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十七章仙妖之战

作者: 采薇文学社
更新时间:2018-09-12 字数:8002

第十七章仙妖之战
          白兰和雪儿哮天犬还有吕洞宾如约来到了老鼠洞,蝎子精和老鼠精在洞里等着他们呢,看到他们四个到来,蝎子精对白兰说真魔剑呢?白兰说道 镇魔剑当然在镇魔大仙的手里了,蝎子精说到镇魔大仙早就已经死了,今天见不到真魔剑我就要杀了这些孩子,说不定这些孩子里就有镇魔大仙的转世,今天要么毁了镇魔件要么杀了镇魔大仙。白兰笑了对他说:“你不是要建镇魔大仙和镇魔见吗,今天我就成全你。”她对着身后叫道:“玄冰哥哥,蝎子精要见你和镇魔剑,你还是赶紧出来吧。”只见在白兰的身后王宁身背着镇魔剑出现了,蝎子精狐疑的说道:“兰花仙子,你不会告诉我他就是镇魔大仙玄冰吧。”说着嘲讽的笑了起来,白兰也笑了说道:“没错,我就是要告诉你他就是玄冰哥哥。我知道以你的智商是不会相信的,不过事实会证明一切的。“蝎子精说那我就要看看他怎么用镇魔剑,说着扑向了王宁,王宁拔出了背后的镇魔剑,刺向了扑过来蝎子精。蝎子精被剑气给逼得飞身退出了很远,镇魔剑在王宁手里通身发出红色的剑气,蝎子精倒抽了一口冷气惊异的仔细打量这王宁,只有一只胳膊还有点腿瘸的王宁居然能够驾驭得了镇魔剑,他看着王宁问道:”你是什么人?“王宁表情冷峻的说道:”蝎子精,世上能够驾驭的料真魔剑的只有我玄冰,这个你是知道的,才过了一千年你不会连我都不记得了吧?“蝎子精惊恐的看着王宁说道:”你是镇魔大仙?这怎么可能呢?我记得你的样子不是这样的,还有你投胎之后不是已经死了吗?你现在应该只有三岁,或者没有投胎的话就是个鬼魂,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凡人呢?白兰说道:“我就说了嘛,以你的智商怎么会明白呢,说你笨你还不信,玄冰哥哥别和他废话,让他尝尝镇魔剑得厉害。”王宁对吕洞宾说道:“你和哮天犬对付那只老鼠精,这只蝎子就交给我和兰儿了。”吕洞宾说道:“放心吧,今天这只老鼠是跑不掉的。”他们分成了两拨交战,白兰和王宁分别用镇魔剑和兰花剑对付蝎子精,尘封了千年的镇魔剑如今在玄冰的手里依然不减当年的锐利,白兰的兰花剑在镇魔剑的威力之下也不甘落后,两个人的两把宝剑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把个蝎子精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蝎子精为了躲避真魔剑不小心被白兰的宝剑给刺中,受了伤的蝎子精痛苦吃力的扶着墙,用仇恨的目光看着白兰和王宁。另一边,吕洞宾和哮天犬对付那只老鼠精就显得容易多了,光一个哮天犬老鼠精就很难对付了,再加上吕洞宾的帮忙没几下就把老鼠精给制服了,老鼠精冲着受伤的蝎子精喊道:“你不是说已经派人在吕洞宾的饮食里下了毒了吗,他则么一点事情都没有呢?”蝎子精看着一点事情都没有的吕洞宾狠狠地说道:“红玫这个臭女人,居然敢耍我,我一定会杀了她的。”白兰这时候哈哈笑了起来,她对蝎子精说道:“说你笨你还不承认呢,你居然会笨到让红玫去给吕洞宾下毒,你以为你对红玫说,只要把那包药粉让吕洞宾吃了他就会对红玫死心塌地,然后红玫就会对吕洞宾下手了吗?红玫要是想对吕洞宾下毒早就做了,还会等到今天吗,你也太小看我们花仙了。”鞋子静吃惊的说道:“你说什么?难道那个女人也是花仙?”白兰对这暗处说道:“玫瑰仙子,既然来了就出来吧,藏在暗处看我们捉妖,不如出来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只见红玫从暗处走了出来,笑道:“兰花仙子果然冰雪聪明,原来你早就识破了我的身份了呀。”