昼伏夜行的人们
骨子里会不会寂寞
光洁的大理石板拉长城市的背影
时光在梦幻中交错
交织马丁·潘捷列耶夫的飘逸和柏辽兹的辽阔
飞扬的音符穿越语言
肤色不必附加身份和象征
不同种族的人们以同样的方式抵达兴奋和高度
而燕子在低空盘旋
如早春田园暮色中柳絮
夜幕徐徐陷落
这个夜晚我们可以回溯几个世纪
那时的乡村有牧歌悠扬
譬如柏辽兹的幻想以及更早的圣殿
古典主义的风尚
文学、绘画、雕刻、舞蹈和音乐
缪斯女神的灵感之泉
那些欧洲的精灵
我们甚至可以回望文艺复兴的璀璨
巴尔干半岛的风情和多瑙河的浪漫在深圳
金色的深圳
**滚烫的深圳河
海浪无法唤醒少女的初潮
利刃刺破带血的花朵
她们在**隆起的那一刻行走江湖
光洁的肌肤
开放腹部玫瑰色漩涡
而深南大道缤纷鲜活的意象
霓虹照亮达人的安逸也照亮行者的疲惫
当然这与音乐厅的交响乐无涉
音乐家狂热的梦想和追逐
小桥流水或者千军万马
躲进小楼或者纵横天涯
焦躁的尘世暂时是安宁的
灵魂或可以高歌
脑海偶尔闪烁理想的光芒
而爱情脆弱如一张写满谎言的诗笺
谁会为谁悲伤成河
而绿色的深圳
花团锦簇的深圳
河流在浑浊的泡沫中喘息多年
真情苍白无力
她们的触须伸向奢华和享乐
物资和金钱之上
**肥*刺伤了多少人的意志
纸醉金迷
富人有一万个挥霍的理由
高悬十字架的教堂不再谈论少女的**
也许会浅浅地论及初心和善良
早课后的信徒依然在良心上蒙上尘垢
他们都说得挺好
现象级大师唾沫飞溅
到处传播的成功学与成功谬以千里
现象与现象只有毫厘不到的距离
时空平行
沸腾的热血和青春慢慢化为灰烬
现实的残酷
无法企及前程
先生说的,灵感从血浆中迸发
血色的燃烧
无邪的瞳孔刺伤生活的疼痛
或者情非得已
而音乐如清澈的沧浪之水
就像马丁·潘捷列耶夫的率真和空灵
轻轻点开湖面的忧伤
徘徊在音乐的堂前
以一首隐歌潜入柏辽兹的幻境
上帝偶尔会开一扇门
先生默念着咒语:芝麻开门,芝麻开门啊
而冲进来的野兽和玫瑰
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
他们仍在互相噬咬
最后一粒道德的种子毁灭于肠道
而玫瑰开满**的肌肤
刀刃一片一片切碎残存的道义
离开村庄之后的人们都已迷失家园
村庄或已荒芜
故乡在传说中久远
门里门外探出铁锁的头颅
生活和内心锈迹斑斑
一茬一茬的人流落城市水土不服地伸展
或者坚硬石头之上突然绽放奇观
而精神的荒原杂草丛生
废墟的腹部能否开出纯洁的花朵
那一朵朵绚丽夺目的玫瑰
每一朵玫瑰含着刺,同时也是致命的**

二  玫瑰

太阳从黑幕中睁开一只眼睛
金色的玫瑰
利剑刺穿六月之晨
彼岸的绿洲,梦是蓝色的
紫色的藤蔓缠绕在云端
一株绿色植物伸出丰腴的手臂
湖水拍打着额头
明荡湖波光粼粼
我的故乡曾经十二分的**
如今已嗅不到乳汁的清香
而玫瑰开在一只妖冶的嘴唇上
轻纱笼住江南的脸颊
桃花在春风中脉脉含情
一只鸟的鸣叫
丛林走过惊慌和动荡
一只刺猬斜睨寂静的光阴
光影变幻
照见前生或者后世
先民的图腾损毁金色的鳞甲
一条蛇的**
夏娃吞下善恶树上的**
**上花朵怒放
花朵开满了村庄
玫瑰之子窈窕生长
明亮的颜色
梵高笔下的墨和断章
残缺的美丽
生命有时如同一个诡异的问号
耳朵并不是身体必须存在的部份
就像亚当**身体上的器官
向日葵仰望天空或者垂下头颅时说了些什么
阳光和我保持缄默
真理和谎言之外
成群的玫瑰迷失在荒径
声音和艺术在一只眼睛的血管里跳跃
有人春风得意
有人为不可预知的未来疯狂
有人暗自颓丧
玫瑰一瓣一瓣脱落
就像她们脱下的衣裙飞向虚空
一声巨雷的轰隆之鸣
清河村那时有一丝轻微的颤栗
父亲母亲身躯上的疼痛
我听到沉重的呼吸有如隐匿的呐喊
群山和树木倾向山崖
向阳的山坡上
我看到的玫瑰柔美婀娜
她已开出七分的羞涩
似我记忆里质朴端庄的少女
村庄曾经妙不可言
她含蓄的**自由唱着倔强的歌谣
清波流过指尖
成群的鱼儿在**的节拍中歌唱
醉人又**的乳色
太阳和月亮的明亮
以及稻花的幽香
唉!这些乡村的记忆丝丝缕缕
而神器供奉在意念之上
他舞动轻盈的手臂
手掌开满玫瑰的笑声
似丛林中的狰狞
数千百年来
时光翻天覆地
沧海桑田
他们自相残杀
治者在一次次血腥的侵略中屡屡受辱
或者迷惑于玫瑰的幻影
困顿于石榴裙下
倒下了王旗,倾覆了江山
一笑倾城
故国的烽火映照历史的荒谬
而兽一直游荡于山林
对身披战甲的凶徒秋毫无犯
玫瑰开在悬崖上
或者荆棘丛生的荒野
芬芳和娇妍
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兴衰
奢华或者荣耀算得了什么
自生或者自灭
而松东河的水静如处子般柔软
两岸的杨柳舒展葱茏的诗意
一只只带刺的玫瑰闪耀爱情的光芒
而爱情多已死亡
女神走在从容的时光里
走在三千年的梦幻和意志中
三千年后我的故国依旧美丽
玫瑰上写满青春的咒语
一瓣一瓣剥落,一片一片零落成泥
血液一滴一滴渗出皮肤
那时她二八芳华
倚门而立
云鬓半偏
那些年江南的春天至今不曾褪色

