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老王

作者: 新雨文学社
更新时间:2018-08-23 字数:3411

老王
 
最近,老王很忧愁。
 老王是村子的**,平时待人热情,乐于助人,工作尽职尽责,是村子引以为豪的存在。只是最近他摊上难事了。
  老王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的父亲,祖父也是农民。老王秉承家里的传统,觉得地就是农民的天,没有辛勤耕作就没有收获。于是老王刚收了稻谷就去地里除草,去翻翻土,或是去看看昨儿个地里的芋头、豆子、马铃薯长些没有,一年四季就没闲暇下来过。总之就是“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早上出去,中午回来,下午出去,傍晚回来。日日如此,年年如此。这不,看见田里的地空着,有些心疼。
  这样的情况不是最近才发生的,几年前就出行这种情况了,尤其是水田,一派荒芜,野草丛生,一块好好的地变得十分邋遢。后来,经老王的一番劝说,好歹瞧见荒着的水田少了些杂乱多出不少生机。但是不过一年,又出现丢荒的现象了。而且去年丢荒的人又增加了,往年都没有丢的这么严重过!今年老王不想地又丢荒,可是他想不出什么解决的方法,有些烦恼。作为村民的榜样,是不怕困难的。这几年他是前去劝说村民重视种地的,但看这情形,效果不是很明显,但起码有些效果。
  老王决定再次劝说村民们。这次他不只是空着手去,还像模像样的带上个本子,打算把听到的问题记下来。
老王第一个去的是王东家。村子里王东家的地不是最多的,但是丢荒是最严重,平时就种了一块小小的菜地,其他的几乎没有人种。老王敲开王东家的大门,王东家是四层的楼,里面是一个小院,平时养些鸡鸭,所有的一切都被那扇大门关在了里面。大门像是铁门,“怦怦”拍起来就像是铁撞到东西发出的声音,声音很大,有些刺耳。老王意识到自己似乎大力了,可自己没使多大力气呀,怎么那么响?在老王疑惑之际,门开了,开门的是王东的老伴,见到他,热情的请他进去了,然后叫了几声王东。王东不耕地,闲的很,此刻正在房里看抗战片,看得十分兴奋,他媳妇叫了几声他才听到叫声。王东拿起遥控关了电视,出去了。见到是老王,兴奋的迎了上去,招呼着,又拿出过年时候儿子从外边带回来的一些果啊,饼干啊之类的。老王一心想着怎么开口问,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王东跟老王的关系很好,这几年的情形他知道,老王劝说他不把地丢荒的时候立即站出来带动大家,只是去年他没有种地,加上见老王拿着个本子,就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了。但王东还是热情的招呼着老王。“有空你就该多来我这坐坐……”老王见他坐下,也不拐弯抹角。王家村近几年发展的很好,耕田种地的机器不少,我记得你家是有一台耕田机是吧,可怎么还不来耕地呢,家里是有什么困难吗?王东看了老王一眼,想了一下,道:“老王,地是有了机器,不像以前那样辛苦。几十年前是扁担挑,肩扛,最近今年发展了,农村条件变化了,运稻谷不用手推车了,不用一袋袋挑了,是好,可是我也老了,身体不像以前那样强壮了……”见老王在认认真真听着,继续道:“而且呀,你也知道,我就两个个儿子,大的现在在城市里面有稳定的工作,小的呢刚大学毕业,步入社会,正是找工作赚钱的年纪,就我们两个老的,能做什么,索性就不种了……”老王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有力气的都跑外边去赚钱去了,剩下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哪还管得了村里那么多亩地?于是老王在本子上记下了缺乏劳动力这个原因。
  第二户是王三家,王三媳妇是个能生的,家里有4个孩子,三个是女孩子,只有一个男孩子。当年王三连生了三个女儿之后,被卫生局抓得特严,连续几年都被盯着,那时候确实艰难。老大老二老三是女儿,老三还在上大学,老大老二已经出去工作多年,家里就剩一个的儿子还有王三两口子。老王进去的时候,王三正在推搡几个打包好的箱子。老王好奇,一问才知道,前些天两个女儿在外边买了一套房子,叫两口子还有弟弟去住几天,这不,在收拾行李呢。老王想起来,那两个勤得像牛的两个女孩现在已经有二十五六岁了。几年间就买得一套房子,是个厉害的。老王不问,都知道了,今年的地可能又要丢荒了。尽管如此,老王还是问了问,王三黝黑的脸上笑意连连,露出有些发黑的牙齿道:“今年的地就不种了,闺女喊我俩老去城里住上个把月,等回来已经过了播种时间了……”王三媳妇日渐圆润的脸庞上也透着笑意,道:“闺女有出息了,谁还管那两亩地咧……”两家离得有些远,平时很少走动。老王记得以前在田里和王三家的碰上过,那时候她王三家的似乎比现在黑、瘦……最后老王说希望他们不要把家里的地给忘记了,就接着拜访下一家。
