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五十五章

作者: 庆玲
更新时间:2018-08-10 字数:2983

大黄狗体形粗壮,被毛粗短,性情温和,平日里总是默默卷缩在院墙角落里,遇上陌生人靠近,只要那人采用低姿势不慌不忙地走路,大黄狗会嗷嗷地吼叫,但不去追赶。如果是自家人带着陌生人,它只是在人家腿脚边嗅了嗅,就跑到一边去了。到了晚上,尤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大黄狗多数是缩在院落里。
周大妈是在镇上回家的半路上,大黄狗那时还是条满身污垢的初生流浪狗,它跑在周大妈身后。走了一段路,小黄狗还是紧跟着周大妈。周大妈看着可怜的小黄狗,抱起它回到家里。那时丽丽还在学走路的年龄,不知不觉过去了十年,当年的小黄狗变成了年老体弱的老黄狗了。
三孩子在做作业,丽丽在找着妈**衣服,一会儿拿起这件衣服穿,一会儿又拿起那件衣服穿,丽丽把妈妈宽阔的裤子衣服穿在身上,像极了怀孕的大肚婆。南南和杰杰看着变魔术般出现在面前的丽丽笑得半死,丽丽故意做给俩弟弟看的,还说好不好看?南南和杰杰也拿起妈妈宽阔的衣服穿起来,两个人就这样你拉我扯的,吵吵闹闹,南南和杰杰说着话还动手打起架来。丽丽也站在杰杰一边,也动手打起南南,南南知道打不过他俩,只好放手了,独自跑出屋子,蹲在木菠萝树底下,轻声地抽泣起来。大黄狗守在他的旁边,看着南南哭泣。南南望着大黄狗难过地说,“小狗狗,我被人欺负了,你帮不了我。”大黄狗像是听懂南南说的话,翘起尾巴,还伸出爪子去抓南南的衣服。
南南的哭泣声慢慢减弱,直到停止哭泣,他用手去摸大黄狗毛茸茸的毛,和大黄狗说悄悄话,大黄狗不时发出汪汪的声音。微风吹过,木菠萝树上偶尔掉落巴掌大的叶子,南南抬头望着长满拳头大小的菠萝蜜,想着清香味道儿的菠萝蜜,嘴角流出了口水。
天空聚集了一些乌云,转眼密密的乌云遮住了太阳光线,天阴了下来。南南看着渐渐变暗的天空,在院子里跑来跑去,高兴地叫起来,“要下雨啦,要下雨啦。”
站在厅门的丽丽和杰杰看到围绕着院子疯狂地奔跑的南南,杰杰看着丽丽好奇地说,“姐姐,南南怎么了?”丽丽扬起嘴角,看着独个儿奔跑的丽丽说,“说不准他发烧了。”
杰杰咯咯地笑起来,丽丽也放声地大笑。姐弟两转过身,在桌旁边做起了作业,忘记外面的世界。
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雨,南南没头没脑地站在木菠萝树底下,故意让雨水淋湿一样,双手捧起了落在手掌上的雨水。蹲在屋檐下的大黄狗不停地冲着南南汪汪叫,可是南南一点也不理会大黄狗。
周大妈抱着一捆青菜跑回了家,进了院子,大黄狗跑到周大妈裤脚边,叫起来,周大妈一边推开大黄狗一边嚷起来,“走,到一边去,没有看见我被雨水淋湿了。”刚说完话,看到站在雨中的南南,她一下子呆住了,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她气急败坏地骂道,“南南,你好大胆子,居然玩起雨水来了。”说完,愤怒地左右看着门角,要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拾起地上的棍子就朝南南走过去。
南南看到阿婆向自己冲过来,他吓坏了,赶紧向厅里跑去,只是跑到门边他又转过身,朝院子跑去,周大妈紧跟着他不放,南南跑到哪里,她追到哪里。
南南动作敏捷,在宽阔的院子熟练地跑来跑去,周大妈眼看着追上他了,准备一棍子朝他打下去,他一转身又闪开了,车婆婆总是追不上,很快,两个人的身上沾满了雨水。周大妈对着厅叫喊,“丽丽,杰杰,快出来,捉住南南。”
听到阿婆的声音,丽丽和杰杰快速地跑出厅,看着还在院子奔跑的南南,丽丽吃惊地叫起来,“南南,疯子。”然后向南南跑去,看到丽丽向自己跑来,南南知道自己跑不过丽丽了,他只好停了下来,举起双手,让阿婆用棍子抽打他。
周大妈愤怒到了极点,可以说是忍无可忍了,她拿起棍子就朝南南的背部抽了一棍子,南南痛苦地叫着哎哟,眼泪也止不住地流出来。大黄狗在周大妈举起棍子的时候,害怕地跑开了。
周大妈一手拖着南南的衣服一手拿着棍子朝厅里走去,进到厅,周大妈气呼呼地对南南说,“你听话不?你还站在雨天不?”说完丢开了棍子。
杰杰和丽丽第一次看到阿婆发这么大的火气,吓得站着一动不动。南南嚎叫着,睁大眼睛地盯着丽丽和杰杰,杰杰拉着丽丽的衣角,小声说,“姐姐,我害怕。”
周大妈听了杰杰的话,突然停住了骂声,一**坐在沙发上哭起来,哭叫着说,“你们的爸爸妈妈把你们交给我,我没有好好照顾,我怎么向他们交待?你们却不知道我一个人的辛苦?”
