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奇迹特工》的第二章,精彩呈现,会有更多的惊喜。

第二章 向梦想前进!

作者: 潇雪沐月
更新时间:2018-08-19 字数:7340

NO.1 特殊教育 

基地门口拥挤不堪,金色大门口站着好几个衣服上标着“特警”二字全副武装的黑衣人。

血妖拉了拉丹的衣角,问:“洛卡斯基地是教什么的?给我讲讲吧!” 丹侧过头,给血妖介绍洛卡斯五星基地:“这个基地是建于两百万年前战火纷飞的年代,专门教年轻人魔法的,最常见的魔法种类有莲花术、魔医术等,其中有一个早已失传的魔法:扑克牌术。据说,基地每年的测试方法都不一样,不知道今年是什么……。而且,我们或许还可以见到克特萨斯院长呢!他可是强大到离谱的存在!” 血妖仔细地听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不知过了多久,金色大门缓缓打开了,黑衣人们皱着眉头,一个人一个人地检查过去。

 佑彬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开口:“我爷爷跟我说过,基地每年都是直接放我们进去的,今年怎么突然安检了?难道出了什么事?” 卡尔斯坦比听后,皱了皱眉,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一个高大魁梧的黑衣人走了过来,指着丹,用命令的口吻说:“你,把包脱下来,给我看一下!” 丹听了,吓得一哆嗦,咽了咽口水,在心里祈祷焰焰不要乱动。待会儿就骗黑衣人它只是玩具。 黑衣人接过丹的背包,翻了一阵,正当他认为没什么危险物品时,突然发现一个红色的小龙在打呼噜。

黑衣人把焰焰揪了出来,问丹 :“喂!这是什么东西?” 焰焰被黑衣人给弄醒了,它全然不顾其他,五人一副“完蛋”了的表情,恼羞成怒地向黑衣人吐出一串火苗。黑衣人的脸立刻黑得像被泼了墨一般,就在他抬手要收拾焰焰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黑衣人身后传来:“住手!” 黑衣人立刻识趣地把焰焰还给了丹 。 他们五人循声看去,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老者用不怒自威的目光扫视着黑衣人。黑衣人忙检查下一个人。

 那位老者笑着对丹五人说:“我是克特萨斯院长,你手中的火龙是火元素的超级生物。”说到这儿,院长的神情严肃起来,“现在,根据内部情报,我们得知亡灵哀悼者不但烧平了一座村庄,还得到了水元素的超级生物——暴雨巨龙。我希望你们可以直接接受基地的特殊教育。但是,在接受教育前,先通过几关测试。你们也知道,基地之所以如此重用你们,仅仅是因为你们拥有烈焰巨龙。” 五人由刚开始惊喜的表情(认为这么荣幸见到了院长),逐渐转变成面色凝重(意识到了任重道远)。

而卡尔斯坦比更加脸色苍白。 此时人走得差不多了,院长直接把他们带到了一个空旷的场地上,解释说:“这是虚拟广场,你们需要和未成年的烈焰巨龙一起打败虚拟野兽王,我要看看你们的实力够不够。” 五人立刻默契地背靠背,警惕地看着四周,准备与野兽魔王一决高下。

突然,一个浑身暗紫色的酷似猩猩的怪兽出现了,它的拳头是一般人的几十倍。 野兽魔王怒吼着,它挥舞着铁拳冲向看似最弱小的倩瑜。 倩瑜灵活地躲避着野兽魔王的拳风,对同伴们大吼:“速度,它的弱点是速度!” 佑彬与卡尔斯坦比对视一下,便冲到野兽魔王身后,同时对它的背部挥出拳头。

可是,当他们的手刚接触到野兽魔王的皮肤,立刻脸色大变,野兽魔王的皮肤居然长了一层厚厚的铁甲! 血妖冲过去,吸引野兽魔王的注意,倩瑜趁着这个时机寻找它的其他弱点。 丹刚想上去帮忙,忽然发现烈焰巨龙缩在广场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丹招呼烈焰巨龙过来,可是它就像听不见似的,还发出恐惧的呜咽声。 野兽魔王抖了抖耳朵,把目光投向了烈焰巨龙,兴奋地冲了过去。 眼看野兽魔王粘着口水的牙齿就快咬到烈焰巨龙时,丹突然双眼变得通红,大喝一声:“起!”广场边的土壤迅速聚在一起,竖在烈焰巨龙面前,野兽魔王立刻被弹了出去,摔出好远。泥土也纷纷掉落。场外的克特萨斯院长皱了皱眉。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烈焰巨龙突然“啪啪”地扇着小翅膀,过了一会儿,野兽魔王突然倒在地上哀叫起来,身上冒出熊熊烈火,接着它闪了闪,消失了。

