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鹅窝上的血手

作者: 北夏
更新时间:2018-08-26 字数:1618

一个老鹰图案的风筝飘飞在天空,那是一只迷途的老鹰还是也如同光明农场里爱看热闹的人们一样,暂时放弃了它的猎物,盘旋在阴暗的天空下,俯瞰着飘散雨点下方的一颗颗黑色的脑袋,抑或它虽只是个风筝,此时此刻被农场人的热情赋予了短暂的生命,让它记起了二十年前农场最后一次的*决现场,从场面上看,此次的围观人数少,农场人赋予这次围观的情绪更多的是好奇心。
连同围观人群在内,连同这座农场,他们都被漆上了时间的色彩。看热闹的人们依旧不肯散去,之前还骂骂咧咧的桑林老头也挤在人群里,他仍旧穿着短裤和背心,雨水打湿他暴露在外的褐色肤色,滋润着它回味在国外时享受过的热带雨水。
易和老陈穿着雨衣出现在现场,易在认真地勘察现场,无奈地看着被人们破坏了的第一现场,老陈驱赶人们回家。
“都回家去,没什么好看的,快回家去。”
没人肯离开。
易仰头望着铅色的苍穹,眼里闪着兴奋的火花,他看着那一张张爱看热闹的面孔,仿佛天底下最冰冷的水也浇不灭他们的热情。易将他的注意力从那个飘摇欲坠的老鹰风筝上移开,他的职业训练起了作用,告诫他无论如何自己的注意力都只能放在第一犯罪现场,任何形式上的松懈都将是个致命的错误,因此,他不再去注意那个断线风筝。
“再不回家就都把你们带回派出所。”易生气地喊,他本以为会收到效果,却只有那只大白鹅的嘎嘎叫声回应他,可也很快被农场人看热闹的声音吞没,他们依旧在谈话说笑,像是在看一个和妈妈*气的小孩子嘟囔着小嘴说:“你不是我妈妈。”他们更如一头头嗅到血腥味的野兽,努力伸长脖子往鹅窝里探,所以当翔家隔壁贩卖鸡鸭的邻居,也就是吴良的母亲看到伸长脖子的邻居们时,下意识的攥紧右手,一股力量在她的手心滋生并不断加强,她想起每天早上那些都被她用锋利的刀干脆利落斩断脖子的鸡鸭。
“阿朱,这是你斩的吧。”米铺老板打趣道,他身形高大,体格一般,样貌有些清秀,开了一家米铺,据说很快就要进泰国香米。
“臭死了,谁吃多了鸡**。”阿朱反击他。
众人哄笑起来。
易看着说笑的农场人,他的热情有点首次遭受到了打击,雨水从雨衣肩膀处的小破洞流进来,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把它收起来。”老陈示意易把鹅窝里的假手收起来。
易的脸上肯定挂着疑问。
“把你雨衣脱下来包住它。”
易愣了愣。
“还有很多东西警校不能教给你。”
眼下之计只能这么做了,易脱下雨衣把假手包起来。
“大家都回去吧,回去吧,这是假手,上面涂的是红油漆。”
“雨下大了,快回去吧。”
易心想自己说的是什么话。
“都回去,”老陈说道,桑林老头率先扛着锄头离开,锄头不慎打到旁人的脑袋,他有意这么干,那人正是平日往他的桑林地扔大便的米铺老板,米铺老板搞笑地晕倒在地,其他人渐渐散去。
易一回到派出所的办公大厅当即把雨衣放桌子上,假手上的血已被雨水冲淡,早就失去了第一眼看到它时给人带来的恐惧感,他还是认真研究起来。
派出所的办公大厅布置很简单,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天花板上挂着褪色生锈的吊扇,扇叶上全是苍蝇的杰作,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苍蝇屎,桌子后面是一面窗,靠墙摆放着一个生锈的办公文件柜,生锈的地方就像是腐烂的肉,根本就没多少文件摆放在柜子里。
“你想把它拿来煮汤?”老陈看着易,易正依旧仔细盯着桌子上的假手,模样真像围住猎物转,“那些煮了几十年汤的家庭主妇就是这么盯着猪肉摊上的猪脚。”
“我们应该去调查农场里谁家有人体模特,这应该不难。”
“如果我是你我会马上换衣服。”老陈走向放在角落里的鹿牌保温瓶,壶身为红色,壶身上印的图案为几朵大花。老陈拎起保温瓶,旋转打开铝制壶盖时,易说:“农场里卖衣服的店只有一家。”
“你才来第一天。”老陈拔出软木塞,一声微弱的“砰”声响起。老陈愣了愣,仿佛听到了空气被撕裂的声音,突然之间,他耳畔仿佛响起巨大的声响,瞳孔随之被撑大,“我来这之前去逛了一圈菜市场。”易的说话声在他耳边渐渐消逝,易的脸变成了他的脸,派出所办公大厅的四面墙纷纷轰然倒塌,他身处之处变成了野外,目力所及之处,乌泱泱的人群后方是一排笔直的橡树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