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十五章

作者: 千帆
更新时间:2018-07-25 字数:6784

吐蕃人全数被赶出了沙洲,众将士都十分高兴。他们一改之前遮遮掩掩地态度,行为处事都光明正大起来。
这日,在张家的会客厅里,众将士坐在一起,商量要事。
安景旻首先道:吐蕃人生来长得壮硕,大多数都擅武,可没想到我们才战了一天一夜,就轻易地将沙州拿下,可见吐蕃人也并非不可战胜的。
张议潮颔首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论野绮立掌控沙州多年,并没有意料到汉人会反。然而我敦煌汉人长期居于吐蕃人统治之下,受尽折磨,起义是必然的,加上吐蕃内乱,所以我们这次起义是顺了天意的。
张淮深诚服地道:多亏了叔叔在,您算无遗策,时机掌握得非常好,真是一刻也不早,一刻也不晚。
张淮深说完,众人纷纷附和,对张议潮再次报以佩服的目光。一时间张议潮在义军中的威望无人能望其项背。
这时,却有一名将士开口说道:公子骁勇善战,武功高强,无人能敌,我等也佩服不已。
张淮深没想到会有人夸自己,侧目望去,见那名将士一脸坦荡,微笑示好。当即,张淮深也朝他微微笑了笑。
张议潮道:这次起义成功,除了小侄之外,还要多谢众将士的鼎力支持,张某以茶带酒,先敬各位一杯。
说着,他双手举起手中的茶杯,一杯茶倒进了肚子。张议潮的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他们对张议潮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不过,张议潮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严肃道:我义军起义的目的,就是要光复河西,最终回归大唐。只有回归大唐,我们才有算是真正有了归属。我们河西人们本就是大唐移民,奈何受吐蕃人统治欺压多年,早晚有一天,我们不但要报仇雪恨,还要自强自立,完全脱离吐蕃。到那时,我张某必与诸位同袍共饮,不醉不归。
顿时,众人纷纷道好。
张议潮再接着道:如今我们已有小小的成绩,先是光复沙州,接下来必定是夺取瓜州,步步为营,最终夺取河西地区。可吐蕃人的势力还是十分强大,现在,我们要派遣使者,奔赴长安,告知大唐皇帝我义军归顺之意。
张淮深一听就清楚了,当即问道:要派谁去,叔叔可有了计较?
阎英达道:目前我们义军只是收回了沙州而已,周围还随时面临着吐蕃人的攻击,沙州和长安之间相隔千里,中间的河西诸城又还都是在吐蕃人的控制之下,所以要去长安报信,不仅路途遥远,还凶险不已,必须得有万分的准备,前往送信的人必定是资历不俗、意志坚定,有排除万难的勇气和能力。
张议潮道:阎兄说得很对,如此,为确保文书一定能送到长安,我们就不能只派一队使者前去,而是派多几队使者带上相同的文书前去长安报信,他们中间只要有一队人最终能够抵达长安,那么我们的目的便达到了。
张淮深献计道:是,到时候可让各个送信队伍经由各个方向的沙漠绕过吐蕃人控制的核心诸城向长安进发,这样就可绕过吐蕃人了。
张议潮看了看张淮深,对他所说的话表示同意,道,不错,深儿,这件事就由你负责,你拟好各队使者的组成人员以及路线,然后报给我知道。
张淮深道:是。
最终,为确保文书能够到达长安,张议潮派出十队使者,带着十份相同的文书,经由各个方向的沙漠绕过吐蕃人控制的河西诸城向长安进发。但是送信的使者队伍的组成又各有不同。比如有的送信队伍里,僧侣占了其中较大的比例,连敦煌高僧悟真也在送信队伍里。
佛教此时在河西地区已经是广泛传播,不少高僧四处游历,人们对这种现象已经是见惯不怪,于是由高僧送信就便于隐蔽。如此而来,僧侣担当送信使者便是很好的一步棋子了。