“六人”组合舒了口气,丹率先问院长:“我们通过了么?” 院长慈祥地笑着回答:“你们表现得很好,现在我旁边的克雷克教官会把你们带到宿舍。还有,丹,你带着烈焰巨龙来一下。” 丹只好满面狐疑地跟着院长走了。

NO.2 秘密谈话 

丹抱着烈焰巨龙,跟着克特萨斯院长来到了院长室。 院长先坐了下来,又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座椅,示意丹也坐下。

丹看了看整个办公室,抓紧了乱动的烈焰巨龙。 院长先发话了:“丹,从刚才你的控制泥土的行为看来,你很有可能是自然之神古德拉克的后裔。” 丹像听笑话一样,摇了摇头说:“怎么可能?如果我和我的祖先是他的后裔,那我的父母干嘛还抛弃我?搞得好像他们没有能力保护我一样……” 院长抬起手,打断了丹的话,严肃地说:“丹,你理解错了。现在只有少数人知道古德拉克可以随意挑选自己的后人,并不是按血统。” 丹反驳道:“但是......" 院长像没听见一样,用命令的口吻说:“现在,你有一个任务:找到土元素的神花,带回来给我!时间必须赶在亡灵哀悼者之前,听见了吗?”

丹嘴上答应着,心里却万分奇怪:据说院长向来为人和蔼可亲,为什么眼前的院长却像变了个人? 院长见丹答应了,继续说:“还有,我想要不要建一个专属训练场,用来开发烈焰巨龙的潜能?对了,今天烈焰巨龙扇动翅膀使对手全身着火,我经过考虑把这个攻击称为“烈火焚身”,怎么样?” 丹立刻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回答:“我觉得还是直接让它在虚拟广场训练吧!我想确认一下,虚拟广场可以虚拟出任何属性等级的生物吗?如果是的话,我想先看一下烈焰巨龙能不能单独挑战最低等级的水系生物,顺便开发它的其它攻击防御技能。”

院长点点头,站了起来,说:“我们先去虚拟广场吧!对了,这次谈话的内容我不希望你跟任何人提起,寻找土系花和培养烈焰巨龙这两件事只能由我们两个完成。知道了吗?” 丹有些疑惑地“嗯”了一声,跟着院长来到了虚拟广场。 烈焰巨龙被丹放到了广场中央,烈焰巨龙不解地看着丹,丹 对烈焰巨龙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这时,院长走到操控台前,按了一个黄色的按钮,虚拟广场上立刻出现了一道圆形的透明屏障,把虚拟广场和外界阻隔开来。

丹坐在虚假广场的边缘,疑惑地问:“院长,为什么要隔开呢?” 院长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回答:“隔开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打斗的声音很有可能会把附近的人吸引过来;第二,水与火相遇时,会产生大量的热蒸汽。热蒸汽的扩散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没过多久便会弥漫到基地的每一个角落,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丹点了点头,把目光投向了烈焰巨龙。

克特萨斯院长熟练地操作起来控制台,很快,一个白色的近乎透明的生物出现了。它头上长着两根向内弯曲的、蓝色的犄角,嘴边挂着两串晶莹的水珠,而尾巴则像一团跳动的浪花。只不过,它的大小是烈焰巨龙的两倍。 院长解释道:“这是水环怪,最典型的水系生物,数量较多,一般生活在水资源充沛的地区,动物园里也经常可以看到它们。” 丹咬着嘴唇,暗自为烈焰巨龙捏了一把冷汗。

院长按下一个标有“开始”二字的按钮,随即,水环怪晃了晃脑袋,向烈焰巨龙扑来。 烈焰巨龙惊慌地躲避着水环怪的攻击,这可大大地惹恼了水环怪,它的腹部越鼓越大,烈焰巨龙不安地拍着翅膀,一次次把求助目光投向丹。 丹咬咬牙,把头扭开,躲避着烈焰巨龙的目光。 突然,水环怪大嘴张开,一股铺开盖地的浪花立刻咆哮着冲向烈焰巨龙。

