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1

作者: 林懷柔
更新时间:2018-09-09 字数:3799

1.

那年,僵尸蔓延,W国沦陷,海陆空联合军防部在迎战。

总部大楼里,城步临少尉和余代长官在议论一个问题。不给士兵穿戴装甲吗?城步临大声説,这不行。余代説:我们现在又没有资源,怎么制作呀!听完这话,城步临愣住了,一分钟后,説:唉……,我现在派技术开采中队和特种兵部队去。余代愣住了,他知道,矿洞里是很危险的。里面有二氧化碳湖、洞穴石灰沼泽,以及其他危险的地理环境。

有一次,余代戴着毒气过滤面罩去二氧化碳湖里寻找氰化铁和钛的混合物,但二氧化碳湖里面全是尖尖的锥形的石头,一旦掉下去,就一定会丧命。他爬到中间的时候,就差点掉下去。幸好安全员及时把他拉了回来,保住了他的性命。他摇了摇头,驱赶这个想法。随后説:嗯,好吧,不过要小心哦。城步临听后,敬礼说: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就转身走向自动感应门。

城步临站在械库二的大门前面,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打给了技术开采中队的队长林三角,説:你们跟我去矿洞,有任务。林三角答道:好的。城步临説:那你们快点赶过来,记得叫上特种兵他们。林三角答道:好的,你们一路注意安全。于是,城步临挂断了电话。他知道,和采矿中队会合只是考验的开始。只是刚刚开始。

城步临跑向了前面的一辆装甲车。城步临以前是一个炮手,所以他想控制装甲车上面的电磁激光炮。城步临的半身上到炮塔上面去的时候,一个二级兵拍着他的大腿,问道:前面那个是你以前的同事吧?他跟你穿的好像。二级兵说道:呢呢呢,那你帮我去问问他名字。城步临没有回答。二级兵又说:那……,你去帮我打听一下他几年入伍的呗。城步临还是没答应。二级兵终于使出了他的大招:那你去问问他毛长齐了没。车内一阵哄笑,笑完了,又把头探出去吐。城步临吐得是最少的,别人吐的量起码有四桶泔水差不多,城步临吐的量只有一碗桂林米粉。诶呀,我说你别像个小气鬼似的嘛,掂斤播两的,不,应该说跟个雕塑似的,油盐不进的……。城步临却少有回应,只是凝视前方,若有所思。就这样,他像喷子一样“攻击”了城步临约一个小时。二级兵罗里吧嗦的讲个没完,不知不觉的时间随着喷子的口水流逝,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这个中途目的地是一个机场。

二级兵提着一把硫酸烈弹*走到了直升机上。随后,城步临下了车。几个步兵走了过来。一个四级兵提着两把*,看见了城步临,把他右手拿的那支*丢给了城步临,并说道:嗯,兄弟,这是你的*。嗯?那个话语打扰了城步临的沉思。嗯,城步临抬起头説。城步临拿到了*之后,低头小声说道:咳,一路上,没有遇到偷袭,我最爱的电磁激光炮没用到,反而听那个傻子讲了一个小时的话,老天那!其实,城步临不只是一个很文静而且爱思考的人,他也是一个喜欢一点刺激的人。城步临上了第二台直升飞机,配置有激光炮和穿甲弹式冰火烈弹机*的武装。他为什么不上那台二级兵坐的飞机呢?当然是,他不想再听那个二级兵再罗里吧嗦的讲来讲去了,更加不想再闻呕吐物的污秽。城步临坐上了座位,看着那把四级兵给他的*,兴奋地说道:哇!太好了!这是技术制*部门物理专科新做的冰火锯片时间碰撞烈弹切割*耶!但是他们没有教我怎么用……。他旁边的四个人都看着他。一个外科大夫(SURG),一个特种兵(GOAT),一个狙击手(CITY),一个炮手(CANNON)。GOAT说:你在咱们部队里什么职位呀?城步临回答:先当炮手,再当少尉。他们一听,跟个傻子似的连忙跪下来摧眉折腰。城步临无奈的看着他们这样的举止,心想:我又不是帝王,他们几个傻子有必要这样对我吗?最后,他们仿佛磕了三下头,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脸上写下一丝费解的表情。城步临却似乎同意这样表情的存在。

城步临静静的看着外面,硝烟和血腥在他的脑子里徘徊,那些文静的思绪根本阻止不了那些恶心的场面在他的脑袋里游走,犹如从善如流的一颗心阻止不了三个人的打闹,继续下去就打得天旋地转。他扭过头,转眼看了看自己的*,想试一试这把*的威力。他看到这把*的旁边有一个转轴,他知道:这个是用来调整比例的。城步临看到*的底下有一个蓝色按钮,按了下去,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圈圈,城步临知道了:这是发出时间碰撞圈的按钮。接下来,城步临想找到发射烈弹切片的按钮在哪。为什么呢?因为城步临说过:但是他们没有教我怎么用……的一句话。他把*反过来,看到有蓝色、红色、红蓝色的按钮,分别写着:冰冻单发、烈焰单发、冰火双发。这时候,城步临知道了怎么控制这把*了。