吐蕃人统治敦煌长达半个多世纪,虽然早期不乏汉人起义的事件,但自从吐蕃统治者调整了对敦煌的政策后,敦煌的环境就比较稳定,还曾迎来一个发展繁荣的春天。
在吐蕃统治者眼中的敦煌百姓一直是十分温顺、逆来顺受,而且经过多年的打压和宣传,都非常惧怕吐蕃人,所以根本没想到敦煌百姓也会反,而且反得这样彻底。吐蕃军从敦煌城中败退之后,实是非常不甘心。于是吐蕃统治者很快就从周边调集了兵力又将沙州团团围住,以期重新占领沙州。
不过,尽管围城的吐蕃**有数万人之多,但张议潮等人心意已决,早有准备。
在沙州光复后,张议潮等人并没有放松警惕,相反,他们深知,与吐蕃政权的争斗不定不是一招制胜,吐蕃人一定会再杀回来,而义军要做的是,必须再接再厉,给予吐蕃军沉重的打击。
有了决议后,在张议潮的带领下,敦煌百姓以及义军一边整训**,扩充**;一边发展生产,囤积粮草军需。同时受吐蕃人压迫已久的沙州人民对张议潮所率领的义军给予了空前的支持:他们有的是父母送子,有的是妻子送夫,有的是儿女送父,纷纷踊跃参军,并竭尽所能捐献了大量粮食和财物。在沙州人民的全力支持下,义军规模迅速壮大。
也许是太不甘心就这么让沙洲失守,光复后没几日,吐蕃军离去又复还而来,而且来势汹汹,凶猛残酷。然而因为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张议潮率领麾下将士英勇抗敌,没有退缩之势。他们都知道,此次战斗,必须要打退吐蕃**,不给他们任何机会再次占领沙洲。
于是,就在敦煌城外,张议潮和众将士一马当先,痛击吐蕃士兵。两方短兵相接之际,白刃交锋,横尸遍。然而虽然义军英勇,吐蕃兵却数量众多,他们痴缠着义军将士,义军和吐蕃军混成一片。
见战况不利于自己,张议潮做出指示,率众将士纷纷后退,往敦煌城内退去,以图再找机会予以反击。
吐蕃兵见沙州义军势弱,大叹义军也不过是如此,更加肆无忌惮地往前追赶,大部分吐蕃士兵奔赴于前,企图阻挡后退的义军。
然而,当张议潮所率义军退到敦煌城门前,便不再继续退。就在吐蕃人欣喜于沙洲义军退无可退的时候,两边路旁冲出许多义军将士,他们截断了吐蕃**的后路,英勇地斩杀跑往前面去的吐蕃士兵。而吐蕃**此时已经追得太远,后续跟不上,又没有将领指挥,群龙无首,杀伐难以开展。而佯装败退的张议潮等众将士,则突然奋起杀敌,他们斗志昂扬,众志成城,迅速卷入吐蕃军中间,与吐蕃军决一死战,顿时残烬星散,雾卷南奔。
作战中,作为主帅的张议潮披挂盔甲,骑乘战马,挥舞着大刀始终冲锋在最前线。在主帅无畏精神和对吐蕃人残暴统治巨大愤恨的双重鼓舞下,义军将士无不奋勇争先,拼死杀敌。经过一天一夜地战斗,最终进攻的吐蕃军大败,被杀或被擒的吐蕃士兵有数千人,几乎全军覆没,残余者则落荒而逃。
沙州起义成功后,立即成为燎原之势,鼓舞了整个河西人们奋起反抗吐蕃政权的统治。鄯州节度使尚婢婢和论恐热自吐蕃赞普达玛被刺杀后,就一直为争权夺利,自相残杀,甚至造成了吐蕃内部的大动乱。张议潮等人和尚婢婢达成同盟,共同抗击论恐热的进攻,给了自己喘息的时间和机柜。
随后,张议潮又率众击退了吐蕃军的数次进攻,义军终于在沙洲艰难地站稳了脚跟。
除去军事行动外,在张议潮的带领下,敦煌百姓并没有孤注一掷,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唐王朝中央政府上,而是把沙州作为根据地,整饬**,发展生产。张议潮发挥了他过人的管理能力,带着张淮深积极治理沙州,恢复经济。当时的沙州是少数民族杂居地区,有的务农,有的放牧,还有的经商。再没有吐蕃统治者不顾百姓死活的征缴苛捐杂税,胡乱抓人大肆杀伐,敦煌百姓过上了安稳的日子,经济有了复苏的迹象,形势一片大好。