吕洞宾看着红玫愣在那里半天才说道:“原来你是玫瑰仙子,白兰既然你都知道她是玫瑰仙子,那你干嘛还误会我呢?”白兰笑了说到:“谁让你那时候老是来找我,让我和你一起去找玄冰哥哥的转世,我明知道玄冰哥哥就在身边,可是还要陪着你演戏,那段时间简直被你给烦死了,正好玫瑰仙子出现了我就顺水推舟,把你推给她了,现在玄冰哥哥已经恢复了法力就不需要再装下去了,你和玫瑰仙子有什么话还是解释清楚的好。”就在他们几个说话之际,蝎子精和老鼠精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两个趁机逃走了,等白兰他们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气的哮天犬直跺脚,就在这时候,地面上起了一个大包,众人都看着那个包,只见那个大包砰的一声爆炸了,飞起来的泥土溅了众人一身,大家都运动功力准备随时出击,没想到雪儿站在那里,手里还拎着一只老鼠。雪儿笑着说:“我就知道这只老鼠精一定会逃跑的,但是她忘了她会钻洞我小兔子也会的,我在她的老鼠洞里等着她来自投罗网呢。呵呵。”她走到哮天犬面前说:“这只老鼠现在是我的,你要是想要呢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承认你哮天犬不如我雪儿。”哮天犬说道:“我哮天犬不如你这只小兔子,行了吧姑奶奶。”雪儿把老鼠精交到哮天犬的手上,对他说看好了下次再跑了我可不在帮你抓了。
          哮天犬抓住了老鼠精,他在人间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他回天庭复命去了。至于那些孩子们,白兰他们报了警,警方很快做了处理,那些孩子们被家长接了回去,只是警方找不到报警的人,此案一直悬而未定。吕洞宾劝玫瑰仙子也回天庭去,可是玫瑰仙子不听执意要留下来,吕洞宾拗不过她只好随她了。自从蝎子精负伤逃走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这段日子白兰和王宁过得也倒平静快乐。只是有一天,在一个月圆之夜,白兰在月光下打坐练功,突然她感到一阵心神不宁,院子里起了一阵风,这阵风让白兰有一种说不出的凉意,她在四下里张望,一个生意从她的身体里发出来:“兰花仙子你在找我吗?”是蝎子精,他怎么会在自己的身体里呢?蝎子精奸笑到:“兰花仙子你忘了吗?你为了救哲玉曾经开起了自己的花毒,你的花毒能和我的蝎毒对抗,但是相克也就能相生。而且你也应该知道,花毒与魔毒是相通的,虽然你能控制自身的毒素,但是每个月圆之夜都是你魔性最旺的时候,所以我才能趁机进入你的身体。”“你想做什么,你赶紧出来。”白兰叫到。蝎子精发出了阴险的笑声:“我想做什么?你兰花仙子把我逼向了绝境,我只好藏在你的身体里了,我就不信镇魔大仙会用镇魔剑刺向你兰花仙子,除非他想要你魂飞魄散。”白兰叫到:“你卑鄙。”蝎子精说到:“我卑鄙,我卑鄙的还在后面呢。哈哈哈哈。”“你给我滚出来。”白兰怒吼道。王宁和雪儿听到她的喊声跑了出来,王宁关心的问道:“兰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雪儿也在四下张望,可是周围被月光照得很清楚什么都没有,白兰对她们说没什么,可能是刚才有风吹过自己太紧张了,以为有人呢。王宁就说肯定是这阵子为了对付蝎子精,白兰太累了,王宁就和雪儿一起陪白兰回屋了。