三  女神

雨露滋润的温床
生命蓬勃生长
草色行走于江湖,于风中
幽梦乍明
女神入我情怀
一朵唐朝的白莲花开在江南的烟波里
性感的嘴唇写满风情也写满**
波浪滔天
唤醒灵魂的幽明之光
美好有如东家之子
莲花立于宋玉的诗中
走过大江南北
走过楚国的骄傲
在鄂西南的小村子
深圳与意念之中的村庄相去甚远
江山沉浮
多年前的某个清晨
露珠凝结于额头
激情在交融之中发出**
我的女神在我粗砺的血管跳舞
发出激越的叫声
安静的温床
有如湖面的波光
我对湖泊的温柔了如指掌
一脉清清浅浅的溪流蜿蜒成伤
女神飘飘然向河的中央
于莲花之上
晨钟暮鼓
古庙传来久远的钟声
时光流逝于浩大的空寂
那低头的姿容
**了五月的芳菲
轻风扬起她白色的衣裙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清澈如水
如江南的秋月
松东河水静静地流淌
不知忧伤
指尖吻过掌心
轻轻一摁
就能颠倒日月
亲爱的
我一直爱你
走过苍老的岁月
那时候一只牯牛正在江岸**
漫天云霞红到了眉梢
蝴蝶停泊你胸口,你的花朵上
深深的河流漂浮幸福的绿洲
时光淡远
如今我已记不住欢娱和你的名字
宙斯离家远去
撒旦手握小石头走远
犹大暴毙于血田
女神穿越在时空的经纬里
那些众说纷纭的背叛
迷幻的海妖之歌贻害了多少纯真
只有那河水悠悠
千年向东
江南的渡船还可以联想到一首渔歌
一阕古风
听雁声阵阵
轻柔的琴声在云端萦绕
突然记起你的侧影
恍如昨日
那条冗长的林荫大道
阔叶曾在秋风中落下一地的金黄
一年复一年
你走在斜阳中
身姿日渐丰韵
**的起伏已经隐藏十分的饱满
春水生
你在我的意念之上
雨打梧桐
西窗的虫鸣是传说中的隐语
甜蜜的情话云淡风轻
吻在香径上游走
穿越山川河流
那时候的朝晖和夕阳变幻无穷
时空转换浑然不觉
你轻轻的**
訇然如雷
潮水席卷而来
淹没山川
淹没你**的**
天地都失了颜色