张议潮还着手恢复农业生产,注意兴修水利,发展灌溉。最终张议潮领导百姓在沙州修建了许多沟渠,每一沟渠还设有专门管理人员。得益于水利灌溉设施的兴建,沙州农业生产得到大发展,甚至五谷丰登。
张议潮还大力传播汉族的先进文化,使沙州的风貌有了较大的变化。他团结各族人民,妥善安置他们的生活与生产活动,使他们和睦地杂居在一起。
渐渐地,张议潮稳定了沙州乃至河西地区的政治局势,大力发展生产,河西地区出现了一片繁荣景象。
夏天里,沙漠的夜晚又温又软,与白天气焰嚣张火红发热比起来,漫天的星辰点缀在深邃的深蓝背景中,衬托得沙漠的夜空格外的温柔动人。
是夜,张淮深和阴灵犀牵着手,踏着又软又细的沙子,一步一步地走上三危山,然后相互依偎着,坐了下来。
自从在阎婉儿婚礼上一别,张淮深就一直忙着军中的事务,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晚晴空无云,星星闪烁,张淮深便难得地把阴灵犀带了出来,两人看着头上的一片亮晶晶,相视一笑,十分惬意。
两人一起看星星,氛围浓得不得了,阴灵犀忍不住咳了一声。
张淮深便开腔道:等忙过这一阵,我就上阴府提亲。
阴灵犀讶异得抬起头,她还以为张淮深还得再忙上一阵。
张淮深看见阴灵犀的表情,没有想象中的娇羞,道:你不愿意?
阴灵犀这才微微红了脸,道:不是。
张淮深笑道:不过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是要娶你的。
阴灵犀听闻,也不再解释愿不愿意的事,转而道:就这么笃定?
张淮深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道:嗯。
阴灵犀感慨道:我有点恍惚,一切都太突然了,有点儿不真实。
张淮深挑眉问道:什么不真实?
阴灵犀想了想,道:比如前不久,城里城外还是漫天的吵闹打杀声,现在我却和你坐在这里看星星,宁谧而美妙,你还说你要娶我,让我觉得一切都太过美好了些。
张淮深拥紧了她,道:以后的日子都会美好的,等我们成了亲,我再带你来看星星。
阴灵犀满足地道:只怕你会很忙,有今天,我已经觉得足够了,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沙漠的夜空,好美。
张淮深笃定地道:你说得对,我确实会很忙,不过,我一定会带你来的。
阴灵犀笑道:好。
第二日,张淮深的父亲张议潭到阴府提亲,替张淮深求娶阴二小姐阴灵犀。
因为阴家和张家早已有了共识,所以提亲这事并不难,很快他们还商议起了婚期。由于张议潮把张淮深当做接班人来培养,张淮深算是沙州起义的主要人物,一直忙于处理各种事务。此时正处于战乱时节,顾不上布置,婚期就定在不远,因为张淮深成亲之后,还要跟随叔叔张议潮继续征战。
但张淮深却很是重视自己与阴灵犀的亲事,为了筹备婚礼,他让手下人找了敦煌最好的绣娘,再把任务布置下去,但求做到最好,以达成自己曾对阴灵犀的承诺。
沙洲光复后,敦煌百姓恢复了汉人的习俗,故而婚礼遵循的也是汉族的章程。
阴家同样是很看重张家这门亲事,张议潮目前是义军主帅,相当于义军的王,张淮深作为他的继承人,自然相当于王子。就光看这层意思,阴府当家人很轻易地给了阴灵犀丰厚的嫁妆,送嫁妆去张家的那天,可谓十里红妆,包括首饰、衣物、布匹、家具、摆设、古董、字画、日用品、药材、田产、铺子,加上亲朋好友给的添妆,完全撑得起场面。阴家在沙州是排得上名号的世家,家主们除了给阴灵犀既定的那份嫁妆,还看着张家的面子,多备了一份。加上阴家各房以及其他亲戚给的添妆,如此,阴灵犀的嫁妆,在整个敦煌城所嫁的女儿里,估计是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了。
第二日,天还没亮,阴灵犀便被拖起来,梳洗打扮,凤冠霞帔、盖头等、一应俱全。