 烈焰巨龙的双眼突然充满杀气,它张开嘴巴,一股橙黄色的光芒在它的嘴里翻滚着,紧接着,它吐出了一股炙热的火焰,直直地冲向水环怪吐出的浪花。 很快,热蒸汽便盖满了整个屏障上,丹吓了一跳,对院长说:“我想问一下,虚拟的生物会有血吗?” 院长点点头,回答:“生物虽然是虚拟出来的,但它们体内也有虚假的血液。” 丹没说话,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过了一会儿,浓雾散去,只见烈焰巨龙正疯狂地咬着水环怪的尸体,不时有血珠溅到屏障上。

院长按了一个红色的按钮,水环怪便消失了,而烈焰巨龙也甩甩脑袋,清醒过来。 丹跑过去,把烈焰巨龙抱在怀里,而烈焰巨龙眼中满是胜利的**。 院长说:“这次我们一起干的任何事,说的任何话都不能告诉别人,明白了吗?” 丹抿着嘴唇,答应了。

 NO.3 第一堂课  

丹根据院长给他的地址来到宿舍,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房间内有五扇门,应该是他们每个人的卧室。

 见丹回来了,倩瑜、血妖以及佑彬“呼啦”一下围上来,而卡尔斯坦比则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厚得像砖块一样的书。 血妖好奇地问:“丹,院长跟你说了什么啊?” 倩瑜也催促丹快点告诉她们,而佑彬则是目光如炬地看着丹 。

丹摇摇头,从自己的背包里找出几件干净的衣服,说道:“我去洗个澡!” 三人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切!一点儿都不配合。 第二天,五人一起来到了克雷克教官告诉他们的教室地址。结果,他们刚到,立刻就傻了眼了。 这哪是教室嘛!分明就是一个空旷的露天草坪,只不过草坪上摆着五张课桌、五把椅子、一个白色讲台,讲台上放着很多魔法书,而克雷克教官正站在讲台边,不满地看着他们,似乎在嫌他们迟到了半分钟。

 “找个位子坐下吧!“克雷克教官双手抱胸,朝课桌椅努了努嘴。 “这就是教室?如果下雨怎么办?”卡尔斯坦比眯起眼睛打量着整个草坪,而其他四人已经坐下来了。 “下雨的话,会有一道屏障。”克雷克教官不耐烦地回答,“你知道那么多干嘛?” 卡尔斯坦比没说话,一坐下来就翻开一本厚厚的书看起来。 “你在看什么?都上课了。”克雷克教官一把抢过卡尔斯坦比的书,可是当他一看到书名立刻石化了。

 血妖四人围上来,丹 一看到就大叫起来:“居然是《扑克魔术》!” “你……你……你真的会玩……扑……扑……”克雷克教官“扑”了半天没“扑”出来,而卡尔斯坦比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纸牌,点了点头。 过了好一会儿,克雷克教官才回过神来。他清了清嗓子,但声音里仍明显秀着几丝激动:“我这里有几本魔法书,你们自己来挑一本吧!” 除了卡尔斯坦比之处,其他四人都走到了讲台前,克雷克教官抱出了一大堆厚厚的书,“啪”的一声放在讲台上。书的封面上分别写着《魔医术》、《莲花术》、《囚禁术》、《水之狂暴术》、《火之狂暴术》、《土之狂暴术》、《风之狂暴术》、《迷魂术》等。 “《魔医术》是用来疗伤的;《莲花术》可以变出许多**用来防御;《囚禁术》可以把敌人定住;《水之狂暴术》是水系攻击;《火之狂暴术》是火系攻击;《土之狂暴术》是土系攻击;《风之狂暴术》是风系攻击;《迷魂术》可以散发一种香气,麻痹对手。”

克雷克教官介绍起来。 “我要《风之狂暴术》。”丹果断地说。 “你可得当心点,风之狂暴术没有几个人能真正操控。”克雷克教官有些不放心地看着丹 。 “知道了。”丹回到座位上,大概地阅览了一遍。 “我学《魔医术》。”血妖经过再三考虑,拿起了《魔医术》这本书。 “我要《迷魂术》。“倩瑜似乎对这个魔法很感兴趣。 克雷克教官点点头,问佑彬:“喂!你要什么?” 佑彬看了这本又拿起那本,有些犹豫地说:“嗯……我还是要《囚禁术》吧!” 克雷克教官等大家坐定后,开始为几人详细讲解:“风之狂暴术是通过施术者对气流进行操控,用意念使对手四周的气流不断地挤压,使气流变得异常锐利 ,让对手生不如死。