四  殇诗

时光阴晦、淡远
植物僵死于苍白
野外的丛林光影变幻,煞白
黑白弥漫于浊世,雾色灰暗
光明坠入黑暗之海
哭泣、哀嚎、轻微的呼唤、惊悸
他们陆续离开土地
哀伤的旷野
百病丛生
丛林泛滥着灾难
植物和动物的尸体
村庄已不能承受一只虫豸的尖叫
蜷缩于平原
或者漂浮于浊流之上
死亡与恐怖的气息弥漫每一个角落
猝不及防
痛苦的咏叹,梦魇
一个噩梦复一个噩梦
一个世纪复一个世纪
而七月刺眼的白光如病毒蔓延
喧嚣更加稠密
人情更加淡薄
莫可名状的纷扰和担忧
城市开始摇晃
深圳的繁华找不到宁静的港湾
山川动荡
金钱立于人心之上
他们都将老迈在自己的墓穴里
金碧辉煌的建筑和宫殿
玻璃墙映射光洁的幻影
灵魂的荒原杂草丛生
鲜花凋零在昨夜的枝头
女神的笑容里再也藏不住一丝羞涩
铺排的盛世
无法安放宁静的内心
**和友谊沉浮在污浊的气息里
亲情幻灭
飞蛾捕光,就火
生命是高楼某点到地面的距离
很多人活着
找不到价值和尊严
习惯举起远道而来的酒杯
那些虚情假意的忧愁
述说短暂的离别和沧桑
瞬间蜕变
他们都渐渐老去
黑是夜晚的屏障
而日光短促
路和灯延伸向无限的长远
存在甚于渺茫甚于虚无
意念之手托不起喜悦和幸福
有一处岔道通往遥远的故乡
可以回味纯洁的乡村
而隐隐约约的招魂之音如明灭的磷火
楚国的骄傲付诸一波江水
一百次阴谋,一千次战争
恐惧像瘟疫一样传递
人与人极度紧张
到处泛滥鳄鱼的眼泪
而你已久卧山岗
月光偶尔照亮你的孤独
爱情只是西厢的传说
人生如彗星滑过荒谬的天空
命运步入穷途
我只能在今夜追忆星光或者月色
站在异乡的山影里仰望
故乡一次一次偏离航向
隐隐闻到残喘的气息
与时空对垒
你青春的面颊闪过明亮的湖畔
那时候我们多么年轻啊
松东河畔郁郁葱葱
波光微澜
旭日从黄山之巅腾出东方
一抔清流映照你美丽的颜色
紧握的手慢慢松弛
熙熙攘攘的人流丢失持久的温情
我们互相陌生
路向两端延伸
无力回眸
无力回味一次热吻以及床笫的温度
在寂静的长夜
**唤醒一次生涩的硬度
胸口挂满血淋淋的伤痕
褐色的痂
意志开始腐烂
洁白的身体有如虚幻之景
美是一种原恶
亲情和爱情背道而驰
一株野草植入城市野蛮生长
一座年轻的城市
每一个地方
谎言与欺骗甚嚣尘上
死亡在不知不觉中发生
所有这些与一场午夜的交响乐有什么关系
偶尔我会隐藏在伟大的愿望中哭泣
把悲伤掩盖在悲伤里
幸福一直遥不可及

五  独舞

立于高岗
我仍可以嗅到人间**的气息
一个人的旅程
一株野花的芬芳
在心灵的荒芜之地引来蝴蝶
生命或者延续
有人趟过生命的河流
有人在意念之中戕害了母亲
有人分裂了**的**
有人与友为敌
有人舍生取义
有人走向高岗
而时光总会牵着风的手
在一支交响乐里轻轻摇荡
孤独的身影
质数之舞
我所怀念的乡村以及久远的纯静在记忆里复活
历史一度停滞不前
屈原的长剑
昭君的琴瑟
帝王的江山
堂吉诃德的虚幻
有人还在怀念故国
一个一个王朝的背影
崛起或者消散
风过湖面
终于走失了秦皇汉武
而秦时明月依旧照亮汉唐的关塞
人迹罕至的荒野
从蛮荒走向繁华,或从繁华中落幕
走过热烈和辉煌
走向孤单的内心,走向自己
而风吹过平原
花穗上开满金色的阳光
疯狂的七月
江汉平原金黄的成熟是自由的精灵
安静的光阴
我想在荷花初妍之际回到乡关
不到长江就可以走到河流的尽头
譬如松东河一川烟树
蒲公英在江岸轻舞飞扬
河堤上一株狗尾巴草也能昂起高傲的头颅
以特有的姿态仰天长啸
乡情如潮
在垓下
霸王的长剑指向天涯
屈辱的身体
而不屈的精神浪迹二千年余音绕梁
独舞成癖
舞出历史的风骨和悲歌
精神不灭、不死
孤独者的王
是不屈
生命已走过心灵的幽暗
孤独是王的人生和宿命
自由之花和火
死亡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存在或者永生
佛在悟,在内心
内心深陷囹圄的人们
囚禁在自设的铁屋子里
找不到出口
看不到星光明月
层层封锁
只有强大的生命力才能突出重围
仗剑天涯
伊米花开在荒原
沙漠之花野蛮地生长
独成景观
一个人的舞蹈
一个人的传奇
那些纷纷扰扰的过客
与你有什么关系
而我已看不见玫瑰
我的女神已经陷落
爱情和躯体千疮百孔
他们还为营营苟苟之事争论不休
只在一个人的夜深里抽泣
一闪而过
我看到童年时候的村庄
那时候我的父亲母亲强健而年轻
一切更像是虚幻之境
我只是哭泣
在心灵的戈壁和荒野
在高岗
我只是思念亲人
我只是想念故乡
一个人走
走进真实又玄幻的时空里
亲爱的
我不确定是否曾经来过这尘世
而一切拥有终将失去

张旭简介
 
张旭,笔名骚风,男。广西罗城人。现居深圳。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醉时光》。

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号:13530914911
邮箱:saofeng8@126.com   QQ:406665628
地址:518114深圳市龙岗区南湾街道沙湾社区沙湾河花园F栋702 张旭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