给阴灵犀梳头的媒婆是个有福气的人,她一边梳头,一边口中念道: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梳罢,阴灵犀换上嫁衣。依照汉族的习俗,阴灵犀内穿红袄,足蹬绣履,腰系流苏飘带,下着一条绣花彩裙,头戴用绒球、明珠、玉石丝坠等装饰物连缀编织成的“凤冠”,再往肩上披一条绣有各种吉祥图纹的锦缎“霞帔”。装扮完毕,阴灵犀坐着等新郎的到来。她虽浓涂艳抹,却把妆容撑了起来,不像平时素颜朝天那样清丽,却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
打扮完毕,媒婆喜不自禁地道:小姐,你可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娘了。
而张淮深亲领鼓乐队、仪仗队及彩车去女方家,沿途吹吹打打。迎亲的队伍在敦煌城里绕了一圈,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
敦煌城里的人都出动了,看他们的领袖娶亲,毕竟敦煌城里很久没有这样的喜事了。张淮深一身红装,清雅俊逸,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不知惹红了多少姑娘的脸。直到过去很久,敦煌城里的女子还记得那十里红毯上徐徐走过的新郎张淮深。
张淮深到了阴家,亲自迎接阴灵犀。
阴灵犀被迎出来,与张淮深一同拜别自己的父母后,盖上盖头,由张淮深牵着走出阴府,坐进喜轿。临上轿时,张淮深轻轻地捏了捏阴灵犀的手,道:你如果饿了,轿里有吃的,先垫垫肚子。阴灵犀轻轻地几不可闻地答了一声,嗯。张淮深却是听见了,随即放开了阴灵犀的手。
到了张府,阴灵犀和张淮深一同拜了公婆和尊长,以及观礼的宾客,然后送入洞房。洞房内红烛被点亮,上面有着金银龙凤的彩饰,又称花烛。
新婚夫妻进入新房,共饮合卺酒,至此礼毕。
所有人都退出新房,张淮深帮着阴灵犀把凤冠取了下来,顿时阴灵犀觉得头上一轻,简直不能舒服太多。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张淮深见到,笑道:看来我还是失策了,用汉族习俗,害你一整天要带着这么重的东西。
阴灵犀羞涩地一笑,道:幸好只是一天而已。
张淮深突然深情地道:云儿。
阴灵犀略一抬头,正好看到他的眼神,炙热而深情,阴灵犀便低下了头。
张淮深捧起阴灵犀的脸,迫使阴灵犀也看着自己,然后他低下头,就亲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回过神来,阴灵犀眼神迷离地看着张淮深,张淮深轻轻一笑,道:我要去前面陪客,你等我。
说完,他理了理阴灵犀的前襟,然后便跨出房门。
不久,阎婉儿和阴彩凤来到,齐齐地恭喜阴灵犀。
阴彩凤道:妹妹,恭喜你有**终成眷属了。
阎婉儿附和道:是呀,灵犀妹妹,你是有福气的,你看你们的婚礼多隆重。
阴彩凤道:就是就是,我那时还被迫用的是吐蕃礼制,不像你,张公子,呃,不,妹夫很重视你们的婚礼。
阴灵犀道:谢谢两位姐姐,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嫁了对的人,你们也不是一样吗?
阎婉儿甜蜜地笑道:对,不管婚礼隆重与否,能嫁自己喜欢的人,就是最好的婚礼。
阴彩凤道:知道你现在很幸福。说完还瞟了她的肚子一眼。
阎婉儿道:呀,被你看出来了。她用手轻轻抚了抚肚子。
阴彩凤道:我是过来人,看你这般小心,焉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阴灵犀欢喜地道:真的,几个月了?