城步临继续看着下面的景色。有好几辆运兵车通过了沙漠色的泥土路面,仿佛和崎岖的泥土路面融为一体,就像青春痘在二级兵的脸上宿居。另外,还有一批人拿着一样的*在烧焦的草地上慢跑,有一些士兵则在风驰电掣的奔跑着。城步临听着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发出“嘚嘚嘚嘚”的声音,声响巨大,仿佛叫耳聋的人都听得见。他受不了这种声音,十分不耐烦了,决定向飞行员借一个耳罩。城步临用手比划道:师傅,能借个耳罩给我吗?飞行员娴熟地递给他所需要的东西。城步临用英语回答:Thank you。虽然对方什么也听不见,但是也随之回应了点头。城步临接过来一个灰色的耳罩,給自己戴上。飞行员感到惊讶,通过话筒问:几乎没见过不戴耳罩在机舱内待上那么久的。城步临只是嘴角上扬——礼貌地回应了。没等这嘴角回到原位。飞行员大声説:还有六分钟就要跳伞了,你们看见身后的背包了吗?城步临和其他四个士兵异口同声说道:嗯,收到。

这一个少尉和四个主战士兵各自从座位下面拿出一个棕色的小背包,检查了上面的青铜保险栓,穿戴好后,还检查了码放整齐在一旁的补给箱,和它们的降落伞。城步临一边按开启机尾的舱门的按钮,一边将补给箱拖往舱门。舱门已经开启了。补给箱先跳。只见好几个呆头呆脑的杉木箱子晃晃悠悠地飘了下去。城步临算好时机发出命令说:预备,跳!这四个队员先后跳了下去,等到城步临背着他的帅气的*跳下去的时候,飞行员回了一句:祝你们一路好运!

五个人看不到下面的城镇,因为他们的脚底下全是乌云。他们还不能打开降落伞。他们望着下面的高山、废弃田野,似乎在想着和平年代的生活。偶尔他们会在空中遇到一些鸟儿,但是他们只说了一声:嗨!鸟儿们就给一声“叽喳”的声音。天空十分冷淡,宛如一个空的竹篮,在卖水果的车子的铁杆上随寒风摆动。五个人没有一个人能承受那么冷淡的空间,但是鸟儿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娱乐。等到他们到了一定的高度,打开了降落伞,像羽毛一样飘下去的时候,这个场景顿时又变得沸腾了。他们看到了一只大鸟。SURG是一个乡村仔,他一眼瞄过去,就知道它是一只大雁。大雁飞得很快,一下子就飞到了SURG的前面,他想抱住那只大雁。没想到,那只大雁飞得太快了,SURG拔它一根羽毛都拔不到。它反而飞到了CITY的手臂上,它是不是想帮他观察周围有没有敌人——做他的观察位。CITY从背包里掏出了几颗糖果,放到了那只大雁的嘴里。那只大雁很快就把那几颗糖果吞下了肚子里,看起来这只大雁是半天没有吃东西了,跟个饿死鬼似的。城步临想着,先给这只鸟填饱肚子,再拿回去基地那里训练。他幻想着自己每天和大雁待在一起的日子。美好的很啊!每天早上,叫它起床,給它放歌:《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给它挤牙膏,接水,刷牙,给它做面条吃,拿酸奶,吃完了,再教它写诗,玩游戏,吃鱼和米饭,再教它奥数,洗澡,睡觉……。很快,五个人只离地面有1m的高度了。他们收起了降落伞,到了地面。

他们各自从背后拿出了自己的*。这些*都是没有子弹的。恰好,在他们前面,就有一个补给箱。城步临先拿着一把激光小刀去把那个新鲜的杉木箱子轻而易举的割开了。割开之后,他们凑上前去看,发现里面有火焰弹、冰火烈弹剂、光剑柄、激光反导发射器、超硬无声穿甲钻石弹头、硫磺烈焰剂等。他们各自把属于他们每一个人的*械的子弹和液相制剂装在自己的*上。而城步临还把光剑柄和激光反导发射器组合在了一起,把杉木箱子拆了,给CANNON扛在肩膀上,以防万一。他们和那只大雁离开了降落的石地,走进了郁郁葱葱的树林,犹如一只鸭子走进了火红火红的炼狱,掉进了火炉,变成了北京烤鸭。因为乌云的笼罩,他们走进树林,越走越深,气氛越变得阴森,恐怖,仿佛盐湖里的水变得越来越咸,越来越多,給人们带来更多的咸鱼。他们便持*,半蹲前行,GOAT和城步临在前,CANNON和SURG在后,互相掩护。正前方一块石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GOAT和城步临把*瞄准了石头。石头旁,他们的两点钟方向蹦出来了一群僵尸,俩人吓了一跳,像冰冻过的尸体一样,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后人见状,立即转身突前排成了一排,加入扣动扳机的队列。把那群僵尸打的血肉横飞,就像,一个多汁的苹果被箭射爆了。但是,更过瘾的是CANNON收起了*,在背后扛出来炮,一轰,炸碎了的僵尸,尸液乱飞。因为僵尸距离太近,大家脸上像涂满了芥末一样的绿,口中呛出了恶心的肠液。爆炸声散去后,城步临对CANNON警告:喂,大哥,我们队的“炮筒”守则是:一、不能近距离的向敌人射击;二、不能把炮筒当作玩具。城步临接着说:你违反了第一个守则。CANNON挠挠头说道:哦,对不起。说完,他们继续踏上了寻找开采队的路程。

CITY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导航仪,输入了“技术开采中队”,导航仪很快就锁定了他们想要去的地方。显示屏上显示着“再往三千公里就可以到达您的目的地”。他一看,説:哇靠!那么远的吗?你这地方有那么偏僻的吗!说完,气怒的把导航仪装进了背包里。大家都在看着他,惊讶的説:不会,不会……,那么远吧?!CITY摇摇手説:没事啦,没事啦。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