看着阿婆哭得那么伤心,南南知道错了,边爬过来边拉着阿婆的衣服哭着说,“阿婆,我知道错了,我错了。”
丽丽和杰杰也走了过来,跪在车婆婆身边说,“阿婆,我们不惹你生气了,我们都听你的话,好不好?”
周大妈和孩子们抱成一团,忍住哭声说,“你们是好孩子,好孩子。”
晚上,周大妈想给儿子打个电话,告诉白天发生的事情,但拔打周国强的电话时,提示的声音是,“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已关机。”周大妈看了一下手机时间,十二点钟,也许是白天干活辛苦了,肯定是忙碌劳累,都让他好好歇息吧。
周大妈长长地叹了口气,像是把无助都叹出来似的。她闭上眼睛准备休息,听到了窃窃的声音,是喘气的声音,周大妈赶紧起身,尽管外面还在下着毛毛雨水,但屋子安安静静的。
周大妈顺着声音走过去,轻轻地推开了房门, 原来是南南做恶梦了,南南踢开了毯子,两手在空中乱抓,像是要抓到什东西一样,突然又很害怕的样子,双手紧紧地放在胸前。
周大妈心疼得掉下了眼泪,来到南南床边,用手轻轻**着他的额头,这一下可吓坏了她,她整个人跳了起来,大声地叫起来,“好烫,南南发烧了。”
周大妈迅速地掀开毯子,抱起了还在熟睡的南南,南南迷迷糊糊地说,“妈妈,妈妈?”
睡在另一张床上的杰杰醒了过来,隔壁的丽丽睡眼星松地走了过来,周大妈对姐弟两说,“南南发烧了,阿婆带他去看医生,你俩在家里睡觉,听话,不要走出家门,妈妈和南南很快回来的。”
两姐弟听话地点了点头。
周大妈背起南南,披起雨衣,拿着手电筒走在风雨的黑夜里。顾不了一路上的雨水,也顾不上寒冷,周大妈只顾不停的朝前走去,一步也没有停留,恨不得就赶到谢医生家里。
十多分钟后,周大妈站在一户人家门前, 用力地敲着铁门,大声地说, “谢医生,开开门,我家南南发烧了。”
门被打开了,谢医生一边让周大妈走进来,一边穿着衣服,周大妈进了屋子就急急地说,“谢医生,麻烦你快点给南南治病,南南发高烧,额头烫得厉害。”
谢医生把体温计放在南南的腋窝,忧心地说,“大嫂,你一个电话不就得了,还冒着大雨跑过来,身体健康最重要,大人身体好,才能照顾小孩子呀。”
周大妈看着怀里的南南,说,“我一心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就知道要给南南治病,小孩子不能有什么意外呀。”
南南虚弱得说不出话来,眼睛睁着,周大妈自责地说,“是我不应该拿棍子打他,不应该的,老天要罚就罚我,为什么要罚小孩子,小孩子是无辜的。”说着,周大妈眼里流出了泪水。
南南突然睁开了眼睛,用手抹着阿婆脸上的泪水,有气无力地说,“阿婆,不哭。”
看到这个情景的谢医生,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背过脸去,偷偷抹着泪水。
给南南打了针水,又让南南吃了发烧西药,看到南南的烧慢慢减退,周大妈放下心来。三更半夜还有人来看病,周德贵起了床,看到周大妈和南南,便说,“大婶,孩子怎么了?”谢医生已是一脸倦容,勉强打起精神来,说,“南南发烧了。”周德贵来到南南面前,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小孩子是调皮了点,大婶半夜还要照顾孩子,辛苦了。”南南红着脸低下头去。周大妈说,“**呀,你也辛苦了。”这时雨停了,周德贵说,“天黑路滑,我送你们回去。”说完周德贵背着南南,周大妈跟随在身后,向家里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