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白兰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她对王宁总是很冷淡,总是对他诸多的不满和挑剔,对雪儿也显得很不耐烦,王宁和雪儿都认为是白兰最近的压力太大了,才会脾气变得暴躁,所以他们总是处处忍让着白兰。白兰最近总往凌天驰那里跑,对凌天是大献殷勤,让凌天驰感到很惶恐不安,以为自己哪里又得罪了白兰,是不是白兰又出什么幺蛾子要整自己。一次,白兰买了早餐来给凌天驰,被刚刚起床的王宁给看到了,于是就尾随着白兰来到了天驰公司,当他看到白兰是来给凌天驰送早餐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但是没想到,凌天驰一边吃着白兰送来的早餐,一边问道王宁近来可好,白兰却对他说;;'姐夫呀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能不能别踢他呀。“凌天驰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以前你可是三句话不离王宁的。“没想到白兰却说:”我才懒得和他吵呢,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以前喜欢的是英俊不凡,威风八面的镇魔大仙玄冰,可是现在呢,他恢复仙班了却还是一个独臂瘸子,早知道的话我就放弃他选择姐夫你了。“凌天驰听她这么说差点没噎着,他惊异地看着白兰:”你没发烧吧?“白兰却一脸认真的说:”姐夫,我是说真的。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只是碍于姐姐的面子才没有说出来,现在我才知道王宁和你是没法比的,姐夫你不会嫌我到现在才说喜欢你吧?“凌天驰要说什么,却听到门外红玫说道:”王宁,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凌天驰和白兰看向门外,王宁在门外也怒瞪着他俩,然后转身走了。凌天驰喊着让他别走,白兰却不屑的说让他走好了。
         王宁闷闷不乐的回到农庄,雪儿看他不高兴就问发生什么事了,王宁只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白兰回来之后雪儿就把王宁不高兴的事告诉了她,雪儿本来是想让白兰劝劝王宁的,可是白兰却对雪儿说不该管的事不要管,然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雪儿以为他们吵架了呢,就给天佑的母亲打了电话,母亲带着依依来到了农庄,白兰对母亲的态度很冷淡,对依依也很不好。依依一见到白兰就缠着她,要白兰给她摘葡萄吃,白兰很不耐烦的说要依依别烦自己一边玩去,母亲赶紧过来对依依说舅妈心情不好,让依依自己玩去,依依撅着个小嘴说舅妈变了不疼自己了。正好小莲也来了农庄,是凌天驰告诉小莲白兰不对劲,让小莲过来看看的。没想到白兰看到小莲和婆婆都来了,却对她们说自己和凌天驰是真心的,希望她们成全。笑脸对她说你是不是着魔了,你了凌天驰这则么可能呢,而且大家都知道王宁就是天佑也就是玄冰,这让王宁怎么办?白兰说自己喜欢的是玄冰,可是玄冰已经不存在了,自己不喜欢王宁,现在喜欢的是凌天驰,自己也曾经帮小莲救过哲玉,希望姐姐能成全自己和姐夫。王宁看着面前的白兰,他很伤心白兰怎么会变成现在着这样,他问白兰难道一千年前的请都忘了吗,白兰却说自己爱的玄冰是多么的威风,可是现在的王宁却是多么的卑微。王宁听了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含着泪回了房间,他想收拾东西离开这里。