但是,如果操控不当,法术便会反施到自己身上,许多信心满满的学员就是这样丢失了性命。” “魔医术是一种治疗伤口的法术,但不是像医院里的那样用手术刀,而是用书中提到的特殊魔法来疗伤,这种魔法相对简单。” “学习迷魂术是先到暗夜森林摘到迷魂果。迷魂果会散发出一种奇特的香味,使人昏昏沉沉,能摘到迷魂果便会重新清醒。这是整个学习过程中最危险的部分。施术者需集中意念,便会散发出一股和迷魂果相似的香气,麻痹对手的神经,使敌人的攻击力和速度大大减弱。 “囚禁术是通过一系列打坐、禅定等练习,在实战中捕捉气流的变化,通过改变气流使对手无法做出任何动作,连呼吸、眨眼睛都困难,这个魔法最受年轻人的青睐,也是所有魔法中最最简单易懂的,在实战中也十分有效。 “扑克魔术是最悠久的古魔法,两百万年前很常见,但在华都古国消失的同时也不见踪影了,至今没有人知道如何操控它。相传,扑克魔术只会在是危急的时刻出现,并会根据自己的意志挑选合适的继承人。那么,现在可以判断出亡灵哀悼者真的卷土重来了。”

看着五人听得如痴如醉时忽然被刺耳的下课铃声惊到的表情,克雷克教官觉得好笑极了。

 NO.4 开始学习了 

临走时,克雷克教官忽然叫住他们:“等一下!我来看一下……”接着,他在口袋里翻了好久,才终于摸出一张皱巴巴的表格,报道:“丹跟西乔教官……佑彬跟罗珊教官……倩瑜跟姚苏教官……血妖跟幻夕教官…..至于卡尔斯坦比,你就自学吧!” 四人(除了卡尔斯坦比)接过克雷克教官递来的“学习准许卡”,来到了四位教官的私人教学楼。

 “有人吗?”丹轻轻扣响了门环,这是一扇被刷了厚厚一层黑漆的木门,上面的门环似乎都要生锈了。不知这个西乔教官是什么来头,丹咽了咽口水。这时,房间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请进。” 丹轻轻推开了门,那“吱呀”的一声就像是一千只手一下子滑过粗糙的毛玻璃,让人心里发毛。 房间里有一点昏暗,一个穿着红袍的高大男人坐在房间的一角。

丹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一下……啊!这个男人的脸上全是伤疤,惨不忍睹。 “你就是丹吧?我是西乔教官。”男人首先开口了。 丹笑着搭腔:“是!是!你好!” 西乔教官指了指房间的中央,说:“言归正传,我们开始吧!” 丹有些胆怯地坐到了房间中央,西乔教官站了起来:“好,现在闭上眼睛,轻轻地呼吸…..不,不是这么快,慢一点…..对。

现在,尝试用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来感受气流的变化。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 丹坐在地上,用尽所有意念来发现气流的变化。他只觉得身体像树叶一样轻盈,每一阵从他身旁掠过的微风都像大海在咆哮……忽然间,从他身后吹来的轻风不见了。他皱着眉头,问:“我后面……是不是有什么?” 西乔教官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没错,是我。”随后,他绕到了丹的前面:“既然你已经学会了掌握气流的变化,那么,你就试一下用你的意念来控制气流吧!”

这可把丹难住了。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驱动一点哪怕一丝气流。甚至头晕脑涨。就在丹快要吐的时候,一丝极难捕捉的锐气掠过他的肩头。丹欣喜若狂地大叫:“那是我发出来的吗?”西乔教官没有回答,很显然,他想让丹自己寻找答案。 丹呼了口气,继续集中意念控制气流。

不知过了多久,丹突然发觉有两道尖锐的气流交织着在他的面前划过,正当他欢喜地叫出声时,一道尖锐的气流向他袭来,随即便是左眼的一阵剧烈的疼痛。 西乔教官的脸上掠过一丝极难觉察的惊慌。但下一秒他就恢复了平静,随即按住因疼痛而不停喊叫的丹,把手掌按在丹那血淋淋的左脸上,闭上眼,过了一会儿,一道绿光一闪而过,随后,丹脸上的伤口竟然缓缓地愈合了,只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疤。 丹睁开了眼,但他的左眼的眼珠微微地翻白,很显然是瞎了。