  下一家是王杰家,王杰的父亲一辈子孙多,正巧分田地的时候占的多了点。之后各兄弟姐妹们嫁的嫁,搬到镇上就搬到了镇上,这么一折腾,地就不要了,直接给了王杰这个小弟,然后,现在,王杰家的地是最多的,他家一丢荒,田埂上隔三差五就有块空地,老王瞧着十分不舒服。老王记得以前这王杰不是这样的,干活老卖力了,家里十几亩地,两口子风风火火干半个月多都收拾得一干二净。现在,王杰家的地已经连着丢荒几年了,现在杂草生的繁密,绿油油的,比地里的菜长得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专门种来养牛的。再者,自从有了犁田的机器后,牛用的就少了,也就很少人养牛,草也就疯狂长,路边、田埂上,杂草一片片,有时候还藏了些蛇,这可吓坏了不少村民。到王杰家里时,王杰正光着膀子,露出有些发福的肚子在搬着几个大箱子。老王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你家那么多地,荒着可不好啊。”王杰不以为意,叫媳妇给老王端了杯水,找了张凳子坐着之后,就继续忙着手中的活计了,听见老王这样说,道:“**,现在不是七八十年代了,都有饭吃了还种那么多干嘛……劳心劳力的……,而且呀,我家那三个崽子,都出去工作了,家里就我们两个老的,能吃多少?能用多少?种够自己吃就行了,孩子又不会要这些个东西……”“再说了,我家那几亩地,都是小块的多,还隔着老远,这来来**的挑担,累得慌。儿子不愿干这个才往城市里跑的……家里两个老的干不了什么也用不着那么多。”老王觉得他说的有些理,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他,便默默记下了。
  接下来几天,老王又陆续拜访了几户人家。
  这一天,老王整理几天下来的成果,惊奇发现大家丢荒不耕作的问题几乎都是相似的。就比如家里年轻一辈大都出去了,家里都是些上了年纪后者小的,也干不了多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不仅有白米,还有各种玉米、小米、糯米,吃白米饭的少了,种太多堆积起来又浪费。而且大家都富裕,想要什么都有些小钱买,犯不着费体力去种那几亩地。这问题真多啊,老王想着。不过重要的还是种田太累了。
  王家村都是采用抛秧的形式,种下去不会慢也不是很累,秧苗扎根之后除草施肥都不用太频繁,三天两头跑一跑就行。到了收割的季节……这个似乎有些难:收割稻谷得弯腰,容易累,割完了还得挑到宽敞的地方给打谷机打出谷来,耗力耗时,看来这步比较不容易。突然,老王想起去年收割的时候,他回来的路上意外瞧见的那台红色的‘大家伙’。那天他从镇上回来,经过古口村,见到一群人正围着一台机器在讨论着什么,声音还挺大的。那机器红得鲜艳。老王自以为作为**,必须关注‘新鲜事’。于是将他的小电车停在路边,凑热闹去了。问了才知道,是古口村新买了一台收割机,可以直接进到田里割稻谷,现在正在仔细研读说明书看怎么开动机器呢。作为一位负责任的**,老王觉得他们被这大铁机器搞得晕头转向有些好笑,这样下去,还不如自个动手呢。老王虽然很想看一眼就走,但是好奇心驱使他继续看下去。结果等了半个小时之后,机器响起了轻快的声音,不似其他机器的笨重,乍一听,还真以为它很了不起。机器启动后,在他们的操作下慢慢走了起来,慢慢将地里的稻谷给割断,顺带缴了进去打出谷来,再将杆从另一个口喷出来。老王凑近再看了几眼,直到割完这一亩地。心里‘啧啧’两声。
  想到这里,老王觉得村子可以引进来这样的一台大机器,省力又省时,平时在田间小路上可以开辆小车,将一袋袋稻谷往家里送,这个不是很难。老王在本子上记下。至于稻谷储存问题,以前是有人来收的,只是这几年来人少了。老王觉得这个简单,可以跟跟上层领导提一提,让他们派人来买谷,运到镇上或者市里去卖,现在货车那么多,在村里找还是可以的。最后就是村民有些人没有种地的心思,积极性不高。村里边好像有些人想种地去无地可种,可以与他们商讨有地不想种的将地给其他想种地的人种,这样就不浪费了。想到此处,老王又接着记下了,想着明天到镇上去将这问题还有解决方案给领导送去,征询意见。
  老王咧嘴一笑,做**到他这地步的现在应该很少了吧。正好听见老伴喊自己吃晚饭,老王整理了一下桌面,放好东西,哼着小调,乐呵呵的出去了……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