阎婉儿再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笑道:才一个多月,本来是想着不到三个月不能说的。
……
三个女人一条街,如今她们全都是已婚人士,故而谈论起来没有顾忌,特别投缘,有说不完的话。
张淮深进来的时候,阴彩凤和阎婉儿才识相地走人。
张淮深低头看着阴灵犀,道:聊什么这么开心。
阴灵犀坐在床边,还沉浸在刚才的谈笑说,道:无外乎家庭、小孩之类的。
张淮深道:你吃过东西了吗?我先去洗一下。
阴灵犀道吃过了,便起身要给张淮深宽衣。
张淮深笑道:看来你和她们聊天受益不少,现在立马就能上手了。
阴灵犀咬了咬牙,红着脸咳了一声。
张淮深虽然爱看她脸红娇羞的摸样,却也就此打住,他握住阴灵犀的手,道,好了,我先去洗洗,不用人伺候。
等他再出来,满身的酒气已经去了一大半。所谓**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两人没有辜负这好时光,折腾了半夜才渐渐睡去。
在采取“且耕且战”的战略后,沙州的兵力很快就壮大起来。张议潮见识了自己所拥有的兵力,感觉实力已经足够强大,遂决定趁着吐蕃军还没有从打击中反应过来的时候,率精锐进攻河西的其他被吐蕃控制的城市。
吐蕃政权正因为论恐热和尚婢婢之间内斗不休而日渐衰落,论恐热虽暂时掌握吐蕃大权,然而他在河西地区统治残酷暴戾,倒行逆施,于是张议潮的收复河西的行动获得了广大人们的支持,进行得很顺利。
在派遣的到前往长安的信使回来之前,张议潮已经率部攻取了瓜州、肃州、甘州、伊州等地。
信使的这次历程可谓是一次极其悲壮和英勇的行程,是真正意义上的九死一生。十支送信队伍从沙州的各个方向出发,穿越茫茫大漠,向长安进发。
十支送信队伍中的九支队伍,或者不幸遭到吐蕃人的拦截攻击而全部覆没,或者在大漠中迷失了方向就此止步,或者遭遇了其他的意外,均把生命永远地留在了大漠中。只有一支以悟真高僧为首领的队伍,向东北方向进发,历尽千辛万苦,到达大唐天德军驻地。在天德军防御使李丕的帮助下,于大中三年抵达了长安。悟真到达长安后,被大唐当朝皇帝唐宣宗封为“京城临坛大德”。由此,河西起义捷报得以送到长安,唐宣宗任命张议潮为沙州防御使。
大中四年八月,以张议潮兄长张议谭为首的29人河西使团到达首都长安,朝见唐宣宗。同时以河西义军首领的身份,正式向大唐中央政府呈递河西走廊地区沙州、瓜州、伊州、西州、甘州、肃州、兰州、鄯州、河州、岷州、廓州十一州地图、户籍和贡品。
唐大中五年,张议潮率义军对吐蕃在河西地区驻军发起大规模战略进攻。各地民众闻风纷纷起义。义军势如破竹,连克伊州、西州、河州、甘州、肃州、兰州、部州、廓州、岷州九州彻底摧毁当地吐蕃经营近百年的侵略构架。至此,已经沦落吐蕃统治近百年之久的大唐河西“甘、凉十一州”终于全部光复!首领张议潮被封为河西、河湟十一州节度使,建归义军,治沙州。
至此,被吐蕃人占领了近百年之久的河西走廊和人民终于回归祖国。自从河西走廊失陷于吐蕃之日起,河西地区人们就盼望着能回归大唐,如今数代人魂牵梦绕的归国夙愿终于成真。在大唐王朝接到张议潮等人派遣人员送去的河西地图等物品和捷报后,通报了整个大唐王国。河西地区的回归在整个唐朝以及周边国家中造成地震般的轰动效应。
大唐自安史之乱后,国力和威望极端衰落,这次从周边的吐蕃国手中收复如此庞大的一片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价值的失地,大唐国内举国上下一片欢腾!
敦煌世代豪门张家从此开始了自己在河西地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统治。

(完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