佑彬轻轻地推开了木门,一位棕色头发的女教官微笑着站在房间中央,看见佑彬后,她点了点头:“你好!佑彬,从今天往后,你就要跟着我学习了。” 佑彬礼貌地点了点头。 罗珊教官说:“好了,这节课我们先练习打坐和禅定。”佑彬根据罗珊教官的指示坐在了地上,调整呼吸远离身边的一切噪音和邪念。

可不知为什么,佑彬就是无法静下心来,和丹 、血妖、倩瑜以及卡尔斯坦比在一起的欢乐情景总是浮现在他的眼前。 “放轻松,就当睡着了。” 渐渐地,佑彬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一次呼吸便可长达23秒。 “很好,就是这样!”罗珊教官满意地点点头,“尝试坚持到下课。” 啊!这也太难了吧!佑彬心里哀嚎,但他还是照做了。 “丁零零——!”下课铃响了起来,但他仍浑然不觉。罗珊教官笑着拍了拍佑彬的肩膀:“你做得非常好!” 倩瑜走在一个被鲜花环绕着的林荫小道上,四周被郁金香、玫瑰等花装点得像仙境一样。

路尽头有一个小水坛,水里有一个三层喷泉。水坛后面是一个小屋。 她先敲了敲门,随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坐着一个高个子女人,她正在弹钢琴,不知为何,在屋外听不到琴声。 她显然听见了倩瑜的脚步声,她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我是姚苏教官,欢迎你来我这里学习。” 倩瑜笑着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就去白雾森林摘迷魂果吧!” 小屋的后面就是一片白雾森林。林子里隐隐飘出一阵白雾和淡淡的香气。 “注意一下,迷魂果散发出的香气不但会使人昏迷,还会伤及人的大脑。”说着递给倩瑜一个金属棒,如果有什么危险,点一下棒子上的红色按钮,我就会来找你,懂了吗?“ 倩瑜抿着嘴点了点头。

姚苏教官再三叮嘱:“一定要小心点!” 倩瑜有些害怕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出发了。越往里走,白雾越浓,香气也越来越浓。不过一会儿,她便感到头晕脑涨,大脑也越来越迟钝。但是,凭着直觉,她相信迷魂果树就在不远处。果然,走了几步后,她踩到了一颗已经腐烂了的,散发着蓝色荧光的果子。她轻轻用手抹下一点蓝色的汁液,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没错,这就是迷魂果!她在心里惊呼。但同时,一阵更加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差点把她熏得昏死过去。但是,倩瑜咬咬牙,呼了口气,弯着腰继续前进。

没过一会儿,倩瑜便感到四肢软绵无力。她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薄荷油,抹在鼻子下面,感到好些后便继续前进。 然而,当一棵迷魂果树就在前方的时候,她忽然双腿一软倒了下去。但是,她不愿去按红色按钮,不愿让近在眼前的迷魂果不翼而飞。她感到上眼皮像要被扯下来一样,但是,她仍然顽强地爬了过去,费力地摘下迷魂果塞入中口…… 血妖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了一个蓝色的石屋前,石门十分沉重,她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开。

一个披着蓝色斗篷的人站在屋里,一头飘逸的蓝色长发从斗篷帽子里垂下来。 不知道幻夕教官是男是女,血妖心想。 幻夕教官手一挥,石门便关上了。“呯 ”的一声,把血妖吓了一大跳。 幻夕教官开始为血妖讲角魔医术的知识:“魔医术是通过转化自身的意念来治疗患者。治疗时必须集中精力,无一丝杂念。施术者的自身意念必需强大,才能成为合格的魔医师。你准备好了吗?“ 血妖轻轻地点了点头。 幻夕教官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右前肢被划伤的泥碟兽。泥碟兽的身体像老鼠,背上长着一对小巧的灰色翅膀,但是却不能飞行。

幻夕教官缓缓开口道:“现在,你可以尝试一下,治疗这只泥碟兽。“ 血妖接过泥碟兽,轻轻地把它放在地上。她把手放在泥碟兽的伤口处,集中意念,抛开脑海中的一切。不知过了多久,仍不见有什么事情发生。 幻夕教官提示道:“集中意念,只有心被某种强大怜悯与渴望占领时,才有成功的可能。” 血妖在心里默念:泥碟兽,我会把你治好的。渐渐地,一道绿光闪过,泥碟兽腿上的伤也开始愈合。 幻夕教官明显有些惊讶:“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快就掌握的?“ “华都古国的王室成员可都是有医学功底的。”血妖回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