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二十五章

作者: 庆玲
更新时间:2018-07-11 字数:1654

李菊英在村子里三十年不外出打工也不外出远门,在她目光短浅的替意识里面,乡下姑娘本是安心守己在家里的,等着媒婆们上门说媒,然后与相对了的男子牵手走进柴米油盐的婚姻生活里。一个快而立之年的山村姑娘在家里坐吃山空,靠父母吃饭吗?其实母亲是靠种韭菜买养家糊口。而李菊英自从走出校园大门起就担起种菜的大梁,这些年来的韭菜都是她一个人忙碌耕种,那个季节性的韭菜易种易生长,那个季节的韭菜味道鲜美,李菊英了如指掌。母亲怎么会忍心她这个宝贝女儿分无身文?李菊英种的韭菜买得越多收入也越大,得到母亲的奖励也相应增加。这些年里,李菊英是在这样的生活情况下过着单身日子。
李菊英提着沉重的袋子走回村子,路上没遇到一个人,很快到了家门前,让她意外的是屋子里居然站着一群人,她们看到李菊英回来,纷纷涌了上来,我的天呀,什么时候了还在等着姑婆婆?
“老姑婆不再是老姑婆了,都叫九婶了。”
“九婶终于回家来了。”
在人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话语中,李菊英听得一头雾水不知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母亲笑眯眯地向李菊英解释,“周国强在同族兄弟中排行第九,村民们叫他阿九,你是他的妻子当然是九婶啦。”
李菊英都不知道的事情,村民们怎么都知道了啊?李菊英叫嚷着,“是谁告诉你们的,阿九是谁说出来的?”
俊逸走到李菊英身边,伸出手来向她要什么东西的样子,一脸笑容地说,“家姐,你要别人说出答案,首先得给口水费吧。”
李菊英板着严肃的脸孔盯着俊逸,不容置疑地说,“你是我小弟,晚辈尊重长辈是应该做的事。”俊逸摸着头发笑嘻嘻地望着李菊英不说话。
有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站在李菊英面前,他幼气未脱,沉不住气地说,“堂姐,当然是二十一婶,除了她到过姐夫村子,还没有人去过呢?”
李菊英恍然大悟,原来真是如此,因为顾着成门亲事急不可耐独个儿去男方家,把亲情友情统统抛在九霄云外,只等婚礼大喜之日设宴招待亲朋好友们。
李菊英人群中寻找二十一婶,二十一婶似乎知道李菊英要找她一下子来到李菊英面前,同样伸出她那双不知伸了多少次讨红包的手来,欢欢喜喜地说,“姑婆婆,不,九婶,这个你是忘不了给的。”
李菊英顿了顿,嗓门儿大开,“二十一婶,我已经是你的媒女了,逢年过节提着猪肉上门看望你,当然也少不了给你生活费用,到时候,你不要嫌弃我踏破你家门槛。”
二十一婶眼睛发亮,快言快语,“当然不会,高兴来不及呢。”
众人哄然大笑。父亲站在门前关切地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都吃饭吧。”
众人离去。屋子里安静下来,在和愉的气氛吃饭,父母和俊逸不时的问着李菊英今天的事情,李菊英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一切顺利,就等着办婚礼。
李菊英怀着美好的情梦进入梦乡,梦里的李菊英突然悄悄来到门前的榕树下,坐在长长的石凳上,一直坐着似乎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现。漆黑的夜空,明亮的星星,清新而又凉爽的风,夹杂着淡淡的榕树花的香气,安静的在小溪流过,白蒙蒙一片犹如一颗闪闪发亮的夜明珠照耀着整个村庄。直到天亮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李菊英虚脱一身,赶紧从床上一跃而起。
一缕缕阳光柔和地从窗棂照射进来,在屋子里形成无数条丝状物,一种温馨的气氛涌遍我的全身,她的世界是一个小小的房间,墙上是水蓝色的壁画,四周是简单的摆设,一张方形书桌,一张睡的床,再是一个组合衣柜,除此之外,别无它物,就连床上也没挂多余的饰品。除了房里的摆设外,就是桌旁的一扇窗,向窗子往外看出去,所见的是辽阔的田野,一条缓缓流去的溪河。推开窗户,一股乡间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放眼望去,整座小山村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明亮,清新的自然现象,构成一幅祥和,安宁的栩栩如生画图。
李菊英走出村子,来到小桥,站在桥面上看着,小溪弯弯曲曲向山谷延伸,伸向望不到边际的大山里。突然想起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喜欢三五成群挽着竹桶竹篮在溪边洗衣洗菜,她们一边说笑,一边打闹,和着清蓝的河水是那么的美丽。
李菊英向山路走去,沿着崎岖的山路慢慢地行走着,每向前一步,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思绪越来越复杂,仿佛童年时代发生的一切如电影般一幕暮在眼前重现,但是心里却很清楚,那是今生今世都不可能重来的往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