这时候院子里传来了依依的哭声,原来是依依自己爬上梯子去摘葡萄,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幸好梯子不是太高没有摔坏,不过却在被摔下来时扯下了一些葡萄藤,白兰怒喝着依依,骂依依太调皮了,这些葡萄可是很难栽培的,让依依以后别来农庄捣乱了,母亲心里很难过的哄着依依。这一刻王宁突然有了种异样的感觉,他拿着行李来到院子里,对母亲说自己要搬到母亲那里去住,既然白兰已经不喜欢自己了,再赖在这里也没意思,母亲看着白兰,白兰没有说话。小莲劝白兰不要太冲动,白兰却说王宁搬出去最好了,省的大家都尴尬。王宁听着白兰如此说,心碎的流下了泪,他对白兰说多保重,白兰笑着说让王宁也多保重,王宁说临走前想最后再抱抱白兰,白兰很爽快的伸出了双臂,王宁很伤心的抱住了白兰,白兰也很动情的抱住了王宁,大家都为这一刻感到心痛和流泪。可是谁都没想到白兰却掏出了一把匕首,就在她紧握匕首的右手要刺向王宁之际,左手却一把将王宁给推开了,王宁怒喝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假冒白兰,白兰在哪里?”众人这才看到白兰的手上握着匕首,雪儿说道:“小兰姐姐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拿匕首对镇魔大仙呢?”王宁说道:“雪儿,她不是白兰。”白兰说道:“我就是白兰呀,我不喜欢你了你也不能这样说呀。”王宁说道:“白兰是不会用匕首的,因为她有兰花剑,还有白兰对依依视若己出,如果刚才是白兰的话,看到依依摔下来会心疼死的,又怎么会为了几串葡萄骂依依呢,我真笨,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以为你的反常行为是因为压力太大了,没想到会有人假冒白兰,还好依依今天的出现让我想到了你不是白兰,说,白兰在哪里。”众人听了都很吃惊,白兰这时很痛苦地说:“玄冰哥哥,他是蝎子精,是他附在了我的体内,他要先让你伤心然后再趁你不备对你下手的。”王宁说道管不得刚才他一只手要杀自己,而另一只搜却将自己推开,原来是白兰推开的自己。白兰这时叫到:“玄冰哥哥,快用你的镇魔剑对付他。”王宁亮出了镇魔剑,白兰却表情一变奸笑着说:“镇魔大仙你要想好了,镇魔剑会让我灰飞烟灭,但是白兰也会灰飞烟灭的。”说着哈哈哈狂笑了起来,王宁犹豫了,就在此时白兰突然抱起依依飞走了,并且撂下了话,要他们想救依依的话,就来翠微山的山洞。
      小莲赶紧通知了吕洞宾,吕洞宾和玫瑰仙子会合了雪儿还有玄冰,他们一起来到了翠微山的山洞。白兰,不,应该说是蝎子精正在山洞等他们呢,蝎子精阴险的笑着对玄冰说:“你想好了吗?是把镇魔剑毁了还是你自刎呢?”吕洞宾对他说道:“蝎子精,别以为你挟持了依依我们就拿你没办法,凭我们几个人的法力足以将你制服,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我可以保证放你一条生路。”奸笑着说:“吕洞宾,就凭你们几个想要制服我,你别妄想了,我的恶魂大法不是你们几个能对付的,镇魔大仙到时能破得了我的恶魂大法,可是他要付出兰花仙子魂飞魄散的代价,所以今天就算你们人再多我还是赢定了。”说完呵呵奸笑了起来,众人发动功力和蝎子精打在了一处,蝎子精的恶魂大法果然厉害,俗话说万恶*为首,鞋子精炼的恶魂大法都是以那些**的男人的魂魄来增加功力,他的邪恶之功将众人打得有些招架不住。雪儿被他一掌震飞了出去,还好玄冰及时出手蒋雪儿拉了回来,蝎子精又向吕洞宾发动了攻击,吕洞宾被逼的没有了退路,但是他和玫瑰仙子就快招架不住了,蝎子精向吕洞宾拍出了一掌,吕洞宾想这次自己肯定没命了,可是玫瑰仙子挡在了他的面前,蝎子精一掌拍在了玫瑰仙子身上,玫瑰仙子当场就昏了过去,吕洞宾抱着玫瑰仙子,喊着玫瑰的名字,蝎子精看到就趁机又向吕洞宾发动了攻击,他拍出了一掌想要致吕洞宾于死地,玄冰也拍出了一掌接住了蝎子精的掌力,两掌相对威力无穷,整座翠微山都显得摇摇欲坠,蝎子精被震退了数步,嘴角流出了鲜血。而玄冰也被震退了几步,嘴角也流出了血丝。玄冰说道:“兰儿你没事吧,蝎子精你快从兰儿的体内出来,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蝎子精在白兰的体内说道:“玄冰哥哥我好痛苦呀,你下手太狠了吧。”玄冰内疚的说道:“兰儿我不是有心的。”白兰极为痛苦的说道:“玄冰哥哥,他不是我,刚才是蝎子精在说话。”玄冰愣在了那里,他看着白兰,就在这时蝎子精利用玄冰发愣的一刹那,向玄冰拍出了一掌,玄冰没有防备挨了一掌,他被打得退后了好几步,幸好及时的拔出了背后的镇魔剑,玄冰用镇魔剑支撑着才没有倒下,但是鲜血顺着嘴角留了下来。白兰叫到:“玄冰哥哥快用镇魔剑刺向他。”玄冰拿起镇魔剑刺向了蝎子精,但是就在这一刻蝎子精在白兰体内说道:“玄冰哥哥,你怎么可以用镇魔剑杀我呢,我是你的兰儿呀。”玄冰将镇魔剑停在了半空,白兰很痛苦的说道:“玄冰哥哥这不是我,是蝎子精在假冒我,不要犹豫,快用真魔剑杀了他,如果可以换来世间的安宁,我宁愿和他同归于尽。他现在受了伤,我才能出来和你说话,一旦他恢复了我就会被他控制,如果被他控制沦为魔道我宁愿死,玄冰哥哥,我撑不了多久的,趁现在快点动手。”玄冰的镇魔剑再次刺向了白兰,可是他下不了手,而且镇魔剑和白兰也有了感情,白兰当初不愿意为了儿女私情毁了真魔剑,镇魔剑现在也不愿意刺向白兰,镇魔剑停在半空中发着抖。这一刻玄冰流下了两行清泪,白兰看在眼里,突然白兰飞起身子撞向了镇魔剑,镇魔剑穿透了白兰的身躯,白兰倒在了玄冰的怀里。雪儿和吕洞宾都惊呆了,看着愣在那里的玄冰,而蝎子精的魂魄从白兰的身体里面飞了出来,他恨恨的说道没想到兰花仙子会有如此魄力,自己是输给了兰花仙子而并非输给了镇魔大仙,接着他就魂飞魄散了。半天玄冰才叫着倒在自己怀里的白兰,白兰微弱的睁开了双眼,她将玄冰脸上的泪擦拭掉,对玄冰说:“玄冰哥哥,不要难过,与其沦为魔道不如一死来得痛快,能死在你的怀里我很幸福。玄冰哥哥,我很冷你抱紧我好吗?”玄冰紧紧地将白兰抱在怀里,可是白兰抓着他胳膊的手却垂了下去,面色蜡黄的白兰闭上了双眼。玄冰仰天大叫了一声:“不”,然后他的灵魂就从王宁的体内飞了出来..........
         小莲和凌天驰气喘吁吁的赶来了,但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感到震惊,白兰倒在地上已经气绝身亡,王宁也在地上昏迷不醒,雪儿在一边泪流满面,玫瑰仙子在吕洞宾的怀里奄奄一息,吕洞宾也身受重伤。雪儿看他们两个赶了来,就哭着说出了刚才的一切。小莲听了之后哭着说道:“老天爷你不公平,白兰和玄冰如此善良,老天爷应该呵护他们这份善良的,为何你不但拆散他们,现在还要白兰灰飞烟灭?”凌天驰安慰小莲别这样,就在此时百花仙子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她走到玫瑰仙子面前,给玫瑰仙子吃下一粒丹药,玫瑰仙子醒了起身拜见百花仙子救命之恩,百花仙子对她说牡丹仙子希望她能到百花谷同修。然后她对小莲和凌天驰说:“玉帝已经有旨要恢复龙王和龙后的仙班,至于兰花仙子,她为了不沦为魔道而选择了牺牲自己,这种大无畏的精神是我们花仙的楷模,她和镇魔大仙上天自有安排。”说罢就带着玫瑰仙子离去了........
         二十五年后,周游各地名胜的龙王夫妻,回到翠微山的时候正赶上柯良在举行婚礼。新娘子是已经二十五岁的莫贝儿。在翠微湖公园举行婚礼的柯良看到龙王夫妻赶紧过来打招呼,他说没想到龙王夫妻会来,正说着就听到有人说到还有我们两个,原来是雪儿和哮天犬。雪儿说我们两个是来看漂亮的新娘子的,哮天犬呵呵笑着说:“你们别被她给骗了,她是来看新娘子的吗?她是来看伴娘的。”柯良笑了说你们两个都知道了呀。哮天犬说人家因为平妖有功现在可是月老手下的红娘,有什么事情不知道呢。“ 雪儿说道:“对呀我知道,我知道有只小狗缠着他的主人,非要让他的主人去游说各花仙,要他们联名奏请玉帝为兰花仙子讨个公道,结果.......”哮天犬打断她的话说:“结果你今天才能来这里。”小莲说:“你们两个还是这么爱斗嘴,可是我不明白这和你们今天来这里有什么关系呢?”伏广也说道:“那最后结果怎么样了,各花仙有没有奏请玉帝呢?镇魔大仙怎么样了,你们在天界有没有他的消息呀?”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们身后传来:”柯良,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啊?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热闹。“柯良笑着说:“我给你们介绍,这就是我的新娘莫贝儿。”然后向贝儿对大家一一作了介绍,贝尔身穿着婚纱还是像以前一样漂亮,只是她已经不认识大家了。贝儿朝不远处的一对情侣叫到:“若兰李冰,来这里。”那对情侣手牵手来到了他们面前,把龙王夫妻都惊呆了,龙王惊讶的说道:“兰儿,真的是你吗?还有玄冰,我的傻弟弟真的是你们吗?”贝儿对他说道:“大叔,你这泡妞的招也太老套了吧。”柯良对贝儿说是因为若兰和凌天驰以前的一个死去的妹妹很像,柯良为他们做着介绍说若兰和贝儿是同学加好友,也是今天的伴娘,李冰是伴郎。”什么?伴娘?还是同学加好朋友?太不可思议了。“凌天驰叫到,柯良笑了说这个世界一切皆有可能。若兰说道:”我和李冰是在同一天被院长收养的,后来上了大学之后就和贝儿成为了好朋友。“柯良向大家介绍说,若兰和李冰是天尧收养的孤儿,当年白兰和天佑死后,农庄就荒弃了,有一天天尧和赵亮在农庄门口发现了一个弃婴,而就在这一天,她们的母亲在自己家门口也见到了一个弃婴,之后他们就把农庄改成了孤儿院,由于孤儿院的资金都来源于天驰集团,所以就起名叫天驰孤儿院。凌天驰说没想到自己当年把公司交给王宁,然后自己就周游世界去了,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怪不得前段时间自己说要回来,王宁说等自己回来后一定会有惊喜发现的。克良对若兰说:”你没想到吧,站在你面前的就是天驰集团的创始人,当年他把公司交给王宁之后就周游世界去了,现在才回来。“若兰和李冰对着凌天驰深深地鞠了一躬,说到提那些孤儿们谢谢凌天驰,要不是天池集团自己和那些孤儿们不可能活下来的,凌天驰说自己真是受之有愧,自己真应该感谢的人是白兰。柯良说到白兰已经成为了过去,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好人自有好报。若兰她们不太明白他们自说什么,可量说有些事情不用明白的,只要问心无愧开心就好。远处有人在叫柯良他们,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柯良和贝儿还有若兰和李冰走向了主席台。看着他们四个小莲说:”我就说过她们是善良的,老天爷一定会呵护他们这份善良的。“凌天驰也说:”希望白兰和玄冰这辈子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哮天犬对雪儿说:”小兔子你不是红娘吗?应该知道他们能不能喜结连理白头到老了?“雪儿对他说道:”不要叫我小兔子,叫我雪儿或者红娘,还有我是不会泄露天机的。“哮天犬说道:”这也叫天机吗?连傻子都知道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雪儿笑着说:”对呀,只有你这个傻子才会问这样的傻问题。“哮天犬指着她说道:”你个小兔子......“看着他们两斗嘴,再看着台上的两对,龙王夫妻发自内心的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